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永不落幕
故事 生活

赤裸裸的温柔爱意,永不落幕。

作者:意终是
2020-07-28 09:33
浏览次数:18169
凛冽的寒风钻进城市的每个角落,花草枯荣,路人裹着厚厚的棉服包在宽大的红围巾里,低着头躬着腰四处逃离着。

傍晚的天空是抑郁的灰白色,凝重却还没有飘雪,笼罩着春意广场。冷风压抑着年关的热闹,只有寥寥几个人去往超市的时候脚步略过,不做停留。

一个红衣服女孩突然闯进了这片灰白的广场。十几岁的稚嫩脸庞上挂着泪珠,仅仅穿着一件薄衫,与周围格格不入,瘦削的身体轮廓隐约可见,头发散乱着,慌慌张张的像是在搜寻着什么。

目光落在了广场墙边的暗色中,女孩小心翼翼地环顾了四周,然后便开始迅速的奔跑起来,风似冰刀把头发割裂开来,划在脸上,她紧紧的咬住牙,头也高高的仰着,像是怕被人看穿表情一般。

“啊——”女孩撞到了异物不禁惊呼出声,定定神才发现这背风的角落里还窝着一个中年男人,抱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正冲着盹。

突如其来的女孩把男人吓得一股脑坐起,下意识的就去护着怀里的行李箱,满脸戒备的看着这位年龄尚小的入侵者。

“叔叔对不起,吓到你了,我在这躲一会就走。”女孩蹲了下来,冻得缩成一团,牙齿打着颤地对着男人说完了这番话,又开始继续环顾四周,耳朵也支棱起来左右接收着音波。

“小丫头,不是我说,这大过年的你躲在这干啥?”男人一脸倦容,青黑的胡茬霸占着嘴边,显示出疲惫和沧桑,长得一脸与标准好人不同的脸。可是话从嘴里说出来,却是带着急切和关心的。

天空的灰白色加深着,更接近于乌黑的浓墨泼洒在天地之间,描绘着严寒。雪花也随之而落,给寒冬做着衬托。女孩眼睛在雪花上驻足着,心思也走丢了一样,压根忽略了男人的问题。

“来,丫头,把这穿上。”不知何时,男人已经从大行李箱里掏出了一件大红棉袄,标签在空气中闪着光,被毫不犹豫地披在了女孩的身上。

后知后觉的女孩感受到暖意,缓过神来,想客气一下把棉袄还回去,却发现还没拽下来,就被夹杂着细碎雪花的寒风堵在了半途中。“谢谢叔叔。”带着倔强而又轻柔的声音从棉袄背后飘出来,男人的脸上也出现了笑容。

“跟叔叔说说呗,咋大过年的跑出来了,很危险的!”男人伸出手在行李箱里摸了一把,抓到了两只棒棒糖,一边递给女孩一边哄着问道。

女孩瞥了一眼,摇了摇头,一脸抗拒,索性把头偏到与男人相反的一边,独自看着洁白的雪花在浓墨里起舞,眼神里充满着暴怒撤离后的落寞。

“不吃是对的,哈哈,我在家也教我女儿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男人尴尬的给自己找着台阶,把棒棒糖往回收,塞到自己破旧夹袄的口袋里,挠了挠头,像是要挠出些思绪。

“我家女儿跟你差不多大,期末还讲考试考的不错,这不,我心里高兴,又给她买袄子又给她买吃的,这叫什么来着,鼓励法——”“激励政策”女孩逐渐被男人朴实的聊天吸引了,调转回头还接了一句话。“对对,城里小孩就聪明。”男人对着女孩咧着笑容称赞着。

“那你怎么还不回家?”女孩的思路被吸引过去,好奇促使她对着面前这个年关不归还窝在角落的落破男人发问了。“火车票嘛,改签了,我这又懒得去住宾馆,在这歇几个小时就去车站了。”

一字一句的,透露着中年男子的无奈与心酸,弥漫到空气里,仿佛也和雪花融为一体了,直带来丝丝凉意。女孩静静地看着男人,张了张嘴,却又失声。

“那你呢,是不是和父母吵架了,连件厚衣服都不套就窜出来。”男人转移了话题,对着面色逐渐平和下来的女孩轻缓的探问道。

“他们老逼着我学这个学那个,我刚才就想和朋友出去玩一会他们都不给。”女孩没有直接回答,却略带咆哮的吼出了心声,每个字都燃着火焰,喷向男人的耳边。

女孩喊完了这两句,解脱地把头放在膝盖上枕着,目光放在自己的脚背上,微侧着身,像是在等待什么声音,耳朵朝向某个方向,停留着。

“学点东西好啊,我家丫头讲想学跳舞和画画,那我砸锅卖铁也给她报啊。你爸妈也是想让你以后出人头地啊。”男人语重心长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又怕刺激到女孩,紧跟着追道“父母跟儿女哪有不吵架的,咱们吵架归吵架,离家出走可不行”。

女孩没有抬头,但是男人的话一个不落的都溜到了脑袋里,惹得愁绪万千。原本冲动的怒意也早就随着雪花融化在风里,现在只剩下后悔和恐惧逐渐占据身体。

“这么冷的天,你爸妈估计都急疯了,赶紧回去吧。”男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话有没有奏效,出于身为人父的本能,他还是耐心地劝说着,眼前的女孩仿佛已然变成了自己的女儿,在寒风中孤立无援瑟瑟发抖。

“他们才不会管我呢,他们根本就不爱我。”女孩倔强的抱怨着,又拿不出证据一样的把头埋进了棉袄,发出了小声的啜泣。

“娇娇——你在哪呢,娇娇——”伴随着急切的呼喊,一个女人打破了宁静。头发和女孩凌乱的如出一辙,衣服拉链敞开着,让人觉得生冷。可是仔细一瞧,女人胳膊上搭着一件厚棉服,头上竟有汗珠滴下来,面红耳赤喘着粗气。

女孩好像听到渴望了许久的呼唤,打了个激灵,却没有立刻站起来,选择了更往后退一退,眼泪掉落的更加汹涌,还带着有频率的抽搐。

男人看了看身在明处的女人,又看了看情绪突然失控的女孩,心下一下子就全明白了。也没有立刻站起来或者是发出声音,而是想了想斟酌着说道“妈妈肯定很爱你,回去吧,她也绝对不会怪你的,不要怕,咱们下次不要再这么冲动了就好……”

温柔敦厚的中年男人发自内心的一番劝解,让女孩更加动摇了,眼见着母亲就要走远了,急着想站起身来,思索一番却又涨红脸坐了下来。

“大妹子,你家丫头在这呢!”男人一看女孩动作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主动地站起来挥喊着打破了这份被冻僵的局面。女人找寻着暗处的声音,看见了暮色中的挥手,赶忙冲了过去。

女人跑到角落里,一下子就看见了被棉袄包裹着的女儿,心疼的直掉眼泪。默默地蹲了下来,用手抚摸着女孩的鬓角的碎发。嘴里还念念有词“出去玩会就出去玩会,不想学就歇歇,以后可别突然跑出去,把我们都吓得发昏……”

女孩闻声终于抬眼了,和母亲四目相对,原本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汩汩而出,重重的点着头。男人在一旁看的心头发酸,又看到女人手里的厚棉服,于是轻轻地把自己的拿了回来,对着女孩说道“快跟你妈妈回家吧。”

女人在男人拿下棉袄的瞬间本能性的把自己带过来的棉服套在了女孩的身上,陌生人的暖意还没有流散就加裹了更多母爱的温度。女孩的心融化了。

又呢喃了一会,眼见着风雪渐渐大了,母女俩相互扶持着站起身。女人把女孩紧紧抱在怀里,一边顺着她的背一边对着行李箱边的男人说着“真是太谢谢你了大哥,这么冷的天你去我们家喝碗热汤吧。”

“不了不了,我这时间也快到了,你们回去我一会也就走了。”男人憨笑着摇头,眺望了一眼浓郁的暮色,拒绝着。说完还把棉袄叠得整整齐齐,塞到箱子里,配合似的站起身。

女人了然,不便多留,心下看着怀里冻了许久的女儿也十分担忧,温柔的点了点头,揉了揉女孩的头发对着男人说道“那就不留你了,一路平安到家哈,我现在也带着丫头回家了。”

“中!”男人笑的合不拢嘴,一直到母女俩在暮色苍茫,风雪飘摇中相互依偎的背影逐渐变得模糊,他才拎起行李箱也准备踏上归途。

雪花变成了一朵一朵的,绽放在男人的头发上,肩膀上,就连行李箱上也盛开着。风从猛烈转为温柔,拂过男人粗糙又坚硬的肌肤。

短暂到恍若梦境一般的插曲,让他的脑海里全部是自己女儿穿上新棉袄挽着妈妈蹦蹦跳跳的场景。远方的小镇上灯火已通明,红彤彤的灯笼张挂起来,在寒冬里等待着劳累了一年的旅人。

暮色彻底的覆盖了大地,大地上有了一层白雪累积。春意广场上寥寥无几的脚印里,有那么几道在刻画着温柔的痕迹。

父母之爱犹如江水滔滔不绝,也许会偶尔过激泛滥,也许会显得微薄无力,但这份亲情不容置疑。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贵,无论是年老还是年轻,目光所及处,尽是赤裸裸的温柔爱意,在这尘世里盛装出席,永不落幕。



- END -

作者简介:意终是。00后在校大学生一枚。平日里喜欢听歌看书追剧以及减肥,也渴望成为小富婆出去游山玩水,感受自由的风从指缝中划过。深夜日常感叹人间不值得,所以,我想发自内心地写出一点文字,传递些许力量,打败颓废和不快乐。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生病了要吃药你没病吃什么药,别糟践自己

我闪婚之后却染上了脏病,这婚姻还要继续吗?

一位经历非法集资者揭露背后骗局

那个女人跟我说只要我愿意离开他,她给你一百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