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教我,让我成为了我
杂感 生活

他教我,让我成为了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半月
2020-07-23 09:01
也许是经历了好几届“带过的最差学生”,惆怅使他头顶的黑色逐渐褪去,仿佛非洲大陆板块与欧亚大陆板块脱离时产生的那片宏大的陆间海,他也因此被同学们笑称为“地中海”


初中母校教学楼后的操场边缘,有一大片竹林,细细想来,自初中毕业至今,已有近10年没有去竹林挖竹笋了。
 
竹子长得很高,是普通树的几倍。它的杆子一节一节的往上生长,仿佛一个个巨人似的直耸入云。杆子上长着许多细长的枝条,我和几个小伙伴曾把它折断了用来玩战场游戏,不必多说,打在身上自然是很痛的。细长的枝条上长着许多刀片一样的叶子,它还是一个巧夺天工的乐器,只要你把叶子放在嘴唇上一吹,就会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再深处我们却不敢深入了,因为这里相传曾经是一片墓园,长眠着村里不知道几代前的先辈。
 
王老师曾经给我们班讲过这样一个故事:相传古时候这里是小刀会反抗清廷的一处战场,起先战事顺利,小刀会中的一部就把这个风平浪静的港湾筑成了基地,依托这里水网复杂的地形,很是风光了一阵。后来清廷对这里重视起来,联合周围县城的乡勇绞杀了这部起义军,一时间尸横遍野,死的人最多的就是这里。清廷为了镇压这里的煞气和冤魂,特地在四周种上一片象征刀枪剑戟的竹林,几百年时光匆匆而过,竹林越长越茂,真实的故事却深埋在地底。

王老师原名王元惠,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喜欢在物理课堂上插讲一些小故事的他虽不是我们的语文老师,但他的博学却令我们班深深折服,而他较真的教学风格也让我们既爱又恨。
 
也许是经历了好几届“带过的最差学生”,惆怅使他头顶的黑色逐渐褪去,仿佛非洲大陆板块与欧亚大陆板块脱离时产生的那片宏大的陆间海,他也因此被同学们笑称为“地中海”。
 
说他较真,是因为他曾经在初三开学时立下了把我们班所有人的物理成绩都至少提升20分的雄心壮志,但代价是大家早到学校30分钟,利用这个时间来完成他前一晚精心准备的半张物理试卷。
 
第一周时大家都很不服气,都抱怨他不让原本就压力巨大的我们多睡上一些时间。后来我们发现王老师是真的认真准备了,整整一个月,这三十天来每天的试卷都是不重样的,而他到学校时,往往学校的大门都还没打开,他本不需要这么尽心尽责。
 
等到初三第一次月考的成绩发放时,我们发现大家的成绩真的大幅提高了,这下大伙仅有的怨气也都烟消云散,真心的尊重起了他,也不在私下里叫他“地中海”了。

有一件小事,我不知道还值不值得提它,但回想起来,那时的忠告对我今后的工作生活起到了奠基的作用,也是我写作生涯中永远的暖流。
 
我父亲那时在外乡做生意,往往一连数月都不见得回一次家。那无数个清贫且烦闷的夜晚,唯有书本能伴我入眠。那时起,我就爱上了阅读,也养成了记录的习惯,一些好词好句我会工整的誊写在笔记本上,每隔一段时间就拿出来读一读。
 
偶然之间,王老师发现了我这个秘密,也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了我的家庭情况。他把我叫到办公室里,鼓励我写作,并指出这会成为我生命的转折点。“你写作真的很有天赋,你要一直写下去啊,我就是作家的老师了!”王老师好像挖到宝一样的兴奋。
 
当时只道是寻常,连吃饱饭都成问题的我怎么会认为写作会成为自己今后的职业方向呢,我象征性的表达了自己会保持阅读习惯的想法,并委婉的请老师让我拿走,那本因为他上课时我没认真听讲而没收的笔记本。
 
王老师慷慨激昂的对我说了许多勉励的话,原来他曾经也想成为一名文字工作者,但阴差阳错,华东师大毕业的他因为服从父母的安排而回到了家乡,成了这个小地方的一位物理老师。
 
他好像想把落空的愿望尽情的宣泄在我身上,附赠了许多甜腻的口水,以及许多贴心的鼓励。临离开时,他再三叮嘱我不要在课堂上分心了,点出了文凭才是敲门砖的至理名言。
 
他的话我至今铭记,现在想来这也真的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至今仍在写作,也做了很多与文字相关的工作,尽管没有成为作家,但也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在王老师之前,我遇到过许多老师,有些教给我技能,有些教给我一些吃盐与过桥的道理,有些让我明白100比60大的算术难题。只有他教给我的是,让我成为了我。
 
初三第一学期的假日里,破天荒的,他约我到竹林里去挖竹笋。在那里我观察到了竹节虫的生长,土鱼竿的形成过程,以及学校看门的那条狼狗是怎么方便这个困扰我多年的未解之谜。
 
那天,我有幸成为了去王老师家的第一名学生,王老师让我沾了酒,还对我说以后到了社会上喝多了就没人带你回家了,这里可以。
 
在我们那个年代,照本宣科才是教育主流。那天晚上王老师却对此不以为然,他觉得中学教育,就应该扩充知识面,最重要的是培养学习兴趣,而不是只关注成绩。他认为他的过激物理测验,只是应对应试教育的一道伪命题,并再次鼓励我在写作之路上走的更远。
 
那是我第一次对未来这么憧憬。

初三的学习生活节奏飞快,眨眼就到了下半学期的中段。此时,学校有5个可以保送市级重点中学的名额,我虽然语文成绩很好,在班里也属于前五之列,但因为偏科,连我都认为自己不太可能被选上。后来我才知道,是王老师暗中帮助了我。
 
因着班主任的身份,王老师到学校教育处以及校长助理办公室帮我运作,他说了很多关于我天赋的话题,历经两周时间,终于被他找到了支点,撬动了我的未来世界——我荣幸的成为了这5人之一,获得了保送的资格。
 
这次回老家,我去见了王老师,他的头顶依旧稀疏,皱纹也更深了,但眼神依旧清澈。如今他成了年纪主任,苦恼着怎么和00后拉近距离:“现在的学生啊,比你们那届深邃多了,整天把白起、妲己、韩信这些历史人物挂在嘴上。”
 
我时常在想,假如没有王老师,我还会成为现在的我吗?

谨以此文,致敬那段挑灯夜战的初三岁月,感谢恩师培养了我,让我奋发图强,并找到通往未来之路。愿王老师身体健康,桃李满天下!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