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的人也喜欢你是什么体验
情感 故事 生活

暗恋的人也正喜欢你是什么体验?

作者:卜天
2020-07-25 09:26
浏览次数:12971


现代人可能都有这样的通病,就是在意识还没有彻底清醒的时候,手已经先大脑一步摸上了手机,我也不例外。

把手机一打开就是微信的界面,顺手我就点开了朋友圈,看见了在朋友圈里大家都在刷屏的一个小程序——输入你和ta的姓名,测试你们之间的相配几率。

就往常来说,我看见这样的东西总会是嗤之以鼻的,毕竟这样的小手段也就能骗一骗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了,成年人之间的感情又哪里是用一两个小测试就能概括的了呢?

但是鉴于好像所有的朋友一时之间都在刷这一个小程序,而我也是刚刚醒来头脑还不清醒,我还真就点了进去,输入了我和他的名字。

输入我和他名字的时候我没想太多,就像以往,偷偷的把我和他的名字填写到一起时所做的那样。
但是下一秒我就惊呆了,手机上显示:“你被愚弄啦,已把结果发送给您的好友。”

从脸颊红到耳根,我第一次这样窘迫的心跳加速。就好像小心思被别人抓住小尾巴一样,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甚至开始抱怨那个在朋友圈发小程序的朋友。

其实这件事情仔细想来并不是多么危机四伏,不过就是我的一腔“暗恋”付诸东流罢了。但,我跟他之间的感情又不是用“暗恋”这样的字眼能够简简单单概括的。

情感被深藏,决不能被挖掘,挖掘即意味着被暴尸荒野。

我们认识的已经足够久了。高中、大学,一直到现在。

说起来也是奇怪,有些人明明是初次见面,但你脑海中早已与他走过一生,其实你们之间缘分可能也仅仅只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有些人你和他之间有着那么多的波澜,但一切最初的起点也许是双方都忘记了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开端。我和王先生就属于后者。

我依稀记得我俩是在学校书法班上认识的。

那时我刚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着中二而莫名其妙的敌意,所以选择坐在靠近走廊的位置上,和旁边很和善的姑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后来有一天,这位叫玲花的姑娘问我,能不能换个座位。我愣了一下,然后同意了。他就这样被换过来了。

王先生来的时候拎着大包小包,表情冷冷的也不爱说话。我毕竟只是一个有点中二的小女生,看见这种冷冰冰,面相又有点凶的人难免会有点惴惴不安。

我定定的看着他百宝箱似的从包里把用具一点点的搬出来,这模样让我深感他可能是一位大神级的人物。毕竟我们这个新手班里像我一样只有一根毛笔的才是常态啊!

在我们上到第五节书法课时,我才因为总是问他问题,求他给我看字而跟他熟络了起来。

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并不是不好接近,或者不爱说话,而是因刚认识的时候不熟悉再加上和女生接触不多,从而让人产生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那时候我们上课总是不好好写字,要求平心静气心无杂念但是从没有哪一次是做到了的。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不知聊起什么,话题就来到了“手相”上。

我们偷偷拿出手机来查看“看手相”的办法,还特别不靠谱的通过他手掌侧面横线的多少来预言他将会有九个老婆。他当时一愣,然后哈哈笑起来,他说这是他梦寐以求的。
“那你有九个老婆,说明你至少得离过八次婚啊,永远都没有真正的爱情。”我跟他说。

他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那我这一辈子见识了这么多女人,也算是不枉此生了吧。”

我顿时心里很不舒服,但也只得安慰自己这是没有事实根据的封建迷信。于是我装作若无其事,随口问他,“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孩儿啊?”

我至今还记得他的回答。

“女孩儿?我不喜欢小女孩儿,我喜欢盘靓条顺金发碧眼的大美妞儿!”

虽然知道是无心之言,我心里还是酸酸楚楚的,岔开话题跟他聊起了别的。

毕竟我不是大美妞儿,跟金发碧眼也毫不沾边,好像一出场就已经出局了。

高中时候的午休时间很短,我们只能在学校里随便吃点什么。每天中午的时候,都是他从食堂里帮我带饭

快到中午了,小纸条就扔到了我的桌上,拆开一看,不是“吃什么啊?”就是“吃不吃XX啊”这样的句式。

下课铃响了,他总是第一个就窜了出去,回来的时候饭还冒着腾腾热气,班里同学都还没走干净。

我们肩并肩坐在教室后面专门用来吃饭的一排桌子前,分享食物以及那些快乐的见闻。
虽然离他的标准有着很大的差距,但我觉得在他心里,我仍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这是自我感觉良好,但又想想,他不也只是给我自己一个人带饭吗,那我还是特殊的。这样的认知让我的心情变得飘飘悠悠的,像是喝了假酒,感觉能上天。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他带回来的饭变成了三份。

那天,我坐在桌子前默不作声的看着他把那多出来的另一份放到了玲花的桌上。心里真是憋屈极了,难过到吃着吃着饭眼泪就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他坐在旁边一无所知,还在跟我分享着:“诶今儿这个豆腐好吃啊,我忘了从哪儿看的了,女孩儿就要多吃点儿豆制品,对身体好!明天看看食堂有没有豆浆啊买一点回来……”

我越听越难过,“对女孩儿好”的豆腐都吃不下去了,把饭盒卷了卷就扔进了垃圾桶里。快步走回到我的课桌前的时候,还能听到身后他在那里叫:“你怎么这么浪费啊,你吃不了早说啊,吃不了你给我啊,浪费粮食可耻知不知道……”

我简直没心情听他具体说了什么了。满心都是那突如其来的第三份饭,和突如其来的对女生身体状况的关心。

我早该料想到的。他喜欢的人既然不是我,那就一定会有其他人,不论早晚都是会来的。而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既定的结果提前到来了而已。

也许是一见钟情,也许是感情慢慢升温,我开始喜欢上他。从相知到相识,他慢慢成为我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时快乐、有时忧愁。但暗恋不就是这样吗,酸酸甜甜,滋味只在自己心里。

看着他每天还是会带三份饭回来,看着他每天给我在盒饭外多加的那一杯豆浆,心里是满满的凄楚。

我想说假如你在追求人家,就别给我带饭了,让人家误会了对你多不好。

但是又舍不得这一点点的小温暖,私心想着,这么大一个大活人我都让给你了,还不允许我享受那么一点点他对我的好吗。

我憋了很久,直到有天书法课的时候,姑娘请假没来,我终于有了一个能开口询问的机会。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努力平复好心情,表情空白,以一副哥们儿的口吻问他:“你追人家追的怎么样啦?”

他的表情比我还空白:“嗯?”

“你不是在追求玲花吗?”我真佩服我自己,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笑的出来。

“啊?”他好像更惊讶了,“没有啊?谁说的?我追玲花?我怎么都不知道这事儿?”

这回换我吃惊了:“你没追玲花你天天帮她买饭?”

“买个饭就叫追她啦?那我还天天给你买饭呢!”

我心里一紧。

只听他继续道:“她腿摔了一下,走起路来有点疼,求我帮她带饭的!你当我愿意?两份饭就很沉了好吗我的祖宗哎!”

原来是个乌龙啊……瞬间感觉有点丢脸。

自从那次他叫了我“我的祖宗哎”之后,我们好像热爱上了这样的小称呼,开始叫彼此“哦,我的小可爱”,并大量运用诸如“天哪我的王先生,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句式,就像是活在早年间上译引进的国外老电影里。

周围的人一脸牙酸的表情,但我们却乐此不疲。

班里将要去秋游的前夕,他来找我,问我能不能在大巴车上和我坐在一起。我心里乐开了花,但是还是要表面上矜持一下。我问他,你怎么不去跟男生坐在一起啊?

他皱着一张脸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说:“因为咱们班的男生是单数,我既然能跟你坐在一起,那他们自然就把我剩出来啦……”

转天我们拉着行李箱就上了车,叮叮咣咣一顿折腾后,终于安置好了东西。我俩坐了下来,还没等这口气儿喘匀乎了,他就又开始倒腾他的那个背包。

过了一会儿,他把一袋子东西扔到了我身边。我睁眼一看,这一大袋子好时巧克力,上面还带着从超市买来时候的价签和铁扣,敢情还是散装的。

我看向他,我感觉我的表情就是一个问号。他接受到了我的问号:“你不是说喜欢吃这个吗,吃啊!”

我再仔细一看,真是,都是我爱吃的曲奇味儿的白巧克力。我看着他,他看着我,我突然慌乱到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这时恰好从后排传过来一句男声拯救了我:“哥们儿有吃的吗!”

王先生撕开袋子抓了一把扔过去。

窸窸窣窣吃东西的声音传来,然后紧跟着响起一句:“靠,什么玩意儿啊这是……甜得齁得慌。”

“管得着么你,就爱吃!”他也喊了一句。

我转过头,冲着旁边的玻璃和不断倒退的景色傻笑个不停。

那次秋游是去一个有山、有水、人烟稀少新开发出来的旅游景点。因为人不多,我们简直像是把整个山头给承包了,大笑声不绝于耳,响彻云霄。

没一会儿就有附近的村民们上前来看我们,围观我们就像是围观一场猴戏。再过一会儿,有商业头脑的村民们就推着自家产的东西过来卖了。

他看见有卖冰糖葫芦的,跑过来问我:“吃吗!”

“不吃,酸。”我摇摇头。

他跑过去买了一根,咬了一口:“不酸,甜得很!”

看着他一脸信誓旦旦的表情,我有点动摇。他见我动摇,就又跑过去买了一根递给我,一边吃一边还碎碎念:“问过人家啦,只有山楂的,没有你喜欢的小西红柿的,凑合吃吧,这不也挺好吃的?”

我有点惊喜,原来他还记得人家喜欢吃什么啊!

他吃着吃着,突然停住,举着糖葫芦飞奔到男孩子们的身边,站的跟个避雷针似的中二的大喊着:“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想到这里,我在床上笑的就像是个开始漏气的高压锅。刚才因为自己的意识还尚未全部恢复而造成的乌龙事件也渐渐的忘在了脑后。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差点从床上翻下去。一看来电显示,是他?我的心脏开始砰砰剧烈的跳起来,好像它已经预知了将会有不一样的事情要发生。

“喂?”我小心翼翼的问着。

“我看见了。”他好像憋着笑意。

啊,我要死了。旷日持久的暗恋被暴尸荒野了,无法继续了。我低低的“嗯”了一声,不知道说什么才能缓解现在尴尬的气氛。

“我看到你的了,那你有没有看到我的?”

“嗯?”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打开微信看看。”

我点开微信,他给我发了一张截图,别的东西我已经看不进去了,满脑子都是他的名字在前,我的名字在后,这样不停的在我脑海中盘旋。

啊!他也喜欢我!是这个意思吧?他让我看这个那就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我几次妄图组织语言,但是没能理清楚我的逻辑,只能干巴巴的张嘴到:“你就在微信跟我说这个啊……也未免太……”

他打断我的话:“那你开一下门?”

我的天哪!不会吧!这么偶像剧的情节要不要出现在我的身上!我同手同脚的走过去,像提线木偶般呆呆的打开了门。

他在门外!

“本来我是去上班的,结果朋友给我发了个这个,”他冲我摇了摇手机上我填写名字的截图,“这我一看,还上什么班儿啊,方向盘一拐我就过来了。”

我听见他说:“真巧,我也喜欢你。”

我看着他:“那可真是太巧了。”

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发:“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说定什么了?

“快去洗脸吧,脸上还带‘芝麻糊’呢!”

我脸一红,但还是定定的看着他,也不知道他发现没有。

“我今天有一个公开课,再不走就真来不及了。你等我下班了我带你吃好吃的去。”

他往我眼角还带着眼屎的大脏脸上啵儿了一口,然后就又和来的时候一样风一般的走了。留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出“痴汉”一般的笑声,还久久回不过神来。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