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二货嫂子
故事 生活

二货嫂子

作者:殷天堂
2020-07-29 08:22
浏览次数:15388

我是村里的小学语文老师,俺哥是副村长。俺嫂子相中俺哥,因为俺哥是村干部。俺嫂子杨柳细腰,细皮嫩肉,一掐一股浆。她是村长老栗家的女儿,娇生惯养,美人胎子,还很风趣幽默,爱嘲笑人,好说风凉话。按农村的说法就是有点晕,俗称二百五。

有一次,我在当院那棵槐树下撅着屁股认真批改学生的作文,邻居张小憨的,我嫂子瞅见了嘲笑我说:“认真个屁,装的,假的!”话到她嘴里就变味了。她趁我不注意,把我的嘴抹得全是口红,逗得邻居婶笑弯了腰,而我却气得挤出几滴眼泪来。

真是个疯癫的嫂子,你说气人不气人!我拿着张小憨的作文让张小憨妈妈、我婶子看:“你瞧瞧,作文题目《我的父亲》,结果张小憨写成样:“我的爸爸很辛苦,每天要送我上学,放学接我回家,昨天,我仔细一瞅,爸爸老了很多,蛋上也有了很多皱纹,我心疼极了,我想说:‘爸爸,我爱你!’”

我婶一瞅,立马就脸变色了,气得捂脸哭了,婶哭着回家了。我也无语,我嫂子瞅见了,就让我批语:“家长不能什么东西都让孩子看!”

我婶儿跑回家一问,张小憨才恍然大悟,连忙跑到我跟前说:“老师,我的作文写丢了一个‘脸’字,不是写我爸的蛋有皱纹的,是写我爸‘脸蛋’有皱纹的!”

我抿着嘴笑了,笑得非常不自然却又很开心:“你中啊,知道爸蛋上有皱纹了,咋发现的!”

张小憨低着头说:“对不起啊老师,俺写错啦!”

我那二百五嫂子又借题发挥道:“老弟啊!你改作文也很辛苦,蛋上都长皱纹了,以后要好好保养啊!免得……”

我嫂子怀孕了,她想吃酸的。我说:“咱家没有酸的,河对岸坡上有一片杏林,树上结了许多果子,还没有熟呢!不过,杏树是我一学生家长承包的。”

我嫂子说:“真的吗?那太好了,咱可大胆地去偷啊。今天是个星期天,你背我过河去偷摘些吧?我想吃嘛!”嫂子说着,撒娇地嚷嚷道:“好不好嘛?”

我说:“河水虽浅,但还冰凉啊!”

嫂子说:“我不管,我就要吃酸杏子!”

我说:“让俺哥背你过河吧!”

嫂子说:“我不,就要你背,反正我肚子里是你的侄子!”

晌午头,河滩里没有其他人,放牛娃和大姑娘小媳妇都回家吃饭了。我背着嫂子过河,嫂子穿着薄衣服,我把上衣脱了,她的两个乳房尖挺挺的,让人发痒。我光着脊背,背着我嫂子慢慢地滑下河,河水冰凉,我打了一个寒噤。

河很宽,大河,有300米那么宽,水不深,还不到膝盖。河中间有一绺河墩子,河墩子细长细长的,长满青草,有几只白鹭在觅食。白鹭瞅见我和嫂子,就斜着翅膀飞远了。

我背着嫂子深一脚浅一脚的、用脚趾头勾着硬泥巴,一步一步挪到河中间的草地上,然后把嫂子放下,太累了,我们就在草地上歇息。嫂子看上去杨柳细腰却很沉,身子结实。

嫂子见我累倒在草地上,露着肚皮,喘着粗气。她就把脸贴在我肚皮上,让我亲亲她。

我想借机逗逗嫂子,便说:“嫂子,俺想你了!”

嫂子严肃地说:“闭嘴,我是你嫂子,不能胡来,这事连想都不能想!”嫂子说着看了我一眼,接着说:“抱抱我,亲亲我,还行。干那事,绝对不行。”

我们躺了一会儿,我一边背着嫂子继续下河走路,一边继续逗嫂子说:“俺喜欢嫂子。”

嫂子听了,就突然用手拧我的胳膊,一下不中,狠拧几下才停止。我身子痒痒,一歪,嫂子就从我背上滑掉到河里,我也趴到河里。嫂子的衣服全湿透了,她站在水里。我的衣服也全湿透了。

嫂子说:“你真是笨猪,咋会摔倒了呢?”

我编个瞎话说:“可能是我的注意力分散的原因吧!”

嫂子说:“咋办?”

我说:“衣服湿了,只能脱了,拿回岸上让太阳晒干了!”

我是一个大男人,还好说,一个人只穿条裤头,就可以了。这倒不耽误我爬到对岸,偷偷地摘了两大把酸杏子,就逃跑了。可嫂子不行,她是个女的,要顾及脸面,不能随随便便脱衣。

等我返回到河对岸,嫂子却不见了。只见岸上一片麻棵上,搭着嫂子的几件新衣服。嫂子也真够胆大的,她见晌午头河弯里没人,就把裤头也脱了,和其它衣服一起晒干。中午太阳最毒,一会儿就能把衣服晒干。

可是,我怎么喊,就是不见了嫂子的踪影。嫂子去哪了呢?我以为嫂子穿着干衣服回家了,原来嫂子没穿衣服,却藏到麻棵地里,她把麻棵踩倒一片,能容纳三个人大小,天又闷又热,嫂子光着身子蹲在麻棵地里,等待衣服晒干,好穿上衣服回去。

杏果果也不吃了。她听到我的喊声,因为没穿衣服,也不敢答应,更不敢出来说话。于是,我把自己的衣服拿到河水里洗了,也搭到麻棵上准备晒干后穿上再走。

可是这时,我听到我娘喊我们回家吃饭。我一慌张,不管三七二十一,也没看清楚,就把衣服往身上一套,溜着弯跑走了。

谁知道呢?我穿错了衣裳,竟把嫂子的衣服穿走了。等我跑回家,嫂子用麻叶捂着下身,追了回来。她在后面喊,我在前面跑,她没追上。

我哥连忙脱下褂子给我嫂子套上了,瞪大眼睛说:“一个女人,光着屁股,瞎跑啥呀?”

我嫂子生气地说:“他……他,你弟弟,把……把我的衣服穿走了,他穿走了我的衣服,我咋办呢?我只好撵上他要回我的衣服了!”

我哥一听,就一手拿着收稻谷的叉子一手把我从屋里揪了出来,气愤地说:“你把你嫂子咋了?”

我慌慌张张地摆手:“哥,我没干坏事,绝没有,别冤枉我!”

我嫂子哭着说道:“打他!”

我吓得尿湿了一裤子,结果还是挨了我哥一叉子。我没有跑掉,却被我哥用叉子撂倒了,硬生生地摔了个仰八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