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个成为渣男的博士父亲
未分类

我那个成为渣男的博士父亲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苏婧
2020-07-25 20:08
父亲一生的聪明才智,全奉献给了读书,也获得了褒奖无数。但他却将全部的自私、冷漠留给了我和母亲。



婚礼前夕,忽然接到父亲的电话,想约我见个面。在浦东一家咖啡厅,当我郑重地将未婚夫孙如奇介绍给他认识时,他只是敷衍地点点头,开口说道:“闺女,你手头宽裕吗?要不借我三十万?”我愣住了,很难想象半生自负的父亲,竟然会跟我开口借钱,他讨好的语气,于我而言是那么的陌生……

父亲出生在苏北的一个赤贫家庭,上面两个哥哥,下面两个妹妹。1989年,他成了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当时,镇政府还奖励了他200元钱!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进了政府部门,全家很长时间都以他为傲。不久后,经单位同事介绍,我父母相识相恋了。当时,大家认定以我父亲的条件,未来肯定能有大发展,可十年过去他毫无建树。

2004年,我升入初中,父亲突然辞职考研,全家老小都反对,他不为所动。这次,法律本科的父亲转考医学专业研究生,他拿出昔日高考的劲,居然考上了北京中医药大学。到了北京后,父亲每月的补贴只够自己。从那时起,照顾子女、赡养老人和挣钱养家的责任,就都落到了我母亲一人身上。

研究生毕业后,父亲被直接保送读博!由于经历特殊,作为励志之星他上过无数次报纸,收获无数褒奖。父亲的传奇经历,令我虚荣心爆棚,从初中到高中阶段,他都是我学业上的榜样,我努力让自己与他一样优秀。每每有人提及,我有个在北京读博士的父亲,感觉老师和同学们都会高看我一眼。

可这份虚荣背后,有许多人看不到的辛酸。我读初三时,母亲所在的企业倒闭,外公也罹患癌症,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当时,她曾给父亲打电话求助,却换来一句:“我还在读书,让我上哪里去找钱?”后来外公去世时,母亲痛哭失声,她恨透了自己的无能。

那之后,母亲开始自谋职业,从最初摆摊卖便宜衣服开始,每天推着三轮车,载着衣物、货架,到处打游击,我升入高中时,母亲已被生活逼出来了,她手里已经拥有三家服装店。家里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可辛劳让她眼角早早爬上皱纹,背也不那么挺直了。亲眼目睹了她这些年的艰辛和不易,我对引以为荣的父亲,开始有了不同的看法。

2011年7月,父亲博士毕业,回到淮安市一家三甲医院工作,待遇优厚令人羡慕。当时,我已经考到南京一所大学就读,母亲在县城忙着生意,我们一家三口仍旧过着分居的生活。从校园重回体制内工作,父亲的状况依旧没有好转,他恃才傲物,顶着博士的头衔,不肯向社会低头。

可医院里毕竟论资排辈,许多有多年临床经验的主任医师,才是科室里最有发言权的人。这些人大多与父亲年龄相当,他尽管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可论实践,他也得叫别人一声老师。这种尴尬局面,让他何难放低身段融入环境,更不愿意跟诸多年轻人,在各种晋升职称和职务的竞争。

同事的嫉妒排挤,以及他的“头脑简单”常惹麻烦,他始终得不到晋升,而且很多理念也无法调和。最令他尴尬的是,爷爷奶奶的许多亲戚,到市里求医问药都住进我家,要父亲找人看专家、给优惠。起初,他还曾张口请别的科室专家帮忙,后来,他不愿低头求人,索性不再接听老家来的电话。自负的他,从未将这当做结交同事的机会,而当成一种丢人的负担。

这种心态下,父亲再次陷入事业毫无进展的怪圈。2013年底,父亲凭借一篇获奖论文,申请到美国一所大学做研究项目。离开时,医院和卫生系统为他开了欢送会,他在台上侃侃而谈,与工作中不得志的样子判若两人。

临行前,我们全家坐在一起吃了顿饭。吃完饭,我父亲照旧坐着不动,等着母亲去买单,她突然说:“老柯,我们离婚吧!”我和父亲都不可思议地盯着她看,她脸上的表情写着坚定两个字。父亲有点不服气地问我:“怎么了?我这些年除了没办法管家,哪里让她丢脸了?”他理直气壮,让我突然就理解了母亲忍耐多年,仍旧看不到头的痛苦!

半个月后,我的父母办理了离婚手续,家里母亲挣下的房子、车子和服装店,她毫不犹豫地争取到了自己手里,父亲看上去净身出户了,爷爷奶奶哭嚎着说:“静静,你妈妈没良心啊!这些年,你爸这么辛苦读书、工作,她怎么就不体谅,让他到这把年纪,连个家都没有了!”

我漠然地听着他们的控诉,已经读大二的我,早已过了仰慕父亲学历光环的年纪。随着年龄增长,我更体谅母亲的不易,希望她在四十出头的年纪,还能遇到一个疼惜她的爱人,而不需要顶着博士妻子的虚名,见不到丈夫,更没人跟她分担重担、分享幸福。

尽管离婚了,为了我,母亲一直和父亲保持联系,也叮嘱我跟他多接触。母亲一直觉得她忙于生意,没太顾忌我的学习,我高考只考上了普通一本。父亲曾隐约表达过,作为他的女儿,本该遗传了优秀的资质,读书考学根本不在话下。可他却忘记了,初高中最关键的六年,他对我不闻不问,而母亲但是为了应付生计,都吃尽了苦头。

父亲到美国半年后,母亲跟他提出,想让他帮我联系一所美国的大学,去读研究生。他满口答应道:“我的女儿,本来就应该很优秀。”可后来,他支支吾吾告诉母亲,因为我本科就读的院校很普通,需要花些钱才能进名校。当时我正经历一段热烈的初恋,对跟着父亲出国留学很抵触。

但母亲执意为我奔走,父亲提出需要40万,才能搞定入学。多年来,一直在县城忙生意的母亲,对外面的世界并不太了解。但她笃定,父亲这些年是没有经济能力顾及家庭,绝不是对我这个女儿没感情,抱定这样的信念,她毫不犹豫地将钱转到了父亲的账户上。

我先后考了三次,都未达到理想的成绩。恰好,上海的一家企业向我伸出了橄榄枝,为了跟男友团聚,我毅然放弃了出国读研的计划。母亲觉得恨铁不成钢,可更令人生气的是,父亲除了抱怨她没有教育好我之外,对那40万只字不提。

母亲委婉提出让他退钱时,他却说:“钱已经花出去了,是柯静自己放弃了入学机会的!”他振振有词,母亲怕我难受,只能自己消化这件糟心事。至此,她对父亲彻底失望了,2014年,母亲再婚了,她的丈夫叫冯进是名中学老师,我特意赶去参加了婚礼。看着妈妈已不再年轻的脸庞,有了爱情的光芒,变得格外生动时,我忍不住眼泪奔涌。

而自由女神也没能让父亲长久驻留,2015年,父亲悄无声息地回来了。这次,没有想象中的衣锦还乡,我去浦东国际机场接他时,他给我带了两件美国潮牌T恤做礼物,里面的标签上赫然写着:Made in China。他回来不久,我大学毕业了,签到了上海一家企业,跟两年前毕业的男友孙如奇团聚了。

忙着应付职场菜鸟的艰难,我便很少与父亲联系了。两三个月后,父亲跟我联系,他说:“爸爸现在是私立医院的合伙人!”原来,父亲深知自己玩不转传统医院的晋升体制,怕被人打压的憋屈情景重现,所以迟迟未接受一些医院的邀请。直到一位投资人,看中了他传奇的经历和头衔,决定以他的资历为噱头,投资一家私立医院。

因为包装得当,这家医院很快在上海周边开业了,应他数次邀请,我也去探望过一次。那所医院中等规模,环境优雅,父亲带我参观期间,不少医护人员见到他,都礼貌地称呼道:“柯院长!您好!”他也庄重地点头,偶尔还冒出几句英语单词。他这副的模样,与以往判若两人,让我有些陌生,可细想下来,这不就是他多年不断折腾,所要追求的别人的敬仰与膜拜吗?

尽管同在一个城市,可我们父女俩却没什么机会见面。我没有屏蔽父母的朋友圈,通过这样的方式去了解他们的境况。母亲的朋友圈大多是聚会、美食和旅游,她已经开始享受生活了,尤其是寒暑假,她和冯叔叔总是自驾,从川藏线到海南环岛游,令人羡慕。而父亲的朋友圈,大多是医学动态以及他所在医院的各种动态新闻,看得出,他沉浸在迟来的事业中,非常珍惜这次机会。

2016年国庆节,我带孙如奇回了老家,跟母亲和冯叔见了面,他们对踏实、沉稳的孙如奇很满意。我跟母亲说准备来年结婚,她很高兴,甚至拿出一张用我名字开的银行卡,说这60万给我做嫁妆。临行前,她赌气般地说:“你结婚的事,告诉你爸爸,他如今事业顺利,该到了补偿你的时候了。”

其实,孙如奇家早在他毕业时,就在上海为他购置了一套二手房。虽然房子不大,但我们比起许多尚在打拼的年轻人,已经非常幸运了。当我在电话里告诉父亲,我要结婚时,他的声音毫无波动,只是说:“哦,你定好酒店了,记得通知我时间就好了。”其他的事情,甚至连我要嫁的人姓甚名谁,都没有多问一句话。

挂了电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当真是五味杂陈。憋了好些天,我才将这事告诉母亲,语气里是浓浓的失望,她安慰我说:“孩子,这些年你爸爸都是这样的,你也长大了……”没等她说完,我就打断道:“妈妈,我知道的,以后不会再为他纠结了。”

当年春节,妈妈和孙如奇的父母在上海见面,商量好了我们婚礼的时间和地点。很感谢我的准公婆,在知道我的家庭情况后,很照顾我的情绪,所有的安排都跟母亲有商有量,他们不约而同,谁也没有提出要问我父亲的意见。在我的人生旅途中,父亲只剩个华丽的名头而已。

可谁也没有料到,婚礼前夕父亲会找我借钱!而且一张口,就要借这么大金额。我犹豫了很久以要结婚、想要孩子为由拒绝了!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冷静了半天才说:“你不介绍一下未婚夫吗?”我介绍过后,他就开始客气地盘问孙如奇的工作、家庭等情况。当他得知我们在上海居然有套小两居后,不满地说:“静静,你们既然有房子住,你妈妈给你的嫁妆钱,为什么不能借给我?”

他理直气壮地表情,让我有种欠了他钱没还的错觉,那顿饭吃的很尴尬。他一直试图说服我借钱给他做投资,我始终没有答应。最后,他气鼓鼓地坐在位置上,不再搭理我们,服务员来买单,他目不斜视,孙如奇赶紧掏钱付账,然后我俩落荒而逃了。

半个月后,我婚礼当天,父亲带着女伴来参加我的婚礼,介绍时让我叫她苏姐,并带着她坐了主宾席。整场婚礼,我偷偷观察过父亲,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倒是苏姐跟我母亲、冯叔和公婆,热络地聊着天。婚礼第二天,我在新房整理红包,登记随礼名单和金额,发现父亲的红包跟我同事一样多,倒是苏姐,竟大方地给我包了8000元,让我惊诧不已,但后来一想,倒追我爸这种自私男人,不付出代价怎么行呢?

看着眼前的一薄一厚两个红包,我有说不出的感觉。趁着婚假,我俩带着母亲和冯叔在上海到处游玩了一番,期间,我老公无意中说出此前父亲找我借钱的事情,母亲愣了一下,没说话。直到她回老家之前,才偷偷告诉我当初想送我出国,给了父亲40万,他至今没有归还的意思。

她本意是想让我不要为了没借钱给父亲而内疚,可我却出离愤怒了,父亲这辈子,最爱的人始终只是他自己,连女儿出国,都要骗前妻一把。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今后尽量不再与他来往了,更对母亲心存内疚,这些年,她独自为我付出的辛苦、感情和隐忍,我无以为报,只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让她放心了。

2017年9月份,半年多没跟父亲联系的我,忽然接到他电话:“静静,爸爸要借钱点……放心,不是跟你借,跟小贷公司借款,需要担保人……”我敏感地意识到不对,当即追问:“你出事了?”他说:“怎么会呢?医院发展很好,要入股,所以需要钱。”我对此心存疑惑,让他把入股协议和你的借款协议发给我看。

在我的坚持下,他最终发来一份借款协议,说医院入股协议等钱到位后,才能看到。我姑且相信,立即将借款协议发给了学法律的同学,询问如果当他的担保人需要承担怎样的风险?当得知,如果在既定时间,父亲无法还清欠款时,就由担保人来偿还本金和利息时,我毫不犹豫地再次拒绝了父亲。

他在电话里怒斥我无情无义,说他生了个白眼狼女儿!我心里觉得特别好笑,没有跟他过多争辩,就挂了电话。此后,他的朋友圈立即屏蔽了我,打电话到他医院,也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2018年1月19日,我忽然接到自称公安局的电话,称我父亲因诈骗被抓捕归案!起初,我以为是电话诈骗,随口说:“我爸是医院院长,收入不菲!他还是高智商的博士,你还是打电话骗别人吧!”可对方直接报出他的工作单位、身份信息,甚至连我们老家的相关信息,都能说得清清楚楚,这下我傻眼了。

那天,我为父亲聘请了律师,也申请在看守所里见到了他。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那个胡子拉碴,眼神沮丧的男人,是我那个一辈子都讲风度、有学识的父亲。在律师的询问中,我也了解了他出事的经过……

原来,父亲被卷入诈骗案,跟那个苏姐逃不脱关系。在2017年春节前后,父亲跟医院的投资人就闹掰了,他原先怀揣雄心壮志,想将医院发展成为只针对高端客户,私密性极好的私人医院。可在实际运作中,投资人却认为定位太小众,只是急功近利地想利用父亲的名头,赚快钱!甚至给医务人员定下高额的创收任务,必须给病人多开检查、多开昂贵的进口药品,跟市面上黑心的“莆田系”医院基本上是一样的运作模式。

经过一年多的运作,投资人事先鼓吹的先进理念,终于通通作废,在积累一定的人气后,开始大肆圈钱了。父亲开始四处活动,想找个下家,专心做业务,可这所“污点”医院的任职经历,让许多大医院对他敬而远之,担心受到连带影响。就是这次虚荣心作祟的错误选择,让他彻底断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他本想破罐子破摔,赚点钱早点退休算了。

就在他最消沉的时候,苏姐带着她的母亲来看肾衰竭,两人就这样认识了。父亲不忍心看她们被恶意圈钱,就偷偷指点苏姐到其他医院就诊,并给了许多治疗和调养的指导。这样一来,他俩就逐渐熟悉了。苏姐刚过四十岁,离异没有孩子,而父亲又是一个人。
她为了感恩,时常会包点饺子送到父亲家中,顺手又帮他打扫、整理一下。

多年独居,父亲的生活相当的随意,忽然有人嘘寒问暖照顾,一下子就击中了他的内心,两人很快就有了关系。刚开始父亲也没太认真,毕竟他从来没想过要再去负担一个人的生活。但苏姐和他之前遇到过的女人都不一样,她从不找父亲要钱,反而给父亲添置了许多东西。在她的照顾下,父亲的生活质量有了很大飞跃。

但最打动父亲的其实是苏姐的性格,父亲自负、偏执,很多时候钻牛角尖,苏姐从来没有和他计较,即使是父亲错了,苏姐依旧崇拜他,这也是父亲一生最希望得到的。凡事都能让着他,一切以他为重!这让当时倍感挫败的父亲,找到了许多心理安慰,也从心里认定,苏姐是他的真爱。

自从父亲认定苏姐后,就对她言听计从,认为苏姐一切都是为他好,甚至感慨自己前半辈子白活,他想重新开始,和苏姐好好的走完下半生。直到有一天,苏姐告诉我父亲,她表哥有个项目,投资利息特别高,能达到将近20个点,肥水不流外人田,她想让我父亲入股。

她把这个项目描绘成高端房产项目,父亲那时已陷入苏姐的温柔乡,觉得挣了钱,俩人正好可以过更好的生活。他拿出所有积蓄投了进入,刚开始每月都有利息,他俩也憧憬赚够钱,买套带小院的房子,种点菜,过神仙眷侣的生活。父亲甚至在一个小本子上计算着怎么花他投资赚回的那些钱。

他跟身边每个人都借过钱,他的病人、亲戚朋友包括我!当父亲沉浸在他的发财梦的时候,苏姐突然消失了,电话不通,微信也将父亲拉黑。至此,他才发现自己连钱投给了谁都不知道。父亲慌了,他通过苏姐的手,前后投入了自己的89万积蓄,找他人借债、担保投资的钱一起,竟高达300万。

父亲疯了一般,四处找人,半个月后父亲才终于承认现实,他被骗惨了。父亲一度很绝望,不是因为钱没了,而是因为被骗,他一直是自负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今他却栽在一个他深爱的女人手里,他实在接受不了!很多人得知苏姐不见了,开始来找他要账,医院也趁机与父亲解除了劳动关系。

而经父亲介绍,参与“投资”的人们愤然报警,他也因涉嫌诈骗被抓获归案了。在交代案情时,父亲甚至因情绪一度非常激动,心脏病突发被送往医院抢救。

在律师的帮助下,父亲办了取保候审,回住所休养,等待法律的制裁。在此期间,他明确跟警方保证,会配合调查,尽快将苏姐抓获归案。比起入狱,他更痛恨自己败在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女人手里,而且感情上的伤痛,远胜于他经济上的损失。

此后,父亲每天将自己关在屋里,靠外卖为生。我和律师每周会去家里探望他一次,而他见到我们,就匆忙关闭电脑,至于他在干什么,谁也不知道。两个多月后,苏姐落网了,是父亲提供的线索!我这才知道,父亲每天趴在网上,是通过中介租了苏姐老家隔壁的房子,雇了个网瘾少年,整日开着两台电脑,一台自己打游戏,一台开着高清摄像头,我父亲可以一动不动盯着苏姐母亲家的动静。

就凭着心里这口闷气和坚韧,他竟然真的用这个方法,看到了苏姐的踪迹,并且报了警。归案后,苏姐痛哭流涕地跟父亲忏悔说:“为了母亲的病,我没有办法!”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父亲流泪。那一幕,让我有点动容,也相信苏姐于父亲而言,是这一生他付出最多信任和爱的女人,共度后半生的承诺也绝非虚言。

最终,苏姐带走的那些钱,尽数退回。那天,我去带父亲办理后续手续,亲历了他俩的见面。将自己的枕边人亲手送进监狱,我很想问问他的感受,但我发现父亲一直在眨眼睛,眼眶早已湿润了,便没有张口。

2018年6月,父亲的朋友圈更新了,他到了苏姐老家的县城,开了家中医诊所。看着他穿着白大褂坐诊的模样,比以往明显沧桑了不少。只是这一次,他好像真的抛开了半生辉煌,开始了踏踏实实的生活,也在等待苏姐出狱归来。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