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闪婚之后却染上了脏病,这婚姻还要继续吗?
情感 故事 生活

我闪婚之后却染上了脏病,这婚姻还要继续吗?

作者:何皎皎
2020-07-28 07:23
浏览次数:15749

我叫林芸,跟丁伟(化名)是闪婚。19年三八妇女节公司放假我回老家相亲,跟他认识。五月二十号前一晚,远在河南出差的我连夜坐车,只为在那个浪漫的日子跟他领证。

这之间我们才见过两次,一次是四月份我休假回家,跟他一起见双方父母,一次是五一小长假,我们订婚。其他时间,我们都是通过电话沟通。

这么速战速决的婚姻,让我爸妈松了一口气。因为早在两三年前,他们就开始明里暗里地催婚,而且催得越来越急。可我由于工作性质,根本接触不到男孩子。

我在省城武汉一家美容产品公司做市场督导,常年都在出差,有时一日三餐都在不同的城市吃。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因为不仅工资待遇好,而且经常能去不同的地方,接触不同的人,日子过得新鲜又有趣。

可唯一的缺点就是,我没有机会谈男朋友。家里倒是经常跟我介绍,可我也没时间跟别人相处,几次都是微信聊着聊着就凉了。

为此家里面的人一边埋怨我,一边又是见缝插针地催婚。所以我跟丁伟的结合,终于让他们心里的大石头落下了。

我自己也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一方面觉得自己这滞销的商品终于脱手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在这之前,我受了一段情伤。

那还是前年的事了。

因为父母催得紧,而他们介绍的老家的男孩子,我又没时间接触。于是我就想到了通过婚恋网征婚,这也是听同事们说起的。

我注册了某网站的征婚信息,后来就认识了“前男友”郑宇。据他自己介绍,他老家是武汉阳逻的,父母都在国企单位上班。他自己则在武汉一家银行做事,还在武汉买了套小房子。

第一次面基其实我是失望的,因为他长得又高又胖,肥头大耳,一笑就像弥勒佛。但我想到他家庭条件那么好,而我老家在农村,父母都是普通打工的,又凭什么嫌弃别人呢?

于是我就尝试跟郑宇交往了,因为他长期在武汉,只要我出差一回来,他就第一时间来找我。不是约我去看电影,就是带我吃好吃的。

我不是一个爱占人便宜的人,自己也经常买单,偶尔也会带着同事一起赴约。其实我同事在见过郑宇一次后,就跟我说他太会花言巧语,感觉有些不靠谱。

但恋爱脑作祟的我,丝毫没放在心上,还觉得同事是出于嫉妒。这之后,随着我们更多的接触,感情也越来越深,有一次约会看电影到后半夜,就顺势开房了。

正式跟他有身体接触后,我当然想进一步了解他,可是他的一切对我来说,仍像迷一样。比如武汉的房子,他说是还没交钥匙。比如他阳逻的父母,他说他们工作很忙。

我跟父母说谈了郑宇这么个男朋友,他们很高兴,还催着我带他回家。于是有一次我妈过生日,我休假回去,想叫上郑宇一起,但他说银行不好请假,我也只得作罢。

我们从18年上半年认识,谈了大半年,可我除了知道他的电话号码、微信和工作单位及老家,其他都一无所知,就连约会也总是他来我公司或者宿舍楼下等我。

就这样到了18年年关,我再次提出见双方父母后,郑宇突然消失了。我打他电话不接,发短信微信不回,我去他说的武汉那家银行找他,工作人员说没这么个人。

我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可怜我大半年来,只是做了他的炮友。我心里很气愤,可却无计可施,更不敢说出去让别人笑话。

那年过年回家,我没有按父母要求,带男朋友回家,被他们天天唠叨,而我明明受了伤害,还没处倾诉。

好不容易过完年开工了,二月份在公司培训学习了大半个月,同事们问我怎么不见郑宇来找我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估计别人都会在背后嘲笑我被甩。

也是因为这个,我第一次主动找老家的表哥给我介绍男朋友,而且很积极地去见了,也就是丁伟。

丁伟家里条件也不错,老家和城里都有房。他爸还是村支书,将来退休有养老金。他则是在工地上当监理,上班轻松,收入也高。

而他之所以也单身,据说是因为谈了三年的前女友脾气太坏,还没正式过门就打公骂婆,也是才分手不久。丁伟跟我坦白这些时,我也没怎么介意,毕竟谁都有过去。

而我讲述的过往是,谈过一个武汉的男朋友,但家里人不想我嫁外面去,也是怕嫁远了将来受委屈。丁伟表示理解,还说过去不重要,他在乎的是将来。

因为我们都到了晚婚的年纪,加上知根知底,也就很快相约领证了。本来还担心这么上赶着嫁他们家,公婆会看轻我,但他们完全没有,还给钱丁伟让他给我买衣服首饰。

五金首饰都买齐了,我带着老公买的粗项链回公司,看着同事们艳羡的目光,终于觉得自己掰回了一局,再不怕她们背后议论我了。

领结婚证后,我仍在武汉上班,也到处出差,每个月休假就回家跟丁伟聚聚。虽然他们家人都劝我辞职,但我舍不得我的工作,特别是舍不得公司的年终奖,所以决定年底再辞。


正准备着下半年大干一场时,我的身体突然不舒服。先是腹股沟的地方长肿块,后来又是妇科炎症,我前前后后在协和医院差不多打了半个月的针,还买了一大堆药。

由于身体原因,我不能去外地出差,业绩做不出来,提成也少得可怜,加上看病还花了一两千。我跟丁伟抱怨时,他反而挺高兴,因为我们有更多的机会相处。

于是,那段时间我周末都休假回家,每次小别胜新婚,晚上都是缠缠绵绵。我和丁伟的感情是越来越好了,但我的身体总是断断续续的不舒服。

直到后来一次,下体长了火疖子,我以为又是妇科炎症,结果去医院一检查,吓了一大跳。医生说我是感染了梅毒,长的是硬下疳,也是梅毒初期的症状。

我第一时间哭着给丁伟打电话,他听完后在电话那头愣住了,大概也是一时接受不了。医生让我叫他也检查一下,因为这个病传染性很强。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丁伟放下手里头的工作,很快赶来武汉协和检查了,结果也没能幸免,化验单上显示的是阳性。

我们都深受打击,却没指责对方,因为医生也说不确定是谁先感染,谁传染了谁。丁伟也说最要紧的是赶紧治疗,万幸我没有怀孕,不然孩子都没法要。

因为这件事,我提早辞职了,决定回老家跟丁伟一起治疗。当然,我们也约好对双方父母只字不提,免得让他们操心。

我一边积极地注射变态青霉素,一边心里也在打鼓,真怕是自己传染给丁伟的,毕竟之前我被一渣男骗了。为此也有些庆幸,还好丁伟没究查到底。

回老家后,我很快在一家美容院找了个店长的工作,也织起了家里的关系网。第一个熟识起来的是我表嫂,说起来她老公还算是我和丁伟的媒人。

表嫂是个嘴里藏不住话的人,一边夸我和丁伟是天作之合,一边也透露了他前女友的信息。原来她也在我们市里上班,是一家化妆品店的导购,关键是那家店我天天要路过。

这之后,我有意无意地观察着那个叫田丽的前情敌,还莫名其妙地有了一股优越感。

因为丁伟最后娶的是我,不是她。而且我工作比她好,薪水比她高,这证明我可不是丁伟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有了这一层认识,我更加趾高气昂地从她们店门口经过。同事要买彩妆产品,我还特意介绍她们去找田丽。甚至在逛街时,还会去她们店转转,买点眉笔粉底之类的东西。

可我没想到的是,有一天下班后,田丽竟然会主动加我微信。大概是我在她们店里填了客户信息,也因为她早注意到了我。

她自报家门后,我只是淡淡地回了个哦,心里却很好奇她会跟我聊些什么。可是她接下来说的内容,把我惊呆了。

田丽问我跟丁伟结婚前有没有做婚检,知不知道他有梅毒。我脑袋里突然嗡的一声响,像是什么东西炸裂开了,我耐着性子听她继续说下去。

原来他们当年连孩子都有了,也差点就奉子成婚。可是田丽到医院做检查时,医生告之她染上了梅毒,孩子都不能要了。

田丽犹如当头棒喝,当场就跟丁伟开撕。她除了丁伟没碰过其他任何人,如果不是他背后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怎么会染上那种脏病。

丁伟当时也是供认不讳,说他只是耐不住寂寞约了一次炮,没想到就中招了。他拼命哀求天丽再给他一次机会,说孩子打掉后他们就结婚,他会用一辈子补偿她。

可田丽拒绝了他,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她打掉了孩子,不由分说地和丁伟分了手,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因为自己也染上那种病,她也不敢在外声张他们分手的真正原因。

田丽还说丁伟表面老实,内心却肮脏不堪,经常在微信扣扣上聊骚。她也是好心地提醒我,叫我要小心他的为人。


听完这些,我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

难怪当初领证时,民政局给了我们婚检单,但他借口说我们好不容易有一天的相处时间,不想在计生办浪费了。

难怪他听我说感染了梅毒时,会愣了好半天不说话,后面又那么大度地劝我不要纠结,好好治病要紧。

难怪我们每次逛街,他都不从田丽她们店门口过。以前我还觉得他这人拎得清,跟前任断得够彻底,不像别的男的藕断丝连。

可这一切的原因是,他做贼心虚!

我气得全身发抖,欲哭无泪。丁伟看到我的异样,关切地问我是不是生病了。我冷冷地问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有梅毒,他一脸慌张,然后顾左右而言其他,还说不是约定好不纠结了吗?

约定你丫的大头鬼!我立马发飙了,可笑我之前还那么愧疚,原来是他做了肮脏事,祸害了前任和我,最后还装得道貌岸然。这男人是有多狡诈!

我第一时间提出了离婚,可丁伟毫不迟疑地拒绝了。他先是承认了自己的错,然后跪下来求我,说他已经改过自新了,再也不敢做拈花惹草的事。

他还说为了弥补,他们一家人都会一辈子对我好。我如果离婚了,不仅父母要伤心,而且二婚的女人更难嫁,何况我的病还没治好。

那晚,公婆也来劝我,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丁伟只是年轻时不懂事,但他已经受到了惩罚。现在他是个合格的好老公,我就能保证离婚后还能找个条件比他好的男人?

听着他们对我左右开弓的洗脑,我心里慢慢动摇了,内心真的矛盾到了极点。

一方面我觉得自己受了蒙骗,婚前他能对我隐瞒,就能保证以后不会算计我?

另一方面我又觉得他们说得对,离婚真的不像分手那么简单,何况我真的不想再让父母们伤心。可是如果就此原谅他,又觉得自己很吃亏。

说到底还是怪我自己当初太草率,是有多愚蠢,才会在同一种坑里跌倒两次?如果我能多花点时间考察一下丁伟,或者坚持做个婚前检查,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陷入两难里。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进一步自己不甘心,退一步父母又伤心失望,到底我该怎么办呢?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一位经历非法集资者揭露背后骗局

那个女人跟我说只要我愿意离开他,她给你一百万

妈,她要和我离婚,这下您满意了吧

对不起,我偷了你老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