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小三的第一年我就染了妇科病
情感 故事 生活

做小三的第一年我就染了妇科病

作者:琳小柒
2020-07-28 20:05
浏览次数:13661


这段时间许莉总感觉下体不舒服,有点痒,又有点发红,好像过敏一样。
不过症状断断续续的,有时过了一个多星期就消失了,许莉以为是什么炎症,想着女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妇科病,很正常,就没放在心上。
发作的时候,她就去药店买消炎的药水清洗几天,没管了。
过了个把多月,许莉察觉到不对劲了,这次发作她连续洗了好几天的消炎药不止没有好,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她下体长了很多暗红色的小丘疹,止不住地痒,上厕所会有刺痛,还分泌出一种很臭的黄褐色脓液。
许莉觉得自己绝不是患上妇科炎症这么简单。
第二天,她请了半天假去医院。
检查结果出来那一刻,她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患了尖锐湿疣,也就是性病。
穿着白衣大褂,带着一副眼镜的短发女医生说,“你这情况挺严重的,怎么不早点来医院检查?”
许莉慌了,忙问,“是不是挺难治啊?”
女医生看她一眼,跟她解释病症以及治疗的方法,最后问她 结婚了没。
许莉有点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女医生和她说,这病会传染人的,最好让她老公也来医院检查下。
许莉愣了下,哦了一声。

出了科室门,许莉就在网上查有关尖锐湿疣的资料,看得心惊胆战的。
尖锐湿疣除了间接污染物传播感染,还有一种是通过性传播。
许莉老公去年就被调去公司总部,他们分居两地,所以不可能是她老公,宾馆酒店她不怎么去,也不可能。
唯一和她发生关系就只有唐志方。
唐志方是她的情人。
说到唐志方许莉想起来,这几天她就没见唐志方来过公司,给他发信息他说有事请假了,具体是什么也没说。
想到这病有可能是唐志方传染给她的,许莉脸色不好看了,她立马给唐志方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儿。
唐志方说,“在医院。”
许莉又问,“在哪个医院呢,我也在医院。”
唐志方说了地址,正巧,和许莉在同一个医院。
挂断电话不久,许莉和唐志方在大门口碰上了。
许莉眼尖,察觉到唐志方夹着腿走路,脸色有点苍白,好像很痛苦。
她问,“你干嘛呢?人不舒服啊?”
唐志方看到许莉有点吃惊,说了句没事,把手中的病例往身后藏了下,脸色很不自然。
许莉注意到他这个细微的小动作,心里的猜想像得到实证,在唐志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她一把夺过他的病例。
这一看,一股怒火从脚底窜起。
病例上清楚写着,唐志方患有尖锐湿疣,检查时间比她还早几天。
这么说来,她的尖锐湿疣就是唐志方传给她的?
她想起来了,几个月前唐志方去外地出过一次差,有一晚叫了个女人,回来还和跟她说,那个女人的技术有多好。
许莉也没生气,她和唐志方就只有那层关系,各求所需而已。



许莉和唐志方各有家庭,俩人在同一家公司,同一个部门,唐志方是许莉的上司。
许莉在部门里最活跃,长得漂亮,交际能力也好,比唐志方小5岁。
刚进公司一口方哥的方哥的,喊的可甜了。
唐志方对这个新来的,抢眼明事的美女,自然多加关照。
熟了之后,又来来回回帮了几次忙,在一个气氛恰到好处的晚上就睡到了一起。
许莉拎得清,她和唐志方在一起,一来是可以从他那里捡到好处,比如说从他那拿点客户资源,工作上有什么棘手的事也能拉一把手。二来,大家都是成年人,玩下也无所谓,把分寸拿捏好就行。
和唐志方在一起也挺安全的,不怕被发现。唐志方老婆在老家,她老公在外省,正好方便了两个人。
俩人就这么在一起快一年了吧,许莉谨慎,从没在老公面前露馅。
她以为她和唐志方,会长时间保持这种关系,但没想到把自己坑了。
唐志方出差回来后,他们还睡过好几次,有一次还没戴套。
唐志方说他们在一起都一年了,一直戴套,这回他想试下不带套的感觉,许莉本来要拒绝的,但耐不住唐志方在耳边磨,想到这次他出差回来,出手阔绰给自己买了份礼物,现在正是安全期就答应了。
哪想到,一下就中招了。

许莉跟唐志方在医院门口吵了起来。
许莉把包里那份,尖锐湿疣的检查报告单甩在唐志方脸上,咬着牙骂他,“都是你害的,在外找个女人也不知道找个干净的,还把这个破病传给我。”
许莉尖着嗓子骂了一大堆,想着帖子一些患者的描述,气的心肝都在发疼。
唐志方刚开始脸色还有点愧色,后来见许莉劈头盖脸把他骂的像孙子一样,也不干了,他说,“这事能怪我吗?是我强迫你和我睡一块吗?你现在跟我撕有什么用,还不如趁早治疗。”
没有等来想象中的道歉,反而被这么句轻飘飘的话给打发了,许莉忍不了,拿着手上的包一下又一下砸在唐志方身上,一边打一边骂,哪有在床上的半分柔情。
唐志方被打疼了,口不择言,“许莉,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把这病传给你的,咱俩谁传给谁,还说不定呢。”
唐志方说,既然许莉能和他睡在一起,肯定也能和别人睡在一起,别装的跟个冰清玉洁的圣女一样,自己心里没个数啊。
许莉疯了,唐志方不但把屎盆往她头上扣,还明晃晃说她放荡,到处找男人。
她尖叫一声,扑过去把唐志方抓了满脸的血印子。
唐志方也动起手了,俩人撕在一块,打成一团。
男女力量悬殊,许莉落了下风,唐志方把她推开骂了一句疯婆娘转身离开了。
撕了这么一场,许莉知道他们之间算是完蛋了。

如果时光能倒回到一年前,许莉打死也不要和唐志方有什么关系,得了这个破病,让她生不如死。
许莉是两天后去医院治疗的,一开始医生建议用电灼治疗法,医生说她不止阴道,尿道有,连肛周和宫颈也有,这下把许莉吓傻了。
她脸色发白问,是不是挺难治的。
医生说,这个病复发率很高,看个人体质,有的人几个疗程就好了,有的人一两年也没见好,说不准。
许莉吓得腿有点软,在心里把唐志方那个杀千刀的,咒骂了几百遍。冷静下来后想开了点,治就治吧,但是她没想到才开始又出现状况。
她对麻药过敏,打麻药的时候她浑身颤抖,脸色发青,把医生吓到了,靠着吸氧才缓过来。
医生直接说,你对麻药过敏,那用冷冻治疗。
在此之前许莉先去缴费。
光动刀真的贵啊,一支药六百多,她疣体面积大,一次要用9支,就要花五千多,照光一次三百多,要照六个部位将近两千,再加上激光,一次治疗下来花了七千多块钱。
刷卡的时候许莉手都在抖,心在流血。
许莉对麻药过敏,只能局部外敷麻药,但是不怎么管用,她第一次做激光时,痛的哭爹喊娘。四个部位除疣体用了一个多小时,用完激光后,她整个身子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连声都发不出。
做完后开始敷药,用过激光的部位受了伤,酸胀痛痒,尿道和阴道又被药塞住,许莉感觉自己在十八层地狱受酷刑。
好不容易熬过了漫长的三个小时,又开始照光动刀了,光动刀会发热,时间一长,灼烧感也越来越强,医生准备的小风扇没多久就没电了。
没有电风扇降温,许莉感觉下体在被用火烧,刺痛感从脚底贯穿到全身的神经,她被硬生生逼出一身的冷汗,魂魄仿佛要脱体而出。
不知过了多久,这场无止境的酷刑才结束。
这一次的治疗让许莉永生难忘。


第一次治疗后许莉来了例假,暂时缓了下来,她去公司正常上班。
医生交待她要多喝水,多排尿,不然尿道会粘连,到时候就很麻烦了。
许莉哪敢不听啊,第一次治疗就让她有想死的冲动,所谓的麻烦不是让她直接去死吗?她狂喝水,把医生的话当圣旨,掐着时间,每隔半个小时就上厕所。
一天下来她跑厕所要跑二十多次,同事无不怪异看着她,有好心的问她怎么了,许莉挤出一个苍白尴尬的笑容说:肚子不舒服
排尿可真痛啊,一阵阵刺痛,下体像被人用薄刀片不断割一样,稍微用点力就会出血,每一分一秒都在受尽折磨,许莉把自己大腿都抓出了血,想把唐志方杀了的心都有了。
上厕所时,她好几次碰到唐志方,唐志方状况也没比她好到哪去,夹着腿走路,脸色很差,一脸痛苦。
有一回她堵住他,眼神冒着凶光,能把人给吞了,她压低声音,朝着唐志方骂了一声贱人。
唐志方忙把她往楼道上拖去,对她说,你发什么疯,这里可是公司,你想死了。
许莉想到自己受的苦,一时情绪激动,失了理智,对唐志方又打又骂,俩人推推搡搡一会儿,一个部门同事过来抽烟,瞥了他们一眼。
许莉只好忍下怒气离开。
下班后唐志方给她发话,警告她,叫她看清楚情况,如果她让他不好过,到时大不了鱼死网破,工作没了,也没了家庭。
看到这个消息,许莉脸阴沉的可怕,她几个深呼吸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和唐志方算了一笔账,叫唐志方给她转一万块的医药费。
唐志方起初不答应,许莉威胁他,让她受苦就要付出点代价,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晚上,唐志方就把钱转了过来。
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一万块钱只不过是个平衡点,也算一个台阶,他们不想把事闹大,在同事面前出丑,也毁了各自家庭。
许莉想,这次的事就当买个教训。
但是,她最担心的事还是来了。

  
别人治完三个疗程,一般都能治好,她却丝毫不见好。
医生说她的疣体像韭菜一样,大面积的长,很麻烦。
许莉想当场往墙上撞死,她终于体会到什么是身处地狱。
这个病的治疗的费用不仅贵,关键是治疗过程,还让人生不如死。
第三次疗程过后眼看着要好了,过了几天疣体又疯狂长了出来。
三天两头的请假,老板已经点名批评她了,私下还对她说,不想干了就干脆辞职,别占着这个位置不做事。
同事也不解地看着她,她还出了几次洋相。
有一段时间,她排不出尿,又担心尿道粘连,上厕所就很用力,每次都搞得一裤子血,还是别人提醒,她才知道。
许莉不敢把那些口服的药放在家里,万一哪天她老公回来看到了,她怎么解释,所以她随身带在身上,不想被同事发现了,还有人认出来了。
自那以后,同事看她的眼神就变了,平时关系和她好的,都渐渐疏远她。
人能接受艾滋病的人在他们身边,却不能接受一个有性病的人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性病意味着不检点,滥交,婊子......
许莉不止要饱受身体上的巨大痛苦,还要承受精神上的痛苦,她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