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男调查过程中的惊人发现
真实故事

在出轨男调查过程中却发现惊人的秘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钱三
2020-07-26 19:09
不知道列位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天儿凉了找衣服,居然从好久不穿的大衣兜里摸出几百块钱来。

那个爽,简直比自己真捡到钱还高兴。

不过这钱到底是自己的,不算是真的赚到了。

然而生活当中经常会有些意外的惊喜,让你体会货真价实的喜出望外。

今天跟列位聊一件我经历的挺有意思的事儿,是在查一桩别的活儿的时候,拔出萝卜带出泥,居然捎带手又查出一桩更大的案子。

差点没给我美死。

闲话少叙,咱们言归正传。

2016年11月18日

起因是帮一位阔太找老公跟小三在一起的证据。

阔太名字里有个慧字,我叫她慧姐

慧姐的老公D总是个投资人,据说投了不少影视剧,相当有钱。

一般遇到这种怀疑自己被绿的可怜女人,我都是先安慰,然后给她提一些专业化的建议。

比如从哪些细节入手,可以有更大几率发现男人出轨的证据。

这样一方面是让她们更有参与感,让她们不至于被伤心破坏了理智。

另一方面也是为我自己的调查提供更多的线索,加快结案的进度。

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慧姐跟我接触过的绝大部分的找小三的原配都不一样。

她好像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老公是不是有外遇。

面对我的劝慰和建议,她从包里摸出烟来燃上一支,吐出口烟雾,特无所谓地对我说声谢谢,这些话你不用说了。

“像我老公这样的男人,就算他跟你发誓说自己绝对不在外面胡搞,你会信么?”

我嘿嘿一乐,然后摇摇头。

“那不就结了,他是不是搞女人、搞多少以及怎么搞,这种我根本杜绝不了的事儿,我一点儿也不关心。”

慧姐优雅地吐出一口烟,接着说我很清楚像他这样的男人,其实根本就不用主动去找女人,多少漂亮女人争着抢着往他身上扑的,我又不是千手观音,能挡得过来么?

我说既然这样,那你还找我做什么?我收费可不低。

慧姐一脸悲悯地看着我,一副“我们有钱人的世界你不懂的样子”,说这不一样,我们是夫妻,从道德和道理上他是不能出轨的。

所以如果你拿到了他出轨的证据,就能狠狠敲他一笔是么?我笑着问慧姐道。

慧姐会心一笑说像我们这种女人呢,必要的忠贞协议什么的还是要有的,那种穷人式的撒泼打架什么的我学不来,只有钱是最实在的。

我忍住了向慧姐打听他们夫妻忠贞协议的违约成本是多少的欲望,然后给她报了个我自己都觉得比较狠的价格。

慧姐掐灭烟头,爽快答应下来。

我顿时觉得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后悔价报低了。

2016年11月22日

跟踪D总这样的投资人,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好歹这位D总也算是小半个公众人物,白日里经常出席一些商务活动,我甚至都不用亲自跟,安排给线人就完了。

我主要是在晚上盯他,尤其是各种应酬都结束后的深夜时分。

反正我的睡眠不好,凌晨两三点睡甚至是彻夜不眠都是家常便饭。

我跟了他大概三个晚上之后,就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跟踪他的,居然还有一拨人。

那拨人的具体人数我暂时没搞清楚,不过里面有个家伙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家伙四十出头的年纪,留着寸头,非常精干,看情形应该是这拨人的头头。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莫非我遇到同行了?

不过还没等我搞清楚这拨人的来历,就发现自己被他们给盯上了。

这天晚上十一点多,我跟踪D总来到东四环附近某会所。

看着他跟几个朋友进了会所大门,于是我远远地把车停好,熄了火开始蹲守。

一根烟还没抽完,就有人前来敲我的车窗玻璃。

正是那个寸头男

其实我早就看到他朝我这边摸过来,故意装作没看到而已。

我降下车窗,寸头男语气挺不友好地跟我说哥们儿你干嘛的,下车咱们盘盘道。

我说你管着么?你盯你的,我盯我的,咱井水不犯河水,盘哪门子的道。

寸头男一看我也不像太好惹的架势,嘴角挤出一丝微笑说我们是娱乐记者,你是做什么的?

我说原来是狗仔队啊,他一幕后投资人,又不是什么流量明星,连特么公众人物都算不上,有啥好跟的。

寸头男听完脸上有些不高兴,板着脸跟我说我没别的意思,既然你也盯着他,你最好给我小心点儿,别TM打草惊蛇,坏了我们的事儿。

我嘿嘿一笑,说你说的也是我想说的,我看你还行,毕竟当过侦察兵,但你手底下那几个货差点儿意思,我还担心他们惊动了目标呢。

说完我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不过我并不在乎,就算你们打草惊蛇了,我照样能跟得下去。

我话音一落,寸头男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非常惊讶地说你咋知道我当过兵呢?你是干啥的?

我说哥们儿你这觉悟不行啊,俗话说内行看门道,我一看你跟踪时走路那范儿,标准的侦察战术动作,还能看不出来你当过兵?

寸头男也嘿嘿笑了,说看来我是遇到战友了,我XX军区XX部队,97年兵,你在哪儿当的兵?

我也自报家门,寸头男一听我的服役经历,脸上顿时露出惊讶之色。

不过他可能还是有些不服气,临走给我扔下一句那咱们走着瞧吧,看谁先搞到料。

话都挑明了,我也懒得费劲躲着这帮家伙了。

正好他们也不再避讳我,我们两拨人各跟各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倒也相安无事。

跟寸头男短暂交锋之后,我因为有另一桩更要紧的活儿,所以有几天没能继续跟踪。

等我忙完手头的事儿,已经是四天之后了。

2016年11月26日

这天晚上,我按照线人给的线索,开车去了D总吃饭的酒店。

在酒店门口刚把车停好,车窗上又传来笃笃的敲击声。

头都不用回,我就知道又是狗仔队的那个寸头男。

我降下车窗,问他又想干吗?

寸头男朝我伸过手来,给我递了一支烟,脸上也不像前几天那么难看了。

我嘿嘿一笑,说怎么的,几天不见想我了?

寸头男也挤出一丝尴尬的笑意,说借个火儿,聊两句。

我接过他的烟,说你也别跟我攀交情了,有话快说,这点儿目标快该吃完饭出来了。

寸头男接过我递过去的打火机,把烟点燃,然后跟我闲扯了起来。

我心里很清楚,他这是在向我套话儿呢,看看我这边有没有啥发现。

他告诉我他们其实并不是什么娱乐记者,也不是什么狗仔队,而是另一个很有钱的投资人雇的他们,让他们拍到D总的猛料。

所谓的猛料,无非就是男女之事。

我边听心里边想笑,看来盯着这位D总裤腰带的,还真不是他老婆慧姐一个人。

寸头男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跟踪,发现D总平时非常小心,基本上不在外面开房。

就算偶尔不回家住酒店,也都是一个人,不给他们任何拍到猛料的机会。

但他们和我的雇主慧姐的想法一致,都觉得D总这样的男人不可能没有女人方面的事儿。

我说我这几天还真没功夫盯着他,如果你想从我这里打听消息的话还是算了。

不过现在我腾出空儿来了,接下来几天我用心跟,指定能找出线索来。

接下来的几天,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被我发现了一条线索。

这条线索是我的一个线人给我提供的。

D总有一台奔驰的商务车,别的车都由司机开,唯独这台车只要出门,都是D总亲自驾驶。

几天前他开这辆商务车出去,然后一直开进了北三环某高档公寓的地库,一停就是很长时间。

这条线索寸头男也跟我聊过,当时他还跟我开玩笑,说看来这有钱人也是苦逼,连个房都不敢开,只能窝在车里搞车震。

玩笑归玩笑,因为那个地下停车场是人家公寓的内部地库,外来车辆没有门禁是开不进去的。

所以寸头男他们也只能跟到外面后就撤了。

但我那个线人很牛逼,是个富二代,他正好在那栋公寓有套房子,所以有地库的门禁。

于是他也开车跟进了地库,却发现D总把车停在了地库最里面一个靠墙的角里。

而且是倒着停进去的,车头朝外。

停好之后,D总并不下车,一直坐在车里,像是在等人。

这么一来,我线人的车也不敢跟过去,怕离得太近了会被发现。

不过他非常肯定地告诉我,D总跑到那家公寓就是去幽会情人去了。

因为他看到D总等了一会儿之后,从电梯里下来一个女的。

那女的个子高挑,大冷天的穿得很少,就披了一件白色大衣,露在外面的两条腿竟然是光着的,直接过去上了D总的车。

女的上车后不久,D总的车就开始上下起伏地震动起来。

线人激动坏了,举起手机就拍。

但是因为距离太远了,根本拍不清楚,于是他就下了车,想着装作路人从对向车道溜达过去,看看D总在车里的情形。

结果还没走到跟前,就看D总的车子突然发动我,马上开车就离开了。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一看人家搞车震,光想着看活春宫了,把我告诉你的注意事项都给忘了,所以让人发现了你,于是才仓皇逃跑的?

线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后脑勺,说我当时确实有些激动,主要是那女的长得特漂亮你知道么,很可能是被他给发现了。

从那以后直到现在,D总一直没有再去过那个地下停车场。

这让我是又急又气,我让他马上开车带我去那家公寓停车场看看,实地考察下。

2016年11月27日

这天晚上十点多钟,线人开车带着我来到了他说的那个地下停车场。

我让他在公共车位找了个空位停好车,然后下车往D总平时停车的地方溜达过去。

那是停车场的一个角落,有两排车位,都是公寓住户租用的私家车位。

虽然此时地库里公共车位已经非常紧张了,而那两排车位上的车子还是寥寥可数。

我看了看对着那两排车位的摄像头,距离D总的车位非常远,而且是不可变焦的,估计肯定拍不清楚。

加上车位之间有柱子的遮挡,D总的车位正好是一个死角,从地库电梯出来的人可以直接上车,那个摄像头是拍不到的。

我心里暗暗感叹,这车位真特么是个完美的野战阵地。

我原本是想通过技术手段黑进这栋大厦的监控中心的。

然而现在看来,即便是我能够黑进监控系统,估计也发现不了任何有价值的视频线索。

这时候我们溜达到了D总停车位的附近,我发现对面的停车位上停着的一辆比亚迪车头保险杠上有比较新鲜的刮擦痕迹。

但是那辆车一看就是停在地库很长时间了,车顶上已经落了薄薄的一层灰尘。

我开玩笑地问身边的线人说是不是你举着手机拍人家,给人家吓坏了,着急开车走所以把人家对面车位的车给蹭了?

线人说我当时倒是想举着手机拍来着,可是我一下车手机就没电关机了,啥特么也没拍到,不过他开车走的时候确实蹭到了人家车上。

我说那他蹭了人家车,下车看没?

线人摇摇头说没有,他就是降下车窗探头看了一眼,然后就倒了一把,飞快地开走了。

我一拍他的肩膀,说了句这就好办了。

线人一脸懵逼,说了句什么就好办了?

我故作一脸高深状,说了句那你就擎好吧,看我给你玩儿点儿牛逼的。

2016年11月28日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主动找到了寸头男。

之前他跟我闲聊的时候,曾经给过我他的电话。

这次一见面,我就给了他一只U盘。

那U盘上只有一段三十秒的视频。

是D总在他那辆奔驰商务车里的录像。

视频拍得不是很清楚,但仍然能够显示出车子的后座上有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

不过她低着头,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脸,看不到她的长相。

寸头男看着视频,眉毛瞬间拧了起来,问我这视频从哪儿来的?

我说个哥们儿都到这时候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不是警察么,现在我主动向你报警,我跟踪老D只是受她老婆的委托,帮她搜集老D出轨的证据,但他杀人的事儿我是一概不知,这线索交给你们,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

寸头男又是一愣,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

我说这个很简单,我在XXX的朋友圈里看到过你。

XXX是我刚入伍时老部队的战友,退役之后当了警察。

我曾经在他的朋友圈里看到过一张照片,是他们单位的一次表彰会,寸头男的身影就出现在那张照片里。

自从认识了寸头男之后,我就一直觉得他似曾相识,直到翻XXX的朋友圈才确定下来。

虽然他在照片里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但对我而言已经足够确定他的身份了。

我之所以不拆穿寸头男,一是不愿意让他知道我的目的,二来也是为了不把我战友扯出来。

尽管他的朋友圈只有我们几个关系最铁的战友哥们可见。

不过此时情况严重,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寸头男听我说完,紧绷的脸皮松弛了下来,说原来你是小X的战友,你提供的线索非常有用,看情形极有可能是一起凶杀案。

我说这完全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我也没想到啊。

接下来,我跟他说了我发现这段视频的经过。

2016年11月27日夜

时间回到我跟线人在地库的那个晚上。

我跟线人说了要露一手之后,他还有些不大相信地看着我。

我先是让他回到车里把我随身携带的包拿出来,然后从包里拿出了电脑。

接着我又从包里抽出一根细铁丝捋直后弯了个钩,接着让线人帮我望着点儿风,我走到那辆比亚迪旁边,将做好的铁丝钩顺着车窗玻璃和胶条的缝隙插了进去,打开了车门。

线人目瞪口呆。

我赶紧招呼他上车,然后快速关上了车门。

线人吓得够呛,说你要干啥?偷车啊?

我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说完就从挡风玻璃上的后视镜旁边取出一张储存卡来。

线人更惊讶了,说这是啥啊?

我神秘一笑,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款车自带原厂的行车记录仪,这是记录仪的内存卡。

线人说卧槽,国产车配置就是高,不过我咋不知道这车会有行车记录仪的?

我说这栋公寓的住户都特么是像你这种有钱人,谁会开这车?不了解很正常。

我接着说而且我敢肯定这车是这楼上的某位车主买来占指标的,一看都没怎么开过,这是老天爷帮我们。

线人点点头,接着说记录仪不是通着电才能录么,你都说这车挺长时间没开了,还能录个屁啊?

我说这种行车记录仪因为是和车子集成在一起的,所以锁车后不会断电,在车子遇到撞击的情况下,会自动录下一段几十秒的视频。

说话间我已经把存储卡插进了电脑上的卡槽。

我给寸头男那段视频,就是从这张卡上拷贝下来的。

而我之所以说D总涉嫌杀人,是因为我在视频里看到了那个女人所穿的白色大衣。

我的线人之前说她是穿着一件雪白的大衣上了D总的车,但在行车记录仪拍下的画面中,搭在副驾驶椅背上的那件女士大衣上却有大片的红色。

除了血迹,我想不到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它怎么会染上这么大面积的红颜色。

寸头男听我解释完,说了句剩下的你就别管了,交给我们就好。

后记:

说下最终的结果吧。

那个白大衣女孩子,确实是D总的情人。

D总那晚找她,也确实是为了车震。

但在过程当中,女孩子突然问他能不能跟他老婆离婚,因为这句话,D总一下子没了兴致。

可是女孩子有些不依不饶,非得让他表个态度。

正好那天晚上他喝了酒,加上当时他涉嫌另一起经济案件(寸头男他们跟踪他就是因为那桩案子),正心烦,所以他一下就被惹毛了,打了女孩一巴掌。

女孩儿也被打得火气,于是两人就厮打了起来。

结果撕扯当中,女孩儿打翻了车里放着的一罐普洱茶,居然顺手从里面摸出一把茶刀来。

D总一看刀闪寒光,吓得够呛,猛地握住了女孩儿拿刀的手。

结果用力过猛,刀锋一下子就扎进了女孩儿的腹部。

血流如注。

D总吓坏了,赶紧扯过女孩的大衣,给她按在了伤口上。

大衣上的血迹,就是这么来的。

D总按了半天,发现女孩儿的挣扎越来越弱,后来居然一动不动了,吓得魂飞魄散,以为她死了。

于是D总赶紧开车离开,结果因为太过紧张,不小心蹭到了停在对面的那辆比亚迪,引发车内行车记录仪工作,录下了几十秒的视频。

不过当他开车飞奔上了五环的时候,却发现后面的女孩又有了动静。

原来茶刀毕竟刀锋很短,虽然插进了女孩腹部,但伤不致命,方才是因为她紧张加晕血所以昏了过去。

一看女孩醒来,D总一颗心也落了地,脑子又开始活络起来,开车直接去了房山。

他有个朋友在房山自己开一家诊所,这种事儿他不敢去市区的大医院,怕事情败露,所以找到了自己的医生朋友。

好在伤得不是特别严重,经过抢救,女孩子总算是捡回一条命。

最后,我不仅按照跟慧姐的协议拿到了报酬,而且因为这桩突如其来的“凶杀案”,警方对D总进行调查的时候,寸头男他们一直跟进的案子也获得了巨大的进展,最终得以顺利告破。

真可谓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