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成名就之后忘了妻儿的父亲
故事 生活

功成名就之后忘了妻儿的父亲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曾翊豪
2020-07-25 10:10


父亲从小在福建漳州的一个农村长大,祖祖辈辈都是书香门第,爷爷是私塾的老师,爸爸是小学的校长,从小就被灌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观念。

由于读的小学校长是我爷爷,在小学只要期末一科考不到95分以上,就要被留级,于是我爸光小学就比别人多读了两年。

可能这样严苛的教育成就了他,从上初中起,我爸一直是县里面的第一名,很顺利地就考上名牌大学,街坊四邻都把他当做天才对待,说是李家出了个状元郎。

在大学里,我爸也是一路保持优秀,算是那一届物理系学生里最出色的几个。临毕业时,本有机会留校继续深造,但当时下海经商的利益实在诱人,我爸又结交了几个商人朋友,便不再考学,下海经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爸的性格和爷爷很像,出了名的暴躁。而从小背负的压力,更是让他有些神经质和冲动。这样的性格在商业圈里其实根本混不下去,在几次无关紧要的冲突后,那些朋友也算看清我爸的为人,正式把他踢出局。

被踢出局后的我爸,愤怒而无助,除了每天咒骂外,也并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得回到自己的家乡当了一名乡镇老师。

作为书香门第,我爸的家族在当地还是有几分名气的,而他从小就学习出众,当年便被誉为神童。如今还乡,没几个人知道他经商的遭遇,依然对他赞誉有加,他在家乡也算是混得如鱼得水。

就在学校里,他遇到了同为实习老师的我妈。作为一名确有几分才气的才子,凭他一口流利的英文和对诗文的理解便彻底吸引了我的母亲,相识不过半年,两人就结婚了。

结婚后,很快我就出生了,我爸看到生的是个小子,也还算满意,偶尔有心情时也会逗弄一二,但更多时候都是我妈一人带着我。而他还和当年一样,跟着一帮学校里的朋友,走街串巷。

我爸这样的人,就算一时安逸,骨子里的骄傲也会推动着他跳出这小小的一方水土。当时他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家中,对着抱着三四岁的我的母亲说:“这小鱼缸我呆腻了,总有一天我要重越龙门!”

我爸到底是有执行力的人,说话并非空口白话,他立即决定重新考研进入母校学习。而当时他的头脑里,根本没有我和我妈留在家乡该怎么办,一心只念叨着自己的前程。

像我爸这样的聪明人,想要重拾学业并不困难。他把工作辞掉,在家不做任何家务,花了一年时间终于考入母校。

在我爸考入厦大后,那群朋友都跑来庆功。庆功宴上我爸喝得满脸通红,口中皆放豪言壮语,朋友们也都捧场,说起了:“苟富贵,勿相忘”,说得我爸心头更是得意非凡。

等酒席散尽,他才看到我妈正抱着我幽幽地哭泣,他心中也有几分愧意,走了过来,摸摸我妈的头,说了句:“我会把你带到厦门的。”
随后就倒头呼呼大睡。

而这一切是他和我妈离婚后,我从我妈口中慢慢知道的。



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异地生活了五年,也算是他还有点良心,没有背弃我们娘俩。一直到博士毕业后,他在学校内任职,就正式把我们接了过去。

那时,已经读小学的我听到自己能从小镇去往厦门开心极了。回到家中,我妈也是喜气洋洋,我还记得那天的阳光洒在我妈身上,世界和她一同闪着金光。

刚来到厦门的那段时光,正是鹭岛的夏天。一家三口伴随着鼓浪屿的风,站在荡漾的海边,天光艳艳,美好得像是一幅画。

然而,这样的画卷并不可能在生活中持续多久。很快我爸的性格就原形毕露,从一开始对我的悉心教导,到后面的懒得过问、呼斥指使,我稍有不从,他便拳脚相加。

在家中,我爸是当之无愧的独裁者,我妈的性格柔弱,不敢丝毫与之反抗,看着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我,我妈只有心疼地把我搂在怀里。

我爸虽然这般暴戾傲慢,但是在事业上确实有做出一定成绩,不到四十岁便年纪轻轻的晋阶,很快成了校内高层。他在专业里更是学术带头人,他说的话,底下的学生和同事根本不敢反驳。

而每当他回到家中,除了惯有地和我吹嘘他所取得的成绩,就很少跟我娘两有什么交流。坐在电脑面前,要么是做自己的研究,要么就抽着烟浏览一些网页。

时间到了高二的时候,老师叫我们回家制作一份word诗歌文案,要我们带到学校宣讲。我家里并没有给我配电脑,所以我只能早点回家,偷偷用我爸的电脑制作,要知道,我爸从来不肯让我碰他的电脑。

回到家里,我看爸妈还上班没有回来,赶紧钻进我爸书房里,打开他的电脑。他恰好没有设置密码,我登录到桌面一看,满满都是他的研究文件,我没敢碰,而是直接打开了网页。

哪想到,一打开网页,被设置为初始网页的竟然是一个色情网站

网站上,一对赤裸的男女正打得火热,我看得目瞪口呆,连忙把网页点掉,登录百度搜集诗歌的资料。

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搜着搜着,就越发觉得心痒难耐,很难专注地搜索资料,按耐不住点开我爸的收藏栏里,发现里面竟是一堆的色情平台!

看到这些的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晴天霹雳,无论我爸的性格如何,在我的心目中,一直都是偶像的存在、智慧的担当,而今他居然浏览起这样的网页,真是让人瞠目结舌。

一种难以忍耐的战栗撞击着我的心房,我忽然觉得自己有责任为我妈探明究竟,就想仔细浏览那个软件。

而就在这时,我爸忽然回来了。我一听到开门的声音就知道大事不好,清除了当天的浏览历史,连忙关闭网页,可还没关机,我爸就进了书房。

他看到我坐在电脑面前,暴跳如雷,冲过来揪住我的耳朵,怒喝道:“是谁让你碰我的电脑!”

我当时心神被这接连的刺激冲击得已经几近崩溃,只有一边躲着我爸的手,一边口舌不清地辩解道:“我…...我没有...…我老师让我...…”

我爸作为我家独裁的暴君,哪有心情听我的解释,彻底抓牢我的耳朵后,啪的就给了我一巴掌,看着红着眼睛捂着脸的我,怒吼道:“给我滚!”

我连忙灰溜溜地滚出房门。

自那天起,我爸就再也不允许我进书房,虽然有一天我还是偷偷进了房间想打开电脑,可我爸早就设置了密码,我无功而返。

但怀疑的种子早就在我的心里播下了。



自那之后,我都会找机会偷偷看我爸的手机,但上面的聊天软件总是干干净净,并没有什么不该出现的内容。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慢慢放下怀疑,想着我爸应该也只是偶尔看看色情网页,不至于背叛自己的家庭。

然而,没有想到,击碎我家庭的暴击,就在我刚上大学那一年发生了。

那是一天夜里,我正和舍友在聊天,气氛还挺好,忽然接到我妈电话,我接过电话就问:“妈,怎么了?”

电话里并没有回应,而是随着我的疑问,渐渐传来一阵低低地呜咽声。

我当时就急了,赶忙问道:“妈,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

过了好久,电话那头的呜咽声才停了下来,传来一句我妈带着哭腔的声音:“小振啊,我要跟你爸离婚!”

我坐在宿舍的床上,被震得眼前一黑。

看到我妈这状态,我赶忙从宿舍坐车赶回家中。回到家里,我简直不相信我的眼睛,向来被我妈打扫得极整洁的家,变得狼藉一片,到处都是各种花瓶以及其他摆设的碎片。

这时,我看到我妈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上被打得乌青,头发凌乱,眼里饱含泪水,而我爸不知所踪。

我急忙上前,抱住我妈,焦急地问道:“妈,这是怎么了?你跟我爸怎么了?”

我妈在我的怀里嚎啕大哭。

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我才从我妈抽抽噎噎的话语中,拼凑出事情大致的轮廓。

原来今天我妈本要加班,通知我爸后,没想到公司临时决定把加班取消,她想早点给我爸做饭,就急忙坐车回来了,然而没想到,就在她打开房门后,看到她今生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我爸正和一名陌生女子,在他们房间的床上翻滚,女子的叫声非常大,我妈当时僵在原地,好像成了一尊雕像。

等反应过来后,我妈已经凭本能冲了过去,一脚踹开我爸,和那个女的扭打在一起。

我爸当时光着屁股,看到我妈冲过来踢了他一脚,也是惊得六神无主。看到我妈和他的情人打在一起,竟俯下身子用力地拽开我妈,护着那个女人。

我妈已经愤怒到了顶点,瘫倒在地面,伴随着哭泣怒吼道:“你们这两个畜生!“

我爸听到我妈的话,本就惊慌得无以为复,情绪忽然爆发出来,色厉内荏地吼叫道:“你以为你是谁?这些年我供养这个家,把你们带到厦门,付出了多少精力,就算有了别的女人,那也是应该的,轮得到你来教训?”

我妈听到这话,气的发疯了,站起来,用尽全力给了我爸一巴掌,赤红的双眼直视着我爸。

而我爸这个禽兽,枉他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吼道:”你居然敢打我!“接着回了我妈一巴掌。

我妈虽然柔弱,但我爸的背叛已经是触及到她的底线,当时早已失去理智,她并没有畏惧,而是和我爸打了起来。

可是,我爸这么一个大男人,欺负起女人来就让我妈毫无还手之力。一路拽着我妈头发,从卧室到客厅,家里各种各样的摆件碎了一地。
到了最后我妈瘫倒在地面,被打得满脸是血,我爸才停下施暴的手,穿上衣服,带着他的情人跑出了家门。



我听到我妈的遭遇后,气得一脚把地面的垃圾桶踹飞了,怒喝道:“妈!我替你把他抓回来,让他给你磕头道歉。”

说着,我就要冲出门。我妈这时拽住我的手,哀哀地哭泣道:“小振啊,妈已经想好了,这婚我离定了,这些年我受够了!”

我听完我妈的话,良久无言,最后坐下来,抱着安慰着我妈。接着这晚上的谈话,我才知道,原来我妈早就知道我爸出轨,那些网页里信息她都有看到。

但这么多年,她除了用言语暗示我爸悔改之外,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时还忍耐着我爸狂躁的性格,动不动就要拍桌子翻脸的个性,经常一个人躺在被窝里流泪。

我心疼到了极点,这一切,竟然由我妈单独承受,我毫不知情,眼泪顺着鼻梁流到我的嘴巴里,苦涩而腥咸,在我妈的陈诉下,我知道我的这个家是完了。

无论如何,我都站在我妈的这一边,守护着她的利益,因为这个父亲让我失望透顶。

那夜过后,我爸回到家中,看着我和我妈的冷脸,心底到底有些愧疚的,掏出根烟,点火后,边吞云吐雾边道歉道:“我知道我做的有些过分了,但你相信我,我以后一定会悔改的。”

听到我爸毫无诚意的道歉,我和我妈皆是摇头冷笑,事到如今,这个男生还摆出一副教授体面的样子,惺惺作态,看来心早就黑了。

我替我妈开口道:“爸,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妈要离婚,这套房子归她,我们之后再无往来。”

我爸听到一直懦弱得像只羔羊的我,敢这样回应,当时就撕下伪君子的面具,叫嚷起来:“小兔崽子,你以为现在翅膀硬了,我就不敢打你了是吗?给我滚过来!”

我怒极反笑,说:“爸,你不要忘了你电脑里藏着什么污秽东西,我高二那年就知道了,如今里面的内容已经全在我硬盘里,我们没让你净身出户,已经是客气了!”

这话本是我一时气话,用来吓唬我爸,哪料到刚好戳在他心口上,他当下脸就变得赤红,用手指着我,呐呐说不出话来。

我妈看着他的丑恶嘴脸,只是很冷静的拿出连夜做好的离婚协议说:“签名吧。”

我爸可能是被净身出户四个字吓倒了,竟真的接过笔,猥琐地把所有细则看了一遍,发现我们没有坑他,这才在上面签名。

自此,这个统治了我家二十多载的男人,终于失去了他所有霸道的权利,成为了陌路人。



从那之后,有半年我没见过我爸,我一直陪着我妈默默疗伤。看着她从一个支离破碎的瓷器,渐渐将自己复原起来,脸上偶尔也会露出笑容。

不管如何,我都坚定地站在我妈这一边,一直守护着她。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爸在这个家中的烙印渐渐转淡,我们也刻意没有提起这个人,想要将之淡忘。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脸再上门来。

那应该是离婚后的第185天了,我和我妈在厨房里做饭,炖的是西红柿牛腩,牛腩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我和我妈的心境不禁得也好了起来。

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我走出去开门,打开门一看,竟然是我爸那张令人作呕的脸,他手捧鲜花,装出一脸笑意,试图传递出愧疚和爱意,但这只会让他显得更僵硬丑陋。

我冷淡地说道:“你来干嘛?”

我爸边傻笑边回答道:“来看看你们娘俩啊。”

我妈听到声音走了出来,直勾勾地看着这个伤她最深的男人,只说了一句话:“这里容不下你。”就“砰”的一下把门关了。

我爸看到门关上了,疯了一样在外面敲门,一边敲门还一边嚷嚷道:“给我个机会,就一句话,就一句话的时间!”

我和我妈本来不想理他,可他在门口敲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的门。再这样下去,左邻右坊还不得都得聚过来,那洋相可就出大了。

我妈这时展现了她进强硬的一面,她打开房门,只说了一句话:“我这里还有你和那个女人肮脏的照片,你如果不想我把它发到学院里去,你就继续敲吧!”

说完,我妈轻轻把门带上,而很神奇的,这一次敲门声没有再次响起。

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这件事后,听我妈说,我爸还是继续有在微信上骚扰她,时而深情时而恐吓,我妈实在受不了了,就把他拉黑了。

后来,我妈的心境也平复下来。在我的鼓励下,慢慢也结识了新的男朋友,两人相处融洽,我妈个性也发生了改变,再也不用像从前一样,讨好着谁了。

就是每年回乡时,总有些七大姑八大姨暗暗在背后对我妈指指点点。我通常都会站起来,冷目以对,直到看得他们不敢相视为止。

爷爷奶奶家我还是会去的,而当他们说起我妈不懂感恩之类的话时,我当时就把脸一沉说道:"我爸这样出轨的人,我们没让他净身出户就已经算客气的了,爷爷奶奶要是再这样说话,就当没我这个孙子。”

自那之后,他们也不会再在我面前说我妈的坏话。至于背后如何,我也实在管不了,毕竟是家中长辈,该孝敬的还是要孝敬。

而我爸,据我所知,由于离婚后心理出了问题,不但被以前的情人给甩了,脾气更是变得比以往还要火爆,不断跟各种人发生冲突。有一次,竟然与校里面的领导发生争执,被其他人孤立,在学院内的地位大不如前。

有天晚上,许是闲极无聊,登录上他们学院网站,忽然看到一个白发男人的照片,熟悉的五官,熟悉的皱起来的眉,其中隐含的暴戾意味更是让我熟悉,这竟是我的父亲。如今还未到50岁,他就头发全白,消瘦得如同山羊的骨骼,我的心底也是微微发酸,但我知道,这并非我和我妈的责任。

等时间再往后推,我终究还是会和他相认,为他养老送终,但是我还是希望时间能教会书本没有教会他的道理。

做一个中正之人,终究不是任何学识可以代替的,即使你是一个教授。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