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俩的视频我已经放到网上了
未分类

"张老师"我已经把咱俩的视频放到网上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钱三
2020-07-27 07:48
有个朋友跟我说过一个段子。

大意是说,如何才能让老师真心实意地对自己孩子好,还不用送红包?

答案是:睡TA。

男女通用。

这让我觉得很扯淡。

得多操淡的人才会想出这种点子并付诸实践?

于是我带着这个问题去问我师父王五五,结果他一脸惊讶,问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叹口气说就知道你是这种操淡的人,这种事儿肯定也就你这种靠下半身思考人才会干出来。

老王把脸一板,说有你这么说师父的么?再说我也不是那种人啊。

我说恐怕你那种起来不是人吧?说吧,你给你女儿多多请过那么多漂亮的家教,睡过几个?

老王哭笑不得,说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不过我这里真有个女老师介绍给你,你抽空跟人见见。

我说谢了,我的事儿不用你操心,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老王说为师一片好意,你可别给脸不要脸。万一你俩成了,将来有了孩子,那才是真正的又不用送红包又真心实意对孩子好呢。

我开玩笑地问了句漂亮吗?

老王露出标志性的猥琐笑容:那还用说?为师看不过眼的能给我徒弟介绍吗?

我说那算了,咱俩审美不一样,你喜欢的那些骚劲儿都太大,我怕自己hold不住。

然而最终我还是去见了这位女老师,并跟她处了一段时间。

当然我并没有跟她在一起,相反最后还生了一肚子的鸟气。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咱们书归正传。

2018年4月1日

让我对老王食言的原因,是师祖黑六爷的一句话。

说来也巧,就在我即将破灭老王当红娘的梦想之际,多日不见的黑六爷突然来到了我的工作室。

黑六作为老王的师父,我的师祖,而且为人低调神秘,说话向来极有分量。

他问老王我俩在说什么,老王如实告知,说想给我介绍个对象。

黑六爷居然罕见地对这种事儿产生了兴趣,甚至还让老王简单介绍了一下女方的情况。

这位女老师是老王曾经一位女朋友的闺蜜,小学老师,姓张,就叫她张老师好了。

张老师三十出头,比我年龄大两三岁,未婚,居然跟我还是老乡。

黑六爷听完简介,略一沉吟,对我说了句小钱我建议你还是跟人家姑娘见一见,哪怕不成也是种经历。

我心说你比我也大不了几岁,老是小钱小钱的叫真是怪别扭的。

不过我嘴上肯定是不敢说,毕竟辈分摆在那里。

而且黑六爷向来不说没用的废话,他的话我还是必须要听的。

所以我答应下来,从老王那里拿到了张老师的联系方式。

2018年4月5日

身为老师,张老师的时间观念一流,我提前十分钟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她已经在等我了。

头一次见到张老师的时候,我还是感到很意外的。

一点不夸张地说,她确实长得很漂亮,很性感的那种漂亮。

她穿一身非常显线条的紧身连衣裙,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浑身上下散发着轻熟女的风情。

说实在的,一开始我对张老师这种款式的并不感冒。

在我的刻板偏见看来,长得太漂亮的女人,头脑往往跟不上颜值。

毕竟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嘛。

然而一顿饭吃下来,张老师给我留下了极为良好的印象。

到底是搞教育工作的,说起话来谈吐优雅,大方得体,而且在许多事儿上见地不凡,跟她的漂亮外貌形成很大反差。

我居然有一点点动心。

2018年4月11日

初次会面之后,我们双方对彼此的印象都不错。

不过因为我手头还有活儿,所以一忙起来,就没有再主动联系过张老师。

等接到她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一个礼拜之后了。

一看手机上“张老师”三个字的来电显示,我脑子里马上浮现出了她的样子。

接起电话,张老师笑着说我知道你很忙,但你这对待女孩子的态度未免有些太潦草了吧?还得我主动联系你?

我赶紧道歉,说要不晚上请你吃个饭?

张老师爽快地答应了。

吃饭的时候,张老师问起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说你闺蜜没跟你说过么?

张老师说她也没跟我说太清楚,只是说你们是专门帮人解决麻烦的,是不是跟私家侦探那种性质很像?

我说算是吧,这年头人们的烦恼都多,尤其是有钱人,所以我们这行儿的存在还是很有必要的。

张老师点头表示理解,说存在即是合理,有需求才有供应嘛。

我说瞅你这意思,居然开始打听我工作,是不是想跟我继续交往下去?不过我可得把丑话说前面,我一没房,工作也没五险一金,你家里会同意么?

张老师说都什么年代了,我个人是不看重这些的,人好比什么都重要。再说了,我家人向来尊重我的意见。

我说那敢情好,不过终身大事非同儿戏,我劝你还是谨慎点,咱们处处看,不能光看我长得帅就说我是好人。

张老师莞尔一笑说帅也是一种能力和优势啊,最起码我看到你就觉得很愉悦,至于你人是不是真好,遇点事儿不就知道了。

我说那咱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没想到事儿很快就来了。

2018年4月20日

第二次见面之后,张老师跟我的互动明显多了起来。

平时没事儿发个微信,有空的时候就约个饭,她周末休息的时候还陪她逛过一回街。

交往大概三周之后,张老师突然约我见面,问我能不能搬到她那里跟她一起住。

我笑着说这未免有些太快了吧,咱俩房都还没开过呢,直接同居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

张老师没有笑,一副看起来有心事的样子。

我意识到她可能遇到事儿了,于是也不再开玩笑,很郑重地问她怎么了?

张老师说她最近被人盯上了,自己一个人住觉得很不安全。

我一开始以为她是开玩笑,没想到等她说完,我也觉得这事儿有些严重。

张老师最近上下班的路上,总觉得有人暗中跟踪自己。

她最初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而且转念一想,大白天的,自己又是走在大街上,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没再当回事儿。

上个礼拜一,赶上学校开教学研讨会,因为是放学后才开始开会,所以开会结束往回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张老师着急往家走,走到半路的时候才想起最近被人跟踪的事儿,突然间就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本来不想这事儿的时候一点没事儿,但一旦想起来后,那是越想越觉得害怕。

不过张老师到底是灵魂工程师,胆子确实要比一般女生大一些,关键时刻脑子也还挺好使。

她保持继续往前走的状态,但同时很自然的从包里摸出平时补妆用的小镜子,装作照镜子的样子,通过倾斜镜子的角度,查看身后的情形。

这一看不打紧,吓得她差点没把镜子扔地上。

只见在镜子里距离她身后大概有十几米远的地方,果然有个身穿黑色帽衫的人影!

那人的脸隐藏在帽衫的阴影里,看不清楚,但体貌特征是个男人无疑。

张老师彻底慌了,把镜子往包里一塞,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起来。

一直跑到小区门口,她才惊魂稍定,回头一看那人没有跟来,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此后的几天,她上班时再也不敢一个人走了。

尽管住处距离学校步行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但她每天都打车上下班。

虽然麻烦了一点,但这样一来,倒是不用再担心那个跟踪自己的黑帽衫了。

转眼到了周末,张老师休息,她决定出门找我吃饭。

早上起来,她化妆换衣服收拾完毕,打开房门刚迈出一步,脚下一滑,一个站立不稳登时摔了个跟头。

张老师挣扎着站起来,结果发现门口的地上有一滩不明液体,导致自己的高跟鞋打了滑。

她正好一屁股坐在了那滩水渍上,裤子湿了一大片,一只手也按在了那滩液体里。

她忍着疼痛挣扎着站起来,皱着眉头把打湿的手掌凑近鼻子闻了闻,顿时闻到一股刺鼻的骚味儿。

原来那滩液体竟然是泡尿!

一来是摔得浑身疼,二来是害怕,再加上一股莫名的气愤,张老师当时就哭了起来。

这下也没有心情出门了,有轻微洁癖的张老师赶紧回到房间,把被弄脏的衣服脱下来,转身冲进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洗了一个多小时,她才总算是感觉稍微好一些。

这下家里也不敢住了,她收拾了几件衣服,拎着箱子就去了自己闺蜜家借住。

在闺蜜家住的那几天里,她曾经试着联系我,但当时我正在忙,没跟她说几句就挂了。

现在回忆起来,她跟我打那个电话的时候,很明显的情绪有些低落,但当时我并没有往心里去。

如今闺蜜男友要来,她再住人家里不方便,所以想让我去她家给她作伴壮胆。

听完她的讲述,我说你一个当老师的,整天面对的就是一群小学生,按理说也没机会得罪什么人啊。

张老师娇嗔一句说你不是专门帮人解决难题的吗,现在你女朋友遇到事儿了,考验的你的时候到了。

我说别价,咱俩还没有确定关系呢,你可别乱给自己扣帽子。

张老师俏脸一板,说那也行,你不是收钱办事儿么,我付你钱,你搬我家住来。

我说那不行,我收你钱的话那不成你嫖我了?你家我就不去了,但你这事儿我管,正好也让你看看我的业务能力。

于是我让她带我去了她家,对她家周边的情况进行了仔细的勘查。

张老师所住的房子是她父母专门给她买的,是个一梯两户的三居室,面积不小,位于五楼。

因为父母就她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就疼爱异常,所以早早就给她买了房子。

工作之后,因为这处房子距离单位很近,所以张老师就从父母家里搬了出来,自己一个人住。

因为房子买得早,楼宇门并没有门禁系统,电梯也不用刷卡。

不过电梯里装有摄像头,我让张老师陪我一起去了物业,要求查看他们的电梯监控。

正好物业经理今晚值班,而且他也认识张老师,因为他的儿子就在张老师的学校就读。

所以一听我们的来意,马上同意我调取监控查看。

不过我其实对电梯监控不抱太大希望,因为那人既然敢在张老师门口撒尿,就说明他是有备而来。

只要稍微有点反侦察意识的人,肯定不会坐电梯。

果不其然,调看监控的结果跟我预想的一样。

别说没有发现黑帽衫的踪迹,经过物业经理的辨认,张老师家门口被撒尿那天的视频里,就连一个陌生人的人影都没有,全是张老师那栋楼上的住户。

张老师小声跟我说会不会是跟我住一个楼上的人干的?

我说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很小,我猜测应该那个黑帽衫那天是跟踪你到了小区,因为天已经黑了,他跟到楼下,看着你上楼,然后根据亮起灯的窗口确定了你家的楼层和门号,最后趁人不备,走楼梯上去的。

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是否正确,我又花了两个多小时,查看小区大门和张老师楼下院子里的监控录像,终于发现了一个可疑人的踪迹。

小区大门口的监控显示,张老师发现自己被跟踪的那天晚上,她惊慌失措地出现在小区门口,回头朝身后张望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然后就走进了小区大门。

然而此后半个多小时的视频当中,并没有看到有穿帽衫的男人进入小区。

不过当我调出张老师楼下院子里的监控视频时,却在某个监控摄像头远角的暗影里,看到了一个影影绰绰的人影。

画面虽然昏暗,而且因为距离远细节看不清楚,但还是能够看出那人身上穿的衣服颜色是白的,并不是黑色。

我记住画面里那人站的位置,叫上张老师一起来到那里,抬头往上一看,正好能看到张老师家的窗户。

张老师还是有些推理能力的,跟我说难道跟踪我的是两个人吗?

我说那不一定,很有可能那人穿的衣服是那种两面穿,为了怕自己暴露,所以提前把衣服脱下来换了个面。

物业经理也跟了过来,问我说既然没有那人进门的视频,你又怎么能确定那个白色人影就是跟踪张老师的人呢?

我转个身,指着身后不远处小区的围栏说他既然有这样的反侦察意识,难道不会翻墙进来吗?

张老师小区没有围墙,就是一段两米来高的水泥围栏,非常好翻,估计换个小学生都能跳进来。

我带着物业经理和张老师,举着手电,沿着那段围栏查看,没过多久就在围栏上发现了蹬踏的痕迹。

仔细查看了那些脚印和痕迹,我推断那人身高一米七左右,身形较瘦,年龄应该在二十三四岁左右。

物业经理早已对我的推断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对张老师说你男朋友简直太厉害了,接下来咱们该咋办,要不然报警吧?

我说报啥警?以什么理由报警?这事儿还得观察,包在我身上吧,只是希望您能在必要时给我提供帮助就行。

物业经理拍拍胸脯,说那没问题。

把张老师送回家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不舍的神情,跟我说让我别走了,留下来陪她,她有些害怕。

说实在的,那一刻我还真有些动摇了。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电话响了,是我的徒弟一二三打来的,他告诉我,我们正跟的一活儿有线索了,让我赶紧赶过去。

得,正事儿要紧,我让张老师晚上把门锁好,想了想,然后到楼下我车里拿了一双我的靴子。

我把靴子给张老师放到门口,跟她说假如那人再来,看到门口有男人鞋子,肯定不敢造次的。

然而事实证明,我的靴子并没有起到什么卵用。

2018年4月21日  周六

头天晚上从张老师家走后,我跟一二三碰面,盯了一夜的梢,天亮才回到工作室。

我刚躺到床上还没睡着,电话就响了。

抄起一看,是张老师。

电话里张老师声音中带着惊惧,连声说你快过来,那人又来了!

我急忙穿衣下床,飞快下楼开车,一路疾驰来到了张老师小区。

这天又是周末,张老师不上班,当我来到她家门口的时候,还没有进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尿骚气。

低头一看,张老师门口的地面上一滩亮晶晶、泛着浅黄色的尿迹。

那滩尿迹旁边的墙角,正是我昨天晚上摆在那儿的我的一双靴子。

从靴子翻毛外皮上几个深浅不一的水渍点看来,我的这双鞋也没有幸免于难。

弯腰拎起靴子,往下一倒,果然一股水流顺着靴筒流了出来。

这可给我心疼坏了,这双靴子花了我小两千呢。

我把靴子扔下,敲开了张老师的门。

原来她今天早上起来,准备下楼去买早餐,结果一开门就闻到一股骚味,低头一看地上又是一滩尿,吓得马上关上了房门,再也不敢出门了。

我说你别害怕,容我好好查看一番。

说完我让她先进屋,然后拿出手机,打开闪光灯查看外面地上和墙上的尿迹。

仔细查看半天,我有了些让我感到意外的发现。

重新回到张老师的房间内,看着蜷缩在沙发上有些瑟瑟发抖的她,向她问道:“你是不是体罚过你们班上的某个调皮捣蛋的男孩子?”

张老师抬起头来,充满疑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摇了摇头,说从来没有,都什么年代了,我就是想体罚谁,也得考虑后果呀,现在的家长们维权意识都那么强,哪个老师敢啊?

说完后她见我也是一脸诧异,于是问我说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难道来我家门口撒尿的是个小男孩儿?

我点点头说从我在现场看到的痕迹分析来看,是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的可能性比较大。

在对现场进行勘察的时候,因为尿迹未干,我特别留意了门口墙上的尿迹。

这其实是个只有男人才能懂得的细节。

因为如果你想尿尿的时候不让水流直接冲击地面发出声音的话,有一个好办法就是斜着尿在墙上。

水流沿墙而下,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来张老师门口撒尿的那人,肯定不想直接尿地上发出声响,那样不仅有可能被张老师听到,也有可能让隔壁的邻居发现。

只有尿墙上。

所以我专门看了下墙上的尿迹高度,发现比较低,我比划了一下那个尿迹的高度,推测那人最多一米五。

成年男性是不可能这么矮的,除非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而且专门往我靴筒里尿的这个细节,也比较符合小男孩儿的恶作剧心理。

于是我才推测是不是张老师班上有这么个极为调皮捣蛋的小坏蛋,因为受到了张老师的惩罚,怀恨在心,恰好又知道张老师的住处,所以就跑来她的门口撒尿搞恶作剧。

还有一点,张老师家门口两次被尿,都是发生在周末的早上。

这也比较符合一个小学生的作息时间表,毕竟他周一到周五都要上课,放学还得回家写作业,只有周末才有自由活动的时间。

听完我的分析,张老师也觉得非常有道理,但她实在想不到自己班上会有哪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敢这么干的。

而且她还问我那个跟踪她的黑帽衫又是怎么回事儿,跟这个乱撒尿的小屁孩儿有关系吗?

我说有没有关系暂时还不好说,咱们先一项一项查, 先把这个小屁孩揪出来再说。

2018年4月28日

又一个周末到来的时候,这个乱撒尿的小屁孩儿终于被我给逮着了。

周末一大早天还没亮,我就赶到了张老师的小区,提前藏在六楼的楼梯间。

只要楼下有人走楼梯上楼,我马上就能听到。

而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还提前把张老师家防盗门上的猫眼卸了,换上了一个摄像头,并且设置成了动态启动。

只有镜头范围里出现活动的人,摄像头马上就能开始工作,把对方的行为全都录下来。

到了大概七点半左右的时候,守候多时的我突然听到了从楼下传来的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脚步声非常轻快,转眼就到了五楼,我屏气凝神,只听那脚步声到了五楼就停下了,然后是一阵衣服发出的窸窸窣窣。

这是正脱裤子要尿啊!

我克制住了自己马上就冲下楼的冲动,一是怕把他给吓着,二是想等他尿完后摄像头好能拍个完整的,这样到时候找到他家长我们也能占理。

片刻之后,楼下果然响起了极为细微的水流声。

“唰唰……”

我听他尿完,这才不慌不忙沿楼梯下去,把正要离开的撒尿者堵在了楼梯口。

跟我的推测完全一致,那小子还真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儿,一个身高大概一米五左右的小胖子。

他一见到从楼上下来的我,脸上瞬间掠过一阵惊恐的表情,但旋即平静下来,手捂胸口说你这人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啊,吓死我了。

我笑着说你不光走路没声音,撒尿也挺会撒的,还知道顺着墙尿没音儿。

小胖子脸色变了,说你胡说,我没尿,说完就推了我一把想跑。

我顺势抱住他肉嘟嘟的腰,一把就把他拎了起来,然后抱着他来到张老师门口,指着门上的猫眼说看到没,那是我装的摄像头,你撒尿的行为都被拍下来了,没准儿你的小鸡鸡都曝光了呢。

小胖子顿时吓哭了,说你放开我!放开我!

这时屋里的张老师听到门外的动静,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就在房门即将打开的一瞬间,小胖子疯了一样扭过头,在我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

我猝不及防,一个没忍住松了手。

小胖子落在地上打了个滚儿,爬起来飞快的顺着楼梯跑下去了。

张老师正要去追,我一把拉住了她,指指门上的摄像头说不是都拍下来了么,还怕他跑了不成。

我把拍到的视频传到手机上,先放给张老师看。

视频的画质非常清晰,果然能看到小胖子的小鸡鸡。

我问张老师认不认识这个小胖子,她摇头说没啥印象,学校里小胖子挺多的,而且看他的个头,应该是高年级的,我们学校一二三年级和四五六年纪是分开的,我教的是低年级。

我说那也好办,咱们去趟物业不就都知道了。

说完我就拿着手机和张老师来到了物业。

来到物业办公室,正好又是上次的那个物业经理值班,我说明来意,然后把手机上的视频调出来,放给他看, 让他看看认不认识这个小胖子谁家孩子。

刚值完夜班的物业经理打着哈欠接过我的手机,刚看了一眼,哈欠都没打完就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然后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是一种羞惭和愤怒交织的复杂表情。

我顿时猜到了几分,试探着问他说这小胖子该不会是你儿子吧?

物业经理低下了头,拳头却紧紧攥了起来,说看我怎么收拾这个小王八蛋!

我一看这架势,小胖子估计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赶紧拦着他说大哥你先别急,跟我说说你儿子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物业经理目前是离异状态,跟老婆离婚之后,儿子判给了女方,但离婚协议里约定,孩子每个周末来他这里。

因为离婚的时候为了分割财产,把原来的房子卖了,物业经理就住在办公室的宿舍里,每个周末会把孩子接过来跟他过两天。

至于小胖子为啥会跑到张老师门口撒尿的事儿,他是一点儿都不知情,更不知道自己儿子为啥会这么干。

张老师非常生气,挥舞着我的手机对物业经理说你必须要好好管管你儿子, 让他给我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犯,否则我就把这事儿通报教务处!到时候……

没等张老师说完,我抬手打断了她,然后把她拉到一边儿小声对她说你的心情我理解,但真没必要这么说,这事儿交给我办就好了。

安抚好张老师,我来到物业经理面前,跟他说大哥你可千万别揍孩子,张老师那边儿我已经劝好了,她不会把这事儿捅出去的,你能找到他让我跟他谈谈么?

物业经理一听我说张老师不把这事儿通报给学校,表情明显轻松了不少,对我说了句你跟我来。

我让张老师先回家,然后跟着物业经理在小区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找到了小胖子。

找到他的时候,这小子正趴公园的一条石凳上写作业呢。看不出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还挺爱学习。

一见我跟他爸过来,小胖子吓得惊慌失措,卷起作业本就要跑。

我没给他这个机会,几步跑到他身后,一把抱住了他,笑着说你要是再跑,我立马就把你的撒尿视频传到网上去,信不信?

小胖子一听,马上停止了挣扎,乖乖地站在了那里。

这会儿他爸也赶了过来,举起巴掌就要揍他,被我给拦住了。

我对物业经理努努嘴,说孩子找到了,你回去吧,我想单独跟你儿子谈谈。

物业经理已经对我非常信任了,马上扭头就往小区方向走去。

我拍拍小胖子的脑袋说还没吃早饭吧?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原以为我一顿饭就能把他拿下的,可是我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一顿赛百味的汉堡吃完,小胖子的嘴还是非常严实,滴水不漏,任何有用的信息都没透露。

被逼无奈的我只好祭出杀手锏,“威吓”他说你要是再不说实话,那我就只能把你的那段视频传上网了,到时候你在学校……

还没等我说完,小胖子居然笑了起来,说你不会那么干的,你不是那种人。

我当时就无语了,一秒破功。

小胖说得没错,我确实不会那么干的。

但该吓唬还是得吓唬,我说你凭什么说我不是那种人,我可告诉你,我那种起来不是人。

小胖笑得更欢了,张着满是食物残渣的嘴说我已经把你看透了,你肯定不会那么干的。

他咽下最后一口沙拉,接着说这样吧,我听我爸说你不是侦探么?我给你个谜题,你如果能破解的话,我就把实情告诉你。

2018年5月7日

我以为一个小屁孩儿能跟我出什么谜题,然而事实证明我还真小看这个五年级的小家伙了。

小胖子给我的谜题,其实一个寻宝游戏。

他给了我一张他自己手写的纸片,上面是一个地点,正是我和他爸找到他的那个小公园。

我在那个小公园里耗费了整整半天的时间,连午饭都没吃,终于在他趴着写作业的那条石凳底下找到了新的线索。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凭借着新发现的一个又一个线索,一路找了下去。

有时候是在路边的垃圾桶底下,有时候是在他们学校外面公厕的洗手池下面,总之都是些常人容易忽视的地方。

这让我对小胖子的脑洞和智商大为折服。

摸清了他的套路之后,我很快就找到了终极宝藏,被他藏在张老师家门口鞋柜底下的的一张纸。

纸上是他手写的一对字母和数字组成的密码信,纸的最底部有一行小字:所有的秘密都在这封信里。

我笑着摇摇头,准备开始破译他的这份所谓密码信。

然而这封信彻底把我给难住了,我花了好几个晚上的时间,但始终没有任何头绪。

最后,我的徒弟一二三见我每天对着一张从小学生作业本上撕下的纸发愁,于是问我怎么回事儿。

我把情况跟他说了一遍,然后对他说该干嘛干嘛去,我都破解不了的东西,你还是别费这个脑子了。

一二三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师父你恐怕要被我啪啪打脸了哦。

我说吹牛B吧你就,来来来,我把脸给你,你倒是打个我看看啊。

一二三神秘一笑,走到我放装备的柜子前,找出一盏紫光灯来,揿亮了往那张纸上一照,奇迹出现了!

原本写满了歪歪扭扭字迹的那张纸上,竟然神奇的出现了一行行泛着荧光的字迹。

我瞬间明白过来,小胖的这张终极密码信,其实根本就是乱写的,真正的信是他用荧光笔写在纸上的。

这种荧光笔的墨水颜色是透明的,写到纸上完全看不到痕迹,只有用紫光灯照射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原来是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啊?

一二三说可不是嘛,那小胖就是个小孩子而已,他就算再聪明,能编出多复杂的密码来?我一猜就是这种我们小时候常玩的把戏。

我让一二三举着紫光灯,把小胖煞费苦心写的这封信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他往张老师门口撒尿的真实原因终于浮出水面。

张老师的班上有个叫做小新的小女孩,学习成绩一言难尽,从二年级以来,一直在班级垫底。

要是光成绩差也就算了,关键她还老迟到,上课也不认真听讲,除了不主动妨碍他人学习之外,作为学生,她可谓是一无是处。

张老师在她的身上操了不少心,费了不少劲,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她都是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该咋样还咋样。

于是小新成了张老师最大的心病,为此没少找小新的家长。

可是小新的爸爸在外地工作,常年不在家;而她妈妈是酒店的客房服务员,平时工作特别忙,照顾她的时间也很少。

于是被小新搞得一个头两个大的张老师,就向小新的家长说,让他们把小新领回家去,要不然就给她换个学校,她实在是教不了。

而小胖子在父母离婚前,跟小新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居,一直都把小新当妹妹看。

自从他知道小新因为张老师不喜欢她,都快上不了学了,所以很气愤,于是就想出在张老师门口撒尿的点子来为小新出气。

2018年5月9日

我约了张老师下班后见面,开门见山把我从小胖子那儿得到的信息跟她说了一遍,然后问她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张老师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说你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有多让人头疼,我真的伺候不了她,太奇葩了。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没否认,那就是承认了。

我笑着说小孩子闹腾不是很正常么,他们要是像咱们大人一样理智那还要你们这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干啥?

张老师把双手插进头发里,说都什么年代了,还人类灵魂工程师呢,我就是个教孩子读书识字的教书匠而已。

我说教书匠很伟大啊,是祖国花朵的园丁,所以那些个小花小树不好好长,该修剪就得修剪嘛,这是你的权利。

张老师撇嘴苦笑,说老师也就是一个普通的职业而已,跟其他的职业没有什么本质不同,所以我不希望你们老把我们说得那么高尚,我也不希望社会给我们那么多道德压力。

我说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从职业角度来说你的话貌似挺有道理,但老师不仅仅是一份职业,更是一份责任,和我们当兵的一样,你能说它仅仅就是份职业那么简单么?

张老师有些不高兴了,说这些道理我都懂,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我双手一摊,说如果你真懂,你就不会说那些话了。

张老师显得很不耐烦,说我只想知道,那个跟踪我的男人你查到是谁了吗?都这么多天过去了,你到底行不行啊?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问了她一句话:你能不能收回让小新父母把她带回家去的话?然后坐下来跟小新父母好好谈一谈,研究出个解决办法来?我知道这不是你一方面的问题,她父母也有很大责任,可是,谁让你是老师呢?

张老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我想说什么是我的自由,你作为我男朋友,说话办事不站在我的立场上,让我太失望了!

我也站了起来,说对不起,我再强调一遍,咱俩好像还没确定关系呢吧,你最好也别给我乱扣帽子。

2018年5月14日

那次不欢而散之后,一连好几天,张老师再也没有联系过我。

倒是我主动跟她发过好几次微信,打过几个电话。

但无论微信还是电话,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我发给张老师最后的一条微信是:我觉得咱俩不太适合,我们的交往还是到此为止吧,我就不耽误你寻找自己的真爱了。

结果这条微信发出的第二天,张老师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刚一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一阵严厉的质问,问我知不知道那个黑帽衫就是小新的舅舅

我犹豫了下,说了句我知道。

黑帽衫的身份,其实是我从小胖子那里知道的。

我在“破译”了小胖子的“终极密码信”之后,凭直觉意识到他肯定和黑帽衫有关系。

因为小胖子他爸所在的物业办公室位于小区大门附近,而张老师家的楼则位于小区的最里面,小胖子平时来他爸这里,最多就是在物业办公室附近活动,如果没人指点的话,他是不可能知道张老师家的具体位置的。

带着这个疑问,我找到了小胖子,一问果然如此。

他告诉我,黑帽衫是小新的舅舅,他从小就认识。

知道了黑帽衫的身份,我直接找到了他。

小新舅舅大学毕业不久刚刚参加工作,是个实习记者。

小新妈妈性格比较内向软弱,在张老师让她把小新领回去之后,彻底慌神儿了,跟张老师好话说尽,才算是让小新继续留在张老师班里。

为此她连工作都辞了,在家里一心照顾小新,督促她的学习,可小新的习惯短时间内很难改掉,很快又被张老师叫了家长。

这次张老师更加直接,说我教不了你家孩子了,还是请你领回家自己想办法吧。

小新妈妈急得就差给张老师下跪了,但是张老师态度很坚决,实在没办法,小新妈妈只好暂时给小新请了几天假,把她带回了家,给她集中补习功课。

正好小新舅舅来小新家,看到不是周末但小新却没上学,就问怎么回事儿。

小新妈妈跟他说了实情。

小新舅舅先是非常气愤,说哪有这样老师这样说话的?九年义务教育是国家宪法规定的,她一个老师凭什么说让你把小新领回家这样的话?没有王法了吗?姐你等着,我这就去学校找她说理去。

小新妈妈吓得脸都白了,说小祖宗你快消停点吧,你说的我也懂,可是你去找了人家有啥用呢?就算你说理说过了人家,可咱们孩子毕竟在人家手里管着呢,要是得罪了人家,人家平时给小新穿小鞋啥的,咱们谁能知道啊!

小新舅舅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于是说这还不好办吗?不就是送红包么,包在我身上了!

说干就干,小新舅舅马上就行动了起来。

别看这小子刚参加工作,但社会上的一些事儿还知道得听清楚。

他知道小学老师都是集体办公室,没法儿在学校里送,于是就决定直接把红包送到张老师的家里。

可他不知道张老师住哪儿,所以就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跟踪了张老师几回。

不过他只是知道了张老师的小区和楼号,并不知道张老师的住哪层哪户。

而他被张老师发现的那次,他看到张老师拿着镜子往身后照,知道自己有可能被张老师发现了,于是没有跟着张老师走大门,而是从小区的围栏翻了进去。

因为那天张老师回家时天已经黑了,所以他很清楚地看到了张老师家窗口亮灯,搞清楚了张老师家的具体位置。

至于他的黑帽衫变成白色的原因,并不是他有多强的反侦察意识,专门穿了两面穿的衣服。

而是因为他那天的穿的那件黑色帽衫的材质很特别,正常看是黑色的,但遇到光线照射,就会显出一种银色的光泽来。

那天晚上他站在张老师楼下的时候,身边路灯的光线打在身上,所以从摄像头里看过去,衣服的颜色是发白的。

听完我的解释,张老师依然非常生气,以至于她的声音格外的高,震得我的耳膜嗡嗡直响。

我只好把电话远离耳边,静静地等待她发泄完。

好半天,她尖锐高亢的声音才逐渐平静下来,不过我也大致听明白了她打电话过来的意思。

她怀疑是我在背后出主意,让小新的舅舅找到她,并设计陷害她,拍了她的视频。

话听明白了,但事儿我却是完全不知道,有些懵逼。

挂了电话之后,我马上拨打了小新舅舅的电话,问他究竟怎么回事儿。

原来,小新舅舅在知道了张老师的具体住址之后,本来他想第二天就去给张老师送红包的,可是第二天接到单位通知需要出差,于是就把张老师家的地址告诉了他姐。

而他跟小新妈妈说张老师地址的时候,小胖子正好就在小新家里玩,一下子就记住了。

小新妈妈是个性格非常内向的人,而且还有点“轴”,总觉得去给老师送礼这事儿不对,所以她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去。

等小新舅舅出差回来, 知道小新妈妈还没去张老师家呢,他就有些着急,说你咋还不去呢?

小新妈妈说我去学校找过张老师了,还给她带了咱们老家的土特产,可是人家一样都没收啊。

小新舅舅说姐你傻啊,人家在办公室能收吗?你等着吧,我去她家一趟。

其实小新舅舅去找张老师的时候,除了带着个两千块的大红包之外,还带了个偷拍的针孔摄像头。

如果张老师不收他红包的话,也许就没有后面的事儿了。

但是,她收下了。

这一切,都被小新舅舅藏在衣服里的摄像头忠实地记录了下来。

不过这件事儿,他当时并没有告诉我。

收了他的红包,张老师让小新重新回到了学校。

而小新舅舅则把这段视频传上了视频网站,不过他没有公开发布,而是设定为仅供自己才能查看。

接着他再次找到张老师,给她看了那段视频。

看完视频,他对张老师提了一个要求:让她平时对小新好一点,多用些心。他和他姐不奢望小新能获得多么好的成绩和进步,只希望她能顺利念完小学剩下的几年。

只要小新小学顺利毕业,他就把他在那个视频网站的账号密码都交给张老师,否则,他就把那段视频公之于众。

张老师完全没料到这一点,虽然气得浑身发抖,但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拨打了我的电话将我一顿臭骂。

因为她之前见识过我对付小胖子的手段,所以她认为只有我才能想出这种坑人的馊主意。

跟小新舅舅了解完情况,张老师的电话又来了。

她这次冷静了许多,还为之前骂我的事儿给我倒了个歉,接着问我有没有办法让小新舅舅把那段视频删了。

我说那个简单,我有个技术支持是位黑客大神,只要他出手,删个视频易如反掌。

但是,我不打算那么做,因为我觉得,对于一个轻易说出让父母把孩子带回家去的老师,应该有些让她害怕的东西成为她头上的紧箍咒。

而且我也相信,家长永远不会拿自己孩子的前途冒险,只要你能真心对孩子好,他们是一定不会害你的。

后记:

关于张老师的那段视频,在我的要求下,小新舅舅最终还是把它删除了。

至于小新,我让王五五出马,利用他的人脉关系,重新帮小新安排了一家新学校,再也不用在张老师的班里了。

而我呢,我请一二三吃了顿大餐。

席间我郑重其事地感谢了他,感谢那天晚上他给我打电话。

否则我如果那天住在了张老师的家里,故事的结局可能就不一样了。

人生大事,真的需要慎之又慎。

PS:

最后还是说说张老师吧。

我把这段故事写出来,完全没有批判她的意思。

我只是想通过我的这段经历,向列位呈现如今社会上的一种现象。

至于对错,相信列位各有判断,反正我觉得,这件事儿上张老师做的不对。

我也曾站在她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知道她也有许多的委屈和不易。

但我始终无法释怀。

身为老师,就像军人、消防员、为国争光的运动员等等职业一样,不仅仅是上班拿工资而已。

肩上自然有一份天然的责任。

一个普通的人,能成为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就是因为这份责任的存在。

否则,就不配我们每个人从幼儿园开始直到大学毕业,几乎天天都挂在嘴边的那两个字。

老师。

今天的故事就是这样,希望列位能够喜欢。

最后也感谢黑六爷,因为他的一句话,让我见识了另一种被人忽视的阴暗。

咱们下期再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