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贩子的罪途
真实故事

一个人贩子的罪途

作者:青挽
2020-07-25 17:20
浏览次数:13210

站在阳台上,冷风徐徐吹过,老陈一身冷汗慢慢的消退了,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被噩梦惊醒了,他手里夹着一根劣质香烟,凝望着最远处被黑夜笼罩的山丘,狂跳不止的心逐渐的平复。

老陈是一个人贩子,人到中年还是一贫如洗,眼看着儿子就要到结婚的年纪了,可还是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一个没房没车工作还不稳定的人,于是,在老友的怂恿和金钱的诱惑下,老陈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老陈第一次拐走的,是一个仅有6个月大的婴儿,当时,孩子的奶奶正拉着婴儿车在公园溜达,老陈看到周围稀少的行人和孩子奶奶漫不经心的表情,老陈还是迈不出去那一步。

“你放心,这里没有摄像头周围人又那么少,不会有人帮她的,而且我已经联系好了买家,只要这单成功,3万块就是你的,只要有了车子跟房子,你儿子就可以结婚了。”老王对着老陈循循善诱,略显苍老的脸庞流露出掩盖不住的欲望。

老陈一想到儿子,停滞不前的脚步逐渐的放开了,老王装作路人跟孩子的奶奶搭讪,老陈乘机抱走了熟睡中的婴儿。不到20分钟,3万块钱就摆在老陈的面前,事情顺利的出乎意料,而且因为没有摄像头,在加上孩子奶奶不清楚的描述,警方怎么也怀疑不到他们身上。于是,这条不费力来钱又快的渠道,逐渐吸引了老陈的野心。

老陈凭着自己和老王完美的配合,不出3天就凑到了给儿子买车的钱,他们把目光都聚集在照顾孩子的老人身上,老王联系卖家和跟老人搭讪,老陈负责抱孩子和策划逃跑路线,事情出奇般的顺利。

看着银行卡上逐渐增加的金钱,老陈不像以前一般垂头丧气,当妻子询问老陈的时候,老陈总是说他炒股挣的钱,当妻子在问的时候,老陈总是用各种理由搪塞,渐渐的,看着隔一段时间就多出几个零的存折,妻子也不再过问。老陈凭着几十年以来自己老实巴交的性格,成功瞒过了众人,而钱越赚越多,家里的生活也渐渐变得其乐融融。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随着老陈和老王作案逐渐频繁,很快,拐卖人口的事就引起了当地警方的重视,老陈不得不暂时停手。

拐卖孩子这条路走不下去了,老陈的经济来源也就此中断了,没有了经济来源,家里存的钱又给儿子买房买车娶了媳妇,看着家里逐渐增多的花销和存折上渐渐变少的钞票,老陈迷茫了,还有什么可以赚钱呢?

这天,当老陈意志消沉的坐在家里的躺椅上喝酒时,老王又找上了他,看着老王一脸兴奋,老陈知道,又有大单子了。他连忙放下手中的酒杯,跟老王到附近的KTV开了个包间,包间里放着劲爆的音乐,掩盖了他们见不得人的计划。

“我最近观察了一下,在车站和人才市场,许多年轻的小姑娘和大龄妇女都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她们往往离家比较远,而且现在的行情,女孩儿的价格也是比较不错的,年纪大点的虽然没有女孩儿值钱,可是利润还是比较可观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老王刚坐下就迫不及待的向老陈诉说自己打探到的行情。

“女人?她们都有防范意识了,而且都知道自己的家在哪,万一暴露了,那可是要进监狱的,不行不行,风险太大,这条路行不通的。”老陈一听是女人,连忙摇头拒绝。

“有高风险才能有高收入嘛,你试一下才能有钱嘛,不然你们一家怎么过呀。”看着老陈有些不太乐意,老王又提起了老陈的家事。

老陈想到自己跟以前相比现在略显拮据的生活,再三考虑下还是同意了老王的建议,于是,他们把目标锁定到附近一个偏僻的客运汽车站。

第二天下午,老陈和老王驱车前往客运站,那是一个偏僻陈旧的地方,离城镇很远,没有摄像头,安保设施也很差,对于老陈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下了车,老陈的目光就开始在人群中扫望,巡视了几圈之后,老陈把目光锁定在一个有些青涩的女孩身上,女孩一个人在人群里穿梭,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偶尔开口的声音听起来也十分悦耳,于是,老陈让老王开始上前搭讪。

“你好小姑娘,我们是城里一企业的老板,本来想坐车回去的,无意中看见你,觉得你的身形气质非常符合我们公司的前台要求,你有兴趣到我们公司工作吗?薪酬肯定会令你满意。”因为老王出门的时候穿了一身中山装,加上他老实和蔼的外貌,很快就取得了姑娘的信任。

他们将姑娘领到附近的餐馆,他们的计划也随之展开了。

在跟老王的交谈中,老陈知道这个姑娘叫小梵,是个高中毕业就辍学的姑娘,她的家里还有一个奶奶跟有些残疾的父亲,可是生活并没有将这个姑娘击垮,反而她对生活越发的充满向往,在小梵身上,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年轻时的影子,于是,老陈开始主动跟小梵聊天,去了解她的过去。

在交谈中,老陈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十几年前,老陈还是一个刚踏入社会的二愣子,他文化程度不高,除了一身力气几乎什么都不会,他刚开始只是搬货,后来在一个工厂做小工,直到遇见她的妻子。

老陈在一次搬货中,被掉落下来的大零件砸到了脚,大拇指的指甲盖脱落了,老陈当场就疼的坐到了地上,可是,就在工人们都被吓的惊慌失措的时候,只有老陈的妻子第一时间冷静的冲了出来,给他包扎了伤口,扶着他去了最近的卫生所。

当时看着妻子瘦弱的身板还费力的几乎将老陈整个身子都撑了起来,老陈心里突然觉得异常的温暖。包扎了伤口以后,老陈三个月不能再做重活了,而妻子总是一有时间就去照顾他,老陈的妻子不是很好看,但是她沉稳安静,羞涩内敛,加上她的乐观和每天都挂在脸上的笑容,渐渐的,老陈就喜欢上了温柔善良的妻子。

因为小梵跟妻子年轻的时候很像,所以老陈逐渐开始有意无意的照顾女孩,因为这里到乡下有一段路程,为了不引起小梵的警觉,老陈总是很小梵聊天,转移小梵的注意力,自己买了食物也也经常分给小梵。

有一次下暴雨,小梵发了高烧,虚弱的躺在宾馆的床上,老王害怕花钱,只是给小梵随便买了便宜的退烧药便不再理会,可是老陈看着脸蛋通红,双目紧闭的小梵,于心不忍,于是背着小梵到附近的诊所打了吊针,还一夜没睡的照顾了她一整晚。

第二天,小梵睁眼看到老陈关切的目光,泪水随即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老陈看到小梵哭了,手足无措的给她擦泪,手忙脚乱的样子逗笑了小梵,她说:“已经好久没有人这么照顾我了。”老陈笑了笑,没有说话。

在那之后,小梵总是时不时粘着老陈,开车时给他喂水,路上停车借宿时,嘘寒问暖,还半夜去楼底买夜宵送给老陈,渐渐的,小梵对老陈好像产生了别样的情愫。

时间过了大半,小梵丝毫没有注意到越走越偏的路,反而越来越粘老陈了,她开始脱下长裤穿起了裙子,在傍晚,一边叫冷一边往老陈怀里缩,胳膊有意无意的蹭着老陈的身体,紧紧的抱着老陈的胳膊。老陈平静的内心,逐渐被小梵撩拨的躁动起来。

自从儿子出生以后,老陈与妻子就很少有房事了,妻子一心全在儿子身上,即使有那么几次也是心不在焉的草草了事,久而久之,老陈也不在主动跟妻子亲热了,生活也变得没有激情,老陈觉得他老了,就应该过这种平淡的生活,可是,小梵的出现又点燃了对生活的激情。

一天晚上,老陈跟老王在喝酒,他们这次选择的地方比较偏远,而且很穷很落后,可是,那个村子却频繁来往人口贩卖的交易,因为地形复杂,思想落后,几乎没有人会逃出来,再加上小梵是个青涩的女孩儿,长得也好看,所以对方出价很高,他们的路程也很偏远。

小梵看见他们喝酒自己也过来倒了一大杯,一饮而尽,辣的狂吃菜,逗笑了老陈。老王心疼他的酒,端起酒杯顺带着小半瓶酒就出去了,小梵嚷嚷着头疼,老陈便扶她去睡了。

老陈扶着小梵到了房间后,小梵就开始脱衣服,两条白皙的腿不安分的乱动着,很快,小梵就一丝不挂的躺在了老陈面前,老陈觉得他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的躁动了,连忙给小梵盖上被子就准备离开,可是在他俯身的那一瞬,小梵抱住了老陈的脖颈,粉嫩的小嘴直往老陈脸上凑,老陈再也把持不住,双手不断的上下摸索,急切的脱掉了上衣。就在他解开裤带的那一瞬,妻子的脸庞突然浮现在他的眼前,他的妻子为了嫁给他,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将自己所有的积蓄给了他,为了抚养他们的儿子更是尽职尽责,没有妻子的支持和陪伴,他就不会完整的家庭,他怎么可以负了妻子!

想到这里,老陈的欲火一下降了下来,他从小梵的身上下来,为她盖好了被子。就在他转身离开的那一瞬,小梵拉住了老陈的手,泪光闪烁,巴巴的看着老陈,老陈的心突然的抽痛了一下,可还是把小梵的胳膊放进了被子里,毅然的离开了,在门外冷静下来的他,听到小梵哭泣的声音,心里五味杂陈,颓废的走回了房间倒头就睡。

后来,小梵还是会跟老陈聊天,给老陈夹菜,可是老陈却刻意躲着小梵,老王问他怎么了,他也闪烁其词,敷衍了事,老陈知道,他不能告诉老王自己对一个稚嫩的丫头动情了,他怕老王笑话,也怕妻子知道。

经过了一个半月的长途跋涉,他们终于到了老王找到的那个深山里的村庄,下车那一刻,老陈意味深长的看了小梵许久。

小梵已经沉迷于老陈的温柔,丝毫没有警觉,甚至在车子开到村庄的村口,小梵还是天真的以为他们是在实地考察,这可乐坏了老王,他觉得可以不用废力气就能完成他们拐卖妇女的第一笔交易。

老王跟老陈带着小梵穿过了许多只能人走的蜿蜒崎岖的小路,又在一个破旧不堪的院子里,等着买主的到来,小梵看着眼前的环境,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于是她开始害怕了,她看见破旧的村落,想要跑,却被赶来的村民堵在了门口,她不断的向老陈求救,得到的确是老陈低的不能再低的头和老王冷漠的目光,在那一刻,小梵的心被狠狠的刺痛了,自己一心喜欢的人,居然是把自己卖给别人的恶魔,小梵崩溃了,她不断的挣扎,最终被买家打晕才老实了,看着被扛走的小梵,老陈心里很是难受。

在交易结束之后,老王拿走了属于他的报酬,看着那一摞红钞票,老陈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在返程途中,老陈看到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屋子里有一个拴在铁链子里已经神志不清的女人,满脸污渍,身上是仅能遮蔽私密处的布料,此时正在对着窗外傻笑。老王再也忍不住了,他扭头就跑向刚才交易的屋子,老王看到反常的老陈,一脸诧异,可还是追了上去。

老陈找到刚才交易的人,跟他说自己反悔了,不卖了,却得到了对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和拒绝,老王赶到之后,以为老陈魔怔了,一边跟对方满脸堆笑的赔不是,还承诺下次有“货”第一时间送来,一边给老陈宽心,说这是常态,慢慢就把那些买回家的女人驯服了,让老陈不要往心里去。

老陈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老王,他第一次觉得老王那么可怕,仿佛是个恶魔。他看硬来不行,转头给了交易的人500块钱,说自己的东西小梵手上,只要他把东西拿到,并且对方可以保证小梵逃不出去,他就回去。对方看到老陈一脸真诚,再三思索之后拿了500块钱带着老陈去了买主家。

老陈进门,看到的是家徒四壁的破房子,里面是一张常年没洗的床,上面因为不知名的油腻还泛着光,屋子里有一条骨瘦嶙峋的狗,因为杂物堆杂,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老陈赶到的时候,小梵正在挣扎,她披头散发声嘶力竭的模样狠狠地刺痛了老陈的心,老陈上前推开围着的人,松开捆着小梵的绳子,拿出背包里的刀,挡在面前,一个青年不服,想抢回小梵,却被老陈一刀砍伤了胳膊,一群人看着眼眶充血的老陈,都不敢上前,老王也被老陈的反常吓的愣在地上。

老陈拉着小梵冲出人群,老王反应过来跟着跑了过去,因为没有方向感,他们逃到了一处悬崖边,在与一群村民的推搡之下,老王失足坠落了山崖,老陈也身负重伤倒在地上,老陈趁着村民们惊慌失措的时候悄无声息的逃走了。

老陈废了很大力气终于逃出了村庄,在公路上给一位送货司机塞了一千块钱,终于逃离了那个是非之地。

两个月后,老陈经过反复的思索,终于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去报了警,警方根据老陈的线索立即派人去老陈所说的地方抓到了这群人,并且解救了很多被拐卖的妇女,领头的交易者因为逃跑时不听规劝被警方一枪击毙,在悬崖底,警方还发现了已经只剩残骸的老王的尸骨。

因为不敢面对,所以老陈只是口述,没有亲自去到现场,被抓的村民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理直气壮的指责警察多管闲事,最后,那些村民全都被判了刑,经过DNA对比,警方认定老王就是经常拐卖妇女儿童和人体器官交易的幕后凶手,还因此破获了一桩大案件,老陈也因为自首和举报有功被减轻了罪行。

老陈打听了小梵的消息,得知小梵被抓回去之后,全村的男性都侵占了她,受不了凌辱的小梵第二天撞墙自尽,死不瞑目。

事情尘埃落定以后,老陈申请去那个村庄完成一件被委托的事,其实并没有谁委托他,他只是良心不安,想安抚一下小梵的亲人,因为老陈在狱中的积极改过申请得到了批准,当他再次来到那个村庄,村里一片平和,谁都想不到这里以前曾经有过多龌龊的交易。老陈在那座已经无人居住的房子里找到了小梵生前的衣服,为她做了衣冠冢,并且根据曾经聊天的内容送到了小梵的家人手上,老陈谎称小梵是因为和他一起破案时不幸身亡的,没有人知道老陈内心的痛苦和后悔。

老陈自这之后便金盆洗手,积极悔过,还在监狱中凭借自己所知道的渠道和套路帮助警方破了几起大案子,可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老陈总是会想起小梵纯真的笑容和被凌辱时歇斯底里的模样。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