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跨越20年的复仇
未分类

请别绑架我【一场跨越20年的复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王五五
2020-07-22 10:08


郑义从未想过,在毕业后的半年时间里,他的人生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革。

他从一个不谙世事,初出校门的男孩,蜕变为一个可以真心依靠,独当一面的男人。

他在半年内到底经历了什么?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2017年7月1日。

在这个酷夏时节,郑义大学毕业了。

郑义是幸运的,因为他魂牵梦绕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

他的心愿很简单,做慈善。

很多人对于他的这个心愿都表示不能理解,甚至会嗤之以鼻。

现在还有傻瓜去做善事吗?醒醒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郑义听到别人的讥笑,并不反驳,只是报以微笑。

他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因为自己受到过捐助。

父亲告诉他,人要懂得感恩,你得到了别人的帮助,就要帮助更多的人。

为此,郑义放弃了众人眼红的铁饭碗,进入了一家民间慈善机构,成了“同心慈善”的一员。

同心,不仅是你我同心,其利断金,更因为老板的名字叫姚同心。

姚老板招人的原则很特殊,员工不仅要有爱心,最好受到过捐助。

老板认为,受过别人帮助的人,骨子里才会有回馈社会的基因。

郑义是幸运的。

在这里,他不仅实现了心愿,还意外撞见了自己的爱情。

爱情来得如此猝不及防,让他感觉如梦似幻。

艾琳是和郑义同一批进入“同心慈善”的毕业生。

面试的时候,郑义就看到了这个戴着黑框眼镜,梳着马尾的女孩。

跟高大、阳光的郑义相比,安静的艾琳就像活在影子里。

每一次擦肩而过,郑义都会礼貌性地对她点点头。

而矮小的艾琳则会报以一个浅浅的微笑。

郑义的工作是写稿,写完过审后直接发到网站上去。

这可是公司的门面,马虎不得。

可郑义这个新人,却超过了预期。

郑义的文笔极佳,几乎每一篇稿子都受到了老板的夸奖。

甚至在全员大会上,老板还点名表扬了郑义。

跟郑义相比,艾琳的工作辛苦得多,她负责上门对受帮助者进行前期调查。

换句话说,就是专职跑腿的苦差。

全公司一共十个人负责这项工作,艾琳是唯一的女孩子。

无论刮风下雨,环境如何恶劣,艾琳都会准时完成工作。

其实艾琳的工作不仅是上门调查,调研结束后还需要赶回公司进行资料整理,当天完成信息录入。

其他几个男同事,经常将那些居住偏僻的受访者丢给艾琳。

还美其名曰,“锻炼新人。”

而艾琳对此无怨无悔。

一个周五的晚上,外面下着大雨,郑义加班写稿。

同事们都已经早早下班回家,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他一人。

到了晚上九点,郑义完成了工作,正准备下班,一个黑影冲了进来,吓了郑义一跳。

郑义端详半天,才认出来人正是艾琳。

此时艾琳仿佛刚从水中捞起似的,全身湿透,刘海根根紧贴在额头上。

郑义感叹着,这么拼的女孩子确实少见。

艾琳并没有注意到郑义的存在,气喘吁吁地摘掉眼镜,同时甩了一下湿漉漉的长发。

郑义呆住了。

平日里那个低声细语,毫不起眼的影子,此刻竟然华丽蜕变!

跟那些千篇一律的网红脸不同,郑义看到了一张未经雕琢的美丽容颜。

当真是明眸皓齿,肤如凝脂,楚楚动人,美艳绝伦。

“哎?吓我一跳!你怎么还没下班?”艾琳看到前面发呆的郑义。

郑义乐了,“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这么晚了还来加班?”

说着,郑义默默冲了一杯咖啡递给了艾琳。

喝了一口热咖啡,艾琳缓过来了,她叹了口气,“今天得整理访谈记录啊,当日事当日毕嘛!”

她告诉郑义,自己这一趟太有价值了。

受访者是一个五十岁的大叔,住在某个老旧小区的一楼,到的时候看到雨水已经灌进他的家里。

而大叔腿有残疾,根本无法应付这种场面,只能眼睁睁看着雨水冲进房间。

幸好艾琳及时赶到,背着大叔离开了已经齐腰深的水中。

听到瘦弱的艾琳居然把一个大叔背了出去,郑义瞪大了眼睛。

而他看着眼前的艾琳,莫名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艾琳美丽的外表下,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而真正让郑义动心的,是一周后发生的一件事。



一周后的周六,郑义突然收到了艾琳打来的电话。

艾琳说有一件“私事”,想让郑义帮忙。

正好郑义没别的事,美女求助,他自然乐意帮忙。

赶到公司的时候,郑义看到了地上的几个包裹。

艾琳说这些是给敬老院的老人们买的东西。

“公司买的?”

“不,我买的,这家敬老院没有跟咱们合作,但是我知道那里条件很差。”

郑义摇摇头没有说话,抱着东西下了楼。

到达敬老院的时候,艾琳说郑义在外面稍微等一下,自己一会就出来。

可郑义待不住,偷偷跟了进去。

他看到了最美丽的画面。

艾琳拉着老人们的手,给他们唱歌,陪他们聊天,看到有人指甲长了,直接跪在地上帮他们修剪指甲。

郑义感慨着,自己面对父亲可能都做不到这样。

临走的时候,一个白发大妈紧紧握着艾琳的手,久久没有放开。

郑义从她的眼中感觉得到,大妈怕没有机会再见到艾琳。

艾琳自然明白,她咬着嘴唇,大声说下周还会去看望他们,她保证。

回去的路上,艾琳没有说话,但眼睛是红红的。

看着艾琳的侧脸,郑义心中的火柴悄悄被点燃了。

他知道,自己恋爱了。

之后两个人因为工作的关系,相处时间愈发多了,郑义感觉到这女孩子真是不一般。

她身上仿佛有无穷的精力,每天除了调研就是去见那些老人。

除此之外,每个周日,艾琳还会“失踪”一天。

这是郑义偶然发现的。

某个周日,因为一个贫困户资料的事情,郑义给艾琳打去了电话。

可是电话那边信号极差,断断续续,说不了两句就断掉。

两个人只能用微信有一搭没一搭地沟通着。

到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郑义问起昨天的事情,艾琳却笑而不语。

虽然满腹狐疑,可看着艾琳一脸满足的样子,郑义明白,艾琳肯定又去哪里做好事了。

因为对于艾琳来说,化妆品和包包并不会让她如此开心。

唯一能让她高兴的,只有那些受帮助者脸上真诚的笑脸。

慢慢的,关于艾琳的一切,都在郑义的心中发酵着。

他愈发感觉到,艾琳就是自己一直寻找的那个她。

终于一次加班的时候,郑义假装无意地问到了艾琳男友的话题。

得到否定答案后,郑义差点激动地把手机扔出去。

连续几个晚上失眠之后,郑义决定给艾琳表白。

表白之前,郑义特意给自己的母亲打去了电话。

他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但是害怕被拒绝。

母亲鼓励他,喜欢就要敢去追求,拒绝不可怕,怕,才可怕。

这算是给郑义吃了一颗定心丸。

再过三天就是艾琳的生日了,当然,这都是郑义偷偷问到的。

郑义决定在生日当天给艾琳表白。

可眼看生日马上就到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艾琳不见了。



周一的早晨,“同心慈善”的同事们突然收到了一封邮件。

艾琳辞职了。

艾琳说自己因个人原因辞职,准备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个人原因?外面的世界?

看着邮件,郑义的血瞬间冲到了头顶。

前一天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辞职了?

艾琳的这封邮件也引得同事们议论纷纷。

不少女孩子开始盛传,肯定有人包养了艾琳。

这些谣言传的有鼻子有眼,甚至连男方的家庭,开的车都杜撰了出来。

郑义每每听到这样的说话就想直接怼回去。

他不能忍受艾琳被人污蔑,可最后郑义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艾琳的突然离开不仅影响到了同事,连姚总的脸色都阴沉了好几天。

前一次全员会上,老板刚刚表扬了艾琳,说艾琳像一个斗士一样。

结果刚夸了没几天,人就离职了。

这不是啪啪打了领导脸吗?

三天后,领导让郑义把艾琳的电脑搬到仓库中统一回收管理。

存放之前,需要由IT同事进行系统重装。

IT同事打开电脑后,郑义突然想看看艾琳的邮箱。

塞给同事一盒烟,IT同事让他尽快看,别耽误自己下班。

说完就抽烟去了。

郑义在打开记事本的时候,发现了问题。

艾琳是一个做事很细心的人,很喜欢做记录。

她在记事本中写下了周六去敬老院需要带的东西,比如衣服、鞋子。

同时还用黑体字标记着给李大爷唱京剧,给张大妈唱评剧,等等。

这里就有问题了。

既然艾琳已经提前做好了规划,怎么会突然变卦呢?

如果人辞职去了外地,还怎么去看望这些老人呢?

郑义回想着之前关于艾琳的种种,这个女孩子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只要定好了计划,不管刮风下雨一定会去的。

郑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里面肯定有问题。

接着,郑义打开了艾琳的邮箱,在邮箱中又看出了问题。

从艾琳的大学发出了多封邮件。

第一封是告诉艾琳,她需要的重要物品到了,可以去学校领取了。

第二封、第三封则是催促,说别人已经领取完毕,只剩下艾琳了。

郑义看了看时间,第一封邮件是艾琳离职前,艾琳还进行了回复,说自己尽快去领取。

从言语中能看到,艾琳对于这个物品非常期待。

剩下的邮件就是艾琳离职后发来的。

很明显,艾琳一直都没有去领取过。

这引起了郑义的注意,这个“重要”物品是什么呢?

自己怎么从来没有听艾琳提起过呢?

这些物品,会不会和她的不辞而别有关系呢?



郑义给发件人打去了电话。

他告诉对方,艾琳很忙,委托自己去领这些物品。

开始那边还有点怀疑,郑义直接说出了邮件中相应的信息。

对方相信了。

当天下午,郑义来到了艾琳从前的大学,见到了这个发件人。

范范,大四学生,比艾琳低一届,现在是学生会主席。

两个人在学院办公室见面了。

“哎,好久没有见到学姐了,她最近是不是特别忙啊?”

郑义有点尴尬地回应了几句。

幸好范范没有看出郑义的心虚,很快拿出了这些“重要物品”。

看到这些物品的真容,郑义愣住了。

这些所谓的“重要物品”,不过是一沓照片和一个大箱子。

打开箱子,郑义看到了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手工艺品。

说是手工艺品,其实更像是小孩做的手工作业。

这些东西制作的都相当简单,所用到的材料,也都是常见的废旧物品。

比如易拉罐做成的自行车桌摆,硬纸片做成的收纳盒,玻璃瓶做成的插花瓶等等。

上面还歪歪扭扭地写着很多字。

“谢谢艾老师!”

“艾老师,我们想你!”

“艾老师快回来吧!”

郑义拿起一个纸盒看向了范范。

“这些是?”

“都是孩子们做的手工作业!小家伙们一个个可积极了,说一定要让老师看看他们的作品呢!”

老师?

郑义听得一头雾水。

“虽然学姐已经不再那里当老师了,可每周还会去看看这些孩子们!”

接着,范范打开电脑,郑义看到了更多的照片。

照片中的艾琳显得十分青春和青涩。

她身边的孩子们,一个个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看着破旧的教室,美丽的风景,郑义明白了,艾琳做过支教老师。

原来,在艾琳上大学开始,她就利用假期去对山区孩子进行支教。

几年的时间,艾琳和孩子们培养出了深厚的感情。

这些留守儿童,都十分喜爱这个美丽,阳光,同时对他们很好的老师。

今年艾琳毕业了,她虽然不再教书,但还是利用周末去看望这些孩子。

难怪她总是会在周末“失踪”,问起艾琳,她还总是显得那么神秘。

这应该就是艾琳跟孩子们的秘密吧。

失踪?

想到这里,郑义心里一动。

莫非?

就在郑义沉思的时候,范范给郑义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

其实艾琳之前多次给范范表达过自己对于那些孩子的不舍。

艾琳认为仅仅周末去看望,对于这些孩子还是远远不够的。

这些留守孩子需要的,不仅是知识上的提升,更是生活中的关爱。

郑义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难道艾琳辞职,就是为了专门去那里和孩子们生活在一起吗?

联想到艾琳看完孩子后发呆的样子,在看着照片中他们快乐的神情,郑义觉得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

事不宜迟,郑义将照片和手工艺品带走后,给领导请了假。

他坐上了通往山区的汽车。

他怎么都想不到,更多的意外在等待着他。


颠簸了三个多小时,郑义来到了艾琳支教的地方。

郑义从未想过真的存在这种电视上才有的世外桃源。

景色优美,空气宜人。

可环境的美丽无法掩盖经济的落后。

全村唯一的一所小学,只有三间教室。

站在操场上,说是操场,其实就是一片压平的土地,地上还镶嵌着数不清的石子。

拂面的清风,就扬起了一阵不大的风沙。

教室中传来了朗朗读书声,郑义盼望着朝里面观望着。

可现在正在教课的,并不是艾琳。

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老师。

老师和学生也马上注意到了这个“不速之客”。

下课铃一响,孩子们没有丝毫惧怕地涌到了郑义的身边,睁着大眼睛打量着郑义。

女老师看着郑义手中的包裹,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郑义还没有说话,女老师就将东西接了过去,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天经地义。

“您是来看望孩子们的吗?孩子们快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学生们拖着长音,充满稚气地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郑义很少跟孩子打交道,这一刻,他明显被感动了。

“不用谢!请问,艾琳在这里吗?”

听到艾琳两个字,女老师的脸上立刻闪过一丝不满,语调都变了。

“艾老师?哼!人家早就看不上我们这个小地方喽!”

看着女老师愤懑的神情,郑义知道,艾琳确实不在这里。

“哦,艾琳病了,已经请假好几天了,特意让我来看看孩子们。”

“生病?生病也不能断了孩子们的牛奶啊!一个个都长身体呢!原来说的好听,每周都来给孩子送牛奶,现在生个病就可以说话不算数了?现在是生病,以后还不知道什么事呢!这人啊,真是不靠谱!”

之前送牛奶就夸人家,有事不来就这个态度?

眼看女老师还在喋喋不休地抱怨着,郑义赶紧从兜里掏出了钱包。

“老师不好意思,我这次还真的没有带牛奶,要不我把钱给您,您受累去买吧?”

女老师张大的嘴巴停住了,盯着钱,咳嗽了一声。

“你看这多不好,好像我朝你要钱似的!我可真没有这个意思!”

郑义笑了笑,“不不不,都是为了孩子嘛!”

“对对对!都是为了孩子!”女老师眼睛弯成了月牙,接过钱塞进了口袋。

女老师拉着郑义开始在教室里参观。

其实教室虽然破旧,但是内部的桌椅板凳明显是新的。

应该是有人捐助过。

墙上贴着很多照片,都是学生们日常拍摄的生活照。

郑义看到了艾琳的身影。

照片中的支教老师不仅有艾琳,还有几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

他们跟学生们一起在这里留下了快乐的时光。

而站在最后面的一个男孩子,让郑义看着觉得十分眼熟,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正盯着照片发呆的郑义,意外看到了另一件事。

这所山里的小学,名字居然叫“同心希望小学。”

同心,难道和自己工作的“同心慈善”有关系吗?

事实确实如此。

这所小学正是“同心慈善”捐助修建的。

联想到这里是由自己所属的组织进行捐助的,郑义莫名有了一份自豪感,只是这份自豪感仅仅维持了十分钟不到。

既然艾琳不在这里,郑义打算离开,而此时正是中午放学的时间,女老师便邀请郑义一起留下来吃顿午饭。

这时很多人都端着碗出来了,坐在屋外的石头凳子上扒拉着饭菜。

可能是这里许久没有外人来了,村民们对于郑义都显示出很大的好奇。

有几个人甚至凑过来问是不是来对他们进行帮扶了?

郑义只好一边吃着饭,一边跟他们闲聊起来。

郑义感受到了村民们的质朴,更加感受到了他们对于帮扶的渴望。

在众人的围观中,郑义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人在观察他。

郑义在聊天的同时,眼睛在周围搜索着,真的看到有人再拍他!

村里大部分都是老年人,这个拍自己的人,是为数不多的中年男子。

引起郑义注意的是,中年男子拿着的,是一台苹果手机!

中年男子这个异常的举动,让郑义充满了疑惑。

他决定去看看,这个中年男子为什么要一直对着自己拍摄?

可当他放下碗筷的时候,中年男子一溜烟跑了。



郑义借口上厕所,离开了包围自己的村民,悄悄跟上了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没有走向那些破旧的房屋,反而上了山。

郑义远远跟着,最后停在了半山腰。

中年男子拿出手机朝着四周晃了晃,应该是寻找最佳的信号。

很快,他拨通了电话。

“嗯嗯,来了,我发给你了……对对!好!我盯着他!”

郑义听到琳琳两个字,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男人打完电话左右看了看,朝着一个茅草屋走了过去。

这里实在偏僻,一般人绝不会到这里来。

中年男人来到茅草屋门口,轻轻朝里面说了一句话。

“姑娘,我给你带吃的了。”

说着,中年男人推开门走了进去,过了几分钟,男人出来了,左右看了看离开了。

这时郑义凑过去,来到门前听了听,里面非常安静。

“艾琳,是你吗?”

里面突然传出一阵“嗯嗯”的声音!

就像是嘴巴被捂住发出来的。

郑义并不确定里面就是艾琳,但肯定藏了个女孩子。

“哎!”

郑义转身一看,中年男人又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碗水,愣愣地看着郑义。

郑义一咬牙扑了过去,将中年男人扑倒在地,拳头跟雨点似的砸了过去。

趁着男人被打蒙,郑义抽出皮带将他绑了起来,拎着裤子的郑义踢开了茅草屋的门,看到了黑暗中被绑住的女孩。

正是艾琳。

“到底怎么回事?快说!”

中年男人看到事情败露,只好说出了实情。

这时,郑义才意外得知,最危险的,其实是自己的老板姚同心!

郑义马上报了警,当警察赶到“同心慈善”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一片火海。

姚同心生死未卜。

警察很快找到了犯罪嫌疑人,此人正是郑义在照片中看到的那个面孔。

“同心慈善”的员工,李哲。

李哲的真实身份,是一个“复仇者”。

被解救出来的艾琳扑到了郑义的怀里,泪流满面地说出了她从李哲那里听到的真相。

一个隐藏了二十年的秘密。

二十年前,在这个村子里,一个叫姚二刚的三十岁男人,靠着自己的聪明和勤劳,成了村里最有钱的人。

看着他生活水平超出了其他人,村民们眼红了。

他既然有钱了,为什么不能给大家做点事情呢?

村民们来到姚二刚的家中,纷纷要求姚二刚拿出钱来反哺这个村子。

修路、盖房、种树、挖井。

看着村民们热切的眼神,姚二刚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可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没有人感谢他。

所有人都觉得他的所作所为,都是理所应当的。

谁让他有钱了?

有钱了,不能为富不仁!

一定要把钱拿出来做事!

在叫嚣的村民中,一个叫老拐的中年人声音最大。

他是村里的老光棍,一辈子没有结婚,却领养着一个男孩。

别人都笑他,自己都养不活,干嘛还要养孩子?

老拐说,父亲临死前说了,他们家不能绝后,否则做鬼不放过老拐。

为了让父亲安息,老拐从镇上医院外面捡来了这个尚在襁褓中的男孩。

老拐自己懒,从不干活,只能从邻居那里讨吃的。

就这样东家借一口,西家讨一碗地养活着自己和男孩。

看到姚二刚有钱了,老拐动了心思,天天堵在姚二刚家门前掏钱。

不给就泼粪,骂街,甚至还会时不时吓唬姚二刚的女儿。

如果说对于老拐其他的行为,姚二刚还能忍耐。

可真的吓唬自己的年仅两岁的女儿,姚二刚就忍不了了。

姚二刚决定给老拐的颜色瞧瞧。

他花钱组织全村在村头看电影,男女老幼都搬着凳子过去了。

姚二刚偷偷来到老拐家点了火。

他本来算好家里没人,烧了老拐的房子就是给他点惩罚。

可万万没想到,那个捡来的男孩在家里睡觉。

当时男孩已经六岁。

火势大了起来,男孩哭醒,他认出了站在窗外观望的姚二刚。

而此时的姚二刚也发现了火中的男孩,但是火势越来越大,他彻底吓懵了。

男孩对着姚二刚大声呼救,可姚二刚双腿如同灌了铅,无法挪动半分。

大火引起了村民的注意。

老拐叫喊着冲进了火中。

最后男孩救了出来,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男孩的双臂、双腿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

而老拐的伤势非常重,全身大面积烧伤,抬出来的时候,人都黑了。

没多久,老拐死了,男孩也没了下落。

心存愧疚的姚二刚离开了村子,带着女儿外出打拼了。

多年后,姚二刚改名叫了姚同心,不知是不是为了洗清原来的罪恶,他开始花钱办慈善,创立了“同心慈善”。

越来越多的人被资助,姚同心心中的那点罪恶也被一点点的冲洗掉。

当姚同心的慈善组织做大之后,开始招收应届大学生,而一个叫李哲的小伙子走进了“同心慈善”。

李哲的学历、出身都十分符合姚同心的需要,而李哲的志向:“让更多的善人享受到爱”更是得到了姚同心的认同。

李哲为人谦逊,做事沉稳,但性格上较为孤僻。

姚同心多次组织员工游泳健身,李哲总是推脱。

别人不明白,为何李哲永远穿的如此正式,从未脱下他的长衣长裤。

其实外人不知道,李哲遮挡的部分,有着让人不忍直视的伤疤。

没错,李哲,就是那个在火海中幸存的孩子。

一切仿佛都是命运安排好的。

李哲后来被福利院收养,因为他身上的伤疤,没有人愿意收养他。

他只能留在福利院长大。

而那件福利院,正是“同心慈善”的资助对象。

李哲从小被小朋友歧视,但他的学习成绩非常好,成功考上大学。

沉默内向的李哲,始终记得那个凶手的样子。

他其实一直在想法找到行凶之人。

在支教的过程中,他认识了一个叫艾琳的学妹。

本来这个小学妹并没有什么存在感,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哲看到艾琳上了姚同心开的车。

她怎么上了姚同心的车?他们是什么关系?

开始李哲甚至怀疑艾琳是不是被姚同心包养,后来在一次聚会中,艾琳酒后吐了真言。

原来姚同心是艾琳的父亲,而艾琳的姓氏则是随了过世的母亲。

得知这个内幕的李哲,欣喜不已,他知道自己复仇的机会来了。

李哲要让姚同心感受到亲人分别的痛苦!

在一个普通的周日,李哲再次约着艾琳来到村里看望孩子们。

到了该离开的时候,李哲打晕了艾琳,并将她藏在一个中年人家中。

在这个穷困的山村,有钱能使鬼推磨。

中年男人在金钱的诱惑下,甘心当了李哲的耳目和帮凶。

安顿好艾琳,李哲编出了艾琳辞职的假象。

剩下的,就是等待。

等待那个复仇的最好时间。

到了12月25日,正好是那场火灾的20年后,也是老拐的忌日,李哲准备动手了。

他将姚同心约到单位,让他喝下混有药物的饮料后,姚同心晕倒在地。

看着瘫软如泥的姚同心,李哲洒下了汽油,将燃烧的打火机扔了过去。

他要用相同的方式,让仇人感受到痛苦和绝望。

在火焰腾空而起的瞬间,李哲仿佛看到了老拐在对他微笑。

他跪在了地上,说着,爸爸,儿子替你报仇了。

李哲的心结打开了,但是他却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幸好郑义及时出手,否则还有更多人会为此丧命。

因为李哲早就想好了对于艾琳的处置,先杀了她,然后再自杀。

这样,谁都不会亏欠谁。

“同心慈善”,暂时停业了。

艾琳觉得慈善不纯洁,因为自己父亲的手并不干净。

想一想,姚同心做慈善,也许只是为了赎罪。

艾琳说,自己还会做慈善,要做更加纯粹的慈善。

艾琳出院后,郑义问她,恨不恨李哲?

艾琳摇摇头,说不知道。

但是她肯定不会再去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上一辈的恩怨,她希望该结束了。

郑义抱着艾琳,紧紧的,这一次,他不会松手了。

PS:

今天的故事结束了。

在这个横跨二十年的故事中,很难说到底谁对谁错。

人们自然不应该对姚同心去道德绑架。

姚同心同样不该去纵火伤人。

我们需要深思,自己到底可以从中学到什么。

希望大家看过这篇文章后要积极点击转发分享哦!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