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70章

沉鱼-第70章【两个男人我都要】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7-28 07:09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距离孟鱼往南三里多的官道上,两个男人一黑一白,快马向北追赶。

忽然一人停下,轻轻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

“是烧酒,”他道:“活血化瘀的烧酒,这条路没有走错。”



黑衣的李璧只轻轻点头。

他眉心凝重,心中的焦虑不安没有掩饰。

萧潜带着孟鱼,必然不方便骑马。他和郑嵘正好可以快马加鞭星夜兼程,循着踪迹追赶。

若正面相抗,李璧相信十个萧潜也不是孟鱼的对手。但萧潜并不是一个正人君子,一旦想到孟鱼有可能面临的危险和伤害,李璧便觉得心如刀绞。

多么奇怪,一开始他提防着她,担心她伤害到自己家人,担心她谋逆夺位。

可现在,他只要她活着,只想要她活着。

只要她没有死……

快马向北的日夜里,他无数次这么提醒自己:只要她活着,只要她没有死,自己便要承担起保护她的责任,把她护在身边。

他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不要再有第二次。

他不再只是盯着她提防她,他也不相信她会伤害自己的家人,只要她好好活着,其余一切都不再重要。

至于萧潜,他和他的国家,都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路上郑嵘已经告诉李璧当年香山寺大师傅的往事,他于是知道了他们的那个猜测:所谓的龙脉,是深藏在山中的剧毒。那剧毒形同瘟疫,可以传播,可以致死。

数年之前,香山寺普济大师无意之间在山中碰触那种剧毒,事后他接触过的人都出现病情,且无一例能活。大师傅非常惊恐,便把勾勒山脉形状的石块交给徒弟,转交给书画名家吴大师。

吴大师看到普济大师死时的惨状,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便立刻作画,希望朝廷能重视那座山,小心戒备。

所以本就没有什么龙脉,只有不能碰触的瘟疫罢了。



 

如今萧潜若放出瘟疫,整个大弘恐怕生灵涂炭。

而他之前便已经苟合北突厥和西蕃,再加上他自己厉兵秣马的梁国军队,必然趁乱对大弘三面夹击。

“郑嵘,”李璧忽然转头看向身边一身白衣的公子,声音沉沉道:“以前本王以为,这大弘朝局安稳政通人和,没什么需要我操心的。”

所以做不做太子便也没有那么重要。

他观星、学术法、悠闲自在做一个王爷也不错。

郑嵘面色微惭,低声道:“是我的错。”

李璧摇头:“是本王的错。”

但他不会再错。

放眼是低矮的坡道和草丛,若仔细看,草根处甚至还有细碎未化的雪。萧潜的护卫神情戒备,手中的弓弩对准孟鱼,却没人敢有所动作。

落在地上的孟鱼双腿微微分开,身子下压,做了个开刀的起手式。

萧潜微笑,手中的大刀提起,对她轻轻施礼。

“小猛的这把刀很趁手,”他脸上露出谦卑的笑:“当初本宫学刀法,找人仿照你的这把刀锻造了新刀。所以无论是重量还是大小,这两把刀都是一样的。”
孟鱼嘴角噙着冷笑,一刀砍来。

她起势的动作很凌厉,可是后劲却带着绵软,刀在空中划过,被萧潜轻松躲开。
 

“这一招是‘开山式’吗?”萧潜神情含笑道:“小猛你果然比我练的好,除了有些无力,满满的都是杀机。”

“对本郡主下药,你算什么好汉?”孟鱼嗤声。

“这天下又有多少好汉?”萧潜只是躲避并不进攻,声音悦耳:“小猛不会觉得秦王李璧是好汉吧?你可知道他接近你是为什么吗?”

孟鱼的动作停下,用刀支撑着身子站着喘气,似乎非常疲惫。

萧潜慢条斯理地从衣袖中抽出几张雪白的纸片丢在孟鱼脚下:“这些图你认识吗?”

白色的纸笺上星星点点的墨渍,似乎是被孩童随意勾画的。这种图孟鱼见过很多次,的确是李璧书案上常有的。

她抬眼斜睨萧潜,没有作声。

“你呀,”萧潜道:“难道不知道李璧是为了监视你吗?他是占星大家,占卜得知你们孟氏将要谋逆,所以先是拒婚再接近你。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便会找机会除掉孟氏。”

萧潜知道李璧懂得占星术,但其他的事都是他猜测的。

孟鱼站直了身子,青白的脸色无力却清冷:“萧潜,你不要以为这天下的人都跟你一样。李司沉,不是那样的人。”

她一刀挥来,刀锋似划过水面般平缓:“他光明磊落,不会无故构陷忠臣。”

第二刀不疾不徐,却没有快到可以杀人的程度。

脸颊潮红的萧潜愤怒拨开她的刀柄。

孟鱼细碎的头发抚过他的额头,背对萧潜,她朗声道:“他心有丘壑,不会被权术障目。”

“小猛!”萧潜忽然厉声阻止她说下去,狠狠转身到:“你是不是喜欢他?”

少女迷人的脸颊露出一丝微笑,这笑容不染纤尘纯净明媚,点头道:“不错,本郡主喜欢他。”

她喜欢他?

她宁肯去喜欢一个拒了她的婚礼,让天下之人嗤笑她的人?

她明明应该喜欢自己,喜欢和她同患难共生死的自己!

萧潜果然愤怒,孟鱼看到他手中的刀递过来,那招式和身法她很熟悉。

她迟疑松散的动作,她歪歪扭扭的步法,她假装无法砍中站立的位置,都在等萧潜这个动作。

孟鱼手里的刀旋转迎上,“锵”的一声,两把刀在空中相击,雷霆般的力道逼得孟鱼后退一瞬。

就在萧潜以为自己赢了她的时刻,孟鱼空着的那只手忽然在萧潜握着的刀身某处一扭,那把刀的刀柄忽然似有生命般窜出利刺。


 
利刺很长很尖,孟鱼的刀顿时似乎变成了一只刺猬。突然的变化让萧潜下意识松手,那把刀落进孟鱼手中,再斜斜向上,沿着萧潜的手臂一划——
也没有很重,也没有很快,也没有很锋利。

但萧潜惊叫出声步步后退,捂着手腕跪坐下来。

赤红的血沿着他的手心掉落在地,比鲜血更让他恐惧的,是他废掉的胳膊。

那么似乎没有攻击力的一刀,却斩断了萧潜的经络。

看着萧潜痛苦悲愤的神情,孟鱼微微低头,轻声道:“本郡主是讲信用的人,说要拿回来,便拿回来。”

萧潜右手用刀,如今筋脉尽断,再施展不出孟氏刀法。

“还有,”她把手中废铁一样的刀丢给萧潜,换手拿起自己的那把:“你这把刀,跟我的真的不一样。”

仿出了她的形状大小和重量,难道还能仿出她刀上数十种机括吗?

不轻易咬人,你真的以为我是兔子吗?

孟鱼抬起头,看着向萧潜靠近的护卫和对准她的弓弩。



身上余毒未解,打败萧潜是靠智谋,若想杀掉这几十名护卫全身而退,如今是不可能的。

他们没有用弓弩,或许想让她死得慢一些。冲过来时手里有刀有剑甚至还有匕首,孟鱼在被他们贴身攻击前,脑海中蓦然闪过许多念头。
或许会死。

她看了看远处的山。

那轮廓她很熟悉,那是《春日江山图》里的山,是名唤旗山的山。

那山并不很高,山尖处有些微的白色。

孟鱼去过很多地方,但是还未攀登过雪山。有一年郑大爷邀请她爬京城附近的钰山,她觉得皇帝的宝库更有吸引力,便很果断地拒绝了。

现在想起,有些后悔。

她想起仍然在海岛平叛的兄长,海岛距离梁国很近,如若梁国进攻大弘,兄长会第一时间赶到。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至于北突厥和西蕃,有曾祺表哥镇守,也可抵挡。

若不出所料,小舞如今带着的人马该在山中驻守。她被萧潜掳掠,郑嵘不会袖手旁观,如果他愿意跟李璧联手,会在来的路上。

那么大弘的江山和百姓,便交给他们了。

自己本来就是被父母和亲族宠坏的孩子,从小没什么用,只是吃吃喝喝而已。若能以一己之力除掉这几近疯魔的梁国太子,也算没有白吃孟家的大米、馒头、包子、烧鸡、火腿……

似乎想的有些多了。

孟鱼被自己逗笑,顿时觉得这即将到来的死也没什么可怕的。

唯一担忧的是父母亲,他们会很伤心吧。他们对她的要求只是快乐自由地活着而已。

那么,对不起了。

那么便奋力死战,送萧潜上西天。

不管他做过什么白日梦,便让那梦仅仅是梦吧。

闭上眼睛,清亮的刀光闪过。



“嗖嗖嗖!”

是箭矢破空的声音。

果然用了弓弩吗?

这念头刚起,孟鱼却听到了惨叫声。

萧潜的护卫纷纷倒地,他已经上马向北逃窜:“不要恋战,快走!”

这便走了?

那这些箭是?

她转过头,看到身后草原数十铁骑靠近,当前的两个人一黑一白,看着她的面容焦虑愤怒,似恨不得飞扑到她身前。

黑白双煞——

孟鱼裂开嘴笑了,接下来倦意上涌,她身子一软,跌倒在草地上。

青草的气息扑鼻,她仍不肯睡去,固执地睁着眼,看那两个男人英姿勃勃的身影。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