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见过,嫁了人还那样美的女人
故事 生活

我从未见过,嫁了人还那样美的女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半
2020-07-23 13:25


爷爷去世时,奶奶已经是七老八十的年纪,但却喜欢一个人生活,尽管爸爸和家里的几位姑姑都不放心,却也实在拗不过她。

早在十几年前,老家那个仅用单薄的泥土石子砌起的一间小平房,就已经摇摇欲坠。

可奶奶一直不舍得搬走,直至今年5月中旬的梅雨季节,老房子终于承受不住压力,轰然倒塌。

有天夜里,爸爸和妈妈拉着我的手,让我跟着他们一起去看看你奶奶,说是奶奶那边出事了。

那天,老房子半夜塌了一角,奶奶刚好起夜,被倒掉的墙压到了脚。

在当时年幼的我看来,奶奶算是毫发无伤,但家里的姑姑们却是火急火燎,连夜开车把奶奶送到省医院检查。

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脚被轻轻的压了一下,并没有骨折。

房子塌了,后来,家里的大人商量着,请人给奶奶造了一个她心心念念很久了的小平房。

曾经,爸爸看见奶奶手里拿着一张纸睡午觉,那张纸被磨损得很严重,上面画着一间红白相间的小房子。

奶奶拿着那副画躺在摇椅上看,晃着晃着睡着了,唯有那张纸一直没松开。

造好后的小房子,涂上了红白相间的油漆,更好看,建造得也比之前的更为牢固。



六年级的期末考试结束后,我迫不及待的买了一张在当时算的上极为昂贵的车票,坐着一抖一摆的小中巴,缓慢的行驶在回老家的弯曲狭窄的乡间公路上。

隔着老远,我就看见奶奶那座在众多灰暗的房子中,显得极为耀眼的红白小房子。

小房子里,奶奶住的地方很温暖,有着食物的香味、木质家具的粗糙感以及奶奶身上特有的好闻的味道。

今天的天气阴沉沉,云慢慢的压下来,空气变得更凉了些,我站在窗边,奶奶望着我。

“这是要下雪啦,囡囡,我把炉子烧起来了,你往这边靠靠,那边凉。”

奶奶家有两张极为宽大的椅子,奶奶织了一条厚厚的毛线垫子,又各放了一个小小的枕头。

我把椅子搬的离奶奶更近了些,屋子慢慢的暖和了起来,大椅子缓慢又沉稳的前后摇动着,让人昏昏欲睡。

“囡囡,奶奶想跟你讲个故事,你想听吗?”

我忽然精神起来。

“当然想!”

我兴奋极了,毕竟奶奶讲的故事比爸爸妈妈说的精彩多了。

本来,我以为奶奶会和从前一样,讲几个自己改编的极其有趣的故事,

但奶奶好像陷入了回忆,沉沉的望着一处。
 


我那年21岁,和你爷爷结了婚,当时国家还没有计划生育,也没有现在的二胎开放,那时候的口号是“人多力量大”,讲究的是生的越多越好,多一个人家里多一个人干活,说是赚的钱更多。

后来生了五个,家里简直穷的揭不开锅,村子又经常闹灾,每年都发大水,好不容易种点粮食,第二年发大水又全都给淹了。

有一年水太大,大队里只得组织全村人出去讨饭。

为了生计,你爷爷年轻时挑藕去卖钱,几十斤的藕直接用扁担挑,你还记得你爷爷吗,你大概是没看见过他年轻时直起背的样子,他驼着的背是后来被那些藕生生的压弯的。

我刚嫁给你爷爷时,他可是全村最帅最有精气神儿的那个小伙子。

说到这里,我看见奶奶脸上浮起得意而又幸福的表情。

后来,你爷爷因为经常在水里活动,水里又有血吸虫,不多时就得了肝病。

这下,家里花的钱要更多了些,正愁着该怎么办呢,我看见隔壁水坝上的那家人说做生意能赚点钱,我就跟着她一起去隔壁县城进货。

到县城的路很远,来来回回的坐不起车,为了节约车费,我们去进货的人就结伴一起走,互相壮胆子,往往大半夜才到了目的地。

有天是晚上六点多出发,要去市里,实在太远,我和合伙了很久的一个叫英华的人租了一辆车,我们俩约好了九点一起回去,可是当我提前半个钟头回去的时候,那边已经没有车了。

我就那样慢慢的往之前约好的旅馆走去,我不认识字,那个旅馆也就只是之前放行李的时候去过一次,脚已经冻僵了,后面竟然还传来男人的呼喊声。

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害怕,那时可不像现在治安这么好,人口拐卖是经常有的事,只要你年轻,卖到大山里能赚好大一笔钱。

我当时吓坏了,就赶着两条腿,拼了命的往我感觉对的那个方向跑。

大概是我人比较幸运,还真找对了方向,等我到旅馆,看见眼前那亮堂堂的灯光的时候,顿时我的眼泪就刷啦啦的直接掉下来。

抹抹眼睛,还有几片雪花结成了块。



开旅馆的那位老板娘,姓林,而男老板,听她说已经去世了。

当时已经快接近凌晨l点了,听见动静,林姐立马跑下来,看见快成雪人的我,二话没说直接给我拽进屋子里,煮了一碗热汤放我手上。

“囡囡,我和你说,大概那是我这辈子感觉到最暖和的时候了。”

我一看她,就是和我们这些从村里面出门的女人不一样,她穿着暗色的旗袍,直直的垂下到脚上方一点点,外面裹着一层搭肩披风,棕褐色的。

我从未见过,嫁了人还打扮的这样整洁又美丽的女人。

在她面前,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没由来的感到有些羞涩。

但立马,我又为接下来该怎么卖掉这些货而发愁,毕竟英华已经提早回去,说不定我这批货就卖不出去了,我的后背立马被豆大的汗珠浸湿。

林姐一眼看出了我的不安和焦急。

她拿出了她画的一本册子,一下子翻到稍稍有些磨损的的那一页,指着画上的那间漂亮的红白小房子,对我说:

“我先生在世时,说以后把这间老辈开的旅馆关掉,然后找个有山有水有树木的好地方,和我一起造一间这样的小房子,一起生活。”

“可是你看,世事无常,人这东西啊,说没就没了。”

霎时间,只能听见林姐逐渐加重的呼吸声以及外面哀嚎着的风的声音。

过了半晌,林姐缓慢而沉重的说道:“现在我已经没有机会了,过不多久,我要带着我先生的骨灰去看看他的故乡和他想去的那些地方,这幅画我就送给你了。”

“虽说人生的路不是很短,但也绝不会太长,对我和我先生来说,曾经的红白小房子是幸福的寄托,而大概对你来说,为家里改善条件就是幸福。”

“所以,你听我的,你别着急,人做的那么多件事里,只要有一件是为你所幸福的而努力就行了。”

那天,我因为进货身无分文,林姐当晚给了我回去的车费,还免了我住一宿的费用。
 
第二天一早,我安全的回到了家,这批货也全部卖完了,度过了我们家当时最大的困境。
 
后来啊,我每次遇到人生最难熬的时候,总会拿出这幅画看一看,咬着牙,熬一熬,苦日子也就过去了。

可是现在你看,老大和老小们都生活美满,还因为我时不时的看那幅画,就一起给我造了一间一模一样的小房子。

我这一生,也是没什么好遗憾的了,我的人生感到幸福的事,每时每刻都落到了实处。

我忽然想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奶奶已经不再看那张磨损严重的画了。

大概正如她所说,幸福已经落于实处,存在这无形之中了。

此时,屋外的雪扑朔朔地下的更大了些,我牵住奶奶的手,她的手很暖和,轻柔的包裹住我的小手,一阵阵睡意向我袭来。

梦里,我也看到了一间小房子,充满幸福与温暖的小房子。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