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
情感 故事 生活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

作者:紫藤
2020-07-25 19:28
浏览次数:12671

我在28岁那年,爱上了大我十岁的校长,而且爱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2016年小城的三月乍暖还寒,校园里的迎春花却灿烂得耀眼。比迎春花更耀眼的是学校新来了一位校长。
 
新校长刚来报道的时候,我们办公室几个疯婆娘特地跑到三楼的校长室去“观人”。
 
刘大姐艺高人胆大,她手里拿着一摞文件,声音响亮地说:"张校长,这是我们初三语文组的新学期工作计划,请您过目!"
 
新校长高高胖胖的,脸白白净净的,架着一幅无框眼镜,整个人斯斯文文,有着浓郁的书卷气,就是头发有些许发白,我们猜测,他的年龄大概是在43、4左右,后来才知他只有38岁。
 
张校长跟我们们说话的时候,脸是微红的 ,以至于我们几个女教师在后来回教室的路上轰然大笑:“这个校长居然会脸红?!不过人长得还可以哈。”

张校长第一次开全体教师会大概动用了他迄今为止所具有的全部文采。

整个讲话文绉绉书卷气浓郁,他还引用了文学大家余秋雨的话,我突然就笑了,来了一介书生。
 
书卷气浓郁的校长很快有了绰号:书生张!

老师们很快将书生张的来历扒了个底朝天:男,38周岁,已婚一女,曾在市里另一所学校当过校长五年,小有名气,负面新闻没扒到,也或许是没有。
 
书生张不喜欢和老师们打交道,所以学校里普通老师几乎见不到他。
 
打他来了之后,各个部门发的文件雪片般增多,提的工作要求也越来越高。
 
我突然就讨厌起这个校长来,这简直是累死人的节奏嘛!感情他把那些才气全用在了这里啊!

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书生张是在一次青年教师讲授示范课上。

书生张拿着小板凳从教室后门走了进来,默默地坐到了教室最后面。
 
我对自己的授课水平还是蛮自信的。讲课的时候我偷偷瞄了几眼书生张,发现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盯得我心里直发毛。
 
下了课,书生张说:“课讲得不错,写份课后反思做个交流。”
 
别看我人长得不是倾城倾国,可这文字功夫却足以惊人眼珠。

想起了书生张文绉绉的讲话稿,我莞尔一笑,同样一篇文绉绉的交流稿产生了。
 
结果意料之中,书生张惊喜地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这样吧,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结果是,这一趟校长室之行,我便接了一个艰巨而伟大的任务,给校长整理材料。
 
我从教师办公室搬到了三楼的校长办公室隔壁,与我一个屋的还有两个男领导。这俩人一个胖得像球,一个瘦的像猴!每当书生张和他俩站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惊觉:“哇塞,原来书生张这么帅啊!”
 
我除了给校长写材料整理材料还负责校长室的整个卫生。我要比校长早到一点,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的办公室小窝收拾得像模像样。
 
可是,他每天早上来得太早了,害得我每天天还蒙蒙亮就小跑到学校,晚上还要熬夜写材料,睡眠严重不足!
 
可怜了我这人见犹怜的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自此后彻底成了熊猫眼儿。你说我是不该向他要个考勤奖?

第一次写的材料书生张给改了一大半。
 
我是温柔的女生,文风阴柔秀丽,他的文风刚猛大气,结果两者一揉和,我都笑岔了气儿:这材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千里之外难寻百里之内没有,独我们学校特产啊。
 
我猜,他大概是不好意思让我重写,所以多少留了点我的痕迹。

我找到书生张说:“校长,您看要不另请高人?”

他微红着脸说:“写得挺好,不急,慢慢来!”
 
这一慢慢来,我就整整写了三年。
 
三年里,我写了他就改,然后发出去。

直到后来,我惊讶地发现,我的文风竟和他的杂揉到了一起,进而产生了一种独特的文韵:大气,优美,即紧跟时代步伐又具有古典气息。
 
我们的材料不断被临近学校效仿,多次得到上级领导表扬,居然春风化雨般打出了学校的知名度。
 
写过材料的人都知道,这活儿累着呢,累脑子累眼累脖子累手,全身都累!可这三年里,我像打了鸡血般乐此不彼,并当成了比教学还重要的工作。
 
要是一天没有材料要写,我会跑到校长室去跟书生张建议搞个什么活动然后好写个什么稿子。
 
随着我跑校长室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发现,书生张真是一个勤勉的人,几乎没有一刻不是在伏案工作。
 
他喜欢抽烟,而且抽得厉害,每次去屋子里总是烟雾缭绕的,我就说:“校长,您这是神仙居地儿啊!”然后就被呛得跑了出去。

每每这时,书生张立马掐灭了烟头打开窗户,过了一会儿看烟跑净了就到隔壁把我喊去。
 
书生张一整周都在学校。我慢慢地习惯了他办公室的烟雾,居然能在烟雾缭绕的校长室里待上20分钟。我每天都去校长室,少则一趟多则七八趟。
 
要是有一天他不在,心里竟然会有小小的失落感,于是我就打电话或者发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每每回复,我便心安等待。
 
再后来,短信电话的内容慢慢地增加了,从工作涉及到了个人生活,他的家庭。我的好奇心越来越重,想知道有关他的一切。


日子如水般润畅。
 
2018年,我听办公室的胖子说,书生张要调走了。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巨大的失落和难过。
 
我发了短信问他,他没回。我跑到校长室当面问他,他吱唔着说不出。我第一次在他眼前失了态,大吼了一句:“骗子!” 然后跑了出去。
 
为什么说人家是骗子?人家走不走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28岁,未婚,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爱情,不知道,三年的朝夕相处,自己竟然再也不想离开这个有才华有智慧有担当的书生张,而这,算不算爱情?
 
很快,书生张被调去外省学习两个月,知情人说回来之后他就要走了,要去外市一所更大的学校。他没打招呼就去了外省学习。
 
他走后,我才知道,这份依赖不仅仅是爱情,而且刻骨铭心痛彻心扉。面对着校园里的一草一木,想起他在时的一情一景,我哭得肝肠寸断,惊天动地。
 
“不能让他走,我要告诉他,我爱他,深深地爱,我要亲自告诉他!”



我请了假,打车去了他学习的外省,见到了他的第一眼,我说:“能不走吗?”

他无语,只是定定地看着我,我说:“晚上请你吃饭。”
 
那一晚,我喝了平生最多的酒,我真的醉了,我哭喊着,不断重复着不准走不准走,满餐厅的吃饭的人惊讶地看过来,他紧张得把我扶起打车去了他的休息处。
 
我是真的醉了,我只知道不能放手让他走,我紧紧地抱住他,像条藤蔓一样紧紧地缠在他壮实的身上,哭喊着:“你知道吗?其实我,我,很喜欢你!我说的是真心话。”
 
我是喜欢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道,只知道现在,自己无比喜欢他。他说什么,我记不清了,后来,我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书生张已经去学习了。

我打开手机,看到里面躺着一条短信:“相逢太迟,唯忆梦中!”
 
此刻我像所有被爱折磨成弱智的女人一样问了一句:“你喜欢我吗?”

他不答。



在书生张学习回来去外市的几个月中,我像傻掉一样天天关注着他的行踪,珍惜着最后的相聚时刻。
 
我疯了般狂写稿子,故意写不好让他去改。我把他的办公桌摆上绿植盆景。把地面拖得贼亮,还到超市买了特级好茶好烟放到他的办公桌里。我发短信打电话给他,嘘寒问暖……
 
我殷勤得让人怀疑,可我不管。我不知道若他走了,自己会难过成什么样子。
 
有一天早上,我发现他的手机碎了屏,便问:“怎么了?”

他说:“以后不要发短信了!”我瞬间明白了,他是已婚男士,他的另一半容不得他蠢蠢欲动。
 
我心痛得厉害。我见过他的妻子,一个温柔贤惠的居家女人。
 
在这个女人面前,我感到深深的羞耻和自责,无数次想退缩。

可是,我是真的爱这个人。爱到无能无力无法自拔自甘堕落。我甚至想到,如果他的妻子来闹,该怎么办?
 
我不想去拆散这个家庭也不想去伤害这个无辜的女人,可是,如果让我就此与他形同陌路,我做不到。

有时,我竟然想到了死亡。


书生张是喜欢我的,我能感觉得到。
 
他关心我爱护我培养我。在我生病的时候为我买药,送我去医院。提携我使我快速成长为本市名师。

只是他的表达不似我那样浓烈直接,他是已婚男士,我知道。
 
再有一个周他就要调走了,我感到末日降临。

在这段莫名的情感中,我彻底迷失了自己。

明知是种不道德的大错,可爱情这个东西,谁又能说得清对与错呢?
 
想到以后可能再也无缘相见,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这个周末,我把自己打扮得异常漂亮。粉红的长裙,飘逸的长发,灵动的大眼,我虽不属于绝色美人,可是我的美知性优雅,具有古典风韵。
 
我把书生张约到了一家西餐厅,这一次,我们两人都喝了很多酒。随后,我打着车把书生张拉到了自己的住处。

那一晚,发生了应该又不应该发生的一切。


我不后悔,半点都不后悔,尽管我还未出嫁。

我也不打算出嫁,我的心已经在这场沉沦里燃烧殆尽。

我忠贞的是伟大的爱情,这,就足够了。
 
书生张终于走了,走后的第二天,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原谅我,是我不好,但是我的妻子为我为家庭为孩子付出很多,这一辈子我不可能辜负她,忘了吧,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随后,他就拉黑了我的微信和电话。直到现在,我仍没有走出对他的执念。

人都说太重情的人是傻子,我承认自己是大傻子,因为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忘掉他。我想,那怕是我以后嫁做人妻,也还是忘不掉他。
 
他的一生,我只借了一晚。而这一晚,就足以我珍爱一生。
 
若,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忘掉,那就永远记在心里吧!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