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蛋糕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真实故事

一块蛋糕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王五五
2020-07-26 06:02
人生四大喜事: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试想,一个姑娘,身在异乡,举目无亲,却偶遇旧友。

这是何等的幸事!

可是,真是幸事吗?

大家好,我是王五五。

今天就聊一聊这他乡的“故知”。

一、大事

这事发生在几个月前。

那几天眼皮总是跳。

对于我这个毫不迷信的人来说,这点事,引起了我的重视。

我已经失眠了,若是只关乎自己还好,真不希望身边人遇到不顺之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多多失联了。

之前多多说她打算和几个朋友出去玩一圈,也就一周的时间。

期间可能无法及时和我联系,但是有人作伴,让我不要担心。

对于多多,我还算比较放心,懂事,自立,又有三儿传授的一招制敌。

多多之前也出去玩过几次,从没出过什么状况。

可是这一次不同了,一周时间过去了,多多始终没有消息。

我的宝贝女儿呢?

这事在别人身上我可能劝别人淡定一下,可发生在多多身上,真是控制不住自己了,我恨不得立刻飞到美利坚去。

深吸一口气,我开始联系多多的同学。

黑的,白的,棕的一圈问下来,我得到一条重要消息。

多多竟然回国了。

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我呢?看来丫头是有事,不方便告诉我。

我马上给老K打去了电话,让他帮忙进行查询。

可是,结果并不理想。

唯一能查到的仅仅是前几天回到北京的信息。

之后就查询不到了,仿佛人间蒸发一样。

有一点可以知道,多多还在北京。

可是北京这么大,2000万人呢,真要是出了什么岔子……

我已经不敢想了。

淡定淡定。

现在心里就一点,需要尽快找到,越晚找到,风险越大。

冷静之后,我考虑是不是自己的方向有问题。

找人是暗度使的基本操作,如果本人找不到,就需要调整思路。

我马上把重心放在了最近和多多有过联系的人身上。

终于,一个名字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小芳。

看到这个名字,我马上虎躯一震。

这个女孩,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见过。

印象中多多小时候的一个玩伴就叫小芳。

当时她住在隔壁,时不时找多多玩耍,后来我们搬家,就没有联系了。

经过老K调查,小芳是多多最近联系的人。

而她拨出电话的地点,显示在北京的亦庄的H公司。

这里分布着密集的工业园区,从外面看,厂区空旷,人烟稀少。

可能是因为正处于上班时间,每个园区都显得十分清静。

找到这家公司并不难,可想进去就不容易了。

来到正门,有一个保安亭,门口笔直站着一个高大的保安。

这保安虽然身板子不如三儿,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当兵下来的。

在他身边立着一个打卡器,看来想进去需要刷卡。

我试图凭借我的口才让我无卡进入。

结果,失败了。

这小伙子简直是油盐不进,就认卡,别的一概不行。

本来我希望能够不惊动人,直接溜进去,看来是不行了。

我只好说出自己的来意,想要去人事部找个人。

可是保安依旧不同意,嘴里就一句话,“刷卡进门!”

哎呦喂,我要有卡,至于在这费半天吐沫星子吗?

可惜可惜,如果是个女保安就好了……

“那能不能帮个忙,我找**芳,给她传个话,就说老家来亲戚了。”

听到小芳名字的时候,保安眼神立刻不对了!

从他的眼神中,我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氛。

他迅速转身冲进保安亭拿起了电话,就在我纳闷出什么事的时候,一个眼镜男跑了出来,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他一个问题就把我弄蒙了,“你是哪的记者?”

二、意外

怎么把我当做记者了?

听到我说自己是小芳亲戚的时候,眼镜男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神情。

与此同时,他展现出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差不多得了啊!钱都已经给了,字也签完了,跟我们已经没关系了!”

给钱?签字?

我正要进一步询问,眼镜男兀自离开了。

什么态度?

我这火腾就上来了,现在女儿都找不到了居然还敢给我添堵?

要不是看到屋子里这五六个保安,我就真的动手了!

哎,现在也是年龄大了,我需要冷静。

这个时候,外面停靠了一辆大巴,上面写着H公司班车。

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年轻人,看来是接班的时刻到了。

这种公司我是略有耳闻的。

这种企业招募的很多是年轻人,工作量大,三班倒,工资全靠加班费。

等他们经过我的时候,我挨个询问看他们是否认识小芳。

一无所获。

现在临近六点,这些人应该是上夜班的,说明下白班的就要出来了。

果然,这些人正在排队刷卡的时候,从园区里的厂房走出很多人。

看着这些下班的人群,我继续大海捞针。

可是这些人同样没有人认识小芳。

就在我陷入困境时,突然眼前一亮。

保安换岗了。

竟然真的有一个女保安站在了刷卡机的旁边。

清秀的面庞,修长的双腿,这身材,嗯,可以。

尤其是这两条腿,只可惜配的是黑色的制服裤子。

怎么能搭配裤子呢?真是暴殄天物。

吸引我目光的,除了大长腿,还有这张稚气未脱的脸。

典型的娃娃脸,跟身高真的不太匹配。

我悄悄朝着她走了过去,始终给她一个侧脸。

我扫到她的眼神,她看我的感觉跟之前那几个糙老爷们完全不同。

我知道,机会来了。

我走进了不远处的便利店,精心挑选一番。

出来之后,我等待着,看到眼镜男以及一些领导模样的人离开了。

我就凑了过去。

之后,就是很简单的事情了。

女孩嘛,虽然性格各异,但是整体上还是有共性的。

为了不让保安妹妹违规,我并没有让她直接告诉我关于小芳的事情。

尽管我是可以这样做的。

我当然知道那个眼镜男早已下达了“封口令”,自然是不能让保安妹妹为难的,所以只能曲线救国。

保安妹妹给我提供了一条重要的讯息。

十五分钟之后,我站在该公司外租公寓的门口给一个叫李丽的女孩打去了电话。

很快,这个叫李丽的女孩出现在我的面前。

李丽看上去很警觉,盯着我看了半天。

我直接告诉她,自己找小芳有事情,因为我的女儿失踪了,而小芳可能是唯一知道的人。

她告诉我,现在没有人找得到小芳。

就算找到,我也问不出什么。

为什么?

因为,小芳上吊了。

三、相似

在肯德基餐厅,李丽告诉了我关于小芳的事情。

H公司之所以三缄其口,就是因为小芳“险些”闹出人命。

这个李丽既是小芳的室友,也是将小芳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人。

前几天的上午,小芳离开岗位上厕所半天没有回来。

李丽被领导要求前去找人,可是喊了几声没有回应,感觉事情不妙。

最终在角落的那个隔间中,看到了已经上吊的小芳。

虽然抢救及时捡回一条命,但是因为颅脑损伤,现在都没有清醒。

家人从河北老家赶来,在园区门口拉起了横幅。

为了不让事情继续搞大,公司赔偿了不少钱。

但还是有记者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才有了眼镜男当时的嘴脸。

我叹了口气,既是感慨年纪轻轻怎么寻了短,也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搭上的线,就这么断了。

我问李丽知道不知道小芳为什么上吊呢?

李丽脸上显出了一副窘迫的神态。

我摆摆手,心想肯定是有些不方便说的事,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应该强求。

现在我该怎么办呢?

小芳回老家了,这可如何是好?

我手指在桌上敲着,盘算着难道现在就要找到小芳的老家?

可就算找到又能怎么办,小芳人还昏迷着,能不能醒来都不知道呢。

颅脑损伤就算可以恢复,也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就在我寻思的时候,突然发现,李丽此刻却直勾勾盯着我在看。

“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让她看得太不自然了。

虽然被女孩看不算什么,可此刻让这么一个跟我女儿年龄相仿的盯着看,还是觉得不舒服。

“叔叔,您,姓钱吗?”

我摇摇头,告诉她自己姓王,看来这女孩是认错人了。

“哦,对不起,估计我是认错了,不过说真的,有个女孩子,是我隔壁宿舍的,她跟您长的还挺像……”

我笑了笑,心想这样俊俏的女孩应该不多。

不对。

有情况!

和我长得像?难道是……多多?

我稳了稳情绪,立刻起身又端着一堆吃的放到了李丽的面前。

李丽刚要推脱,被我按住了手。

我告诉李丽,先吃饱喝足,然后帮我仔细回忆一下这个女孩子。

李丽笑了,她哆哆嗦嗦地打开了全家桶,拿起鸡翅啃了起来。

李丽是个苦孩子,她手上的茧子已经直白地告诉了我,她从前干了很多苦活。

而她在进入肯德基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全家桶。

这种小细节我是不会错过的。

接下来,真的就有了意外收获。

李丽给我描述了一下那个女孩的特征和说话方式,就是简单的几点,我就可以确定,那个跟我相似的女孩就是多多!

我真的想不到,多多竟然会改了名字潜入到这个公司!

四、调动

钱燕,这是多多改的名字。

李丽说多多在公司负责流水线的工作。

工作内容很简单,就是给流水线上流过的产品打包。

不停地打包,不停地打包,不停地打包。

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这强度,多多受得了吗?

这孩子……

她为什么要办了假证件进入到这家公司?

真要是为了实习,也不应该做这个工作吧?

我当然不是说这种工作不好,而是多多有更适合的岗位来实习。

很快,有一点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就是多多来的时间点正好是小芳自杀之后的两天。

这肯定不是偶然。

就在我以为终于找到多多的时候,李丽却告诉我。

多多已经因为工作需要,调动去了廊坊分公司!

啧啧,真是让我上火。

好不容易有了点希望,又立刻给吹灭了。

事不宜迟,我送走了李丽,准备出发廊坊。

趁着夜色,我看到了保安妹妹的身影。

保安妹妹今晚值夜班,现在这个时间,领导们早已下班。

我终于可以跟保安妹妹聊几句,感谢她的帮助。

在和她保持安全距离的前提下聊了起来。

我从她的眼中看到一种难得遇到知己的感觉。

互留了微信号,告别保安妹妹,我打了一辆黑车离开了北京。

这里距离廊坊很近,有不少廊坊出租车会来到这里拉活。

40分钟不到,晚上九点,我来到了廊坊。

廊坊这个城市我来过几次,印象不错,干净,安静,适合居住。

很多京津人士都在廊坊购房,把廊坊的房价炒上了天。

甚至还一度传闻廊坊将从河北省剥离出来,划归北京。

当然,也没有了下文。

经过这一路和黑车司机的交流,我明白了之前的判断是有误的。

我开始觉得多多不会离开北京,老K那边也没有查到任何的购票信息。

其实是因为多多根本就没有购票。

她压根就不需要去什么火车站或者机场。

从亦庄到廊坊的距离已经非常近,黑车或者拼车都很方便。

下了黑车,天还没有太黑,借着朦朦胧胧的光线,我朝四周瞅了瞅。

不得不说,这个地方真是够偏的。

来的时候我就注意了,仅有个别的公交车可以通到外面去。

这个分公司周围非常空旷,对面就是大片的树林。

本来以为这么荒凉的地方不太好找歇脚的地方,可是稍微一转悠,我才发现,周围好多的日租房。

真是老天帮忙。

这里挨着一个村子,很多小院的外面写着大大的“日租”。

找了一个,我就敲门走了进去。

老板也没多问,收了钱就走了。

我选择了一个可以通过窗户看到分公司门口以及周围环境的房间。

这儿的租金真是便宜,看来主要都是针对这个公司的普通员工的。

现在,我愈发感觉到多多已经离我越来越近了。

事实确实如此。

只是,我没想到和多多的见面是在这样一个场合。

五、取证

稍微吃了点东西,手机亮了,我收到了保安妹妹的信息。

问我是否安全到达,真是个暖心的小姑娘。

她说我给她一种很安全的感觉,特别想跟我聊一聊。

大家都知道,我是很有原则的。

一般遇到这种要求,我怎么肯定舍得伤害那家小姑娘的心呢?

只是,没想到,我和她的聊天会这么这么重要。

她可真是老天爷派来帮助我的。

夜里十二点刚过,我在窗边观察着,公司大门口出现了一群人。

基本都是小伙子,来到门口开始抽烟。

看来他们这是休息或者晚班刚吃完饭。

就在一片吞云吐雾之中,我看到了一个人影。

看到这个人影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手心都出汗了。

尽管周围光线不是特别好,而且还只是背影。

我还是一眼看出了,那是多多!

我的宝贝女儿,肯定是不会看错的。

她从一群抽烟的小伙子身后走了出来。

在门口朝着外面张望了一下,很快横穿马路走进了对面的树林中。

嗯?

多多这是干嘛去了?

看到这里我是既开心又紧张。

她确实在这里,而且人没事,可是这晚上的,去树林干什么了?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我快速冲了下去。

一走进树林,我就有点发懵了。

外面最起码还有路灯,树林里可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人呢?

我将手机拿了出来,正要打开手电筒,突然!

左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

我现在脑袋一片空白。

这,这,这!

我一弯腰,顺手抄起一根棍子冲了过去!

哎呦!

我被什么绊住了,一个没站稳摔在了地上。

刚一起身,就看到一张脸凑了过来。

借着朦胧的光线,我看到了,原来是多多把我绊倒了。

“你!”我刚要说话,多多赶紧捂住了我的嘴,将我拉到一边。

这时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周围的光线,看到多多是自己一个人,顿时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嘘嘘嘘!别出声!”多多冲我比划着,我赶紧点点头。

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啊!

多多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道,让我跟在她后面,别坏了她的事。

这丫头搞的什么名堂?

我跟着她小心翼翼地往左前方走去,正是那阵声音传来的地方。

很快,在一棵树后,我看到了有两个黑影重叠着,一起一伏。

我们和他们只有几米的距离,这音响效果就很到位了。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圆圆的大白屁股,动起来幅度真是不小。

这么粗壮,肯定是一个男人的……

哎,不行啊,怎么能让多多看到这个呢?

作为一个父亲,我必须立刻停止让多多接收这些不健康的讯息。

我刚要伸手捂住多多的眼睛,前面亮起了一个闪光。

咔嚓!

多多拍照了。

闪光之下,我清楚看到了一男一女紧靠在一起,惊慌失措地看着我们。

“谁!”男人的声音颤抖着发了出来。

多多一步冲了过去,伸手抓住了正要提裤子的男人。

“姐夫!你真行啊!”

六、王牌

这个姐夫,并不是真的多多的姐夫,我也不认识。

通过多多,我知道了里面的缘由。

不得不说,各位女孩子们,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多留个心眼。

这个姐夫叫张磊,姐姐是谁呢?

小芳。

小芳小时候跟着叔叔从河北老家来到了北京,就在我们隔壁生活。

当时小芳跟多多两个人很对脾气,经常在一起玩。

这个大眼睛的女孩给我的印象很深刻,话不多,很爱眯着眼睛笑。

搬家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就是多多告诉我的。

小芳初中毕业上了中专。

毕业之后换了几份工作,最后来到这里,遇到了改变她生活的人。

他乡遇故知,这个故知就是张磊。

张磊是小芳的河北老乡,两人初中在一个班。

跟小芳不同,张磊考上大学,毕业后进入了这家公司做白领。

小芳见到张磊,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个英俊帅气,又有学识的人迷住了。

本来就是独自一人北漂生活,举目无亲,无依无靠。

张磊的出现,让小芳感觉生活有了目标。

小芳虽然学历不高,但是年轻漂亮,心地善良。

在张磊的努力追求下,两个人很快就发生了关系。

让小芳没有想到的是,之后张磊就立刻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小芳犹如被扔到冰窖一般,多次努力都打了水漂。

就在她伤心绝望之际,意外地和多多取得了联系。

小芳将自己的处境告诉了多多,多多试图安慰小芳,可没有什么效果。

多多本来的打算回到北京去当面见一下小芳,可却得到了小芳上吊的消息。

而那个得到小芳身体的负心汉张磊,却跟没事人一样。

多多打算让这个张磊得到应有的惩罚。

多多见到张磊之后声称自己是小芳的表妹,让张磊照顾自己。

看到多多的时候,张磊心动了。

可张磊也不是一般人,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危险。

因此故意疏远了多多。

多多只能继续等待时机。

甚至跟着张磊调动到了廊坊。

就是为了找到张磊玩弄女性的证据!

但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在树林中被张磊欺负的女孩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们两个是自愿的!这是我男朋友,关你们什么事!”

张磊,真的不是一般人嘛。

一直安静的张磊,看到多多拿自己没办法,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行了行了,我跟小芳不合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也知道,感情这个东西,强求不得!”

强求你妹!

我拿出防狼喷雾,喷了过去。

张磊一声惨叫,痛的在地上打起了滚,终于求了绕。

一个彻头彻尾的衣冠禽兽,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在张磊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藏匿的却是一颗龌龊不堪的心。

张磊上大学时曾经谈了一个女朋友,之后女朋友给他戴了绿帽子。

张磊试图挽回,可被女朋友公开羞辱。

大学毕业,他来到这家公司,打算干一番事业。

可是很快就遭遇了第二重打击。

张磊在回家的火车上遇到了一个女孩,聊起来发现就是同公司的员工。

女孩比张磊小几岁,在流水线工作。

也许两个人见过面,但是穿着制服的女孩子跟打扮后的肯定不一样。

张磊喜欢上了女孩,两个人交往起来。

可是再一次女孩上夜班的时候,张磊意外发现,女孩竟然跟别的男孩搞在了一起。

张磊质问女孩,却被男孩暴打一顿。

第二天,男孩女孩双双离开,他们本身工资很低,没有任何留恋。

张磊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三天。

等他再次上班的时候,他的心理已经发生了变化。

变得尤为畸形。

张磊打算报复。

他特意申请从调动到了流水线负责管理工作。

当时领导还问他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张磊信誓旦旦说自己更适合基层工作。

实际上,他已经目标锁定在了这些女孩子身上。

这些女孩普遍学历不高,处世未深,背井离乡来到北京找工作。

张磊知道这些人是最容易下手的。

“第一个,还是个小胖丫头,我花了一百块钱就搞定了!”

张磊眼中闪烁着得意的光芒。

那是张磊的第一次尝试。

管理流水线不到一周的时间,他就摸清每个人的情况,包括籍贯、年龄、学历等等。

张磊甚至都已经忘记了小胖丫头的名字。

只记得她“因为胖,手背上都是一个个的肉坑”。

选择她除了因为都是河北老乡,更是因为那周是她的生日。

张磊买了生日蛋糕,又准备了鲜花,将女孩哄的意乱神迷。

之后两个人“无意”走到树林散步,在那里,张磊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合计才花费了一百元左右。

胖女孩本以为自己找到了真命天子,没想到第三天就莫名其妙分了手。

因为流动性很大,对于张磊来说,这样的女孩子是不缺的。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案例”,第二次、第三次接踵而至。

甚至到了后来,张磊都开始做起了“无本买卖”。

因为经济不景气,公司招工出现困难,为此推出了一项政策。

“每介绍一名流水线员工入司的,公司奖励介绍人两百元。”

北京因为距离河北极近,成为很多河北青年的首选。

有太多的本该上大学的年轻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选择了工作。

张磊瞅准了这个机会,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来进行联系。

经过张磊“不懈的努力”,他找来了很多刚刚离开家的女孩子。

财色双收。

张磊仿佛成了“人生赢家”。

而最厉害的莫过于,被张磊占了便宜的女孩子,竟然没有一个站出来。

她们要么觉得,两个人差距本身就大,确实是不合适,分了就分了。

要么觉得,这毕竟是“丑事”,已经吃亏了,就不愿意再提及。

张磊就这样抓住了女孩子的心理,一次次得手。

直到遇到了小芳。

张磊对于这个曾经的同学都没有绕过,真是让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小芳上吊跟我没关系,那是她自己不愿意活了!你拍照也没用!那都是别人自愿的!我还要告你侵犯我隐私呢!”

太TM嚣张了!

多多气的想要掐死张磊,被我拦住了。

因为我有话要给张磊说。

“还记得北京公司那个女保安吗?你是不是跟她也……”

张磊愣了一下,想了一下乐了。

“哈哈,记得啊!怎么了?娟子啊,她主动找的我啊,先说明,那是她找的我,主动追求的我……”

我赶紧摆摆手,让他停下来。

一个老爷们叨逼叨,叨逼叨,烦死了。

我咳嗽了一声,亮出了我的王牌。

“听说,你还录了你们在一起的视频呢,对吧?”

“对啊!怎么了?我他妈乐意!”

“乐意,呵呵,你知道她多大吗?”

张磊眯着眼睛看着我,说我管她呢!怎么也得成年吧?那么高的个子。

我摇摇头,轻声说道:“保安妹妹下个月才年满14岁,你,完蛋了!”

后记

保安妹妹父母都是高个,她父亲好像还练过篮球。

有了这个基因,她的个子自然不会低。

因为学习不好,保安妹妹想出来工作。

专门弄了个假的身份证进入了这家公司。

我见到她的时候,认为她就是娃娃脸而已,没想到年龄是真小。

多亏了保安妹妹,张磊这个混蛋,终于折了。

看着多多消瘦的样子,我的鼻子一阵发酸。

“哎,胳膊都细了,下巴也尖了……”我已经心疼的说不出话了。

多多说公司食堂超级烂,再加上工作强度大,不自觉地就瘦了好几斤。

看着我闷闷不乐的样子,她还一个劲安慰我,说自己终于减肥成功了。

多多这一趟也着实不易,刚一回国就在地铁里被人偷了手机。

之后又进入了完全陌生的环境,就这么一直靠着自己一个人在努力。

“你真的该早点给我说的,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毕竟多多是个女孩子,我真怕她会遇到危险。

多多沉默了半天,眼泪下来了。

“小芳是我第一个朋友,我想靠自己的力量来帮助她……”

PS:

我和多多站在工业园区门口。

此时是下午六点,如同潮水般的女孩走出了公司大门。

她们充满笑容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女孩子们,家人才是最关心你们的人。

在你看来,也许家人的叮嘱很麻烦,他们对你的提醒很多余。

可如果你真的记在心里,绝对会对你有莫大的帮助。

多一分防备,就会少一分危险。

希望出门在外,独自打拼的你们,都可以平安,快乐。

故事写到这里结束了,别忘记了动手指”转发分享“

有好的故事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