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精神病监护人的自述
真实故事

一个精神病监护人的自述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五七
2020-07-23 08:01
作者芳龄:二十。
人生轨迹:经常和警察、精神病医院打交道!


我的父亲有着严重的精神性疾病,他的这个病也让我的人生也更加的纷杂。

故事还得从他得病的那一年说起。

二十岁出头的父亲本身和我的爷爷过着安宁祥乐的生活,可是就因为那一声喊,父亲的一生就被改变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父亲因为没有工作就跟随着爷爷去看澡堂,也不知道谁家顽皮的孩子在澡堂里玩水泼水,高嗓门的父亲就喊了一句别玩了。父亲只是怕他玩摔倒了。可是这一嗓子却被对方牢牢地记在了心里。这位顽皮的孩子回去告诉了他的父亲说我的父亲欺负他。

就是因为他这一告,我的父亲被人群殴了。父亲下颚骨当时就被打断了,被迫整了容,住了很久的医院。爷爷很气愤,于是他就去法院上诉。爷爷拿着一摞摞诊断证明,以及被殴打的证据,可是却连连败诉。原因就是对方的父亲有背景,那结果也只能是我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次殴打过后,父亲好像留下了后遗症。他害怕警察,害怕被害。自此之后他被诊断成了精神分裂症。
 
我的爷爷带着我的父亲到各地的精卫中心去求医。经过治疗,他的病也有所好转。好转之后他也迎来了人生的第一喜事——那就是结婚。

可是结婚后没多久,他的精神疾病又再次复发。
 
他总是猜忌怀疑我的母亲,母亲出门上班他都会尾随,时不时还打电话查岗,如果有一通电话没接上,他就会连着打上几十通,因为他害怕母亲出轨。如果母亲身上多了一点点东西,他都会怀疑是不是别人男人送的,猜疑不信任好像在他的心里植根!因此争吵声,砸玻璃声也就像家庭音乐会一样此起彼伏的在我们家里响起。

″我受不了了。"母亲撕吼着。于是她搬了出去,三年之后,他们便离婚了。

时光荏苒,不幸再临!爷爷因为肺癌去世,这就意味着我的父亲丧失了他坚实的依靠。他开始变得更加的脾气暴躁,开始不分场合的吵闹。他的头脑根本控制不住他他自己!有时,他会突然在街上大喊,在街上大骂!他说"警察都是坏人,都要来抓我!″他总是觉得别人要害他,他需要逃跑!有时冲动的还会和我动手。
 
他每一次在大街上的突然叫喊,路人异样的眼神,都让我手足无措,觉得很丢人。他就这样正常不正常的过了几年。


上了初中的我,也过着被房东驱赶日子。当时为了上学方便,我和父亲搬到了一个离学校近的出租屋。

可是父亲怪异的行为,让我们的邻居报了警。父亲冲着邻居大吼大叫,时不时还在井盖上跳。有的时候他还喃喃自语,暗自发笑。当警察来到我们的出租屋时,父亲拉着我,让我躲到了墙角。他把灯一关,任凭外面怎么呼喊,他都以一种逃避的心态去面对。当时的我真的是害怕哭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小小年纪就面临这些,我有时都想去自杀,怯懦的属性也就慢慢侵蚀着我。
 
我开始害怕父亲出门,害怕父亲喊叫。他话音刚起,我就心里咯噔一下,我怕他又冲着外面大吼大叫。于是我立刻冲向了门,堵住了出口。
 
因为房东的拒租,我和父亲又回到了原来的住处。我以为一切都可以安定下来,可是谁曾想,回到了这里,我连睡都睡不好。

我们院子内部的老房子需要重新修盖,那时中铁十二局就将需要重新修建的地方围了起来并开始了修盖。因为我们家直对着中铁十二局的指挥部,所以中铁十二局的监控摄像头直对着我们家。我的父亲就发现了这一小点,他就开始给警察报警,说有人监控他,说中铁十二局下面弄了违法的东西。警察因此也出了警,但到头来,大家都知道我父亲的精神异常也就没有管了。
 
我以为他闹着一下就会消停,可是谁曾想,他在大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拿着砖头砸着铁围栏,拿着石头往建筑工地里面扔,每天晚上十二点,我就被铁围栏的响声惊醒。领居们白天也在院子里面窃窃讨论着父亲。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个奶奶,当着我的面说了我一顿,我很害怕,很委屈,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我只能偷偷的躲在被窝里哭,偷偷地自责,自责为什么我没有看好父亲。自此之后,父亲每一次开门我就好像留下了后遗症,不管何时我一定会坐起来冲出去看他要干什么,因为我害怕他闯祸,那一阵子我都觉得自己已经神经衰弱了。
 
这件事情过去了之后,我也就慢慢的学会了淡然,我劝服我自己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想!可是父亲就像一个"惹事精″。
 
过了没多久他出了车祸,原因就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自己躺在了马路上。我真的很绝望,我跪在了家里面祈求着老天"我宁愿用五十年的生命去换我的父亲平安″。还好,他只受了一些皮外伤。可是自从那一天之后,我每每看到警车和救护车,我都觉得是不是我父亲出事情了。
有的时候真的觉得很痛苦,但是我会告诉我自己我要坚强。


我印象最深的便是我高考那年父亲的一次犯病,因为这次的他伤人了。当时的我正在教室里面复习,突然间母亲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她让我出门有话跟我说。我以为是什么喜讯,于是飞奔出教室。

可是她却告诉我,我的父亲拿了个铁铲子把楼上邻居的头给打流血了,邻居躺在了地上流了一滩血,现在邻居正在医院里。我一下子害怕的哭了出来,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记得在上课的时候,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脑子里面就只有父亲前几天的样子,他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也不知道吃饭,有的时候自己捂着嘴对着墙笑,有的时候对着大衣柜自言自语,高称自己是军区的司令员,又说自己掌管着金库!别人对他说话他都置之不理,只沉迷于自己的虚幻世界。也许这就是精神病犯了的巅峰。
 
因为父亲伤了人,警察也就介入到了其中,警察敲门儿,父亲就躲在屋子里面不吭声。房子外边的邻居给警察左一句右一句念叨着父亲的不好。父亲不开门,警察也就回去了。直到有一天父亲出门买鞋,警察就在院子四周埋伏着,当父亲一回来他们就冲过去把父亲捉住并戴上了手铐。父亲激动地高呼着为什么要给他带手铐,说警察都不是好人。
 
当我看到那一幕时,我真的十分难受,我不想让警察那样对待父亲,可是我知道父亲的精神疾病,如果再不医治,那后患无穷。就这样,父亲就在精神病医院里面住了一年半载。在这一年半载里,我第一次进入精神病院去探视,第一次见到一群精神病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如牢笼般的精神病院!

一年半后,治疗完后的父亲感觉“焕然一新”。他不再像以前一样喃喃自语,不再像以前一样脾气暴躁。他变得可以融入到这个社会里,可以自己挣一些钱。
 
当然,这一段的时光是我最快乐的。因为我的父亲终于变得正常了,他会在我睡着的时候默默地为我盖上厚厚的被子,会在我过生日的时候为我唱上跑调的生日歌,会因为我想吃虾而为我买一整箱虾,会因为遇到的流浪猫而为他们买猫粮,会因为他遇到了一件高兴的事情而跟我分享许久。
 
但是,这样的日子也就快活了一年!因为他没有按时的吃药,他的病情又复发了。
 
这一年我上了大学,有一天他给我打了电话说钱的事情,并且让我到学校门口找他。我以为他是要给我送生活费,便立刻从宿舍楼跑到了学校门口。可是谁知道我一出门,他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刀,他对着我说:″把钱拿出来。″那一把长有20多厘米的刀让我紧张了起来,我很害怕也很无助。父亲说:“走!”于是,我没有办法的跟着他走了,那是我在大学的第一次特殊逃课。
 
那天,父亲背了两个大包裹,我在他休息的途中打开一看,里面装着盐,衣服,鞋等等。我不知道他是想干什么。
 
走着走着,他突然对我说:"那个家我不能回,有人要害我!见到警察就是死,我们现在带着这些东西,咱们走到哪儿算哪!路上饿了就吃点儿盐!″我真的很手足无措,于是我报了警。警察连续不断地给我的手机打电话,可是因为父亲在旁边,我无法接听。我只能假借上厕所之名去接了电话,最后父亲和我被送回了家。我不停的安抚着父亲,他才慢慢的消停的下来。


精神疾病真是一个让人害怕的病!
 
最近的我,又进入了派出所印了几个手印,照了几张照片。这一次进派出所是因为他想让别人帮他缴纳水费,他认为如果自己去交就会被害死。于是,父亲腰间揣着刀走在街上让别人帮他缴纳水费。
 
这一次是以影响社会治安的罪被交纳到精神病医院。警察叫好了救护车,将父亲的手腿腰用透明胶带固定在担架上一并抬走。父亲声嘶力竭的哭喊,惹得我心头一痛。可是我告诉我自己这是对父亲好,他应该去治疗,不应该活在痛苦与被害妄想中。

这次也是我第一次一个人解决问题,第一次带着父亲住院,第一次办理医保,第一次去残联救助窗口办理业务,第一次为父亲置办生活住院用品,第一次在上网课和医院之间两点一线。
 
因为有一个精神疾病的父亲,他让我学会了坚强让我更加的独立。让我始终相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愿余生安好!愿未来可期!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