诅咒
故事 生活

诅咒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骆仰仰
2020-07-21 18:10
胡家敏是在第一季度总结会开毕后听到那个传闻的。

当时她正坐在座位上,两中指按着太阳穴,闭着眼,疲倦至极。

时运不济时,便回想母亲对她的忠告:“辛苦培养你进高等学府,就算没有天赋和耐性去攻读医学法律建筑金融做成专业人士,好歹也学了‘国际贸易’,懂得些‘市场营销’,为什么不能耐心精进,非要去当个销售?”

她当时答:“销售有什么不好,杜菲菲是我们一班大学同学中最快开上跑车的,只一年,她入项200万。”

母亲下断语:“无门槛又高回报的事情,一定是危险的青春饭,今日赚得多,不如大脑在升值紧要,况且你不仅挣不到她那么多,而且会飞速走下坡路。”

胡家敏只想苦笑。

谁能够那么未雨绸缪,为了中晚年的自己去考虑事情?她相信即使中年胡家敏出现在她面前,也只会教她抓紧时间装饰青春。

杜菲菲那部大红色的跑车足以亮瞎大家的眼,是以胡家敏心甘情愿地从市场部调往“营销综合部”,开始跑客户卖广告方案,做起母亲口中的“推销员”。

薪水也一日日水涨船高,自10k到平均30k只花了大半年。

胡家敏是个数据派,她做过一张柱状图,清晰记录了自己20周岁以来每一项工作及投资的收益,从最初的暑期麦当劳开始,到后来数次跳槽,而如今靠拿销售提成过活。数据显示,12年来,她收入水平是一条毫无波折的上坡——从未有过下滑记录。

正是因为从无下滑记录,才显得有点心惊胆慑,像在一台过山车上面享受暴风雨前的宁静,而业绩一但下滑,她便被打回深渊中去。

不仅对她身心是项重创,还会令她明白什么叫“由奢入俭难”。

而今那辆名为“收益”的过山车已经开始发出铿铿锵锵的可怕下落声来——季度例会上老板已准备报出她的业绩奖金数字,足足比上一季度下跌了30%。

先前她以为是形势不景气,然而例会上一看,大家未见得下滑,隔壁两组不降反升。只有她,这一段状况不断:客户莫名放鸽子的、合同最后一刻被同行截胡的、续签时对方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的……一项项意外,仿佛都不在她可控的范围内,奇异得很。

莫非母亲的话就要应验?她要开始“飞速走下坡路”?

她闭着眼,想找到些安慰自己的思路。这时隔壁组小齐滑到她身边来,拍一拍她的胳膊:“家敏,你觉不觉得自己这一段日子特别奇怪?”

胡家敏睁开眼望着她。

她放低声音:“我听说,你这个座位风水不好,谁坐谁背时,一来财运玩完,二来烂桃花乱飞,不然你以为当初朱梦为啥乐意跟你换啊?你看她这个季度,上去啦!”

胡家敏一愣。

她拉住小齐:“朱梦之前是谁坐这里来着?”

“朱梦之前?朱梦之前是徐言吧?”小齐的脸色蓦地精彩起来:“徐言那个事就更神了,具体的你去问问周姐,我不好说。”

那一整天胡家敏的心情好不复杂,一个声音要她别信这类无稽之谈,有那心思还不如多花点时间维系客户;另一个声音则一直催促她去找行政部周姐弄个清楚:关于她的这个座位,到底有啥精彩故事。

她到底没抗住诱惑,刚一下班便提了两盒吃的去找周姐打探去了。

“你那位子有失财运?这倒没听说,不过烂桃花直冲老板办公室是真,前面两人均未幸免,我看你倒是破了传闻嘛,怕什么。”

办公室真快成了都市奇谈的发源地,好端端一个座位还能流传出诸多不同的奇异传说版本。

不过既然来了,非得搜集各方信息,弄清楚不可。胡家敏深提一口气:“什么直冲老板办公室?”

“就是说你那个位子的女人,早晚要和老板纠缠不清呀!”周姐咕咕笑,拉过一把椅子来让她就座细听,戏院开张了。

“最开始是这办公室刚建成的时候,请风水大师来看,那时候不是咱们这公司,我也是听老板跟他们闲聊聊起来的——上一家公司的老板和老板娘都在,风水大师一看就说这个座位跟老板的座位之间有犯烂桃花的关联,讲得头头是道,老板倒是不以为然,但老板娘不同意啊,坚持要把这位子给封了,改成水生角。”

“于是天下天平,直至他们搬迁?”

“哪儿能啊,那老板要是个乖顺的,不就没有日后诸多扰攘了。但他偏偏不信邪,事业做大了之后在外养一姘头,那姘头为了跟他日日厮守,就提出来要来办公,但办公室各块都已规划好,把她插到哪儿都不合适……”

周姐在此卖了一个关子:“你猜怎么着?”

胡家敏已经猜到:“于是,那老板决定,拆掉水生角,把这个正傍在他门外的‘风水宝地’收拾出来给她……”

“正是!你说精彩不精彩,有人胆大不信邪,就爱跟风水开玩笑。”

胡家敏不以为然:“那只能算是巧合,跟风水也没关系,当初那‘大师’随便指个地儿,没准都会被他来日拆给小情人当坐席。”

“那你要这么说,徐言和朱梦的事也是巧合?”

胡家敏还在关注上一个故事的结局:“后来呢,我们上一家公司,发展壮大?那老板前后院兼顾,顺利搬迁?”

周姐奇了:“你脑子里怎么一公司那么容易就扩张搬迁了?你不知道上一家的事儿?”

胡家敏摇摇头,她对上家公司一无所知。

“那老板公司发展得不顺,和小姘头也因为经济纠纷撕起来啦,然后把正宫招来了,一阵打砸闹。”

她指给她看自己桌角上的凹痕:“你看,现在还有那一战的痕迹。”

“最后呢?”

“本来就已经在散摊子的边缘了,经此一疫,多败俱伤,成为业界笑柄,家破员工散了——”

胡家敏一阵唏嘘。

然后她又想起有关朱梦与徐言的传闻。

周姐这样跟她做简单说明:“前面那个,当年跟过老板一段时间,后来逼宫不成想反水结果反被老板报警说她诈骗挪用公款之类的,上一波老员工都知道,哎呀真正精彩;后一个呢,业绩下滑,大概自己想保住位子就送上门啦,老板也不避讳大家,有一回喝多了还跟人吹呢……”

周姐冲她眨眨眼:“嗨,你说你那个座位是不是有鬼,受了诅咒一样。”

胡家敏有些难以置信——就他们那个年近50,平头方脸,戴一副厚底眼镜,酷爱穿大衣风衣的老年人气质的老板?

32岁的胡家敏内心只有22岁,所以下意识地觉得老板跟自己、跟大家都差着辈分,谁能想到他跟两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姑娘都牵扯不清,手段还挺下三滥?

但她来不及细想这些,只觉得舒了一口气:

如果只是因为座位风水的问题,一切就变得简单得多了,只要找机会调个座位即可。

怪不得大家多少有些敬重怪力乱神——将一切交给外因相助,是要轻松得多。

那天晚上胡家敏轻松地回到家中,一面淋浴,一面思索如何跟老板开口,同意自己的调位需求。

说是跟设计部沟通起来不便?不不不,当初她不知玄机,自己主动跟朱梦调换位置,为的是跟技术部沟通起来比较方便,现在再扯同一个理由,不妥不像样。

说是那个位置冷气太强夕晒太足自己消受不了?也显得奇怪——人家朱梦在那里呆了一年多都没一句怨言,怎么就你毛病多多?

她洗浴完毕,一面擦头发,一面拧开一瓶椰汁一饮而尽,坐在茶几前,苦苦思索着……

这时手机响了,低头一看,是资本家的电话追来。

平时里她也常常在非工作时间接到老板电话,交予她临时工作或也有谈心,但因为心中有种将老板当做长辈的感激,又觉得他或许想发展些男性魅力拉拢员工,所以一向坦荡。

而如今听闻老板的桃色故事之后眼镜已跌得稀碎,可还能找回那份自如?

她看着手机屏幕,心情没来由跳一跳。不过到底是新时代的奔四女性,稍做深呼吸,平静下来,默念“专业,专业点!”

接起手机,调好一副谨慎又庄重的态度发言:“喂,老板——”

不过她的老板显然已经喝高了,吐字含糊不清,语调像在什么消音设备上按过一遍,时上时下,时有时无的:“家敏啊……你这个季度的业绩不好,我一直没说什么,但是你自己心里也应该有点数啊,那几个客户,怎么偏偏在你手里就出了问题,你想过没有……哈哈,你要是个脑子灵光的,你应该来找领导帮忙嘛,其实……都是我一句话的事,对不对,他们都说了让你来找我定夺,对不对,你没听进去,要我说啊,年轻人,还是差点火候,你这样,你现在来我这边,我和你说一说,我在紫阳大酒店1008号房,你过来……”

胡家敏不动声色地打开公放,按下录音键……

第二天,一个回车键将含有录音的举报邮件发送出去之后,胡家敏顿时一身轻松,她踱到街角去买了一杯咖啡。

大公司就是这点好,分公司还是要受总公司管辖,老板也只不过是个尊称,人人都管自己的上级叫作老板,谁敢真的在上市机构作威作福。

风水学听多了,公司平稳运行久了,真当自己是这山中土皇帝,能翻云覆雨,玩弄每一任坐在那位子上的女性?

胡家敏仰天大笑:原来她的客户并不是自己跑掉的,是这老秃驴从中作梗,可恶至极。

这次勇敢站出来,集合同事们的建议把他弹劾掉之后,何愁业绩不回升?

上面很快就派人来调查此事,她私下接触完之后,干脆请假一周,往云南散心去。

年假7天,连着周末一共休息了11天,好不悠哉。

11天后回到岗位,她只在思量一个问题:那位子到底有无邪门,到底要不要换?

正在犹豫间,人事总监已拥着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而来,向大家介绍:“这是我们的新任老板,卢智安,从总部回到家乡来协助我们工作,大家鼓掌欢迎!”

恍惚之中,刚刚归位的胡家敏见到那青年的目光直直越过众人,热烈地扫过她的脸颊,她的耳廓不受控制地红了……

那个关于位子的诅咒,到底还要演到几时?她究竟是换或不换位子?她犹豫了。


PS:

故事这到结束啦,记得“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