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偷了你老公
情感 故事 生活

偷了你老公,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作者:许霜
2020-07-27 17:01
浏览次数:19590


许霜的儿子今年高三,全家人都跟着他一起紧张。

高考、出分、报志愿,一直忙活到7月底,录取通知书寄到家里,许霜才算松了口气。

开始有朋友和同事陆续地送红包。

许霜跟老周商量,她怎么说也是个副局长,得注意影响,谁的红包也不收,也不在酒店设宴回请。

但许霜没法拒绝几个老友的心意,就私下请了一桌,都是当年她在一中的同事。

那会儿,她们都是刚毕业的小姑娘,如今全是四十多岁的人了。

这些女人见证了彼此半辈子的生活,凑在一起,感慨颇多,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回到了当年的小女生状态。

“小霜这回可没心病了,儿子考上了大学,那可是全国重点大学。”

“这叫虎母无犬子,小霜年轻那会就优秀,当年,可是咱一中的一枝花。”

“还有那个叫徐什么来着?对对对,徐娟!我还记得,你俩在元旦晚会上跳了一段古典舞,惊艳全场。”

“别提那个徐娟,就她那品行,能和小霜比吗?咱小霜如今可今非昔比。”

许霜尴尬地笑笑,很快岔开了话题。

谁也没发现,提起徐娟的那一瞬间,她的心乱了。

当年,许霜20岁,师范专科毕业,参加了县一中教师招聘考试。

分数公布时,她是最后一名,压线入围,位列榜首的,是徐娟。

徐娟成绩好,长得也好,只是心高气傲,谁也不放在眼里,却偏偏对许霜青睐有加,主动选她做室友,凡事都爱拉着她一起。

其实,许霜长得也不差,但跟徐娟站在一起,就没了光彩。

不过,她性格随和,和同事们相处更融洽。


元旦晚会,每位新入职的教师都要出节目。

大多数人不过是跟着伴奏唱首歌,徐娟却提议,要与许霜合跳一支舞。

她手把手地教她动作,帮她做造型,还自己掏钱租了演出服。

最后,她们的表演轰动全校。

后来,她们又一起代表学校去参加市里的授课比赛。

两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一举拿下了比赛的一二名,校长开会时,笑得嘴都合不拢。

那时,几乎全县的老师都知道一中有“双徐”,能力强,长得美,整天在一起,跟双胞胎似的。

徐娟的能力仿佛与生俱来,成绩得来毫不费功夫。

许霜却只能以勤补拙。

她自己清楚,必须拼尽全身力气,才能勉强站在徐娟身边。

说心里话,许霜觉得,能和这么优秀的人在一起,自己很幸运。

从小到大,她从没被人这么关注过。

正是站在徐娟身边,她才终于发了光。

只是,她姓“许”,不姓“徐”,屡屡被人称作“双徐”,多少有些尴尬。

没过多久,校长居然亲自给徐娟做媒。

对方是县教委主任的儿子,在银行工作。

许霜见过那个人。

他叫周良,长得周正,人也实诚,每次来看徐娟,都买很贵的水果。

徐娟却连个笑脸都懒得给人家。

有时,她故意说些专业上的话题,周良答不出,一脸尴尬。

许霜看不下去,私下劝徐娟:“周良身上一点纨绔子弟的毛病都没有,多难得啊,你可别欺负老实人。”

徐娟便贴住她的耳朵,告诉了她一个秘密。

许霜听后大吃一惊,连忙劝道:“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了,就跟周良说清楚,这么吊着人家不好,再说了,他爸是教委主任,校长是你们的媒人,你可别犯傻。”

徐娟若有所思,也不知她听进去没有。

那时,用手机的人很少,徐娟有一个BB机,可以显示汉字。

每次BB机“滴滴”一响,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哪怕再晚,也跑出去回电话。

但是,徐娟却不跟周良说清楚,继续不咸不淡地交往着。

她和许霜解释:“没办法,我自己喜欢的人,家里不同意,周良算是烟雾弹,先帮我挡一阵,之后,我会和他说清楚,好好向他道歉。”

许霜很不能接受这样的行为。

尤其是每次看到周良,毫不知情地来找徐娟,她就替这个傻小子鸣不平。

但,那总归是人家的私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一个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天,许霜下了晚自习回来,宿舍门关着,她用力推开。

屋里的两个人受到惊吓,“嗖”地分开了。

徐娟的脸红红的。

她理了理头发,对许霜说:“那个,你下课了?”

那男的不是周良,长得挺帅气,他尴尬地冲许霜点点头。

许霜突然意识到这人是谁了,脸一下红了,赶紧找了个借口,跑了出去。

那晚,许霜在操场上走了一圈又一圈,越走越上火。

她能看得出来,徐娟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但她接受不了,徐娟居然脚踏两条船。

可能是天气太冷了,许霜的心又太乱。

她做了一个让自己后悔二十年的决定。

是的,她故意去了校门口,一会出去,一会进来,想引起门卫大爷的注意。

果然,大爷抽着烟出来了,问:“许老师,这大冷天的,你不在屋里,跑出来干嘛?”

许霜支吾了半天,什么也没说清楚,就仓皇跑了。

学校里的人都知道,那大爷的八卦雷达比大妈们还敏锐。

果然,他立马判断出,许霜大晚上还在外面,又神色慌张,肯定是因为宿舍里不方便。

于是,大爷一脸兴奋地奔去了“案发现场”。



第二天,全校开始流传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徐娟跟一个男的在屋里,被门卫大爷堵了。

在那个年代,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典型的桃色事件。

不知内情的人们,互相打听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你说还能干吗?小姑娘家家的,怎么那么不要脸呢?”

“这下热闹了,教委主任这脸往哪搁?校长这脸也挂不住啊。”

那几天,徐娟不吃不喝,像丢了魂似的。

许霜很想安慰她,又怕一张嘴,暴露出自己的心虚。

没过多久,又有信息灵通人士出来散播消息。

“听说了吗?徐娟和周主任的儿子分了,还是她先提出来的呢。”

“那种事人家肯定早知道了,难道还等对方提出来吗?多丢人啊!”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许霜虽然心虚,却不觉得有错。

她不停地安慰自己,是徐娟太贪心,既想要爱情,又想挑条件好的,她要是早点做选择,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一个月后,徐娟提出辞职,全校震惊。

那个时候,教师编制可是铁饭碗啊,居然有人不要了!

看来,徐娟在一中实在混不下去了。

许霜彻底慌了。

在她看来,丢这份工作跟丢身家性命是一样的。

她想劝徐娟别走,但,就是张不开嘴。



后来事态的发展,许霜更是做梦都没想到。

周良托人带话,说早就注意到她了,很喜欢她的性格,问能不能处处看?

许霜可以对天发誓,她当初那么做,绝不是觊觎周良,她只是看不惯徐娟的做法。

但她确实也觉得,周良人不错,也挺靠谱。

只是,万一徐娟知道了这事,会怎么想?

许霜犹豫了好久,就是拿不定主意。

最后,还是中间人自作主张,帮她吃下定心丸,把这事给撮合成了。

两人对彼此的印象都很好,又都是踏实的性格,很快就确定了关系。

徐娟走后,没有再和任何人联系,渐渐地,人们也就忘记了,曾经有过这么个人。

是在第二年的春天,许霜偶遇了徐娟。

那时,她和周良正在热恋。

暑假期间,她在市里参加培训,周良来看她,两人牵着手去逛东湖。

湖畔种了很多垂柳,浓荫蔽日,凉爽宜人。

许霜无意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徐娟,拎了一包很重的书,慢慢地往前走。

她孤伶伶的一个人,看起来很瘦,也很憔悴。

许霜很想过去,问问她过得怎么样,找到工作没,有没有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但是,她看看身边的周良,迟疑了,最终拉着他,转向旁边的小路。

 

那年秋天,许霜和周良举办了婚礼,第二年,儿子就出生了。

公公退休前,运用自己的老关系,把许霜调去了教育局。

之后,她又凭着自己的努力,越混越好。

这些年,许霜事业顺利、家庭和睦,儿子也争气,她生活中的一切,只能用完美来形容。

只是,她在紧张和焦虑的时候,经常会做一个梦。

梦里,光天化日,周围很多人,冲着她指指点点,低头一看,自己竟衣不遮体,她一下子慌了,一直跑,一直跑,却怎么也找不到藏身的地方。

醒过来的时候,心里那种羞耻的感觉,还历历在目。

原来,在内心深处,她一直觉得,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本该是属于徐娟的,是她偷了徐娟的人生。

如今在酒桌上,徐娟这个名字突然被几个老友提起,许霜心里不免五味杂陈。

晚上,她一闭眼,黑暗中就会出现徐娟的身影。

黑瘦,憔悴,拎着重重的书本,全然没有之前的风采。

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如果她过得还不错,许霜心里或许能好受点。

就在上个月底,儿子要开学了。

恰好周良出差,许霜就自己送儿子去学校报到。

陪儿子办完手续,她独自在校园里闲逛,路过实验楼时,看到有个人正往垃圾桶倒东西。

她走出好几步了,忍不住回过头,这一看,才发现对方也正看着她。

那人先开了口:“你是小霜?”

许霜愣住了,不能置信:“你是徐娟?”

对方叫了起来:“小霜,真的是你啊?”

她见许霜一直盯着自己的衣服和手里的工具,有点不好意思:“等我一下,我放下东西,换个衣服再来找你。”

等徐娟的那几分钟,许霜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当初,她们一起考入一中,徐娟教她跳舞,帮她买衣服,她们一起参加授课比赛,她的课件都是她帮着做的动画效果……

她们曾是一中叱咤风云的“双徐”,可如今,她却落到如此境地。

徐娟换完衣服出来,像是变了一个人,她带许霜去了校园里的咖啡馆。

她们面对面坐着。

徐娟很兴奋:“小霜,你一点没变,皱纹都没有。”

许霜的眼眶发酸,她说不出“你也一样”这样的客套话。

她一张嘴,却是那句憋了二十年的话:“娟子,对不起,当年,是我……”

许霜眼含热泪,一字一句,把当年的内幕讲完。

末了,她心痛地说:“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躲在这里,做这么辛苦的工作。”

徐娟愣愣地看了她一会,突然大笑起来:“小霜,你不会以为我是这里的保洁阿姨吧?”

许霜一脸茫然:“难道?”

徐娟笑了半天,总算忍住:“我是这里的老师,今天学生们都去迎新了,我自己打扫实验室,下楼倒垃圾时,刚巧碰到你。”

 

许霜还是没明白,徐娟只得详细跟她解释:“你在东湖遇见我的那年,我正准备考研。备考很辛苦的,每天拼命刷题,吃不好,睡不好,可不又黑、又瘦、孤苦无助嘛,再后来,我考上了研究生,又读了博,然后,就到这里当老师了,刚评上教授。”

许霜想起来:“你和那个人最后怎么样了?”

徐娟苦笑一下,说:“当初,他要跟我一起出来闯,但优柔寡断,一直做不了决定,后来,我来了武汉,跟他也断了,我现在的先生是读博时认识的,挺合拍……”

许霜仍有些转不过弯来:“这些年,你在外面肯定吃了不少苦吧,要不是我……”

徐娟打断她:“本来就是我不对嘛,我还要跟你家周良说声对不起呢,而且,那种一眼便能望到头的日子,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许霜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要谢谢你,当年狠狠推了我一把,才有了今天的我!”

说完,徐娟轻松地笑了一下,淡化了彼此的尴尬。

许霜说不清自己心底到底是什么感觉,有愧疚,有高兴,还很委屈。

她干脆趴在桌子,“呜呜”地哭了出来。

她从没这么失态过,也从没这么痛快过。

这些年,她被这块沉重的石头压了太久,心都被压疼了,压弯了,变形了。

她后悔自己一时糊涂,做了亏心事,更后悔没能鼓起勇气来早日面对徐娟。

她低下头喝了一口咖啡,咖啡里加了很多糖,但依旧苦涩。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老公失业后三天没回家,却去见了前女友

结婚7年后,我去见了前男友想做个了断!

那不是春梦吧

出轨男调查过程中的惊人发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