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事”姑娘
故事 生活

“不懂事”姑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惊蛰
2020-07-25 07:14


刚到家,我就一头钻进了奶奶的房间。

长久以来,我和奶奶就因价值观念不同而疏于交流,隔了很长时间没去看望她的今天,也不外如是。

“奶奶,快看看我瘦没瘦?”

“没瘦。”奶奶粗略地扫了一眼,又问:“怎么了?”

“我觉得我瘦了,这段时间天天准备期末考试,晚上一直晚睡。”

“累就不要读了,正好可以给你爸减少压力。”

看起来像是开玩笑,但我知道我不能附和。某些时刻,我和奶奶不像是祖孙,更像是生意人。

她权衡利弊,然后决定放弃我的未来,但又觉得直接说破不太好意思,只能一字一句地试探,好让各自可以保留一些脸面。

我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只好选择沉默。

“美花都结婚了。她没有读书,在厂子里打了四年工,听说一年给她爸三万,给了四年,这就是十二万,再加上三十八万八的彩礼,你算算,这是多少钱。”

她似有意无意的看着我,眼睛睁地大大的。

“五十万八啊,别人的女儿都给她爸挣钱,你呢,就知道花你爸的钱。”

我觉得我对奶奶的些许思念,在今天的话题里,变得可笑极了。

走出了这个我想念了一个学期的房间,瘫在床上,我忽然觉得心里有块大石头使劲压着我。


美花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她妈妈因为小时候高烧,烧坏了脑子,后来嫁给了已经三十多岁的美花的爸爸。

因为这些原因,村子里极少有人和她玩,但美花和我同年生,又一起上学,她还是我的同桌,我们下了课就一起玩,慢慢地我们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好朋友。

美花很聪明,她总是考满分,经常得奖状,老师很喜欢她。

但我就不一样了,到了三年级才得到了第一张奖状,后来我成绩越来越好,常常是班上的第一名。

但那也是因为美花每天回了家就要照顾她妈妈和妹妹,她妈妈的智商永远停留在了五六岁的阶段,“病情”严重时甚至会大小便失禁......夏天还好,到了冬天,美花只能蜷缩着身子蹲在河边洗衣服,我在旁边陪她聊天,又或者看着她冻得鲜红的手,静静地发呆。

北风吹着小小的我们,她头上带着我怕她冻着送给她的那顶旧毛线帽子,有一根长长的线头被北风吹得上下摆动,我还笑嘻嘻地说:“你就跟仙女一样,头上飘着一根红线。”

春天的时候,她再也没有带过那个帽子了。美花解释说帽子给了她刚出生的妹妹,我很惊讶,“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一个刚出生的妹妹?”

“她一生下来就被我爸送人了。”她看着我,很无奈。

“送掉了啊。”我很疑惑,“为什么要送掉啊?”

“我家养不起,我妈没奶水给她吃,奶粉很贵的,送给人家的话她就可以喝奶粉了,雅士利,你知道吗?听说她的新爸妈给她喝这个奶粉。”

“知道,我弟弟就是喝这个奶粉,我喝英雄的,你喝什么奶粉啊?”

“我又没有喝过。”

“小孩才喝奶粉,我现在已经不喝了,反正我们都长大了,不用喝奶粉了。”



我们六年级毕业的时候,美花的妈妈给她生了一个弟弟,她很兴奋地告诉我,她有了一个弟弟。但是这次她妈妈还是没有奶水,她很担心她的弟弟也被送掉。

“实在不行就我和你一起养,到了初中要在学校住宿吃饭的,我表姐每个星期都有一百块钱的生活费,我们应该也差不多,我们省一点,每个礼拜买两袋英雄奶粉给你弟弟喝。”

美花的弟弟没有被送掉,她爸买了奶粉,雅士利的。

初中报名的时候,我骑着新买的自行车去找美花。美花告诉我,她爸养不起两个读书的孩子,不给她读书了,因为读初中要花很多钱。而且她爸爸要去外面做小工,如果美花去读书,就没有人照顾弟弟。

我和她爸爸吵了一架,后来被我奶奶领回了家。

我读初中以后,只有周末可以回家休息。我经常去找她玩,她弟弟被她照顾得很好,白白胖胖的。

美花弟弟身上的新衣服和美花的旧衣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我没有点出来,美花也没提,我们都很安静地看着他在竹床上爬来爬去。

我有时候会教美花一些初中的数学,美花听得很认真,学得也很快,她还是像以前一样聪明,也还是渴望读书。


后来我考上了县城一中,美花的爸爸也觉得美花可以不用照顾弟弟了,他托村里的人让美花去县城的一个小工厂里做学徒。

美花很高兴,因为她可以自己挣钱了,她想挣一年钱就去读书,一年有三万,她觉得她省一点,就可以读完初中和高中。

美花带我去她的宿舍,是一个特别大的房间。房里用各色绳子和布隔成一个个优雅别致的“小房间”。美花的“小房间”只有一张上下铺,下面睡人,上面放东西。

美花的床上有一张床上桌,床下是我给她的书——我初中三年所有的书。

她说她现在正在预习,想中考考好一点,因为我说过,中考全县第一有三万块的奖学金。

她很认真地预习,时间过得飞快。

美花打了一年的工,希望我陪她一起去领工资,她很自豪地说:“我还加了班,应该有三万四千块左右。”

等我们问老板要工资的时候才知道,美花她爸早就把她的工资全领走了,加上加班费,一共三万四千五百一十八。

我看着她,她呆呆地,眼泪出来了也没有擦。

“我陪你回家,你去把钱要回来!”我恨不得撕了她爸爸。

“他不会给我的,我知道。”她看着我,一脸惊恐,“我可能不能读书了。”

我没了主意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那天我陪了她很久,她哭着睡着了,后来美花再也没跟我提过读书的事。

高二时,我去找美花玩,她正在冲奶粉,问我要不要,我问她怎么会想喝奶啊。

“没有喝过,总要尝一尝嘛。”她是这样说的,我看了那个包装袋一眼,雅士利。



后来,学习越来越紧张了,慢慢地,我很少有机会找美花,一般都是她来找我。

有一天我刚下晚自习,一到宿舍楼下就看到了她,她旁边站着一个男孩子,高高瘦瘦的,手里提着一个行李箱。

我快步走过去,问她想干嘛。

“我长到现在十八岁,从来都没有为自己争取过一回,昨天他去我家了,我爸说要三十八万八的彩礼,他家里就只有他妈妈一个人,剁了他也拿不出来那么多钱,我要跟他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小城,去追寻我自己的幸福!”

我觉得她胆子太大了,但我也知道,这是她唯一的办法,她应该很爱她旁边的那个男生吧。

我给了她那一年我私藏的所有压岁钱,“你爸把你的工资都拿走了,虽然这些钱很少,但有一点算一点,你应该能用上。”

她说她永远不会回来了,让我好好照顾自己,考一个好大学。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以为这是最后一面。

一个月后,我又见到了美花,在医院里,她的额头上有淤青,右脚还打了石膏。我不敢问她发生了什么。

回到家我奶奶说,美花和别人跑了,后来一下火车钱包就不见了。他们又不敢报警,怕被送回来,就随便找了个地方打工,那个男生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跑回来了。美花没回来,继续在那打工,被她爸抓回来了,还打了美花一顿。他爸气的手里没轻重,那晚又喝了很多酒,把美花的脚打折了,头还磕到了。

“你以后不要学她知道吗?一点事都不懂。”所有人都这样告诉我。

但我和美花的友谊并没有因这件事情而改变。


没多久,我步入了考场,连日复习下总算发挥得不错,过了本省的一本线,村里的人纷纷夸我聪明,家人站在旁边听着,一脸骄傲,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摆摆手,说:“不就一个一本嘛,又不是清华北大。”

考完试以后我就去了美花的那个厂子里,和她一起打工,厂里安排我在财务室里算账,一个月有3000元的工资。

干了两个半月后,我辞职了,主要是因为我要去上大学了。

美花比我还激动,这次是她陪我去取工资,七千五,我俩数了又数,那是我俩第一次把那么大一笔钱揣在手里。

我拿着钱走出财务室时,突然记起来,两年前,美花就是站在这个地方,绝望而麻木地流泪。

那天晚上吃完饭,我告诉家人我已经辞职并且打算九月一号去大学报道的消息时,家里发生了巨大的争执。

他们并不希望我去读大学,并且举出了无数个例子,像是大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回乡下种地、研究生养猪、博士生给连初中都没有读完的人打工等等,同时他们承诺,即使是我不上大学也不会让我立刻嫁人。

我哭着跑出了家门,可是,离开了家,我又能做什么呢。

我把这件事情告诉美花,美花看着我,说:“你有钱,七千五呢,读了再说。你看,我私奔失败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不敢打死我,如果我是你,我就去读书。”

也许是因为美花的鼓励,也许是因为自己对大学的渴望,我在那一年的九月一日,提着行李箱,带着自己攒的钱,坐上了北上的火车。

家人痛恨我的自作主张,并深深地认为,是美花“带坏”了我。



可是现在,他们口中不懂事的美花,被她爸匆匆嫁了,换了三十八万八的彩礼,所有人都觉得美花懂事了,还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像美花一样,成为他们挣钱的工具。

我家人也忘了我考上大学时的骄傲,他们希望我在考完了大学以后懂事地说:“读大学费用太大了,我不想读了,我想打几年工挣点钱,然后嫁一个老板。”

这样他们就可以在过年时,亲戚朋友问我考上了大学怎么不去读书的时候,恨铁不成钢地说:“心疼钱,不想读了。”然后亲戚朋友纷纷夸我懂事,他们教得好。

而不是在报道前一个礼拜就吵着闹着要去报道,“不懂事”地只知道花钱不知道挣钱。

其实我们都知道,家里不差这些读书的钱,仅仅是因为我是女孩罢了。

读完了高中的我已经是同龄女孩里学历最高的了,在说婆家时可以更“值钱”一些,我考上的大学只是为了告诉他人,我是一个聪明人,值得他们花的几十万的彩礼钱。

我知道,在我家人眼里,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其实不是用来去大学报道的,而是婚嫁时,和别人讨价还价的筹码罢了。

而如果是我弟弟,则截然不同,就算我弟弟考上了一个三本,甚至是专科,我家人也会捧着钱让我弟弟去报道。

就像美花的弟弟一样,同样需要用奶粉来供养,美花的妹妹被送人了,而他却可以穿着新衣服、喝着好奶粉,一切都是因为他是个男孩。

在这里,女孩的价值需要用彩礼来体现,作为一个懂事的女孩,只需要乖乖听从大人的教化,在合适的年龄换成一堆彩礼就好了。

我还在路上,用勤工俭学换一个没有尽头的未来。

无数次我都庆幸,那一天,我是个“不懂事”的姑娘。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