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我不是你妈啊
故事 生活

喂喂!我不是你妈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YAN
2020-07-21 19:36


那个女人是个沙雕。

他从未见过哪个女人像她一样,对着那个名为手机的东西发疯,还不时发出老母鸡般的尖叫,随即又挤眉弄脸露出比他姨母还猥琐的迷之微笑。

他真的很想跟她说:“你嘴角都咧到耳朵上了,别说十六颗大牙,连牙床都看得一清二楚!”

但是他不能,因为这时候的女人,处于一级危险状态。

一旦他发出点什么声音,让她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她极可能会一把把他揽进怀里,两条白玉手臂捆着他捆到他差点窒息,同时发出高分贝噪音污染:“啊啊啊啊啊啊好甜好甜崽啊我可以啊啊啊啊啊!”

更可怕的是,她还试过抱着他在床上翻滚,他这个小身板根本顶不住她重量级的攻击,两坨软软的肉死死地压住他的脸,好几次几乎要送他去见走了好多年的娘。

太可怕了,回想起这惨绝人寰的场景,他不禁颤抖,然后默默地挪动身体,离这个发疯的女人远点。



两年前,她捡到了他。

那时的他受了伤,躺在路边,身上的毛发拧成一股一股的,整个人都昏昏沉沉。

当他醒过来,发现置身于一个一个笼子里,外边站着一个女人。

“哟,睁眼了。”她说话了,“你好好在这修养一段时间,然后我就能带你回家啦。”

于是,丝毫不能反抗的他,就这么被迫搬进了她那乱糟糟的小出租屋,闯进了她的生活。

自此,他见识到了一个神奇的女人。

在外穿得光鲜亮丽人模狗样可盐可甜的,一回到家就放飞自我像个大爷似的还随时化身抠脚大汉。

她让他深刻地了解到女人这个神奇的物种,从此对于雌性物种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虽然,她对他是真的挺好的。

宁愿委屈自己吃泡面,也要给他买肉补身体,兢兢业业地给他铲屎,还用旧衣服给他铺了个窝,什么猫薄荷逗猫棒猫抓板……自然,也都是少不了的。

看到她每次满眼星星地给自己展示她新买的东西,他还是很感动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能借此肆意揉搓他的耳朵尾巴,甚至肚皮!

这种敏感位置可不是她这个异性能够触摸到的,要是换作别的猫,估计都一爪子拍上去了。

他这是涵养好,不是怕她,不然他肯定会好好教育她,何谓一个合格的铲屎官。

哦,说到爪子,有一次她买了个宠物指甲钳,兴冲冲地要给他剪指甲,结果剪到肉了,他吃痛一挥爪子挣扎,不小心划到了她的手臂。

他原先还不知道,只听她“哇”地一声喊出来,那叫声,犹如天外一声惊雷让他醍醐灌顶,整只猫都颤了三颤。

回神再见她举着自己的胳膊向他哭诉,那委屈巴拉的眼神,楚楚动人的嘴,他蓦的愣住了。

啊喂,明明是你先剪到我的肉的啊!

算了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两清了吧。

自此,他总是会小心翼翼地收起自己的爪子,即便玩得再疯闹得再大,都没有再伤到她。

但是,这个女人总是喜欢巴拉他的肉垫,露出他的爪子,贱兮兮的问:

“诶,你想不想剪指甲啊?”


这天,她捡回来一窝小猫。

他原本趴在阳台上晒太阳,听到钥匙响动的声音,就一个三百六十度完美回旋跳跃守在了玄关——没错,他称之为必杀技·风の灵现,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领教过他这个招式。

啊,毛乱了,不行,要梳好,不然就要被她抓去,用她那个宠物毛刷像给死猪去毛一样地撕扯自己的宝贝毛发了。

看吧,这就是跟了一个沙雕主人的悲哀。

等了许久,她终于慢腾腾地把门打开了,但是一同进来的不只有她,还有一个脏脏的纸箱。

“看,这是你的弟弟妹妹。”她笑得像圣母玛利亚,仿佛身后还带有一圈光晕,“我在车站捡来的。他们太瘦了,等壮实一点,我再给他们找领养家庭。”

看他像是不太能接受的样子,她又安抚他:“哎呀别炸毛嘛,就算有了其他的莺莺燕燕,你还是朕的爱妃呀。”

听听,这渣女宣言。他别无选择,只得妥协。

自此,他这猫届吴彦祖,被迫提前过上了奶爸的生活。

她白天要去上班,只能由他带这群猫崽。

它们实在太瘦小了,没比他的爪子大多少,也不知道它们的妈去哪了,就这么狠心抛下这群嗷嗷待哺的小崽子。

他仔仔细细地梳理它们的毛发,一遍又一遍地将分泌的唾液涂抹在它们的身上,使它们沾上成年猫的气息。

沐浴在长辈的气息中,小崽子们安心地睡着了。

日子一天天过,小崽子们越长越大,和他也越来越熟了,它们会爬上他的背玩滑滑梯,也会扯着他的尾巴不让他走,更会在他趴着的时候悄悄对着他的肚子踩奶。

更有甚者,有一天,其中一只小崽子,突然“喵~”的一下,惊天动地朝着他喊了一声“妈~!”

当时他的寒毛都竖起来了,整只猫处于炸毛的状态。“我不是你妈啊!!!”他怒吼,惹得正在客厅待客的她,疑惑转头地看了他一眼。

没错,她一直都在给小猫崽们找家,已经锁定了目标,这天正好是带他们过来第一次见面,正式交付小猫崽。

“怎么,你舍不得它们啊?”送走小猫和客人之后,她回头问他,故意用贱兮兮的语调说,“没事,他们住得不远,有空我可以带你去看它们,到时候让它们继续向你踩奶。”

眼底的落寞出卖了她,这番话也不知道是说给他听还是说给她自己听。

“没事,我会陪你的。”他忍了很久,心底的话好几次即将冲出口,最终还是归于平静。

没事,他会用行动去证明的,他会一直在她的身边。

 

可能真的是不能立FLAG,不过几年,她就因病去世了。

站在奈何桥前,她看见一个清秀的男人,似曾相识,恍若隔世。

她踌躇之时,他向她招手: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不然不给你撸啦。”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
“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