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找小三,不举了
情感 故事 生活

是我,找小三,不举了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晨夕
2020-07-28 17:00


陈贵(化名)45岁,湖南人,是一名滴滴司机,很普通一个男人,妻子在县城开了一家粉店。
总体来说,家庭条件也不差。
粉店生意好,老婆挣得比他多,家里就出现了女强男弱的现象。
陈贵心里自卑,也变得敏感。
这么多年来,他和老婆的感情早就因为琐碎吵没了。
有回俩人吵架吵狠了,老婆说了一句戳他心窝子的话,“陈贵,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这个模样,也就我能看上你,要是别的女人,你连个屁都不是。”
这话挺伤男人自尊的,陈贵又无法反驳,窝了一肚子的火摔门出去了。
其实,他照样看不上他老婆,常年混在粉店,满身的烂叶菜味,发胖的身子,松弛僵硬的皮肤,连头发丝儿都是油腻的酸臭味,他对她根本就提不起性致。
陈贵气的牙槽咬得直响,他就不信他找不到年轻漂亮的女人。
陈贵开始蓄意出轨。


第一次找了一个三十岁的女人。
女人叫肖燕,是他在一个相亲网站认识的。
肖燕是奔着结婚来的,但陈贵哪管这么多,他隐瞒了自己已婚身份,心里想着先和肖燕交往一段时间,等过了那股新鲜劲,再提出俩人不合适。谁也不不耽搁谁。
他只是想玩玩儿,出于男人的自尊,想要扬眉吐气,让自己心里顺畅点,没想过要离婚。
陈贵一眼相中肖燕,没别的原因,她长得漂亮,纯中带欲,有点像年轻时候的邱淑贞。
在相亲网站聊熟了之后,俩人互加了微信。
肖燕是一名超市导购员,她择偶的条件也不高,不看脸,只图男人对她好。
陈贵问她,以你的样貌条件,找个条件好的男人应该很容易啊。
那边,肖燕沉默了一下说,她经历了几段感情失败,看清了一些东西,只想找一个合适的人过日子子。
陈贵哦了一声,明白了。

 

陈贵这边和肖燕聊的热火朝天,他老婆粉店忙的脚不沾地的,哪顾得上他。
再说陈贵白天在外跑车,晚上才回去,这更方便他和肖燕黏在一块了。
肖燕温柔,细心,尤其是她的声音,甜的像被灌了蜜,又带着台湾女生特有的嗲气,每回陈贵听到骨头都酥了一半,想立马和她见面,一度春宵。
可肖燕不同意,她想在线上先培养好感情,时候到了,他们再见面。
就这么聊了一个多星期吧,陈贵等的心痒难耐,想和肖燕开视频聊天,肖燕也拒绝了,还是那个理由,她有个原则,在交往对象前,先培养感情,而不是看脸来认定对方。
陈贵说,“行行行,不开视频,咱们可以交换下照片吧,让双方都有个印象。”
没一会儿肖燕就给他发来几张照片。
算是满足了陈贵。
果然,声音美人也美,让陈贵对肖燕更上心了。
过节日会给她发个520的红包,逛商场看到好看的饰品,也会花两千多块钱给她买一件寄过去,表明暗戳戳的心意。
肖燕也会给他寄点家乡特产什么的,来了兴致,还会给他唱两首情歌。
陈贵之前的烦闷一扫而空,端正了态度,开始正经和肖燕谈起恋爱了,他总会明白,男人为什么会经不住外面野花的诱惑了。
在线上聊了两个月,俩人感情迅速升温,两个月后,肖燕提出见面,把陈贵高兴坏了。



去见肖燕那天,陈贵特意去买了一套体面的衣服,把自己从里到外收拾了一番。
可是见到本人时陈贵有点失望,腿还是那个长腿,整体的形象却和照片差别很大。
肖燕化了个很浓的妆,看不清五官底子,要不是听到她的声音,陈贵还真没认出来。
心里别扭了半天,陈贵想好不容易见了面,不可能只吃顿饭就分开了吧。
一顿饭吃下来,俩人都喝了点酒,装模作样在附近的花园走了两圈,聊一些有的没的话,天黑下来,陈贵提出去酒店开间房,肖燕同意了。
进房不久,在酒精和暧昧气氛的催动下,俩人很快就吻在一起,过了一会儿,陈贵吻不下去了,肖燕的妆太厚了,他吃了不少粉。
他主动提出去冲个澡。
从浴室里出来后,他叫肖燕也去清洗下。
肖燕在浴室忙了半天,陈贵躺在床上等她,心里有点迫不及待。
可肖燕一出来就把灯关了,眼前突然一黑,陈贵还没反应过来,肖燕就走了过来爬上了床,叫陈贵别开灯,她不习惯。
美人在前,陈贵顺从了,俩人亲热了一会儿后,陈贵却有点不适应,相处了一天他还没见到肖燕真实的模样,还挺想看的,他停下动作,把灯打开。
这一看,陈贵吓到了,那眯眯眼,塌鼻子,皮肤蜡黄,满脸雀斑痘痘,躺在他身下的女人是谁?
他像见到了女妖怪在半夜现出原形,一切美好,旎旖的幻想都碎了一地。
陈贵当晚逃一般离开了酒店。
跑出酒店还惊魂未定,胃里都泛着一股恶心。
之后他在微信上把肖燕骂了一顿,说她拿照片欺骗他,安的是什么居心,散了火,就把肖燕拉黑。



经历了肖燕这件事后,陈贵再也不敢在网上找女人,心里有阴影了,他还发现他那方面没反应了。
陈贵不知道有多憋屈,过了一段日子才有所缓解。
陈贵越想越不甘心,他想找一个女人怎么就这么难,年轻漂亮的看不上他,他又不想找结了婚的,麻烦!
闲下来后,陈贵又恢复了斗地主和几个车友打纸牌的无聊生活。
可是平日里几个说起要打牌,比谁都积极的车友,这会儿一个个低着头看美女直播。
陈贵看不惯,假装讥讽了两句,“看这些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斗两把地主,赢点钱。”
一个车友抬起头,“老陈,这你就不懂,看直播可有意思了,在直播间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年龄,职业,只要你花钱小钱就能买到很多乐趣。”
车友说的很邪乎,让陈贵心痒痒,他立马下载一个直播软件,注册了一个号。
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陈贵在沉寂在直播间里面,也终于懂得车友说的乐趣是什么。
在这里只要你花点钱,就会有美女主播热切地喊你哥哥,随意叫年轻漂亮的女主播在镜头前为你唱歌跳舞。
这简直是皇帝般的待遇。
这下是真人出镜,陈贵看到视频里,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漂亮的女人,那片压在头顶的阴影,一下散开了。



陈贵关注都是一些没有名气的女主播,那些出名的主播哪会看到他这种小虾米,淹没在几百万人里面没存在感,快感也少了很多。
本来他看直播也是随便打发下时间,哪想到有次他给一个叫“诗晴”的女主播送礼物,手滑多输了一个0,打赏了2000元,他在直播间成名了。
陈贵开始很肉疼,但是看到屏幕很多人都在@他,女主播诗晴还点名谢谢他,所有的关注点都在他身上,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优越感。
从此之后只要他进来,诗晴就会和他打招呼,这份专属只属于他一个人。
当然,陈贵也没少送礼物,送小了是两三百,往大的送是一千多,压了其他人整整一头。
诗晴对他更是青睐有加,直播一开始就点他的名,问他想听歌还是看跳舞。
陈贵大手一挥打了跳舞,诗晴立马在视频面前扭了起来。
对一个漂亮的美女随意指挥是什么体验,陈贵终于体会到了。
他老婆强势,从来都是对他指手画脚,花钱买来这份至高无上的快感,陈贵觉得很值。
诗晴还私加了他,给他发私信。
女神近距离接近他,陈贵别提有多激动了。
后来只要诗晴喊了一句,“哥哥们,帮我打榜”
什么周榜,月榜,季榜,陈贵砸了很多钱把诗晴往上送。
三个月下来花了好几万,这些都是他存了好几年的私房钱。
和诗晴接触,陈贵心里产生种渴望,如果他和这样的美女主播在现实发生一段关系,在那帮整天守着直播视频当舔狗的车友面前,不是能吹一辈子?



机会很快来了,在陈贵诗晴一共打赏了十万块钱后,拥有一次跟她见面的机会。
诗晴当晚给他发了很长一串话,大概是感谢他一直以来的支持。
见面的日子安排在一周后,那一周陈贵度日如年,心心念念想着和女女神见面,和她发生点什么。
为了有更好的精神状态,他还每天去跑步,他老婆说他是不是抽风了。
陈贵一概不理。
去见面那天他依旧和上次一样,把自己收拾妥妥帖帖,还喷了口腔清新剂,哼着曲儿出门。
见面的地点在一家颇有格调的餐厅。
陈贵一进包厢怀疑自己走错地方了,坐在包厢里画着精致的妆容的女人,比上次的肖燕好不到哪去。
视频里凹凸有致的身材,成了发福的状态,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她的老态,这哪里是仙女,分明就是一个普通发福皮肤白一点的大妈。
陈贵用了好半天才接受这个事实,震惊过后他和诗晴撕了起来。
陈贵说自己被骗了,叫诗晴还他打赏的那些钱。
诗晴也不是吃素的,说自己没有欺骗,上镜就是视频里面那个模样,现在哪个主播上镜不开美颜滤镜的。
陈贵怒急攻心,被气红了眼,说要告她。
诗晴也不怕说,“我从来没逼你为我打赏,都是你自主愿意的,你是个成年人,自己不会自我判断吗?”
意思摆明了不会退还,也把陈贵堵的够呛的。
原本一场充满粉色泡泡的约会,变成一场撕逼,陈贵气的肝脏都在疼。
可是他不敢把事闹大啊,万一被他老婆知道了,他该如何解释,况且他上网查过了,作为一个成年人,这种自主给主播打赏钱的行为,受赠人不同意退款,是没有法律效应的。

    

陈贵说完整个经历,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在这个网络时代,美颜,滤镜,P图下,你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人是鬼。
他说,后面他还经历了一次杀猪盘,明明是个美女搭讪他,找他要微信号,到了最后却变成一个男人跟他聊天,要不是他经历过前两次的陷阱,留了个心,又被别人下套了。
三次出轨未遂,被骗,他心里有很大的阴影了,现在看到女人就怕,曾经被别人怂恿去找了一次小姐,却发现有心无力,那点小心思在一次次的打击中中奄奄一息。


PS:
讲真的,现在这个时代一个成年的人(不论男人还是女人)无缘无故对你好,对你很特殊,一般情况下都是想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放大了是恶,用平常心去看是真实的人性。
人都是懂得权衡利弊的,成长之后的交际,除了两三个真心朋友,一般都是冲着利益去的,也就是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都是成年人,就不要做白日梦了。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