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67章

沉鱼-第67章【我女人被抢走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7-24 21:30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抬头观星的李璧看到代表孟鱼本命的那颗星显出诡异的红色,接着一闪而没。

漫天星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那般。

他手中比量星轨的玉尺掉落在地。

“啪——”




孟鱼的记忆力很好,所以即便是在夜色里,她也能分辨出萧潜住在使馆哪个院落。

这院子也没什么不同。

石浮屠里燃着灯,护卫站在廊下,夜色中只能看到他们僵硬的身影,看不清面容。

为防潜行偷窥,使馆的琉璃瓦很薄。孟鱼翻身而上,小心挪移到萧潜卧室的方位。

然后摘掉几片瓦,往屋内瞅了一眼。

没有人在里面守夜,

门窗紧闭,青铜烛架上只亮着一盏灯,模糊的光影下能看到萧潜躺在床上,已经睡熟。

很简单。

孟鱼想。



 


看在曾并肩作战的情分上,质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做,问他做到了哪一步,如果他执意妄为,便一刀结果他的性命。

留他一个全尸。

杀了梁国的太子,大弘朝廷不能袖手旁观。如果被俘,不能提起旗山的事,只能说看萧潜不爽。

孟氏先杀梁国皇后再杀梁国太子,这件事会让皇帝很难办。

但只要大家活着,不怕难办。

即便把她送去梁国受刑,她也认了。

所以孟鱼瞅准方位,从屋顶之上一跃而下。
 

和她一起落下的,还有一张大网。

那网平时铺设在屋梁之上,用丝线缠裹捆在机括上。孟鱼跳下时触动机括,大网张开,兜头罩下。

空中的她来不及变幻身形,只拔刀向后砍去。

“噌——”

黯哑的声音从刀网接触的地方闪过,网被划开一道,与此同时,什么白色的粉末从网上散落。

真正的陷阱,不是网,而是网上的毒药。

孟鱼立刻屏息,却还是闻到。

不刺鼻,只有点馨香。

这味道她知道:软骨散。

她的脚此时终于着地,身子却似不受控制般向前摔去。

没有摔落在冰凉的地板上,什么结实却温暖的东西一把揽住她,接着把她抱起来。

“小猛——”萧潜身穿亵衣披散着乌黑的头发。

“你来了。本宫好想你。”

 
没有宵禁,深夜的京都大街上不时有巡防列队查夜经过。遇到酗酒醉倒在地的踢醒,遇到形迹可疑的盘查。

忽而听到有马蹄声靠近,声音似在两条街外,巡防队长立刻转头看去,那马匹忽然便转到这条街。

速度好快!

他下意识拔刀阻拦,口中喝斥:“谁?”

“呼——”有马匹带起的风擦过他干冷的脸,那人没有说他是谁,一块青铜令牌丢下。

“召巡防营官兵围禁萧氏使馆!”

清朗的声音掷地,马匹上的人远去,呆滞的巡防队长捡起地上的令牌。

“秦王——殿下?”

秦王本来就负责京都守卫要职,巡防营官兵正是由他调遣。可他从不会把命令丢给他这个小队长执行,是什么紧要的事,紧要到来不及逐级向下传达命令。
小队长顿时觉得肩负要职。

是时候了!

这是他的机会,他可以趁机做出一番事,趁机得殿下青眼。

小队长深吸一口气,转身扶刀站立:“听我号令!召巡防营官兵——”

大脑一片空白。

兵士等了一会儿,终于有耳朵好的人试探着道:“围禁萧氏使馆?”

京都使馆很多,萧氏使馆便应该是萧氏皇族住的那个。这可真是大事了!

小队长举起青铜令牌:“围禁萧氏使馆!”



命令是路上下的,这个时候李璧甚至还没有到达辅国公府。

他确定孟鱼出了事,更确定若孟鱼出事,萧潜便脱不了干系。所以不论结果如何,先围了使馆再说。

若孟鱼无事,他很愿意为自己的莽撞承担罪责。

叩开辅国公府的大门,恭谨的管事护卫和婢女一层层报进去,很快慌乱地又跑出来。

“郡主不在府中!”

“可有说过去哪里了吗?”

“没有,晚饭还是在府中吃的。”

李璧不再问,拍马向南。

使馆外面火光熊熊,巡防营来得很快。

有惊骇的梁国官员愤怒地大声指责,也有梁国公主的随从询问出了什么事。

巡防营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推说是上面的指示。

“上面?我梁国和大弘刚刚议亲,你上面是谁?谁敢围我使馆?”使节跳着脚大骂。

没人回答他,火光分开,李璧骑在马上靠近:“本王。”

他一张脸被映照得森然几分。

本王围使馆。

本王搜使馆。

本王要掘地三尺,找到乐阳郡主。


巡防营官兵一拥而入的时候,梁国公主刚刚梳洗打扮完毕。

作为一国公主,她是不可能衣衫不整见外男的。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她第一个想法,是要请郑嵘来主持公道。

没想到郑嵘还未到,粗鲁如牲畜的大弘官兵便到了。他们虽未闯入寝宫,但在外面一阵翻找,惊得宫婢仆役惊慌奔逃。

嵘哥哥……

萧妍紧握双手坐在春凳上。

等嵘哥哥到了,便好了。



李璧是径直去搜萧潜的。

无人抵抗。

萧潜带来的护卫消失得无影无踪,孟鱼也不在。

他站在空无一人的寝殿,抬头看一眼被揭开数块的琉璃瓦,低头看床上凌乱的被褥。 

李璧凝滞如同石像。

虽然是三月初清凉的夜,冷汗却湿透衣襟,耳中鼓膜和胸中心脏一起砰砰直跳,他觉得外面的声音忽远忽近听不真切。恍惚间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出了什么事,他该怎么办。

心神剧颤间,外面搜查的护卫汇报着各自的情况聚进院子。

“甲队没找到。”

“乙队没找到。”

“丙队没找到。”

这声音钻入脑海,血液从四肢百骸被抽进心脏,却迟迟不再回流。难以忍受的眩晕中,李璧的手探进衣袖,握住一块碎裂的玉尺。

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请秦王殿下给本宫一个交代!”怔怔间,有宫婢忐忑地打开帘子,萧妍躲在郑嵘身后步入。




“本宫乃一国公主,却被你秦王殿下深夜闯门,这样的屈辱,不是你说声抱歉就可以的。”萧妍愤怒地说着,秀眉竖起杏眼圆瞪,高髻上的金簪剧烈摇晃。

“本宫要知道原因,要看到皇帝对你的惩治,要拒绝跟大弘……”说到此处她忽然看一眼郑嵘,收回这话道:“要拒绝梁国跟大弘互通互市,要让你付出代价!”

李璧却没有回答半个字,他只是看着郑嵘。

郑嵘被他看得不明所以,开口道:“殿下还是要给个解释……”

几乎就在他开口的同时,李璧迅速上前,扬拳击向郑嵘面门。

他的动作很快,虽然用的最粗笨直接的拳击,却根本不像是一个未练过武艺的。郑嵘下意识抬臂阻挡,李璧的拳头便落在他肩上,他被打得后退一步,身后的萧妍被郑嵘撞得跌倒在地,花容失色。

“孟鱼不见了。”退开一步的李璧看着郑嵘:“你最好让她交代出萧潜的动向,不然她不会有命穿上嫁衣。”

面前的男人从疑惑到震惊,清俊的脸上看不出焦虑惊惶,似乎这突然的变化让他难以接受。


马车很奢华。

躺在铺满了波斯地毯的车板上,在颠簸中偶尔睁眼看时,孟鱼能看到车厢顶部镶嵌的各色宝石。

她是见惯财宝的,百无聊赖间,可以回想那些宝石的名字。

猫眼、青金、水晶、珊瑚,还有一种黑色透亮的分辨不出,却几乎以此打底,做成了车厢的顶板。

一只修长的手正轻轻触摸孟鱼盯着的石头,看到孟鱼面露疑惑,那手的主人立刻道:“是黑曜石。”

孟鱼别过头去不再看。

手的主人却没有停下介绍:“西边的夷人说这石头叫‘龙晶’,说它是爱人悼念对方时落下的泪水变的,你信吗?”

孟鱼没死过爱人,不知道会变成什么。她冷哼一声看向窗外。


其实也没有窗外,窗帘是假的,掀开的窗帘似乎能看到满天星斗,但那星星其实是贴在黑曜石上的蓝宝石。

这里几乎密不透风。

萧潜的声音继续响起:“郑嵘说秦王李璧师承高人,是大弘顶尖的占星术师。小猛,你说巧不巧,这黑曜石,正好可以阻止别人窥探你的星轨。”

什么占星星轨,孟鱼如听天书。

她的胳膊正在慢慢恢复力气,如果她想,可以迅速起身击毙萧潜。

但她如今不想了。

她已经想通,大弘“龙脉”的事瞒不住了,她要知道萧潜找对了没有,看他将要做什么事。

他不是要开山吗?

孟鱼决定,那她就封山。

把萧潜封进去。

马车不停,向北疾驶而去。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