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的衰仔遇上烟熏妆的女孩
情感 故事 生活

失业的衰仔遇上烟熏妆的女孩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张九歌
2020-07-28 10:40
最近,赵尧有点茫然。

是真的茫然。


他已经25岁了,在这个拼搏正当年的年纪,他却过得如老年人一般。
 
每天窝在家里,浇浇花、陪老妈追追剧、在游戏里打打怪给自己的角色升升级……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这样的日子过得太过潇洒,也太过苍白,另外,他还习惯了晚睡晚起,就这样过完了一天又一天。
 

他始终觉得,一个人如果能靠自己的爱好来养活自己,那这个人一定是幸运且快乐的。

当然,也许还捎带着这么一点点的嘚瑟。
 
每当赵尧看到那些能以自己爱好为生的人,他常常脑补出诸如“哦呀,你们这些天天朝九晚五的小渣渣,每天拿着固定的工资,做着固定的工作,而我们和你们完全不一样!不!一!样!”的场景,聊以自娱。
 
他很想做这样的人,以爱为生,恣意而活。
 
他想随心所欲地活着,哪怕这条路其实很辛苦,他也觉得值。
 
他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心之所向一往无前?
 
那,他究竟喜欢和热爱着什么呢?
 
他喜欢写小说,在电脑屏幕白色的文档界面前,无数个日夜敲敲打打,保存了一篇又一篇的作品。

可他的邮箱里,却堆满了各个杂志的退稿信息。

《航拍中国》是他最喜欢的纪录片,自从入坑,从此,他就迷上了无人机。
 
可他的经济来源,并不能支撑他这个爱好,他攒下的那点钱,连一套最基本最初级的完整装备也凑不出……
 
哦,对了,他还喜欢过一个姑娘。
 
那姑娘说赵尧人如其名,特别招摇。
 
在那个尚好的年纪,篮球场上,穿着球衣、高高大大的大男孩赵尧,打完篮球后,无意间偏头看向场边的一位姑娘。

在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正散发着运动后的热气,汗水滑过睫毛,滑过侧脸,滑过下巴,部分顺着脖颈和咽喉淌进衣领。
 
目光一接触,那姑娘红着脸赶忙转移视线,不经意间,却再一次对上男孩那一双黑亮有神的眼睛,里面笑意侃侃。
 
那个年纪的男孩,似乎浑身都散发着意气风发的荷尔蒙,稍微触碰,就让人脸红心跳。
 
现在的自己,怎么变成了这样?赵尧苦笑不已。
 
毕业两年,真正工作的经历,却只有短短的几个月。
 
那时,刚毕业的赵尧,不改其招摇本性,与同期实习生渐行渐远,难以相互配合的工作环境,更是令他心生厌烦,肆意辞职后,又换了几家公司,但并不顺心。
 
于是,慢慢的,那个篮球场边,和赵尧对视,令对方脸红心跳,让自己荷尔蒙迸发的姑娘,最后还是离开了他。

入夏,气候湿热,多雷雨。
 
这天,墨云压顶,闪电尾击乌云,白雨如落珠,转瞬如银线,哗啦啦地倾泻不停。
 
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大雨,赵尧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自己应该出去走走了。
 
平日人满为患的意式风情街,此刻却看不到半点人。赵尧撑着一把红色的大伞,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地上的水坑。
 
漫步在这片地中海风格的浪漫建筑群中,起先还算惬意,朦胧的雨幕仿若屏障,隔绝了世间的一切,此时此刻,时间仿佛静止,让他感受到难得的平静。
 
不知不觉,赵尧已经走了很远,雨却越下越大,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半湿。突然的,一声闷雷,在他耳边突然炸开,吓了他一跳。

回家之路太远,于是他下意识的加快脚步,寻找附近还在营业中的店铺躲雨。
 
事与愿违,全是清一色的“休业中”。
 
他穿入一条小路,正感叹着自己运气不好,蓦然发现了不远处的一个亮着灯的店,门前挂着的“营业中”的木牌。
 
“哈利&里德尔”
 
木牌上赫然写着这几个字。
 
哈利?哈利·波特?
里德尔?汤姆·里德尔?
 
这家店,好像有点意思。
 
之前被雨淋雷劈的坏情绪一扫而空,赵尧对这家店的好感度飙升。
 
“里面会不会有伏地魔呢?”赵尧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进去看看。
 
他把红伞小心立在门口,推门而入。
 
“欢迎光临!”
 
刚进门,迎面而来,赵尧对上了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
 
一只灰白色的猫咪,正睡眼惺忪地瞅着他。与此同时,猫咪的爪子底下,死死按着一只黑色的大鸟。
 
大黑鸟继续叫喊着:“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猫咪有些懊恼,似乎是不明白脚下这只大黑鸟,为什么自己被踩住了还在叫,只能咪呜咪呜地叫着,透着一丝烦躁。
 
是了,任谁被莫名其妙地吵醒脾气都不会太好。
 
赵尧略带抱歉的看向它,他只是想来避个雨,并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场景。
 
……
 
当然,他还想顺便看看店里的“伏地魔”。
 
只不过他没想到,自己的到来,会打扰到一只睡觉的猫。


“里德尔,你已经弄坏我三个感应器了!”声音偏向中性,因带着愠怒而显得沙哑。
 
赵尧循着声音来的方向,看向声音的主人。
 
烟熏妆、黑短发、黑色纱裙,那是一个看起来利落有型的女孩。
 
这个女孩给他的感觉,像极了个某个明星,国外的,名字就在嘴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是谁来着?他挠挠头。
 
女孩看到他有些惊讶:“客人?”

看着被弄湿的地板,赵尧有些尴尬的指向屋外:“雨太大了,我……”
 
还没说完,女孩了然,语调随意:“没关系,你可以看看我这的植物,种类很多,足够等到雨停。”
 
女孩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那只叫里德尔的灰猫,把那只黑色的鸟,从它的肉爪子下抢过来,然后,一巴掌拍向了鸟屁股。
 
“欢迎……光……光……”果然,“临”字还是没能挣扎出口。
 
赵尧:“……”
 
黑色大鸟:“……”
 
里德尔:“……”

女孩:“强制开关在鸟屁股上,翅膀上又没按钮,蠢猫!”

等等?
 
里德尔?汤姆·里德尔?
 
所以,伏地魔是它?
 
“……”赵尧瞪着那双仍然惺忪的小眼睛,半晌无言。


这是一家水培园艺创意店。
 
整体空间很大,红色砖墙,法式的米色勾花帘子,交织着对空间进行着分割,古铜色的置物架上,描着巴洛克风格的花型。

架子上,是大大小小的绿植,无一例外的都是水养植物,几个稍高的架子上,还放着大量的微缩景观和生态瓶……

看得出,主人在店内布置上极为用心,不同的植物会用不同风格的容器进行搭配,看起来极具美感。
 
赵尧被眼前的一个盆栽所吸引,准确的说,是被这个花盆所吸引。
 
灰白色的猫头鹰造型,莫名的和某只“伏地魔”有些相似。
 
“你喜欢龟背竹?”女孩递过来一杯温水。

赵尧赶忙道谢:“我喜欢这个花盆,很像你店里的伏地魔。”
 
女孩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哦,你说里德尔。”
 
“我这不只有伏地魔,还有哈利波特。不过,它正窝在桌子底下睡觉。”
 
说着,女孩将蕾丝勾花桌布掀开,里面一只白底黄花的毛球,正打着瞌睡。
 
“我很喜欢猫,但我妈有过敏性鼻炎,不能养。”赵尧有些感慨,“它们可真可爱。”
 
女孩挑了挑眉:“可它们也真闹腾。哈利已经啃坏了我好几盆花了。”
 
“为什么不关起来?”赵尧问。
 
“任何生物都不会喜欢笼子。”女孩笑着回答:“不过,我会把那些昂贵的品种,移到龙骨那边,它们被龙骨的刺刺伤过,长了记性,就不敢靠近那块。”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你一言我一语,气氛意想不到的融洽。
 
赵尧很喜欢和女孩聊天,也许环境过于舒适,也许雷雨天会让人本能的靠近此刻接近自己的人,也许和陌生人的偶遇更容易让他放松,女孩静静地聆听,让赵尧两年来积攒的无奈与苦闷,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从而一发不可收拾,全部托盘而出。


不知过了多久,雨停了。
 
“我该走了。”赵尧看向窗外,黑色的云,阴沉沉地占据着整片天空,“一会应该还有大雨,你不早点关门回家吗?”
 
“雨太大,妆会花。”她指着自己的眼睛,笑着说:“这可是烟熏妆!花了会变熊猫!另外,我还要喂哈利和里德尔。”
 
“要是喜欢它们,没事的时候,可以过来看看。”似乎是想起了之前的话题,女孩冲他眨了眨眼睛,黑色的眼影晕染开来,珠光点点。
 
莫名地带着丝性感。
 
看着她的眼睛,赵尧终于想起那个名字,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当然,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可以来,撸撸猫,吸吸氧,什么事都过去了。”那只灰白色的伏地魔,懒洋洋的蜷在女孩怀里,被她用手抚摸。
 
一间小店。
 
满室绿植。
 
一个人。
 
两只猫。
 
赵尧嘴角往上勾了勾,笑着说:“下次见。”

早,六点。
 
昨晚回家,赵尧难得早早的就入睡了,今天更是破天荒的早起,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就下楼买早点去了。
 
难得起早,赵尧在早点摊前徘徊良久,就这么的,从“早点一条街”的街头溜达到街尾。
 
当然,手里也没闲着,素包子、锅巴菜、豆腐脑、糖果子、油饼、煎饼果子……
 
总之,什么顺口就捎什么,不知不觉手上就拎满了。
 
实在提溜不动了,他才反应过来。
 
啧,这得吃到中午了。

 
当赵尧的妈妈打着呵欠,从卧室出来路过餐厅,晃眼看见餐桌上,堆满了冒着热气的早餐,差点把眼珠瞪出来。
 
这小子,咋今天鬼斧神工的起这么早?合着起早就为了买早点?
 
关键是,买就买了,买这么多干嘛?!
 

早餐很丰盛,吃饱喝足后,赵尧瘫坐椅子上,冷却放空,目光涣散。
 
好撑……
 
下回……不对,没下回了!
 
正当他在心里碎碎念着,目光忽然对上了灰白色的一坨,正懒洋洋的蹲在窗台上。
 
头上顶着大片的叶子,叶片上有着不同大小的孔洞,都是自然形成的,从远处看,像一捧绿色的莲藕。
 
那是临出“哈利&里德尔”时,女孩送给他的。
 

猫头鹰还是那个猫头鹰,灰白色,像某只“伏地魔”,只是头顶上的叶子显得不是这么精神。
 
阳光直射在叶片上,绿色的藤曼七扭八扭的,像是在躲避着阳光,赵尧连忙把原本放在窗台上的龟背竹,挪向阴凉的角落。
 
水泥材质的花盆,不仅搬起来很费劲,还特别容易吃水。
 
按照那姑娘的嘱咐,赵尧往花盆里加了些水,让水位线没过定植篮底端,最后还往叶片上喷了些水。
 
天南星科的植物普遍好养,尤其是水培的懒人养殖方式。折腾了一会,总算恢复了生机。


瞪了一会儿头上长草的灰白色“伏地魔”,赵尧坐到了电脑桌前,打开了久违的招聘网站,蹭蹭蹭的勾了几个公司,接着又花了些时间,浏览了一遍自己的电子简历,改了几个自己的求职意向。
 
最后,小心翼翼地点击发送。
 
做完这些,他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赵尧有些打愣,但思维却像是台风过境,此刻正疯狂地打着旋儿。

怎么就这样了呢?
 
 
起初前女友就是被他的性格所吸引,在最好最青春的年纪,似乎怎么招摇都让人讨厌不起来,怎么张扬都能被包容。
 
后来步入社会,他还是不懂收敛,被包容惯了,于是不懂得给他人给自己留有余地,也导致他后来频频愤然辞职。
 
换了好几份工作,他都不太满意,不是他喜欢的公司不适合他,就是适合他的公司他却百般挑剔。
 
 
两年前。
 
“你不能再这样眼高手低了。”这是前女友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分手后,他又挑挑拣拣地度过了一年,他有喜欢的东西,写作、航模……他想把它们发展成自己的事业,可哪有这么容易呢?
 
住在家里,他下意识地回避着母亲欲言又止的神情,然后继续麻痹着、催眠着自己。
 
仿佛有另一个他,浮在空中提着一柄名为“德摩克里斯”的利剑,审视着自己这个自私、怯懦的灵魂。
 
 
直到那个雷雨天。
 
在“哈利&里德尔”那个神奇的地方,赵尧被它的神奇地治愈了。
 
屋里有满室绿植,还有那个画着烟熏妆,怕被雨淋成熊猫的爽利女孩。
 
她神奇地让哈利·波特与汤姆·里德尔和平共处于一个屋檐下,她还送给了赵尧一盆头上有草的“伏地魔”。
 
那天,“哈利&里德尔”中所有的一切,都被困在那场雷雨中。
 
老天。他感谢那场大雨。

“欢迎光临!”一只黑色大鸟立在门边的架子上。
 
“呦,来了?”语调带着中性的沙哑。
 
赵尧看向女孩,还是那头黑色短发,眼周画着烟熏妆。
 
只不过她今天穿了一条很少女风的碎花长裙,颜色呢,依旧是黑色。
 
有种天真的性感。


刚想说话,赵尧余光发现脚下滚动着一团灰白色的毛球。
 
赵尧内心一阵欣喜:啊!伏地魔!开心.jpg
 
他表面一片镇定地弯腰抱起那团毛球,手上却用力揉搓着,里德尔支棱着豆大的小黑眼珠瞄着他,喉咙里发出舒适的咕噜声。
 
女孩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俩:“里德尔很喜欢你,你也喜欢里德尔,你俩在一起得了。”
 
想了想,又支着下巴补了句:“你太偏心,明明哈利也很可爱。”
 
 
“我也很喜欢哈利。”赵尧无奈地指了指架子上的另一只猫,“只是我每次过来它都在睡觉。”
 
“那可真不巧,你可以多来几次,你会看到哈利睁眼的样子。”女孩笑着说,目光却带着些许深意。
 
赵尧愣了一下,看向女孩。
 
良久,开口道:“我会的。”
 

赵尧忽然想到,老妈的卧室里,或许应该也放上一盆,随口道:“我还想再买一盆可以放卧室里的绿植。”
 
“好的,龟背竹养得怎么样?”女孩笑了一下,起身带着他走向左边的展示架,示意他自己挑选,“蕨类都属于逆呼吸植物,它们都很适合放卧室里。”
 
“之前没注意被太阳晒蔫了,不过给它换了位置又添了水,已经没事了。”
 
赵尧仔细打量它们,突然,他眼前一亮。
 
眼前的这盆很特别,它的根茎裸露在外,张牙舞爪地沿着花盆向下蔓延,表面有一层绒毛就像某种动物的尾巴,鳞状的叶子向外伸展,看起来嚣张极了。
 
“就它了!”赵尧指着说。


“好的。”女孩把它从左边的架子上拿下来。
 
“它叫什么?”赵尧对它很好奇。
 
“狼尾蕨。”女孩动作轻快地把它包起来,垫上纸夹子固定好。“蕨类植物的适应能力很强,它在地球上存在几亿年了,算是很古老的品种了。”
 
赵尧:“哦哦。”
 
“要不要再坐一会?正好我有事和你商量。”女孩说。
 
“好啊。”

 
“找到工作了吗?”女孩单刀直入。
 
“……还没。”女孩出乎意料的直接,让赵尧有些尴尬。
 
“我这儿有份兼职,或许你可以试试。”女孩像是没看到他的不自然,提议道。

赵尧一愣:“……什么兼职?”
 
“‘哈利&里德尔’有个公众号,不定时会发一些植物的简介,或者小故事以及相应的配图。你不是喜欢写东西吗?还喜欢什么航拍?那拍照审美应该没问题,写完故事,再拍点照片就成了。”她回答,“我懒得弄这些,正想招人就遇到你了,所以,考虑考虑?”
 
“那……那我以后找到工作了……”
 
没等他说完,女孩打断他:“我说了,只是兼职,有空就来。而且,你不喜欢吗?
 
赵尧看着她,没说话。
 
女孩也同样回望着赵尧。
 
赵尧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空气陷入短暂的停顿。
 
女孩知道他想问什么,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知道吗,那天你看起来实在是太衰了。”

“简直是个衰仔。”女孩支起下巴回忆着。
 
 
“被浇成落汤鸡的样子很衰。”
 
“半死不活的表情很衰。”
 
“打着把红伞的样子很衰。”
 
“被女朋友甩也很衰。”
 
“我已经分手两年了!”听到这,赵尧忍不住嘟囔一句。
 
“别打岔!我还没说完!”女孩毫不客气打断他。
 
“后来和你聊天,发现你还真是个实打实的衰仔,不仅脑子衰,办的事也衰。”
 
“然后你就给了我盆绿植?”他小声问。
 
“不然呢?这些都是我的心血,我可不是谁都会送。”女孩冲他翻了个白眼。
 
“哦。”听到这,赵尧忍不住揉了揉发红的耳尖。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只是突发善心,让你衰衰的人生添点生机!”女孩不自然地侧了侧头,赵尧看不清她的表情。
 
“哦哦。”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他接着揉着发红的部位。

……

这时,手机短信提示音,打破了难以言喻的气氛,赵尧点开信息。

“赵尧先生您好,这里是*****公司人力资源部,请于三日后早上九点来我司面试,公司地址……”
 
赵尧:!!!
 
“我……我收到,我收到面试通知了!!”赵尧有些兴奋,这也许是个好的开始!

“嗯,”她勾起嘴角,声音沙哑:“恭喜。”
 
赵尧猛然回想起女孩方才的提问。
 
 
“我很喜欢。”他认真地看着女孩。
 
“嗯?”女孩一时没反应过来,茫然地看向他。
 
“我说,我喜欢写文字,喜欢拍照,喜欢‘哈利&里德尔’,喜欢你刚才的提议。”这里面也有你。
 
女孩愣了愣,随即笑开了:“好呀,不过我们还不知道彼此叫什么吧?”
 
 
“林漾,你未来的兼职老板。”
 
“赵尧,一个衰仔。”



- END -

作者简介:张九歌,一个生活在快节奏都市中的90后老阿姨,希望能用文字温暖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