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生日宴上,老板身体被掏空
真实故事

美女生日宴上,老板身体被掏空

作者:王五五
2020-07-22 09:01
浏览次数:15077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人生在世还是要多做好事,毕竟人在做,天在看。

那些奸诈恶人纵然可以享一时之快,但十年后,二十年后呢?

他们终会得到怎样的审判呢?

各位好,我是王五五。

今天的主角一位不寻常的美女。

一、口罩

田姐是某市A公司的客服部的主管。

A公司是外企,大学毕业后,田姐应聘进入这家公司工作。

多年来,田姐一直工作兢兢业业,从来没有半句怨言。

唯有一点,就是员工宿舍只有自己一个人,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倒不是公司专门给她开单间,而是原来的室友搬出去住了,剩下了自己。

A公司跟其他一些外企一样,采用两种方式解决员工的住宿问题。

一种方式是住在公司自己的宿舍内,宿舍环境很像学生宿舍,但是有空调、卫生间,优点是省钱,方便,缺点是住宿条件一般。

这是公司考虑成本的需要,能住就可以了,其他的什么舒适程度,以人为本,听听就是了,千万别当真,资本家嘛,都是一个操行。

田姐刚来的时候,住的是上下铺的八人间,后来成了主管,搬进了四人间,上铺放杂物,下铺休息。

另一种方式就是公司发放租房补贴,员工外出租房,优点呢,自然是自由,缺点也很明显,补贴金额只有几百元,还需要员工自己额外交钱。

因此像田姐这样的单身女员工,外出也不安全,就选择一直住在宿舍。

下班回到空空荡荡的房间,大龄剩女田姐相当的空虚寂寞。

这个时候,公司传来好消息,新招入一名女同事,就住田姐的宿舍。

女同事姓高,资历十分了得,海归,之前在北京工作。

听说老板可是花了大价钱挖来的,特意安排在销售部工作。

资历什么的,田姐并不在意,能有个人跟自己作伴才是最重要的。

很快,人到了。

这位小高的颜值真的可以吊打全公司女性。

A公司不少女员工往往不太注重自己的衣着。

田姐就是很好的例子。

衣服就那么几件,永远不超过三种颜色,经常是逮什么穿什么。

尽管永远整洁如新,但自己看着都没有新意。

皮肤护理更是跟自己毫无关系。

所以本来实际年龄并不大,可是看上去却足足老了十几岁。

当然这也和该公司的企业文化有关,A公司平时对于服装没有具体要求。

说一下服装,外企和外企是不同的,并不是所有的外企都如同电视里一样天天西装革履。

服装取决于该企业的所属地区、工作性质以及具体要求。

日韩系,偏重于穿西装正装,员工较严谨,风格较沉闷。

欧美系,日常工作基本上不做要求,商务偏悠闲均可,但遇到重要会议及特殊场合,需要着正装。

港资、台资在政策上属于外企,因为历史原因,吸取了欧美和日韩的特点,服装更为多样化。

当然,以上服装要求也和具体工作性质有关。

比如保险、银行,无论是哪个地区和国家,基本上都要求全员都需要着西装正装。

新来的小高则让人眼前一亮。

长发飘飘,身姿绰约,明目皓齿,肤如凝脂。

她的出现,给沉闷的公司注入了全新的活力。

一身白色羽绒服直到脚踝,拉开拉链,里面竟然是包臀短裙配黑丝……

看着仙气十足的小高,再看看自己,田姐觉得自己就不是个女人。

田姐此时对于两个人能否相处都已经拿不定主意,相差的太多。

可小高一句话就打消了田姐的顾虑。

“姐姐,以后请您多关照,我这个人毛病多,有冒犯之处您就直说。”

言语中尽显真诚。

田姐加完班回来,看到小高已经收拾完毕。

这间宿舍共有四个上下铺的床位,两人都选择在下铺休息。

让田姐觉得有意思的是,小高给自己的铺位挂了个帘子。

深色的帘子,将自己的下铺遮的严严实实,一点空隙都没有。

“我晚上睡觉见不了光,得纯黑的环境才能睡……”

田姐赶紧回应说没事没事,需要自己帮忙了随时说。

一切相安无事,直到半夜时分,田姐醒了。

田姐是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了。

像是呓语,可实在听不清楚是什么。

田姐开始以为是自己在做梦,但是醒来发现,声音是从小高那传来的。

低语之声持续不断,跟咒语似的,听得田姐心乱如麻。

田姐知道在这么下去,明天肯定起不来。

田姐披了件衣服下了床,走进了小高的床铺。

“说梦话呢,肯定是说梦话呢……”田姐不停地提醒着自己。

慢慢地撩开帘子,田姐愣住了。

一股湿热之气扑面而来。

田姐的眼镜都笼罩了一层雾气。

这里面怎么跟水帘洞似的?

更让田姐想象不到的是,小高竟然戴着一个白色口罩。

大晚上的干嘛要戴口罩?

屋里有什么味道吗?

小高此刻已经满头大汗,枕巾湿了一大片,头发一根根贴在脑门上。

并且还在不停地低语着。

“小高,小高……”田姐轻轻唤了几声。

小高没有反应。

不得已,田姐伸手推了下小高。

接触到的一瞬间,小高突然睁开了眼睛。

“啊!你是谁?”

一嗓子把田姐吓得坐在了地上。

“唰”的一声,小高拉住了帘子。

而田姐呆呆地坐在地上。

很快,小高探出头来,不停地咳嗽。

她下床拉起田姐不停地抱歉。

小高说自己有过敏性鼻炎,所以会戴口罩睡觉。

原来如此。

至于刚才的呓语,小高则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说自己可能到了新的环境不太适应吧,过几天应该就会好了。

看到小高没事,田姐心里一块石头也就落了地。

田姐琢磨了一下,有动静总比自己孤身一个人要好。

之后的几天,还是时而听到呓语,但田姐也习惯了。

最重要的是,毕竟有人作伴,这已经让自己很满足了。

本以为终于来了一个可以聊天的室友,却没想到,一场风波刚刚开始。

二、祸水

小高来到这里仅仅一个星期,宿舍的门槛差点被广大男同事踩烂。

公司的男女比例就失调,女性属于弱势群体。

众多男员工对于公司拙劣的女性颜值既无语又无奈。

像田姐这种姿色的,已经算得上中等以上水平了。

平时少不了有男同事主动帮忙打水、买零食。

直到小高来了,一切都变了。

当然,也归功于老板不在。

老板公事外出,一直未归,男同事们就管不住自己了。

小高的工位总是被各种男同事包围着。

这小高真算的上是女同事的噩梦,男同事的春梦。

若不是后来女副总出面,小高的工作就要受到影响了。

尽管做了通知,依然有鲜花、零食源源不断出现在小高的办公桌上。

到了特殊节日,礼物更是络绎不绝。

小高私下跟田姐沟通过,自己真的很苦恼,自己是来工作的,男同事的个人问题,自己没有义务,也没那个精力来负责。

田姐吃着男同事送来的零食,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小高还真的不是花瓶。

自她工作开始,销售部的业绩水涨船高,连创佳绩。

和那些采用传统销售方式的同事不同,她有一套自己独特的销售技巧。

这是她的压箱底的宝贝,是之前在大城市打拼的资本。

副总在会议中对小高进行表扬,要求其他同事向小高学习。

下面的员工认为小高肯定不会倾囊相授的。

毕竟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种事,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

到了小高分享的环节,本以为也就是只言片语。

没想到小高直接打开了幻灯片,很细致地进行了说明。

领导们对小高的工作态度非常满意,更加赞叹老板的眼光确实独到。

分享完毕后,小高被团团围住。

当然主要都是男的。

而小高对于有求于自己的都尽量一一满足。

这让男同胞们不禁赞叹,真是又好看又有能力。

这不由得引起了一些女员工的不满。

尤其是一些尚有姿色的女员工,本身还有一部分拥趸。

现在倒好,彻底沦陷了。

平时的两个包子一个鸡蛋的早餐标配,现在连鸡毛都看不到了。

这些女员工的生活一下子失去了男人,变得十分寂寞。

与此同时,更加让女同胞们雪上加霜的事情出现了,有几个男同事竟然因为小高的事情争风吃醋,酒后大打出手。

影响非常不好。

副总必须要管一管了。

这位女性副总,虽然年龄不小,但是浑身散发着一种独有的魅力。

暗地里被人称为“铁娘子,”她亲自找到小高询问具体情况。

面对副总,小高哭笑不得,她解释自己真的只想好好工作而已,对于那些打架的男同事根本毫不知情。

这倒是事实。

副总叹了口气,真是红颜祸水。

自己能做什么呢?老板外出开会,自己没有实权,只能提醒几句了事。

副总出面,男同胞们安静了几天,脑袋里小人再度蹦跶起来。

小高每天都会收到匿名邮件,但她从未回复过。

工作邮件还回不来,她哪里顾得上这些。

这一点,田姐每天都看在眼里。

为了在宿舍不影响到田姐,小高已经将手机调成了震动。

每天晚上,小高的床就跟地震似的,嗡嗡地晃悠。

眼看着这位室友被骚扰的实在厉害,田姐想到一个法子。

田姐有个弟弟是公司的保安,其实也看上了小高,但是知道自己没有学历,工作也不好,只给自己的姐姐唠叨过。

“有我弟弟给你当挡箭牌,其他人肯定也就不再惦记了!”

小高犹豫了。

那个小田,她见过,虽然肤色挺黑,但是人很精神,看到自己总是一副羞涩的表情。

田姐和小高为数不多的聊天中,这个小田就出现过不少次。

学习不好,没上过大学,很早进入社会,做过很多工作,一直单身。

其实田姐这是存着私心,弟弟的个人大事一直都是她的心病。

现在有了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她可不想放弃。

她自然知道两个人的差距有多大,但是她相信一点,日久生情。

再加上自己的撮合,小高还是有机会成为自己的弟妹。

看着田姐真诚的样子,小高点头同意。

两个人见面了,田姐当着两个人的面给小高打了预防针:就是帮帮忙,让小田演好这个角色就可以了。

很快,小高有男朋友这件事就在公司内传遍了,而且男方居然还是那个小保安。

男同事无不捶胸顿足,跳脚骂街。

田姐正在为自己的机智而高兴不已的时候,弟弟却犯了一个大错。

这天晚上田姐迟迟未见小高回来,便发信息询问。

可这不问不要紧,一条信息让她惊出一身汗。

“救命,保安亭。”

当晚在保安亭值班的人正是自己的弟弟小田!

一路狂奔而来的田姐推开保安亭大门的时候,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衣衫不整的小高被一身酒气、满脸通红的小田按在沙发上……

地上摆满了酒瓶,桌子上放着凉菜、酒杯以及一个蛋糕。

三、王牌

今天是小田的生日,田姐自己都忙得忘记了。

本来小高买了生日蛋糕给小田庆祝生日。

结果几杯酒下肚,小田的手就不老实了。

小高意识到有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匆匆发了短信,手机就被扔到一边去了。

田姐左右开弓,猛抽自己弟弟大嘴巴子。

田姐当然心疼,好不容易给他们搭了台子,刚准备唱戏,结果小田喝完酒直接把台子拆了,还扒了主演的衣服。

一切都晚了。

小高要报警。

小田流眼泪不说话。

田姐跪在了地上,求着小高给自己弟弟一个机会。

面对田姐的苦苦哀求,小高默默地收起手机,穿好衣服离开了。

小田辞职了。

对外的原因是家中老人需要照顾,回家打工。

真正的原因只有小田、田姐以及小高知道了。

小高搬离了原来的宿舍,住进了一个单人宿舍,田姐没有去送。

没脸去送。

最新报表出来了,小高的业绩呈现了断崖式下降。

几位领导多次找小高谈心。

有点时候甚至会谈到很晚。

慢慢的,有这样的传闻出现了。

小高和某位、甚至某些领导在会议室聊到很晚,从会议室里会传出不可描述的声音。

田姐也听说了,她觉得这就是污蔑,是诽谤。

她决定去找一次小高,进行一下安抚。

可是来到小高的宿舍门外,发现里面并没有人。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小高回来了。

头发凌乱,神情紧张。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没有说话,小高推门进去了。

在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田姐闻到了小高身上浓重的烟味。

在门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门开了,小高将田姐请了进去。

一进来正好看到了刚才小高手里的东西。

唐山特产的麻糖。

田姐愣了一下,老板今天回来了。

而且老板去开会的地方,正是唐山……

小高看到田姐在发呆,咳嗽一声问有什么事情吗?

田姐头大了,不知道该说什么,都是雷,踩到可就炸了。

犹豫再三,还是十分隐晦地提到了最近的传闻。

小高笑了,是那种释放自我的哈哈大笑。

“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吧,我现在活的很舒服,这里不像北京压力那么大,没有那么多的漂亮女孩子,在这我就是焦点,够了!”

田姐听懵了,没想到小高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其实我还是要谢谢你,现在每个男人都为我着迷,我原来没想那么多,现在懂了,这就是我的真正价值,业绩?呵呵,算了吧!”

田姐很快明白了小高话里的意思。

在最新的公司会议中,小高被晋升为销售部主管。

这个职位,一般员工可能需要很多年才可以奋斗来的。

小高几乎是抬手间就已经收入囊中。

而从小高那里得知,更有诱惑力的马上就到来。

公司在进行一个大客户的竞标。

一旦成功中标,老板的钱袋子就会暴涨,相关员工的待遇都会上去。

而小高,就是老板手中的王牌。

四、中标

在竞标之前,公司开始频频和对方大客户的负责人见面吃饭。

小高成了每晚酒桌上的中心。

对方尽管是大客户,可这些人从未见过这样的尤物,眼睛早直了。

貌美腿长,高学历,海归,之前在大城市工作。

都是满满的加分项。

这些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的土老帽,哪里见过这种跌落凡间的天使。

他们恨不得当时就获得跪舔的资格。

小高穿着超短裙,迎着那些炽热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退缩。

讲着他们没有听过的趣闻,说着他们不能理解的笑话,跟每个人碰杯却只是小抿一口,一顿饭下来,将他们全部俘获。

小高,高,实在是高。

竞标负责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谢顶男人。

别看检查时人模人样,几杯酒下肚,一嘴的炉灰渣子。

言语中不时地飞出人类的重要器官。

“这个JB老赵,太JB操蛋了!真JB不够意思!”

仿佛少了这个器官,他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语言。

说着粗鄙不堪的话语,他的眼神却一直停留在小高傲人的胸脯上。

犹如一个嗷嗷待哺的谢顶婴孩一般。

他多次示意希望小高留下。

但是都被婉拒了。

理由很简单,“不好意思,这几天身体不方便,改日吧。”

说完,就裹上羽绒服,甩着长发离开了。

负责人希望从老板那里寻求帮助,可是老板只能耸耸肩。

能不能骑上这匹烈马,就要看负责人的本事了。

一切都让这个负责人吊起了十足的兴趣。

直男谁不爱美女?

更别说这种舔一下舌头就让你心跳过速的女人了。

小高已经不是那个单纯的女孩子。

现在她占据着决定的主动权,对方不过是一帮跳梁小丑罢了。

约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负责人火大了。

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本来就已经毛发稀少的头顶,最近更是被他扯的所剩无几。

负责人也是拼了。

下一个公司电话一个接一个地催,负责人不为所动。

为了一尝尤物的味道,他推掉了其它公司的饭局,专等小高一个人。

在竞标的前一晚,小高终于走进了负责人的房间。

天雷勾动地火,汗水淋漓交缠。

到底大战了多少回合,无人知晓。

只知道一点,这位负责人是扶着墙走出的房间。

他彻底成了一个秃子。

那仅剩的几根头发,被他自己拽下来了。

实在是太爽了,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最终,公司成功中标。

小高成了英雄。

在公司大会上,小高再次做了专门的演讲。

言语中都是对于老板的个人崇拜。

有用的分享已经完全不见踪影。

田姐觉得,自己已经不认识这个曾经的室友了。

会议结束之后,副总单独留下了小高。

两个人好像谈了很久。

田姐本来想找小高说说话,因为她现在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想找小高去证实一下。

可等到小高出来的时候,她愣住了。

因为她看到了小高眉角处一道长长的血印。

“找我有事吗?”看到田姐的时候,小高笑了笑。

田姐脑袋蒙蒙的。

突然田姐想起了什么,问是不是小高是不是快要过生日了?

“姐姐好记性,不过我已经邀请了别人来参加我的生日宴,我改天请你吧!”

五、生日

在田姐说道生日的时候,小高露出了笑容。

其实小高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这种暖暖的笑意了。

她没有想到这个曾经的室友竟然还记得自己的生日。

虽然她们已经不在一起住,可是曾经还是很美好的。

尽管很短暂。

看着小高离去的背影,田姐开始琢磨着给小高准备一份礼物。

小高的生日邀请了老板、副总在内的一些公司高层领导。

并没有销售部的同事和其他普通员工。

这当然在公司里面又是一阵风雨。

“太飘了,眼里只有那些高层。”

“那肯定啊,别人都是垫脚石和跳板,不巴结好老板怎么行。”

“听说早就被老板睡透透的了。”

这些风言风语在田姐耳边传着,让她心里很不痛快。

可是不管怎么去帮着小高辩解,谣言依然满天飞。

生日当天,田姐一大早来到了小高的宿舍门口,在小高开门的时候看到了久等的田姐。

“生日快乐,嗯,今天你应该会喝酒,所以我准备了这个……”

醒酒药、胃药,还有一些可以缓解酒后不适的食物。

小高看着田姐,眼中突然显现了一些久未出现的东西。

田姐递到了小高的手中,说道:“我本来想着你吃饭前给你,可是我还不知道你去哪里吃呢……”

“别来找我!你也不瞧瞧你现在是什么身份?”

小高突然急了!一甩手将药袋子扔到了地上。

“你现在想巴结我?呵呵,醒醒吧!”

小高冷哼了一声,迈过了地上的药瓶,走了。

田姐看着地上的狼藉,慢慢蹲了下来。

犹豫了很久,她拨出了一个号码。

几分钟之后,田姐从一个熟识的领导那里知道了他们在哪里吃饭。

吃饭的地方,就在公司食堂的包间里面。

田姐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小高眼神的那一刻,她觉得不对劲。

中午十二点,包间里,人已经来齐了。

除了老板、副总,还有三位高层,再加上小高,一共六个人。

“感谢各位领导来给我过这个很有意义的生日!”

小高很激动,还没有喝酒,脸就红了。

她拿出一瓶造型别致的酒瓶给每个人倒上了。

这是她专门准备的十全大补酒。

“这颜色,真够怪的,跟酱油似的,哈哈,别真的是酱油吧?”

小高捂着嘴笑道,哪里敢呢?这是她特意从一位泡酒师傅那里高价购得。

大家的眼神都看向了老板,这位伯乐清了清嗓子,端起酒杯。

“今天只过生日看,不谈工作!祝小高生日快乐,事业爱情双丰收!”

领导们哈哈笑了起来,每个人都心照不宣。

第一杯下肚,领导们都皱起了眉头。

味道太怪了。

这药酒还真不是所有人都喝得惯。

“老板,你还记不记得,二十多年前的今天,那个打扰你和副总好事的小女孩吗?”

老板的酒杯摔了。

六、归来

“你,你到底是谁?”

副总站了起来,她的眼睛里已经喷出了火焰。

“我?你忘了吗?你不是说过,我只是一个没爹的野种嘛……”

说着,小高从兜里拿出一块类似卸妆棉的东西,开始擦拭自己的脸。

她擦拭得非常用力,整个脸被拉扯地左右晃动着。

很快,小高的脸上出现了变化。

从她的嘴角到右边的耳根,出现了一道疤痕。

经过小高的清理后,疤痕清晰可见。

小高的嘴巴,被剪开过。

而动手的人,正是副总。

那一天中午,小高跟着妈妈去了公司。

小高的父母离婚了,自己跟着妈妈生活,而小高的妈妈当时就在这个公司做保洁。

那天是周末,公司里没什么人。

人事部让小高妈妈去加加班,前一天搞活动,有一地方需要清理。

小高妈妈便带着孩子去了公司,自己干活,小高自己玩。

玩着玩着,小高迷路了,推开了一间办公室的门。

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一对男女正在办公桌上做着某事。

接着,小高的妈妈找女儿来了,也看到了尴尬的两人。

这两个人小高妈妈认识,男人是销售部的,而女人则是一个领导。

这间办公室就是这个女领导的。

女人比男人要大好多岁,这两个人怎么走到一起的?

这位女领导早已结婚,还有一个孩子。

女领导的丈夫是这所公司的高层,而她的父亲则是总公司的大领导。

她的仕途注定一帆风顺,以后肯定是要往高层走的。

跟其他普通员工相比,她的稳定性是极高的。

男员工呢,刚工作没多久,未婚。

看上去男员工不谙世事,可将女领导收入囊中就是最厉害的手段。

女领导已经离不开他了,既然对方有这么好的资源,那男员工以后也自己不愁发展。

可现在,他们迎来了最大的危机。

一旦他们的丑闻被曝光,后果可想而知。

肯定会有他们意想不到的灾难发生。

在糖果加皮鞭的双重压力之下,小高的妈妈保证不会说出去。

没有不透风的墙。

很快,公司传出了两个人的流言蜚语。

女领导想办法让小高妈妈带着小高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锁上了门。

整整一个下午,小高妈妈都遭受着恐吓和殴打。

看到妈妈被欺负,小高和女领导面对面吵了起来。

已经失去理智的女领导,拿出剪刀剪开了小高的嘴巴。

“你这个野种,这是你逼我的……”

第二天,小高妈妈离开了公司,再也没有人见过她们。

很快公司贴出了公告,小高妈妈翻墙偷窃公司财物。

在翻墙时逃离时,被墙上的玻璃划开,公司不计前嫌,支付了医药费。

这件事当时在公司里传的沸沸扬扬。

随着时间的逝去,慢慢的,人们已经遗忘了。

当时的那位男员工在女领导的帮助下,一路晋升,成了现在的老板。

那个出轨的女领导,就是现在的副总。

“贱人,你,你……”

“我在福利院受到了两个外国人的资助,他们本来要收养我,但是我一直惦记你,就拒绝了,可为了复仇,我换了张脸。”

“我怕自己会找不到你们,没想到你们一直在这里,不过,想想也是,你们都已经成了公司的一、二把手了,自然不会跟普通员工一样轻易跳槽,真是老天开眼。”

“但是我每晚都会做噩梦,从不间断,总会全身大汗,这块没有愈合的疤痕,让我刺痒难眠,我怕自己挠开它,只能戴着口罩睡觉。”

“你到底想干什么?”

“当然是让你们还我妈妈的债啊!”

小高之所以去了福利院,是因为她的妈妈,失踪了。

离开公司没多久,小高妈妈精神出现了问题。

没多久,自己外出时失踪了,生死未卜。

至于今天参加的另外三个人,小高查了,他们也是当时的知情者,还给女领导处理小高妈妈出谋划策。

他们都是刽子手。

“好喝吗?这酒,可是我精心调制的,里面有一样东西是大补的,现在都不让销售了。”

老板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指着洋酒瓶说道,这是……难道是……

“对,百草枯,刚才你们都干了,这个剂量,应该是足够了!”

“你他妈疯了!快走!”老板跳起来冲向了大门。

他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如果不能抓紧时间治疗,必死。

可是大门锁住了。

领导们绝望地晃动着门,不停地喊道,“人呢?开门!”

小高笑了,说门都已经锁住了,外面人也不会来,因为监控关闭了。

有人帮了她,是小田。

来之前,小高给在老家的小田打电话,让他来帮自己一个忙。

作为曾经的保安,这些事情都是小事。

“你他妈是SB吗?当时就没有看到她的嘴巴吗?”

副总一巴掌扇向了老板。

看来这位副总对于老板以及其他领导的所作所为早就心里有数。

小高撇了撇嘴。

“当我脱了裤子露出胸,谁还会盯着我的嘴巴看?甚至还有人说自己有糖尿病,要让我一饱口福呢!”

小高眯着眼睛看向了其他的男领导。

“哦哦,还有啊,你们睡我的照片和视频,估计现在已经发到网上了,你们,肯定身败名裂了!”

“CNM!”副总一边呕吐一边骂道。

“呵呵,你知道你的姘头是怎么说你的吗?可在他看来,你就像是一个已经八十多岁,浑身褶子,流着口水的老太太了!”

老板哆嗦地看了副总一眼,低下了头。

屋里已经乱成一团,几个领导都在不停抠自己的嗓子。

小高慢慢走到了蛋糕边,抬手啪的一声拍的蛋糕四散飞出。

而在蛋糕的底部,露出一个塑料袋。

小高面无表情地拿出来,拆开一看,是一把硕大的剪刀。

“我想了很久,到底怎样才算真正的报复,终于明白了,就是让你在得到一切之后,瞬间失去他们,这种感觉肯定爽翻天!”

副总瘫坐在地上,看着剪刀,裤子湿了,一股浑浊的液体流了出来。

“砰!”门开了。

“小高,住手!别做傻事!”田姐出现在门口。

看到田姐的出现,小高并没有太过吃惊的神情。

“呵呵,你弟弟果然还是告诉你了,男人啊,真的靠不住……”

田姐一句话,让小高愣住了。

“我进了你的房间,已经把百草枯掉包了,姐姐求求你,不要再做傻事了,好吗?”

小高在警察赶来之前逃离了。

可是在她离开前,特意给副总留下了一个念想。

她将副总的嘴巴,剪开了一条跟自己一样的血口子。


后记

田姐救了那些领导,可她和小高一样恨这些人。

在他们眼中,只有权力、地位、女人和金钱。

那些无权无势的人,如同草芥一般。

他们有罪,理应受到惩罚,但是田姐觉得,不应该由小高惩罚这些人。

更不能用那种极端的方式。

尽管他们生命无忧,可他们的后半生都会生活在阴影之中。

阴影,就来自那个嘴巴裂开的女孩。

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最后唠叨一句,大家有什么看法可以在下方评论,另外记得“转发分享”啊。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