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打拼的女孩
未分类

独自在大城市打拼的女孩都在经历着什么?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七月的天
2020-07-24 17:07
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坚强,特别是当你回头看看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走了一段自己都没想到的路。生活可以漂泊,可以孤独,但灵魂必须有所归依。只要你勇敢地说出再见,生活一定会赐予你一个新的开始。
——七月的天


故事时间:2019年
故事地点:北   京


——by 作者:七月的天



“你好,请问你是王燕吗?麻烦你来一趟xx派出所。“

 
“啊?……”

王燕一脸摸不着北,以为又是网上传言的诈骗电话,想都没想就把电话挂了。没等王燕回过神,电话又响了起来。

王燕不耐烦的接起电话,生气的说道:“骗子,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里依然是同一个男性的声音:“这里是xx派出所,请你马上过来一趟。”

王燕一脸疑惑:“是什么事情?我为什么要去派出所?”

“你过来就知道了,给你半个小时,请你马上过来……”

王燕依然辩解着:“那我也得知道为什么要去派出所吧?”

“你是不是在北京东三环经营了一家民宿?现在有住户投诉,你们家已经严重扰民,而且你这是违法经营,请你立马过来配合调查……”

挂掉电话,王燕呆在原地愣了半天,眼泪刷的一下往下掉。一直本本分分的王燕在北京这座城市漂泊了多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接到派出所要她配合调查的电话。

她一边哭,一边着急的拿出手机翻看电话簿,条件反射的想打“求救电话”。她抱着手机左翻右翻,此时,却找不到一个可以打电话的人。

哪怕只是一个紧急指引的人,或者一个可以给予安抚的人,跟她说一句“别着急,没多大事”。

就在这时,她播出了母亲的电话,却又迟疑的把播出的号码挂掉。她不想再给已经乱成一锅粥的家庭,再增加这样的不安。

最后,她决定还是自己先赶去派出所了解清楚事实。

2019年,王燕的父亲不幸患上了口腔癌,高昂的治疗费已经花光了王燕这些年北漂奋斗的所有积蓄。
 
而不幸的是,在这一年的这波失业大潮中,王燕也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
 
父亲的患病和失业,已足以击垮一个30岁的成年人,更何况是一个北漂的女性。

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王燕抱着侥幸的心理,在北京东三环租了一套民用住房,偷摸着做起了民宿。她不能让自己没有生活来源,而且还得承担起患病父亲的高昂医药费。

都说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借钱开始的,一向好强的王燕不得已找闺蜜借了3万块钱干起了这间民宿。

本想着好好经营,能解决下当下的窘境,这刚干两个月,民宿又被投诉了。

根据民宿相关规定,民用住房转变为商业用房必须经过其他业主的同意并需要在相关的部门办理相关手续,民宿房没有合法手续继续经营就是违法行为。对于非法民宿,居民可以收集线索提供给公安机关进行取缔。
 
虽然王燕也是在努力通过劳动获取相应的回报,但也不得不接受不合法就没有办法继续经营下去的事实。
 
王燕着急忙慌的赶到派出所时,已经晚上19点整。好在友善的民警让战战兢兢的王燕稍微的放松了一些,缓解了一丝紧张又害怕的情绪。
 
配合民警录口供花了三个小时整,这是王燕人生中第一次录口供的经历。

在交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根据民警的要求,王燕把自己经营的民宿信息在全平台下线,就这意味着王燕做民宿的“事业”无法再继续下去。同时在民警的要求下,她把相应的民宿订单一一取消,所有的订单款也需一一退还给住客。
 
王燕心想,这几个月的折腾真是赔本卖吆喝了。

从派出所录完口供已经晚上22点了,王燕独自走在北京东三环的马路上有些走神。

她想起自己租这套房子的时候,花了半个月时间收拾装饰,希望能多花点心思,能更利于民宿的经营。

如今这一切,全成了一场空。

因为租这套房子是押一付三的付款方式,除去装饰的时间和这经营的两月时间,眼看又到了要续缴房租的时间了。现如今已定的房费款也都退还了出去,不管经不经营下去,接下来续缴房租的问题都成了眼下的一大难题。

王燕一个人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很久。

她看着这个诺大的城市,车来车往,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北京的10月已经有了一丝寒意,北风怒号,像一匹脱缰的烈马卷着杂物在半空里肆虐,打到脸上像鞭子抽一样疼。

王燕抖了抖肩,强忍着眼眶的泪水。
 
这是她北漂这么多年,感到最无助的一天。

即使生活虐你千万遍,你要依然待它如初恋。
 
王燕坚信自己是那个,不会被生活所打败的女人。

她仰着头望着天空,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她说:人是铁,饭是钢,要想生活过得gang,那就必须来碗汤。

于是,王燕直朝路边的小饭店走去。
 
既然麻烦已经出现了,那就接受它,然后去试图改变它。

她推开饭店的大门,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这家小饭店一看就是一对夫妻经营的,夫妻俩一起忙前忙后,配合得极为默契又温暖。

男老板走到王燕的身边问她:“姑娘,你吃点啥?”

王燕看了看菜单:“我要一碗羊杂汤。多放点香菜,谢谢!”

当老板把一碗热腾腾的羊杂汤端在她的面前时,王燕也不知道为什么,再也忍不住哇哇大哭了起来。

老板和店里的食客被眼前这姑娘响亮的哭声给惊住了。老板似乎想要上前去安慰几句,却又迟疑了一会,转头继续忙店里的事情。
 
或许,老板心里也明白,此刻让她自己好好的发泄一番才是最好的安慰。

王燕“尽情”的吃完眼前的这碗羊杂汤,显得很是满足。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简单,一碗热腾腾的羊杂汤都能让人感到一丝温暖,更何况这碗汤还是热的。

买完单后,王燕直朝出租屋走着。

她安慰自己:“天大的事情也明天再说吧,先回家好好睡一觉再说。”

事实是王燕这一晚上都没怎么休息好,因为白天发生的事情实在让她无法入睡。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早上,哪怕再没有精神,还是得琢磨着眼前的麻烦事。

经过一晚上的左思右虑,王燕不得不做出房租毁约和民宿搬离的决定。这个决定也就意味着,这将近三个月的时间王燕白忙一场的同时,还把房租、押金、中介费、装修费全赔了进去。
 
王燕算了一下,总共损失了4万9千元。在当下这个处境下,这无疑是一笔巨资啊。一想想这个问题,王燕就压力很大。

眼下这刚添置好的这些家居用品又该怎么处理呢?自己跟人合租的出租屋已经腾不出半点地方来放置那些闲置物,更何况还有沙发、床铺、家具等这种大物件。

留给王燕搬离的时间只有2天,王燕必须要在交房租前把民宿的家具给搬出来。

北京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真的不知道要找个什么样的地方放这些东西。她既不想麻烦身边的朋友,也无法拿出多余的钱来重新续缴房租。

就在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之时,她突然在网上搜索到有专门给人放闲置物的仓库,根据面积大小按月收费。相比重新租一间,哪怕是最便宜的闲置房,这种仓库也划算太多了。

王燕赶忙联系仓库出租方,定下了一个每月580元的仓库解决眼下这些物件的放置问题。

办理好出租的手续流程后,又是傍晚时刻了。好在解决了民宿搬离的难题,心里的一块石头也总算落了下来。

紧接着,她又赶紧从网上下单预定了搬运车,准备连夜把民宿的家具物件搬离。

为了省钱,王燕和搬家师傅商量自己和师傅一起搬运,这样可以少付一个搬家师傅的费用,无非就自己辛苦一趟。





收拾好民宿的物件并装好车之后,王燕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搬运车。她一脸疲惫的样子,望着车窗外发呆。
 
马路上一串串明亮的车灯,如同闪光的长河奔流不息。那围在高楼上的万盏灯火,如同一串又一串闪光的宝石项链。

她望着眼前的这座城市,心想,这难道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

此时,搬运师傅打破了沉默:“姑娘,你怎么大半夜的自己搬家啊?”

王燕微笑着“嗯”了一声,这才注意到搬运师傅大概五十多岁,跟自己父亲一般年龄。于是,和师傅寒暄了几句后闲聊了起来。

她好奇的问搬家师傅:“您为啥不在老家做点小买卖,跑北京来干这么辛苦的活?”

搬家师傅说,他曾经也是个几百万资产的工厂老板,去年底厂子倒闭,欠了一身外债,不得已来北京开车拉货。

他说这番话时,王燕认真的盯着他看了好几秒。

果然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不容易。

搬家师傅不以为然,又笑笑说:“虽然现在干这活是累了点,但勤快些一月也能赚一万来块呢,最主要现在每天睡得踏实啊!不像以前,每天睡觉醒来脑子里第一件事就是这一天又得花多少钱,更别提外债的压力了,那简直就没睡过一个安稳的踏实觉。”

王燕沉默了一会,又问他:“师傅,你甘心吗?就没想过有一天从头再来吗?”

师傅哈哈大笑起来:“当然不甘心了,我现在来北京干这活就是希望将来有一天能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啊。不过北京吧,其实也挺好的,我现在拉货也没人认识我,不像在老家,好歹我曾经也是个小老板,拉不下脸跑去拉货。北京这个城市大,机会也多,我每天就踏实干多少活拿多少钱就行,虽然累点,但简单踏实。”
……

王燕和师傅一起搬完物件后,已经凌晨24点半了。这一天的奔波劳碌,王燕感觉全身的骨头累得都快要散架了似的。

再看着那满头大汗的搬家师傅,王燕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被师傅这种积极的人生态度所感动,更被他这么卖力干活的精神所鼓舞。
 
付款时,王燕默默的给搬家师傅加了100元的小费。她真心的祝福他能赶紧迎来好运,一帆风顺。

接下来,王燕又忙活着四处找工作,她要为自己和家人绝处逢生而欢呼。

她相信她不会被生活所打败,也坚信老天一定会眷顾努力积极向上的人。

有时候想想,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坚强许多,特别是当你回头看看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走了一段自己都没想到的路。

生活可以漂泊,可以孤独,但灵魂必须有所归依。只要你勇敢地说出再见,生活一定会赐予你一个新的开始。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