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过后,成了背债人的女孩
未分类

网恋过后,成了背债人的女孩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年几几
2020-07-24 09:30
《苍白童话》
演唱:袁莉媛

网络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多人选择在网上交友,
以网络为媒介,互相熟悉了网络时代的发展,
从而走上网恋的道路,
有成功的案例,也有失败的案例,
网络一牵线,恋爱需谨慎。

——作者:年几几



我认识陆伊凡的时候,她正穿着一身工装在学校旁边的小餐馆兼职,个子高挑,脸上总会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这样的女孩子实在让我跟网恋这个词搭不上边,现实中好多人追她才是。

我是这家餐馆的常客,几乎每天都会看到陆伊凡在这里忙里忙外的身影。

等闲暇休息的时候,她就会偷偷的在餐馆许愿墙上贴一张记着时间的便利贴。

有一次好奇,我问她:“这些日期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

她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背过手去。

一见是我,才渐渐放松下来,她说:“我男朋友说十一要带我出去玩,马上就要到十一了,我太激动了。”

她给我看了她男朋友的照片,高眉骨,高鼻梁,留着一圈性感的络腮胡,身上的肌肉结实又好看,确实是小女生喜欢的那一款。

十一假期,我去小餐馆的时候,并不见陆伊凡的身影,问了问其他职工才知道,原来她已经离职了,我一想也是,现在的她应该和男朋友在爱琴海快乐玩着吧。

可隔了没多久,我又在这家小餐馆见到了她,我一愣,“你不是离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她眨了眨眼,猛地抱住了我,呜呜的在我怀里哭了起来,我诧异,却也不好推开这样一个正在伤心的女孩子。

“发生什么事儿了?”我问。

“哥...我没见到他...”陆伊凡将眼泪用手抹掉,瓮声瓮气的说道。

她靠在餐馆沙发上,眼神发散的盯着天花板,桌上的泡面盒“滋滋”的响着,已经泡开很久了,可她四肢发软,一点想吃饭的欲望都没有。

“他还来找你吗?”我问。

她摇摇头,有气无力的说:“不知道,应该不来了吧...他说他工地出了些问题,他是监理嘛,这种事情肯定要管的。”

“你就从没想过他可能在骗你?”

“不可能!”陆伊凡斩钉截铁的说道。

一个每天陪她电话聊天两个小时的人,给她许下无数承诺的人,怎么可能会骗她?

“你给他花钱了吗?”

陆伊凡沉默了两秒钟:“花了。”

“多少?”

“大概...五千左右!”

“你给他买什么啦?你说说,你一个学期都花不了两千,这人你刚认识俩月,你就给他花了五千!”我惊诧道。

“我...他借的我京东白条...但是,他说他会还给我。已经还了二百了,剩下的他说见面之后会给我的。”陆伊凡尽力解释道。

“工程监理会缺那五千块钱?借你一个穷大学生的钱?”

我的问题把她一下子问住了,当真正感到被骗的时候,她一直相信的网恋对象已经把她拉黑了。



慵懒的音乐萦绕在耳旁,这里到处都散发着咖啡的香气。我看着坐在我对面的陆伊凡,头发胡乱扎成了一团,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挂在眼下方,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这明显跟我之前见到的陆伊凡不一样。

“有他最新消息了吗?”我问。

她点点头,拿出手机一条信息呈现在我面前。



我叹了一口气:“那你打电话了吗?”


她点了点头:“似乎有点作用,还给我二百块钱,剩下的他说等他发工资再还给我。”

“还信他呢?他之前给你看过的照片根本就是网图,专骗你这种清纯女大学生的。”我将一张照片点开递到她面前。

咖啡的雾气萦绕在我和她之间,像是一个屏障般,我看不清她的面孔,但我知道她在想事情。

陆伊凡认为,好的爱情值得用生命去追寻,她以为她遇到了真爱。
 
陆伊凡和陈先生相识于2018年夏,在一款社交软件上。

陈先生对于陆伊凡来说就像是一个知心大哥哥,不仅人长得帅气,还时不时蹦出一句哲理名言来,这可把从来都没有恋爱过的陆伊凡迷得天花乱坠。

俩人断断续续大概聊了半个月,就在陆伊凡鼓起勇气准备向陈先生表白的时候,陈先生却说:“我要去相亲了。”

陆伊凡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像深水炸弹一样炸开了,她喜欢的人要和别人在一起了,怎么可以?虽然嘴上说着祝福,可实际上却抱着手机趴在床上哭的撕心裂肺。

原本就这样打算放弃,可就在这个时候,陈先生又给她发了一张钻戒的图片。

“相亲没有成功,我在看到她笑容的时候总是会和你的笑容重叠在一起,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甜言蜜语就像是一杯酒,上头。

这个夏天,她和陈先生的事情刷爆了朋友圈,引来了无数亲朋好友的羡慕嫉妒,甚至有些女同学把他们之间的故事当成了连载小说去追。

她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一个监理工程师会没钱找她借五十块钱,会让她帮忙交话费,并且从来都没有还过。

她认为这些都是情侣之间很正常的事情。

大四开学的当天傍晚,陆伊凡接到了陈先生的电话:“我来山东师范大学了,在这里给一帮新生当教官。”

电话里陈先生的声音和照片上的形象有些不搭,略显稚嫩,一口川普。

当教官?对了,他以前当过兵的。

于是陆伊凡毫不犹豫的坐上了大巴车,从山东另一个市来到了济南。

她期待见到他,同时又害怕见到,她担心自己的长相可能和照片里不太相像。

“等我!”他说。

因为这句话,陆伊凡在山东师范大学门口徘徊了一天。



天空的云彩不知走过了几千里,大学门口不知路过了多少人;

校门口的大润发从第一首歌到最后一首歌循环播放,看着肯德基店的客人满时空,可她还是不见陈先生的身影。

“你什么时候出来啊,我一直在校门口等着你呢!”

“我稍晚点过去,刚训练完,长官说给我们开个会。”

之后的两个小时再也没有陈先生的消息。

自己不远万里的过来找他,他就一点都不着急出来见自己吗?如果这个人真的爱她,应该推掉一切无关紧要的事情跑出来见她一面,哪怕仅有一面。

人们总是从希望中走来,又逐渐走向失望。

陆伊凡并没有见到她期望的陈先生,但陈先生说十一一定会见面,并且承诺要带她出去玩。

她信了,在济南的车站坐了一整晚,第二天便又坐上了回程的大巴。

她讲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为什么在车站坐了一晚?怎么没去找家宾馆住下来?”

“想找来着,我把附近的宾馆都问遍了,最便宜的都得二百多...我舍不得花!”

我一想也是,平时一个月才花三百多的她,怎么舍得一下子花那么多钱?但我一想到她被坑的那五千块钱,又开始疑惑了,那个陈先生究竟有什么魅力?

她说:“可能因为长得帅吧。”

我愣了愣,紧接着又说道:“看来你还没有长大,日子还长,慢慢来吧。”

她垂了垂眸,说:“哥,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都有想死的冲动,可我一想到我还有家人,我又不想死了,那个渣男不值得我这样做...”

时光荏苒,转眼临近十一,正是我刚认识陆伊凡的时候。有时候我在想,如果那会儿我可以看着她,她是不是就不会一步步走向深渊了?

“好激动啊,马上就到十一了,真期待见到你!”陈先生说。

陆伊凡暗藏内心的欣喜,并没有表达的那么明显,“我们去哪儿玩啊,爱琴海可能去不了啦,我没有护照。”

“那我们就去云南,十一我去山东找你,接上你咱们就出发!”

陈先生说完这句话,又给她发了一张正在购买机票的截图,截图上显示他的账号不能购买机票。

“怎么回事?要不咱们别去那么远的地方了。”陆伊凡说。

“那怎么行,答应过你的,这样吧,你有没有京东账号啊,借我用用。”

“有是有,就是我卡里没钱!”

“放心啦,不用你的钱。”

陆伊凡认为,恋爱的两人之间可以没有秘密,于是便放心大胆的将自己的账号密码告诉了陈先生,并且还有一些不能告诉别人的验证码。

陈先生发了一张机票购买成功的截图给她,她对十一的期待便更多了一些。

十一当天,陈先生说他正准备开车从四川到山东来,大概十个小时到。

听到这个消息,陆伊凡毫不犹豫的辞去了餐馆的兼职工作。

精心化好妆,收拾好行李,当天晚上十点钟,陆伊凡便拉着行李箱准备往外走。

“你干嘛去啊?”匆匆赶回来的舍友问。

“陈梓杰来了,我要出去找他去!”陆伊凡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

“他真的来吗?现在都十点多了,他要是不来,你一个人怎么办”舍友的话一下子问住了她。

一天了,陈先生一条消息都没给她发过。

“你到哪里了?”

“我刚到济南,估计到你那儿得后半夜了。”

陆伊凡激动的晃着手机:“他他他,他快到了,我现在就去学校门口等他去。”

舍友再次劝阻她,直到陈先生又一条信息发过来。

“真失望,我爸让我赶紧回家,我负责的工地出问题了,警察都找上门了。”

陆伊凡试图再次联系他,可微信不回,电话也不接,她以为他出事了,而且是很大很大的事情。

查了一下到四川的火车,很远,很贵,票价是她现在根本承担不起的。

她开始默默的祈祷,祈祷她的陈先生一切都会好。

抄心经,诵读心经。她认为心诚就会灵。

“后来呢,你怎么发现他在骗你?”我问。

“京东白条给我发短信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非常的平静,平静到让我认为她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一开始陈先生还会还款,可到了后来便不再还了,京东金融不断的给她发送违约提醒。

终于有一天她才想到要上自己的京东号看一看究竟借白条借了多少钱。

可原本属于她的账号,竟然登录不上去,经过舍友的帮助,账号申诉成功。当她登录上的时候,白条欠款金额让她傻了眼。

五千块!

她两个学期的生活费啊可是。

她开始给陈先生发微信,可无论她发什么,陈先生都没有任何的回复,后来直接将她拉黑了。

一下子,她从天堂直接跌到了地狱,每天两个多小时的通话,那些欢声笑语,那些许下的诺言,在这一刻瞬间崩塌。

“怎么办?”她含泪看向舍友。

“给他打电话!”

“我打了,说是空号。”

“重新加他,把他联系方式给我,我加上他骂他去!”

“加不上了,他的微信号和QQ号,不知道为什么,都搜不到,就像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似的。”

陆伊凡讲到这里的时候有些哽咽。

我递上一张纸巾,“后来呢?”

“后来...我在京东账号里找到了一些人的收货地址,还有不堪入目的商品订单,我发现我真的是瞎了眼...我当时真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

陆伊凡将一张手机截图给我看,我大吃一惊,根本没有所谓的机票订单,大多都是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还有一些游戏充值。



我耸了耸肩:“至少他在性别方面没有欺骗你!”

陆伊凡苦笑了一声:“那倒是,但他还是个刚刚成年的小孩儿,你知道吗?”

我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从收货地址里随便揪了一个人,那个人刚好跟他是同事,那个人告诉我说。陈梓杰不仅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而且...根本就不是照片那样的,而是一个又矮又胖的大圆球!”

陆伊凡再次拿出当时陈先生发给她的照片:“真是可笑,我竟然迷恋一张照片!”

最后一次见到陆伊凡的时候,她的状态明显好很多。

我们坐在雾气缭绕的火锅旁边,从学业聊到事业,从热火的电视剧聊到人生哲理。

我开了一瓶红酒,为我们这一年的友谊干了一杯。

我们仅仅有几十厘米的距离,我看到她辣的通红的脸颊和微微冒汗的额头,不禁有点心动。

酒杯见底,火锅的热气和来自胃里的酒气都在怂恿着我去表白。

酒壮怂人胆,我不禁开口道:“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把你骗到手呢.?”

陆伊凡愣了愣,随后展开笑容:“哥,你开什么玩笑,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啊!”

我有些尴尬,连忙岔开话题:“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朋友介绍的!”

“祝你幸福!”
......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