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失业后三天没回家,却去见了前女友
情感 故事 生活

老公失业之后三天都没回家,但却去见了前女友

作者:梦菲
2020-07-27 15:01
浏览次数:13668


方远山失业了。

他所在的贸易公司因效益不佳大幅裁员,他这个工作了五六年的中层亦不能幸免。

华灯初上,他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家。

家里每月房贷要还,女儿茜茜的双语幼儿园和钢琴课,都需要不菲的费用。

妻子齐娟在一家公司做网络维护,一个月五六千块,指望她,根本是杯水车薪。

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男人,一旦失业,亚历山大。

他不知怎么向妻子开这个口。

身为直男的方远山,一直觉得,赚钱养家是男人的事。

更何况,他不知道,妻子能否承受这意外的打击。

换句话说,他对齐娟还没有足够的信心。

和齐娟认识的时候,方远山才跟谈了七年的女友何艳分手不久。

他与何艳是高中同学。

何艳长相漂亮,清纯中带着些清冷疏离,很是吸引人,但她小时曾遭遇车祸,左脚脚踝处跟腱撕裂,因救治不及时,留下了永久伤痕,不但无法负重,长时间行走也会令她疼痛不已。

何艳还有两个哥哥,车祸后,本来就重男轻女的父母对她更是不待见。

方远山刚开始是怜惜她,这怜惜,慢慢就变成了无法控制的爱。

他有多爱何艳呢?

只要两个一起出去,何艳手上就不会有任何东西,连她想喝奶茶,都是他一手捧着,她喝一口他就给她递一下。

怕何艳走路不舒服,他从不舍得让她穿高跟鞋,上楼时,他总会趁没人的时候,一路背着她上去。

大学时,他们不在同一所学校,别人都是女朋友为男朋友洗衣服,他却常常坐一个小时的车,去给何艳洗衣服,何艳同宿舍的女孩又羡慕又嫉妒,取笑他为“女友奴”。

他对待何艳像一个珍贵的瓷器,既小心翼翼又珍视无比。



大学毕业后,他和何艳都应聘到这家贸易公司。

那时他想的是,如果没有他,何艳该怎么生活啊,她那么楚楚可怜,柔弱无依,他甚至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一个男人,会像他那样爱她。

但生活总是出人意料。

两年后,何艳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韩国男人,男人开有一家制衣厂,并承诺娶她。

显然,比起赤手空拳孤身打拼的方远山,这个男人的条件更有诱惑力。

何艳只是发了一条分手信息,就离职了,然后彻底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被分手后,方远山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很长一段时间都浑浑噩噩。

后来,他被家人逼婚,带着无所谓的态度,接受了相亲对象齐娟。

齐娟不是那种惊艳美女,但性格随和温柔,跟她相处,方远山觉得很舒服。

比如,两人说好了去看电影,若他临时有事,齐娟绝不会抱怨。

那段时间他经常要出差,两人常常很久不见面,齐娟也没有怨言。

甚至有一次他出差回来,发现齐娟竟搬了家,也不知她一个人是怎么做到的。

齐娟独立、懂事,从不作天作地,这如同涓涓细流般的爱,让方远山那颗被何艳伤得千疮百孔的心,慢慢变得熨帖,舒展。

半年后,他们结婚了,有了孩子。

婚后的生活温暖平静,波澜不惊。

齐娟是个好妻子,但方远山始终觉得,他们之间,似乎隔着一层什么。

那些曾经抵达灵魂深处的秘密,他好像从没意愿想和她分享。

他记得,毕业前去外地实习,有一个多月没见到何艳,等再见时,他一把拉着她就往学校后的树林里跑,两个人就那样坐在草地上,唠唠叨叨说了一夜。

常常是对方想说一个话题,却被另一方迫不及待地打断,那种想要和对方分享一切的心情,让他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如此亲近,甚至想把对方揉碎在自己怀里,融为一体。

再看齐娟,倒像两个各取所需的室友,为了结婚而结婚。

为此,他觉得有些遗憾。

就像这次失业,他拿不准齐娟的反应,是失望,惊讶,还是担心?

何况,即使说了,又有什么意义?她无法替他分担更多,除了白白担心。

这样想着,方远山决定暂时瞒下他失业这件事,好在,公司发了一笔赔偿金,够他撑一段时间。

每天早上,方远山依然如以前那样,拿着公文包急匆匆出门。

只不过,他的目的地不再是公司,而是离家颇远的一个商场。

那里可以免费停车,还有一个咖啡馆,三十元一杯,可以无限续杯。

他整个白天都窝在那里,中午啃一个自带的面包,一边上网浏览招聘信息,一边和同事朋友联系,请他们帮忙推荐工作。

晚上回家,他还要竭力掩饰自己的焦虑,笑容满面地面对妻女。

可能他的演技太好了,齐娟一直没发现他的破绽。

只有一次,晚饭时她不经意地说了一句:“你们单位最近是不是不太忙啊,看你现在下班还挺准时。”

方远山赶紧找了个借口应付过去,第二天就佯装加班,还假装出差回老家待了三天。



失业一个多月后,方远山竟遇到了前女友何艳。

说起来,真的很巧。

一个朋友推荐他去应聘,说对方公司正在招人,建议他去试试。

那是一间规模不小的贸易公司,和之前的公司还有一些业务上的重合。

方远山和人事经理谈得挺愉快,最后,他被引荐给对方的副总裁认识,那人就是何艳。

和从前相比,何艳的眉目因为化了淡妆而更显精致,脸上甚至还有他所熟悉的那种略带俏皮的笑,方远山的目光停留在她的高跟鞋上,一句话未经思索便脱口而出:“穿这么高跟的鞋,你的脚不疼吗?”

何艳一直挂在脸上的得体的笑,在听到这句话后忽然退去。

半天,她才轻轻地说:“已经习惯了。”

故事要回到那年那月。

和方远山分手后,何艳便和那个男人好上了,那个男人也果真娶了她,但几年后,对方因为生意不景气回了韩国,两个人协议离婚,作为补偿,他把制衣厂留给了何艳。

何艳不懂经营,她卖了制衣厂,和别人合伙开了这家贸易公司。

这么多年,她的生命里来来去去过很多男人,有些人是因为她的美,有些是因为她的条件。

他们都夸她穿着高跟鞋性感优雅,却没有一个人,会关注她微有异样的左脚。

而她,也早已习惯穿着高跟鞋健步如飞,直到晚上,疼痛无休止袭来。

离开方远山,何艳有过遗憾,却从未后悔。

不是吗?人总要为得到一些东西而付出代价。

如今的她明明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可午夜梦回,却是少年背着她一边唱着歌,一边爬楼梯的情景。

她不由自主地关注着方远山,看他结婚生子,生活稳步向前。

如今他身陷困境,她愿意出手帮他一把。

临走时,何艳说:“我的合伙人准备移民,所以要撤资,要是你愿意,我可以给你一些股份,反正你有经验,咱们一起把公司开下去。”

走出何艳的办公室,方远山有一瞬间的恍惚。

分手时,他曾恨过她的绝情。

他一直以为,再见时他会愤怒,会质问,可现在他发现,时光早已过滤掉一切,他们已在两条不同的路上渐行渐远。

这一发现让他变得平静而释然。

那晚,方远山回到家,齐娟正做好了一桌子饭菜等他。

看着她忙前忙后,扎着马尾素面朝天的样子,他心里有隐隐的温情流淌。

吃完饭,齐娟要去洗碗,他捉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我想和你说件事,我失业了,你和女儿可能要过一段苦日子。”

方远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决定不再隐瞒她。

这屋里明亮的灯光,女儿嘻嘻哈哈的笑声,让他觉得一切多么幸福啊,眼前失业这个坎根本不算什么。

他坦诚地告诉齐娟,不是为了让她替他分担,而是,不想再在她面前演戏了。



方远山以为齐娟一定会惊讶,至少会难过一下子。

可她却像早已知道了似的,笑意盈盈站起来,从抽屉拿出两样东西,放在他的面前。

“老公,这张卡里有二十三万,都是这些年你交给我的钱,我拿它们去做了理财,你可以用这些钱,做你想做的事;另外,这里还有一个电话号码,是我托表哥给你联系的一家公司,他们刚好缺一个销售经理,你也可以去试试。”

方远山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不知道说什么好。

齐娟靠在他肩膀上,轻轻地说:“其实我是有一些难过的,并不是因为你失业,而是因为这么大的事,你都不愿意告诉我,我是你的妻子啊,你怎么都不相信我呢?”

方远山一直以为自己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可是,作为他最亲密的枕边人,她怎么会不知道?

他强颜欢笑时的局促,他时不时的沉默,他规律的上下班时间,早已让她起疑。

她打电话给他旧时的同事,三两下便套出了实情。

她没有当面拆穿,只不过怕伤害他的自尊而已。

得知这一切,方远山又愧疚又感动。

他当晚就给何艳发了信息,说谢谢她的好意,不过,他还是不去她的公司了。

他当然知道去何艳公司经济上的收益会更大,但瓜田李下,他应该避嫌,不希望齐娟知道后伤心。

然后,他便拉黑了何艳。

躺在床上,他和齐娟聊到很晚,从彼此的少年时代一直聊到他们现在的生活。

他们像是陪着对方又重新生活了一遍,又重新认识了对方一次。

齐娟说起自己少女时暗恋的一个人,眼睛在黑暗里闪闪发光,生动极了。

方远山是在半年后才知道齐娟的这个秘密。

那天,当初撮合他和齐娟相亲的师姐找他办一件事,事情办得挺顺利,晚上两人一起吃饭。

师姐喝了点酒,借着酒意,说到了齐娟。

方远山听的目瞪口呆。

那是他所不知道的另一个女人。


时光回到十年前。

那时的齐娟,第一天来大学报道。

她和父亲从乡下来,办完手续后,他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交完学费,齐娟的生活费已所剩无几,虽然食堂的饭菜已足够便宜,父女俩还是只要了馒头和白粥。

那时已是大三的方远山,恰好坐在他们对面。

见此情景,他不声不响地打了两份菜放到他们面前,然后不顾他们推辞,就跑开了。

其实,方远山当时没有任何想法,他只是想到了自己入学报道时的情景。

那是齐娟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餐饭。

方远山就这样一下子撞进了她的心里,就像一颗种子扎进土里。

后来,她也知道方远山有何艳这个女朋友,她默默祝福,并努力开始自己的生活。

她谈过几次恋爱,也曾抱着白头偕老的心,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无疾而终。

再后来,得知方远山和何艳分手后,她心中的那颗种子一下破土而出,瞬间长成绿荫。

她拜托师姐为两人牵线。

和方远山结婚,齐娟是激动的,是幸福的,就像迷路的小孩突然找到了回家的路。

但不久后,她便敏感地意识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也走不进他的心。

她有些失落,她虽然爱他,但也有尊严和骄傲。

之后,齐娟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五年。

如果五年内,他依然对自己没有感觉,她就与他好聚好散。

她愿意用五年时间来为自己年少时的梦豪赌一场。

她相信,爱可以是烈火熊熊,也可以是春风化雨,水滴石穿。

如果她输了,她愿赌服输,无怨无悔。

好在,经历过失业事件后,她发现,方远山好像真的慢慢爱上了她。

他依赖她,向她倾诉,每天上班时再忙,也会找机会给她打电话。

他向她吐露工作中遇到的麻烦,对她展露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这才是夫妻间应有的样子吧?


最后,师姐感慨道:人啊,总是在寻寻觅觅,却不知道,最珍贵的东西,其实一直都在身边,你和小娟才是真正的缘分。

听到这里,方远山眼睛不由湿润起来。

他想起自己应酬喝多时,她心疼又焦急的模样,想起无论他多晚回来,桌子上那些热气腾腾的饭菜。

也许,他早已爱上她而不自知。

好在,一切都不算太晚,余生还有那么长,可以慢慢来。

方远山告别师姐,急切地向家奔去。

他脚步轻快,心情踊跃,像是一个少年去迎接他久不相见的恋人。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结婚7年后,我去见了前男友想做个了断!

那不是春梦吧

出轨男调查过程中的惊人发现 

人情债,肉来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