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她要和我离婚,这下您满意了吧
情感 故事 生活

您儿媳妇要和我离婚,这下您满意了吧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邱月
2020-07-27 19:02


都说婆媳是天敌。
 
儿子程川第一次把女友沈莹带回家时,我就不喜欢她。
 
因为之前我已经托人,给他介绍了一个不错的女孩,人家是大学老师,父母也都是知识分子。
 
我催他去见面,可他推三阻四,就是不去相亲。
 
最后,被我逼急了,他才告诉我,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很惊讶,这孩子从小到大就没什么事情瞒过我,如今,交了女朋友竟然一点迹象没有。

作为母亲,我肯定关心女方的情况。
 
儿子倒也没瞒我,如实相告,他们是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
 
沈莹家在偏远山区,上面有个姐姐,下面还有个弟弟,姐姐只读到初中,弟弟高中没毕业,都在外面打工。
 
沈莹算是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是家里唯一考上大学的孩子。
 
我一听她的条件,头都大了。
 
不是我这个当妈的势利,而是我身边有血淋淋的案例。



我大姐当年就不顾父母反对嫁给了一个凤凰男。
 
我跟大姐的关系最好,这么多年,亲眼见证了她的婚姻血泪史。
 
作为家中唯一吃公家饭的儿子,姐夫要源源不断地为那些兄弟姐妹输血,导致他们的小家长期在温饱线上挣扎。
 
家里常年是川流不息的亲戚,整个家跟旅馆似的。
 
大姐和姐夫的感情原来挺好的,但是,再好的感情也经不起这样的消磨。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姐夫一家的情况在慢慢好转,不再需要他们资助,但是,大姐和姐夫却成了一对怨偶,动不动就吵架。

说实话,我是眼睁睁看着活泼开朗的大姐一步步变成怨妇的。
 
作为过来人,我太明白,婚姻不是只有爱情就够了,如果双方家庭条件悬殊太大,很可能是一场悲剧。
 
说直白一点,程川一直在安逸优越的环境长大,他根本没能力挑起沈莹家那副重担。
 
作为母亲,我不能明知前面是坑,还让亲生儿子跳下去。

我跟程川深谈了一次,帮他分析利弊,他听完,只答了三个字:我知道。
 
我又叫来他大姨现身说法。
 
但是,儿子就跟魔怔了似的,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最后,他居然搬了出去,以示和沈莹在一起的决心。
 
程川从小品学兼优,而且听话,硕士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入现在这家国家级研究所。
 
在我这个母亲看来,儿子身上唯一的短板是性格比较内向,不善跟异性打交道。
 
可他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女孩,忤逆我这个亲妈。

儿子搬去的房子,也是我们给他买的。
 
明明就在同一个小区,走路也不过十分钟,但自从他搬出去后,竟一次都没回来过。
 
僵持了一个月,我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便让他将那个沈莹先带回家看看。
 
看到沈莹,我有点明白儿子为啥鬼迷心窍了。
 
小姑娘长得白白净净、五官清秀,说话也轻声细语。
 
从进门开始,她全程伏小做低,一副卑微迎合的模样。
 
我很瞧不上这样刻意的逢迎,可我那傻儿子显然很吃这一套,还私下警告我:“莹莹胆子小,您别吓到她。”
 
不仅小的吃她那套,老的也一样,一向不怎么发表意见的老公劝我:“算了,小沈人不错,你看,她从进门就没闲着,帮你做这做那的,既然儿子喜欢,就让他们处处看吧。”
 
敢情在他们眼里,沈莹是小红帽,我是狼外婆。

我只能说:男人看女人,只看皮相,女人看女人,却能入骨。
 
沈莹虽然表现得柔柔弱弱,但我能感觉到,她绝非善茬。
 
当然,眼看着老公和儿子站到同一条战线上,我也不好过于强硬。
 
我打定主意,一个拖字诀!
 
想着儿子26岁,沈莹已经28岁,再拖两年,女方肯定拖不起,自然会分手。



从那以后,我们相安无事了很长时间。
 
谁曾想,前年年底,儿子突然回来宣布:沈莹怀孕了!
 
这真是当头一棒。
 
我更加确定沈莹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故意把生米煮成熟饭,好逼着儿子娶她。
 
尽管我百般不愿,却阻止不了心意已决的儿子,还无法改变即将抱孙的事实。
 
他们俩到底还是结婚了。
 
婚礼上,新人敬酒,我躲进洗手间放声大哭。
 
谁能体会一个做母亲的心情?
 
眼睁睁看着儿子跳火坑,却无能为力,那种无奈和绝望,谁能理解?

6个月后,孙子出生,我当了奶奶。
 
沈莹因为和我有嫌隙,自然没提让我带孩子的事,她自己的父母,说是身体不好,也来不了。
 
夫妻俩商量后,决定请保姆,只在周末,保姆休息时,我们帮忙带一天。
 
既然他们安排得当,不用劳烦我,我也乐得轻松。

直到有一次,儿子单独回来,鬼鬼祟祟地找他爸要钱,被我发现了。
 
我这才知道,自从孙子出生后,他们小家一直入不敷出。
 
真是难以置信,他们两人的工资加起来接近两万块,平时又不需要还房贷、车贷,就算增加了保姆费,孩子的奶粉尿布钱,也不至于如此吧?
 
在我的追问下,儿子吞吞吐吐说了实情。
 
原来,沈莹父母的身体一直不好,她每个月都会固定给笔钱,而且数额不小。
 
再加上孩子吃喝拉撒,开销也大,自然捉襟见肘!

看吧,我预见的情况变成了现实!
 
我真后悔自己当初没再坚决一点,哪怕让儿子一辈子恨我,也比现在好。
 
如今,两人已经结婚,而且有了孩子,我只能劝和不劝分。
 
我把沈莹叫过来吃饭,委婉地告诉她,结了婚就要以小家为重,特别现在有了孩子,以后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不能无限制地补贴娘家了。
 
其实,我早就察觉,自从生了孩子后,沈莹对我的态度完全变了。
 
如果说她以前是小红帽,现在就是石头,又冷又硬。
 
我说了半天,她只回应了一句:“妈,我们小家的事,就不麻烦您操心了。”
 
“不用我操心?有本事别来找我们要钱啊!”我气得七窍生烟。
 
眼看着要吵架,儿子和老公赶紧打岔,把我们劝开了。

那天,儿子拉着沈莹早早回了家,可到了半夜,他又独自回来了。
 
他哭丧着脸说,沈莹一直跟他闹,怪他不该将这件事告诉我们,他受不了,先回来躲一夜。
 
我说什么来着?那个女人哪里柔弱了?现在知道人家的厉害了吧?
 
可是,见儿子那副颓败样,我不忍落井下石,只劝他先安顿再说。
 
一连两天,儿子都住在我们这里,没回去。
 
第三天晚上,沈莹的弟弟将电话打到我家,刚好是我接的。
 
他不由分说,对我劈头盖脸一通骂,骂我是势利眼、老巫婆,看不起他姐,不得好死云云。
 
我一辈子为人师表,洁身自好,从没人说过我半个不好,如今,年过半百,却被人骂“不得好死”!
 
一瞬间,我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涌,眼前一黑……

醒来时,我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输液。
 
亲戚们都来了,沈莹也在。
 
她低眉顺眼地上来跟我道歉,说什么她弟弟读书少、没教养,让我别跟他一般见识。
 
“要不是你在弟弟面前挑拨,他能打电话骂你婆婆?他连电话号码都没有吧。”大姐气不过,帮我打抱不平。
 
我心里一酸,落下泪来。

姐夫见状,连忙让程川先带沈莹回家。



这场病让我元气大伤。
 
老公劝我,儿孙自有儿孙福,不要总去操一些多余的心,出力不讨好。
 
说实话,我也没有精力再去管他们小两口的破事,一切顺其自然吧。
 
从那以后,沈莹就很少在我面前露面了,偶尔因为孩子的事情,我们打了照面,也只是寒暄几句。
 
我觉得这样也好,眼不见心不烦。
 
万万没想到,等待我的是一个晴天霹雳。

那天晚上,我在小区广场散步,邻居徐姐凑过来悄悄说,她看见沈莹和一个男人在路口搂搂抱抱。
 
“我也是看在老姐妹的份上,才提醒你一句。我寻思着,不能眼瞅着你家程川做冤大头啊。”
 
这么多年,我了解徐姐的为人,她从不管闲事,更不会乱说话。
 
“真有这事儿?”我像当场被人打了一巴掌,又怒又急,太阳穴突突地跳,两耳嗡嗡作响。
 
“哎哟,这种话我怎么会乱说,那男人开了辆黑色轿车,看上去有点年纪了……哎,哎,你悠着点。”
 
见我脸色不好,她连忙将我扶到路边的椅子上坐下,又帮我顺气,同情地说:“真是作孽哦。”
 
好半天我才缓过劲,不由悲从中来。
 
我早就说过,沈莹那个女人不能娶,没人肯听我的。
 
现在好了,丑事临门了吧?

回到家,我第一时间跟老公说了这件事。
 
他居然不信,还说肯定是别人嚼舌根。
 
我被他气得半死。
 
考虑再三,我决定暂时不惊动沈莹,先找儿子探探口风。
 
打电话把儿子叫来后,我发现他憔悴了很多,这才几天没见啊,眼角都有皱褶了。
 
面对我的旁敲侧击,儿子没有搪塞,直接说,自己早就知道了。
 
“妈,沈莹跟我提离婚了,这下您满意了吧?全是你一手造成的。”
 
我根本不敢相信这是儿子说的话:“都到这个时候了,他竟然把责任全部推到我身上。”

我正要发作,但见他一副失魂落魄,心如死灰的表情,便压住了心底的怒火。

我缓和了口吻,说:“你别难受了,好姑娘多的是,咱们再找好的……”
 
“妈,你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婚吗?因为我没用,帮不了她,帮不了她的家人;而且,她觉得我们全家都瞧不起她,说这种婚姻没意思,不如离了算了。”

说着,儿子居然“呜呜”地哭了出来。
 
那一刻,我心里百般滋味,非常难过。



后来一个月,我们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先是沈莹搬了出去,小两口分居了。

沈莹真够狠心的,她打定主意要离婚,连孩子也不要了。
 
接着,儿子把孙子送回来,扬言要辞职,去投奔北京的同学,跟人家一起创业。

他说:“妈,都是我没本事,我要是赚到很多钱,她就不会和我离婚了。”
 
我和老公轮番劝他,嘴巴都磨破了皮,可一点成效没有。
 
最后,我以死相逼,才暂时将他稳住。

都说四十不惑,我这个已知天命的人却仍困惑不已。
 
大家为我评评理,难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儿子到底该怎么办?同意离婚?还是拖下去?我该如何帮他?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对不起,我偷了你老公

老公失业后三天没回家,却去见了前女友

结婚7年后,我去见了前男友想做个了断!

那不是春梦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