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65章

沉鱼-第65章【帐篷里的声音】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7-22 21:30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小舞摇头浅笑:“不,郡主刚刚传来书信,我们也往北。”

往北啊。

江云度眼中燃起小小的火苗。

可小舞却慢慢肃冷。

孟鱼教过她一首诗,她记得是这么说的:“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或许,是时候了。





郡主在信中说:郑嵘所做的一切她都已经知道了原因,陇右道不管有什么,都不必去看了。

小舞并不奇怪郡主这么快就弄明白了真相。

事实上,自从郡主帮助萧潜从蛮族伏击中逃生后,她就不再惊讶于她的能耐。
她只思考自己能做什么。

郡主从未把她当过丫头,她也不认为自己仅仅能做好一个丫头。

对她来说,第一件紧要的事情是识字;第二件是弄明白郡主身边所有人的家族来历、官职喜好、敌我善恶;第三件是发现自己擅长什么。

可她还没有发现,郡主便给了她差事。

郡主说:“拨一个“雀听”小队给你,你做做试试怎么样吧?”

小舞这才发现,自己擅长揣摩人心,擅长从纷繁细碎的消息中找到蛛丝马迹。

所以还是郡主厉害,她能识人,也愿意给予信任。

这一次郡主又说:北地那山,小舞去帮我看看。只是看看,不要靠近。



 

小舞知道那是什么山。

画在《春日江山图》上的山。

用“龙脉”一说遮掩真实情况的山。

她也知道为什么郡主让她去看。

郡主自己曾经要看,被秦王李璧拦回来。理由是盯着她的人太多。

其实“雀听”组织里除了必须留京城听命或探查周边临国的人,小舞已经派出三波按图形中的轮廓去寻山。

郡主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她也不想是。

三波人,寻出五座。

再根据吴小先生交代出的往事,排除方位不正确的、周围有城镇不可能藏住东西的,郡主说其中有一座最有可能。

在极北之地,冰雪覆盖下的旗山。

小舞知道为什么郡主不让她靠近。

那里有不好的东西。

郡主说:“只是看。”

“看”字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用眼睛识别辨认,一个是“看护看守”。

所以小舞决定去守着,守着郡主在乎的东西,寸步不离。

不管那东西有多危险,有多可怕。

江云度并不知道这些。

朝廷的命令是让他巡视北地吏治,查看地方官员的作风和政绩。

自从宣成帝继位,励精图治二十年,如今朝廷上下风气清正,贪腐者少之又少。可皇帝每年依旧会派出十多个巡查御史,把吏治当做头等大事来抓。

江云度第一次领此要职,心中虽有紧张,却也是意气风发凌云志,想要做出一番成绩。

这一路上他默记北地风土人情、官兵民事,要做到对大小官员熟悉于心,对大小琐事了如指掌,事无巨细。官员勤勉清廉则赏赞,官员怠惰贪腐则罚黜。

因为要记的文书太多,他常常深夜秉烛。有一次准备休息吹灭烛火,营帐外却仍然有光。
那里住着小舞。


 

江云度知道这姑娘的来历,她是自己外甥女孟鱼从大弘南境捡回来的。后来又听姐姐说,这姑娘已经负责京都“雀听”事宜。

“雀听”是个隐秘组织,是皇帝在安国公府生活时一手创建,如今虽然在孟鱼母亲手中掌控,但大弘中知道这组织的不过三十人左右。

这样的国之利刃,交到一个姑娘手里吗?

这个姑娘他有两次印象,一次是除夕夜时她抱着的烟花散落在自己脚边,一次是上元节她开心地走迷宫,后来得了奖励高兴得跳起来。

她不像京中贵女那样端着架势,也不像小户姑娘那样扭捏,更不像婢女仆役那样卑微。她自然动人,看似简单却又倔强。

或许是因为这个,江云度才能在这姑娘面前自在地开口说话,而不是犯起口吃的毛病。

可她到底是个姑娘,夜里不睡觉,在做什么呢?

江云度掀开帐帘出去,听到了小舞细小的声音。

“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

江云度脑中轰隆隆似有车马踏过,继而一阵酥麻。

她读《孙武兵法》?

她懂吗?

终于,声音停在“备前则后寡……备前则后……什么意思呢?”她喃喃自语,年轻茁壮的身影站起投在帐幔上。

这一句重复好久,灯烛下她又坐下书写,似乎在标记着什么。

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身处锦缎之境却仍发愤图强。

或许小舞这姑娘真的能担得起重担。



 
从这一晚后,江云度便对小舞赏识几分。今日听到她说要往北去,他为可以继续同行高兴。

“小舞姑娘,”江云度道:“你读《孙武兵法》吗?”

沉思的脸庞有些意外,小舞却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事情被人知道而羞怯。她大方道:“奴家读得浅显,很多都弄不明白。”

江云度生涩地笑笑:“本官略有学识,若姑娘不弃,有什么不解的问题可以一起讨论。”

小舞眉眼飞出大大的笑,抚掌道:“那可太好了!”

江云度也慢慢笑得开怀,突然有些感谢自己寒窗苦读时的那些时光。

书中自有颜如玉,不错的。




药汤喂进嘴里,不管有多苦,后味都是甜的。

梁国公主萧妍高热刚退,便觉得心中如小鹿乱撞,砰砰砰跳得欢喜。

郑嵘在她身边坐着,一勺一勺把药汤喂进她嘴里。

“感觉如何?”他温柔的声音拂过,如春天最暖的风,如冬天最烫的泉。

“浑身酸疼。”萧妍垂眉道:“嵘哥哥,你说为什么乐阳郡主要这么做?”

她做什么了?还不是你自己跳的要诬陷她?

“郡主从小跋扈惯了,放心,我会去惩治她的。”郑嵘劝慰道。

萧妍脸上浮现一层欣慰,继续道:“不要,我听说你和孟鱼自小相识,是很好的朋友。不要为了我,破坏你们的情意。”

你的目的,不就是破坏我们的情意,让我无路可退吗?

郑嵘眉头轻挑,轻声道:“公主如此善良,郡主真该来学学。”

她不会学的,看你这种样子,她会一掌劈你脸上。

他说完看着萧妍叹口气。

不要再折腾了,假装喜欢你,还要照顾你,我容易吗?




喝完药汤,萧妍面色红润还要再说几句,被郑嵘抽掉腰靠强行按下。

“睡吧,你需要休息。”

“可是我已经睡了好些天了。”萧妍反驳着努力想直起身,被郑嵘再按下去。

“你兄长来了,我们要谈些事情。”

话音刚落,便见有宫婢打起帘子,报道:“太子殿下来了。”

“郑公子耳力真好。”萧潜站在门前的暗影里,俊美的脸颊有些惨白,淡淡道。
不是耳力好,你若不来,我也要说你在外面。

郑嵘从小杌子上起身,脸上的笑意溢出:“太子殿下有事吗?”

“对,”萧潜看着他,视线犹如打量猎物的蛇:“想请你帮忙做些事。”



一幅图在桌案上铺开,郑嵘眼底一片凉色,脸上却略作惊讶道:“这是?”

“这是《春日江山图》,”萧潜神情肃然:“不过是赝品罢了。这幅图里藏着一处宝藏,本宫想跟郑公子平分,如何?”

宝藏……

诓谁呢?
郑嵘神情却非常震惊:“这怎么可以?本公子出得起迎娶公主殿下的聘礼,若从太子殿下这里拿钱,我不是变成吃软饭的了?”

其实吃软饭也无所谓,如果娶了孟鱼,他尽可以吃河南道节度使府的软饭。

郑嵘想到此处苦涩地一笑,萧潜以为他在自惭形秽,拍拍他的肩膀:“不是白给你,是要借你的人。”



他提起一根笔,在这幅画后面的山峦处勾勒出轮廓。

“想来想去,”萧潜道:“这藏宝的地方必然是一座山,可是这几个月我的人跑遍了大弘,却找不到这座山。那么,”他又在前景的柳枝处勾勒几笔:“这牧童手中短笛指着的,是不是也是山峦?”

郑嵘眼皮一跳,屏息没有作声。

“必然是了,”萧潜掷笔道:“这地方也必然不是画中这般有春意,必然在极北之地。”

“想让我怎么帮太子殿下?”郑嵘抬头问道。

“陇右盟,”萧潜眼中一抹笑意:“郑公子的陇右盟,可以出动帮忙寻山吧?”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