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70章

沉鱼-第70章【拒绝娶她的原因】

作者:月落
2020-07-29 21:00
浏览次数:11634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那这些箭是?

孟鱼转过头,看到身后草原数十铁骑靠近,当前的两个人一黑一白,看着她的面容焦虑愤怒,似恨不得飞扑到她身前。

黑白双煞——

孟鱼裂开嘴笑了,接下来倦意上涌,她身子一软,跌倒在草地上。

青草的气息扑鼻,她仍不肯睡去,固执地睁着眼,看那两个男人英姿勃勃的身影。




空中有白色的宝剑旋转飞过,逃跑慢些的护卫听到身后猎猎风响,不由更惊惶逃窜。孟鱼眯眼看着那宝剑,看着郑嵘跳下马收剑,看着李璧向她跑来。

近了,更近了,她能看到他黑色的衣袍上挑金刺绣的龙纹图案,能看到他紧张的神情,孟鱼心中一动。

她欢喜他的到来,不光是因为他的到来救了自己性命,还因为喜欢看到他。

竟然,喜欢看到他。

她想起之前为了惹怒萧潜,她说自己喜欢李璧。

如果喜欢他,自己是不是就变成一个没骨气的人了?

毕竟这个惹人烦还拒过她的婚呢?

所以自己是,又没用又没骨气?

孟鱼不由嘟嘴皱眉,看到李璧停在她身前,高大的身影遮挡烈阳,俯身靠近。

“鱼儿,鱼儿。”他半跪在地上,结实的胳膊环抱起孟鱼,低头呼喊她的名字。

孟鱼半眯着眼睛,虽然浑身无力,但头脑是清楚的。

她没有应声。

“鱼儿,鱼儿。”他又唤。

声音醇厚动听,似温泉浸没身体,似贴耳的呢喃,孟鱼仍然没有动。

一滴泪水落下,“啪”地砸进她眼眶。

孟鱼“哎呀”一声坐直,躲开了他更多的泪水。

一个大男人,怎么动不动就哭呢?

“你!”李璧鼻头微红,神情惊讶又惊喜:“你没有事?”

“本郡主还没死呢。”孟鱼眉头微蹙,却因为他的神情动容。

他哭了呢,是真的以为自己死了吧?

“你没死,为什么本王唤你你不应?”李璧把她松开,任她柔若无骨似地又跌倒在草丛中,神情愤怒。

 

所以,这是还没扶起就又扔下?

孟鱼眯眼看着李璧。

虽然束着冠,衣着也算整洁,但数日奔波的他嘴唇周围长满胡茬,有些粗犷,更多的是紧张和憔悴。此时他喘着粗气,愤怒又心有余悸的样子,似乎随时可以吃人。
孟鱼的手从草丛中抬起,轻轻牵起他的衣袍。

扯着晃了晃,李璧没有动。

她小脸微红,小嘴很甜。

“没有应你,是因为,你第一次唤我鱼儿,你的声音,很好听呀。”

你的声音好听。

我想多听几遍,所以才没有应声。

她断断续续地说,每停顿一瞬,便见李璧的肩膀松弛下一点,说到最后,他眼中的愤怒散去,别过头去唇角下意识扬起。又注意到自己在生气并且应该继续气下去,于是假装仍在气恼地清清嗓子,重新蹲下来。

“不要再这么吓我。”

说着把她抱起来。

“呜。”怀中的少女随便用一个字搪塞他,一双眼睛在人群中寻找郑嵘。


 

他背对他们有些尴尬地站着。

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中焦虑孟鱼的情况,却又无法开口询问。

孟鱼被李璧放在马车外的横板上坐着,她轻声唤郑嵘。

“郑……郑哥哥。”

听到这声没有改变的称呼,郑嵘紧张的神情明显轻松少许,转过头来。

孟鱼看到他手里捏着十多张纸片,那是萧潜之前丢在地上的,不知道郑嵘为什么要捡起来。

李璧显然也看到了那些纸,他一双眸子清清冷冷,淡淡道:“你给他的吗?”

秦王府戒备森严,不是谁都能进的。

“是,”郑嵘承认:“为了取信萧潜,我以为这没什么用处。”

孟鱼的身子仍然没什么力气,她倚靠着车厢,顺口道:“萧潜说,秦王殿下观了什么星宿,算出孟氏谋逆?”

她语气轻松,神情带着戏谑,像在嘲笑萧潜的蠢笨。

可她说完这句话,却在李璧脸上看到了躲闪的神色。

四周的空气静了。

在孟鱼心中,她的母亲是和皇帝陛下一起长大的。后来母亲嫁给皇帝的表兄弟,辅佐宣成帝治理江山。

孟氏是皇帝最信任的人。

孟氏也对皇位没有兴趣。

若皇帝要收回节度使旌节和兄长统兵虎符,孟氏会以最快的速度双手奉上归乡颐养。

所以她觉得若有人说他们孟氏会谋逆,便是天大的笑话。

可偏偏李璧没有笑。

他神情沉沉看着孟鱼,眼中三分羞惭七分难过,薄薄的嘴唇抿了抿,终于开口道:“不是孟氏,是你。”

孟鱼小嘴微张抬手指着李璧,却半晌说不出话。

所以萧潜说的是真的?

“是鱼儿你。”李璧不准备再瞒她。

当年拜师之时,师傅说泄露天机会遭大祸临头。

但这天机藏在他心中,让他一次次几乎失去孟鱼,让他只觉得无力。

所以他不准备再藏,就说出来。

说出来,哪怕五雷轰顶。


 
“鱼儿你的命格很好。”李璧目光深深看着孟鱼,看她紧张疑惑和气恼的神情,看她微蹙的眉头和虚弱的身子,那颗星星的轨迹在他脑海中划过,千万遍,是同样的星轨。

“鱼儿你是帝王之命,”李璧缓缓道:“你出生那一天,是五星连珠的新帝诞生之相。再后来你的星轨隐隐冲撞紫微星,将要有一日代帝继位。我是因为这个,才拒绝了跟你的婚事。”

竟然是因为这个。

那时知道被拒婚后心中残存的一点不快,忽然烟消云散。

可随即而来的,是莫名有些伤心。

为什么伤心呢。

似乎是因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却又一直在做错着什么吧。

因为有些事情无力改变,更无法辩驳。

原来没有能嫁给他,是因为这个呀。

原来自己从一出生,便错了。

孟鱼抬头看着神情紧张的李璧,忽然自嘲地笑笑。

“本郡主怎么会?”她扭头看着郑嵘,声音有些轻:“郑哥哥知道我的,我是要去闯荡江湖的人。”

持一把刀,走千里路,扫不平事,砍凶恶人。

她的梦想是成为武林盟主,才不是太子妃或者皇后。

口号她都想好了:孟鱼无敌!文成武德!千秋万代!一统五湖!

想到此处她笑起来,虽然在笑着,可眼中却有浓浓的失落,声音也有些哽咽。

“是,”郑嵘把手中描画着星轨的图片撕碎丢在风中:“秦王殿下不要怕,小鱼不会对皇帝或者你有任何威胁。”

他说着上前把孟鱼扶进马车。

萧潜离开时没有带走这辆车,如今正好可以让还没有恢复的孟鱼乘坐。

李璧的嘴张了张,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

怎么似乎坦白了这件事后,像有什么东西横亘在他和孟鱼之间。那些初见面时流动在两人之间的情愫和心意被那东西阻挡,让他们没有办法看到彼此的心。

“去旗山。”孟鱼的声音在车里传出来,有些清冷。

萧潜向北去了,若他去旗山,小舞便有了危险,大弘便有了危险。

别的事只有先放下。

李璧凝眉看着远处缓缓起伏的山峦,翻身上马:“去旗山!”



旗山脚下有些喧哗。

地上横陈着十多具死尸,那些人前一秒还是武林高手,后一秒便成了死人。

“盟主虽然命我等帮你们找到龙脉之山,但如今你们为何驱使百姓?”

“我陇右盟替天行道,不做戕害无辜之事。”

“把百姓们放了,不然今日便是你们这些梁人的死期。”

梁国人没有死,死的是陇右盟的游侠儿。

武功再高有什么用,暗箭难防,毒药更难防。

他们的尸体被丢进峡谷,萧潜派来的梁国护卫继续忙碌。

“挖!”百姓分十组,在梁国护卫的监督下开挖。

“他们在挖什么呢?”不远处山林掩映处,身边的随从问小舞道。

小舞没有回答他的话,侧耳细听周围的动静,低声道:“找到郡主了吗?”

“找到了,正往这边赶来。”

“他们多少人?”

“不足一百。”

小舞眉心微皱。

人太少了,郡主会吃亏的。可是该怎么办呢?她没有能力调动军队,最近的部队是驻守在边境的岳曾祺。

正想着,忽然听到“轰隆”一声巨响,烟雾腾起,梁国护卫道:“挖开了!”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