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就吃药,没病别糟蹋自己
故事 生活

生病了要吃药你没病吃什么药,别糟践自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阿匿
2020-07-28 08:29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吃饭吃半碗就饱了,剩下的怎么也吃不下,因为这个我奶奶拿着棍子威胁要打我,我太小了怕疼,又害怕又撑,哭的吐出来了,爷爷笑呵呵的拍拍我的背,他说:乖孙,吃不下就不吃了。奶奶就打算上手拧爷爷耳朵,大概是看我哭的很了,就凶巴巴的说:一个小男孩吃半碗不知道给谁脸看。

我从小怕我奶奶,眼角还挂着眼泪,但是怕死只能委屈巴巴向前抓着奶奶的手奶声奶气的说:奶,不气不气。

嘴甜但就是吃不下,我觉得我不应该在南方而应该在北方吃面条。奶奶瞪着我骂我小兔崽子以后长不高了给人欺负了别回来哭。然后把我的半碗饭倒进爷爷碗里,奶奶说:看什么看吃啊,不吃浪费啊。爷爷就这么笑呵呵扒拉着饭,还夸做的好吃试图换回奶奶笑容。

奶奶是个有大主意的女人,我和爷爷两个人在家地位低下,在我数学考了七十五分的时候,那天我进门之前就有预感,果然我和爷爷被赶出来了。

我的后背还有红痕,是奶奶抽的,老疼了,眼睛聚着水光,被爷爷牵着走,好像没什么能让爷爷不开心的,哪怕心爱的小孙子被打了,他还开心的说:乖娃,爷带你下馆子吃饺子。他这么一说我也就不哭了,多大点事啊,男子汉能屈能伸。

我不太聪明好在脾气好,同学都带我玩,所以初中住宿的时候也不怕没人和我一起吃饭,唯一不好的就是初中食堂的饭菜被固定在多大碗什么菜,而我只吃半碗饭,同学说我大男人还臭美减肥,我也不说话乐呵乐呵就过去了,就是看着小半碗米饭叠着,闹心,想爷爷了。

周五放学的时候,别的同学都是爸爸妈妈或者姐姐哥哥骑车来接人,我不一样,我一般出校门口就能看到小卖部门口坐着一群初中生,那有个被隔的远一个人坐的偷吃辣条的是我爷爷,他看见我可开心了,塞给我一包五毛钱的辣片,绿色的包装里面包了指甲片大小的辣片,往嘴里一倒就被辣味灌满口腔,乐呵的老头还像小时候一样要给我拿书包牵着我,我怕羞,还在门口感觉来来往往里被人看着,我说:多大人了,太重了自己背,我还吃东西呢。

我走在小老头的前头,少年是静不下来的,踢踢路上的石头折折别人家的花还要捉弄爷爷放他中山装的口袋上,黄色的中山装带着朵小红花,爷爷笑呵呵的说:可精神了。然后到家的时候,奶奶闻出味,我被小老头出卖说:乖娃想吃辣条吗,就买啦。

还是那个熟悉的棍子,打了十几年了还没断,我估摸着是传家宝,还是熟悉的疼,艹,老头阴我。

我回学校的时候,我舍友问我:周五是你爷爷来接你?我说对啊,我舍友阴阳怪气的说:这么大还要爷爷来接,丢不丢人。

可能少年是叛逆的,我自己觉得被爷爷牵手丢人,但要是别人说我,我就会说:毕竟你也没办法体会有家人的样子。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但他明显呆住了,听出来不是好话之后,少年是热血和激昂的,于是我和他打了一架,我奶奶说我吃的少身体弱,是真的。我被我舍友按在床板摩擦,他还说叫爸爸。

爸爸是不可能叫的,少年也是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他单方面为了抄作业和我和好了,我单方面因为他给我打热水还让我第一个洗澡之后也和好了,成功达成了双向共识。

我高中的时候还是住宿,走之前自食其力收的行李,我奶奶因为我吃饭吃没两口,她臭着脸看着我收东西,我拿校服她说:你看看你瘦成什么东西,看你这个下巴,衣服都撑不起来了,丑的跟猴子一样。我拿几个苹果和零食放包里,她说就知道吃零食吃零食,饭都不会吃两口,你说你是不是零食吃的多吃不下饭啊。

爷爷笑呵呵的看着,像个没有感情的点头机器,还从书包里顺走了我两包辣条。

我和老头的恩恩怨怨,在我要走之前他塞给我张毛爷爷说别饿着自己,想吃就吃。我们就一笑泯恩仇了,如果不是后来偷看到奶奶给老头两张票子说给我,而我只拿到一张的时候我应该会很感动。

新同桌是个头发有点长的男生,我来的时候他已经拿着新书在复习了,刚上高中的我超兴奋,但是前后桌还没来,凭着远亲不如近邻,我说:同桌,你叫啥啊。

同桌没理我真是个高贵的男子,别人会因为不被搭理而愤怒,我不会,你越不理我我越兴奋,我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了好几遍,我同桌从抬头看我说话到最后写出他的名字来的时候,我已经把他的微信也加上了。

同桌长的其实怪好看的,刚开始挺多人搭讪的,结果同桌问你说什么?感觉被冒犯了之后,就没什么声音了,我觉得同桌是高冷,我看他也不在意。

我在高中里也没想到,我邀请我同桌一起吃饭之后,他会把我剩下的那半碗饭挖过去,起因是,我吃饱了之后就好好坐着等他问我是不是臭美减肥,结果我同桌看着我被拨到一边的米饭,他沉默了一下,就接过去了。我能多震惊呢,我知道女孩子可以互相吃对方的菜,我没想到他肯吃我另半碗饭,那瞬间我觉得这个朋友交定了。

虽然我心里知道他是因为没吃饱懒得去打饭,但不影响他在我心里的伟大形象。

除了我以外没人和同桌玩,人的恶意有多大呢,因为同桌不搭理还高冷,结果这群人就到处说他有病,我气不过要理论,有个男生说:人家都不搭理你,你出什么头。

我说我同桌不搭理你们就是因为你们太蠢懒得搭理你们浪费时间,你们还一个个起劲了。

上课铃浇灭了一场战火,我还是有点怂,一看同桌稳如泰山的坐着看书好像战火中心不是他一样,我就觉得这就是神仙啊。

高中不允许男生留长头发的,盖过耳朵也是,我在边上偷笑,完了我同桌不能耍帅了。

班主任在上头点名批评那几个染头发的男生,又看了一下同桌,大着嗓子说:高中是让你们学习的地方,不是让你们跟潮流的,还有你,带着助听器还听不见吗,下周之前给我把头发剪了。

声音很大,我看着他刷的一下脸白了,抓着笔抿着嘴唇,周围传来嬉笑的声音,我才明白,原来不是他不愿意和人说话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多重复给他听,他说你再说一次,也是真的没听见,他不是高冷不是高岭之花,他只是听不见,所以好的坏的都做没有发生,就比如现在班级里那些笑声我听的难受,他却只看着我,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抓着他的手安慰他,好在他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了,好在那节课是周五最后一节课。

同桌没有等我,一下课就没影子了,我回家吃饭的时候,本来就吃的少,心情不好筷子在米饭里搅着,奶奶大手一挥一个巴掌就落下我脑门上把我拍清醒了,她说:你吃稀饭吗?搅什么搅,你不吃别人还倒胃口呢。

我赶紧扒拉几口饭,寻思着把我同桌的事说出来,结果两个老人吃着饭好像没啥大不了的,奶奶说不就是生病了吃药,听不见戴助听器,大小伙子墨迹啥呢。

我觉得我奶奶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我连忙给同桌发语音说:同桌,你别难过,你就是生病了,生病了吃药你戴助听器而已。同桌回了个嗯,我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又原地复活了。

同桌周一的时候剪寸头,帅的我腿软,我才看到原来他耳朵一直有一个白色的像蓝牙的东西,我和他说:你好酷啊,可以随时随地的带蓝牙耳机。他说:你说什么。我寻思着他又听不见,趴在他肩膀上对着助听器说:我说你好酷啊,带着蓝牙耳机。 他听见了,可能是我说的太大声了他耳朵红了,我还坏心眼的捏了捏他耳朵,被他抓下手,我同桌的耳朵粉嫩的真好看啊。

我到大二的时候,寻思着我完了,我好像喜欢上我同桌了,不然那些漂亮小姑娘约我出去我不肯,聚餐说喝醉往我怀里撞的小姑娘被我明明白白的丢给她朋友,她们在背地里说我是gay,我当时还不屑一顾,现在一想呵呵还真是。

我是个行动派,就像我爷爷和我说的看到漂亮的姑娘一定要把握住机会,不要脸就对了。姑娘什么的就算了,漂亮是对的。

我把他堵在教学楼厕所,本来想按着他给他来个壁咚,结果忘记身高了,我只能卑微的让他蹲下来一点,我和他说:要不要做我对象。好家伙他反撩我,点完头没等我高兴,他来一句:我听过世界上最温柔的声音,一个是妈妈教我说话的声音,一个是你说爱我的声音。

我想我完了,我超级喜欢他了。

出柜这种事情我还真没胆子和我家里说,好在小男友不求名分的陪在我身边,我感觉自己像个渣男。
奶奶生病的时候我在准备毕设,人都傻了,就只知道问咋样,有没有事,连请假和车票都是男友订的,男友还翘课陪我回去,他到医院就不方便上去了,他在大厅里等我,让我别担心。

奶奶躺在病床上,原本有力的身体瘦下来了,没什么精神,好在看到我之后还能骂我:你是不用读书吗?你过来干嘛,滚回去上课,我还没死呢。

我从来没有觉得能被骂有多幸福,忍不住想哭,奶奶骂我没出息,我还抱着她哭,她不肯,说什么压到她了,其实我知道她怕传染给我。

大学请假其实没多久,还催着毕设,没两天我就被奶奶赶回去了,小老头洗着苹果拿给我一个,和我说:乖娃,没事,有爷爷在呢。

我回去的时候在忙也会给爷爷打个电话,情况是时好时坏,那么坚强的一个女人,还是会忍不住哼出声,太疼了,我知道我的奶奶真的老了,不是那个精神的打我骂我的老太婆了。

我没想过给奶奶知道我和男孩子谈恋爱这件事,因为不知道是哪个傻逼捅到我爸那里,我爸去学校抓我回家,拿着棍子抽我,说我有病,问我能不能改,我脾气倔的很,我说不行。

他把我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哪里拿了什么药说:我看你就是有病,有病就吃药。

我不肯,他抓着我头发,逼着我吃药,药太苦了,我咳着咽不下去,他拿水灌我,太难受了,可我知道我没病,哪有什么用啊。

我脑袋一直不会变通,不会骗他说好了,再继续,我就想着凭什么我成年了还管我。他倒好不顾自己亲妈还在生病和我说:你和你奶奶说去,我看你是不是要气死你奶奶。

我被拖来了医院,老头让我进去也没说什么,倒显得我爸像个神经病一样。

奶奶现在太瘦了,她躺在床上疼的在哼声却连睁眼都费劲,她太疼了又睡不着整夜在喊疼。

我趴在她床上哭,我觉得完了,我舍不得奶奶生气大不了,大不了就算了,我怕她气的从床上下来打我打出个好歹。

她只问我说:他肯吃你那半碗饭吗?

哭的太久了,嗓子都沙哑的很,我埋在被子里闷着说:吃,他吃,剩多少吃多少。

奶奶说:那就好,会疼人,也不怕浪费。

其他的也没说什么,一辈子坏脾气的奶奶在最后好像只记得孙子吃半碗饭,好像那些被世俗的指责都不算什么,她在乎的就是孙子吃不完的半碗饭有没有人给他接过去。

她终于不疼了。

那天我吃完了一碗饭,端着空碗用筷子敲着碗壁响的很,我笑着哭着和奶奶说:奶,我吃完啦。

乐呵的小老头也不笑了,抱着黑白照在椅子上养神。

小老头是爱老太婆的,疼了一辈子了,怕她下去了被人欺负。

奶奶走了第七天。

小老头闭眼之前和我说:

乖娃啊,生病了要吃药你没病吃什么药,那是糟践自己。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我闪婚之后却染上了脏病,这婚姻还要继续吗?

一位经历非法集资者揭露背后骗局

那个女人跟我说只要我愿意离开他,她给你一百万

妈,她要和我离婚,这下您满意了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