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骗你
故事 生活

没有骗你

作者:奚桓
2020-07-29 20:03
浏览次数:12690



  我是孤儿,在福利院长大。没有别的小孩喜欢我,因为我会在玩游戏的时候,用力掐红自己,来骗院长的关心。

  我窝在院长怀里,擦掉挤出来的眼泪,听院长责备他们。他们哭得比我真实,但没人安慰。

  没有人再找我玩,我无所谓,他们越是远离我,院长就越是怜惜我,连新玩具都是我独一份。有新的孩子送来,阿姨照顾不来,院长会让大孩子,先带着小朋友玩。我也被指去,院长擦着我的脸,心疼地告诉我,她希望我有个朋友。

  那个小孩站在院里,搓着手,表情怯懦地看着我。我越过他,看见有人冲我耀武扬威地挥了挥拳头。我走近小孩,居高临下:喜欢什么?我都能给你。

  那小孩愣愣地跟着我走,在我背后低声说:你,你和他们说的不一样。

  我没有回头:不,我就是那样。

  我并没有把我的东西给他,但允许他来找我玩。他总是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对我说谢谢。院长常来看我,很欣慰我有了伙伴。我顺从地被摸着头。

  院长走后,他蹭到我身边,声音结巴:你,你想被关心?

  我一怔,摇头否定。他也摇头,固执道:我,我也可以关心你。

  我不置可否,冲他笑了笑,但并不信。他倒是放在心上了,连统一发的小物什,都毫无保留地送给我。我并不想要,我对那些东西没有兴趣。他却坚持,眼睛很亮:你要相信,我是真的想关心你。

  我不再拒绝,任由他拿各处寻来的小东西堆在我屋里。有次等来等去没等到,我出去找他,看见他被堵住,我没有出声,静静地看。

  和我不和的同龄人凶神恶煞,质问他:你为什么不远离他?

  他紧握着手,反驳:他可不会这样对待我!

  那些人拽着他的领子,恶声恶气:你也被骗了!

  小孩使劲推开那人,用更大的声音吼:那我愿意被骗!

  那些人被他吓住,怔了半天。他用力喘了两口气,往我这个方向走来。我先一步回了福利院,静静地等他回来。小孩很快就跑了进来,冲我张开手,手心里有一颗爱心形的小鹅卵石。莹白透亮,衬着他沾着泥土的手越发脏。我接过石头,放进口袋,说:谢谢。

  他一愣,嘴一抿,眼睛弯起来,手舞足蹈地跟我讲他是怎么发现的鹅卵石。我稍微犹豫,意有所指,问:你说话算话?

  这话着实有些突兀,但他慢慢停下动作,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说话算话。



  我一惊,皱眉瞧他,他笑容仍然客套,滴水不漏。我暗下疑虑,和他商讨合同事宜。越商讨越累,他好像对我的心思一清二楚,打太极一样驳回我的条件。我烦躁不已,扯开领带,拿清水泼了泼面。有水滑进我衣服里,我擦拭着,不小心带出了鹅卵石。

  突然有脚步声急促地响起,两步到了门口,我抬头,看见镜子里出现在门口,面上惊疑不定的甲方。看着他因为跑步稍微凌乱的头发,我心里解气了不少。我重新打好领带,回过身,促狭道:跑得这么急促,莫不是回心转意答应我的条件了?

  我本意只是调侃,没想到他凝视我半晌,微微一笑:是,答应了。

  反倒把我惊出了一身汗。

  既然他松了口,我自然不会手软,狠狠的宰了一笔,拿了大成利润。爸妈连连摇头,说我糊涂一时,这样好的合伙人,万一再也合作不上了怎么办。

  我倒也不想合作了,太费神上脑。没想到甲方缠上了我,三天两头约我出去监工,商量后续事项。我不得不耐下心和他接触。

  我刚到工地,他便笑着迎上来,不由分说地给我扣安全帽。他比我要高要壮,凑近我时让我有些不太舒服,想拉开距离,他却又贴近了些。

  他在我身侧,指着一个个尚未开工的黄土地,讲着未来才会拔地而起的建筑。我记得不比他糊涂,但还得附和赞扬:您记性不错。

  他侧头瞧我,眼神很亮:是,我记性很好,记得很早很早的事情。

  我不明所以,于是转开头,不再搭话。工地大得很,我没有兴趣探宝一样一一走过,他便主动提议,去一家享有盛誉的餐厅。

  那是一家水下餐厅,说白了就是在水族馆里做个饭店。我兴趣不大,但他很乐衷,甚至绕有兴致地给我指铺在水底的鹅卵石。我草草扫了一眼,并没觉得有什么好看,他冲我笑:你觉得怎么样?

  我不好拆台,只好说:不错。

  他声音有些激动:和你戴着的那颗比呢?

  我奇怪地看他一眼,思考了一会,恍然大悟:不好意思,这个不卖。如果您喜欢,应该有更多更好的可供选择。

  他一下泄了气,往椅背上一靠,闷闷道:不,它独一无二。



  我不太理解。分开时,我毫无留念地坐进车里,他敲开我的窗,问:下次还能约你吗?我会努力让你满意的。

  我勉强一笑:自然奉陪。

  车开走,我听见他在背后喊:你要说话算话!

  他锲而不舍地约我见面,约的地方都极其无聊,我甚至不能理解,一个能打太极到让我哑口无言的人,怎么会这么幼稚?

  但合同效力还在,我就不好翻脸,只能尽量地推脱,声称工作很忙。电话那头的声音落寞下去,他低低地应了声好。我有一丝愧疚,但松了口气。

  结果他第二天上门,带着简历,说想应聘我的助理。他简直是疯了!我揪着他的领子,低吼着问他犯的什么病。

  他比我要高,被我扯着,不得不低下头。我万分不解,他却有些哀伤:我想关心你…

  我放开他,想回绝,他抢先一步:如果你不要我,我也没地方能去了。我没有诚信了。

  我咬牙切齿地盯着他,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他站在原地,一副任打任骂的样子。我来回踱了两步,最终只恶狠狠地问:你工作交接好了吧?合同还作数?

  他瞬间嘴角弯弯:当然!我绝不会给你找麻烦!

  他自然做的不是助理的活,他的工作能力不仅限于此。他是自己来的公司,但风言风语一传,就变成了我耍计谋挖墙角。

  他气得很,大声咒骂造谣者,我不在意,要他宽心。他愤愤不平,问我为什么这么云淡风轻。我奇怪地看他一眼,笑起来:我的风评向来不好,你不知道?

  他紧紧抿着嘴,表情隐忍,道:不,你和他们说的不一样。

  被人信任的感觉并不赖,我没有出言反驳。

  他越来越缠我,毫不掩饰感情,热烈又坦荡。我受之有愧,从不回应。他不在公司让我难办,但会堵着我的家门,难过地看我。

  我狠下心,要他离我远点。他慢慢让开门,我掏出钥匙开锁,却有些插不进锁眼。我用左手握紧右手,让它不再颤抖。关上门前,他垂着头,问得很可怜:我真的不能进去吗?

  我甩上门,当做回应。他的脚步声很久才响起,我捂住心脏,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我走进屋里,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扔,精疲力尽地闭上眼。

  我状态变差了,一头要应付他,一头要处理文件,几次差点在公司昏倒。爸妈催我去医院检查身体,我拗不过,抽空去了趟医院。医生捏着报告单,说我心脏有问题。

  我几乎是瞬间就接受了这个结果。走出医院时,甚至知道了我为什么会被遗弃。我简单地安慰了一下爸妈,驱车回了趟福利院。

  福利院变化很大,院长已经认不出我了。我自报了姓名,院长像小时候那样擦着我的脸,表情欣慰:有好好长大呀。

  院长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说别的孩子长大出息了,也常回来看望她们,只有我,一去不回,想得她心肝都疼。末了还补充一句,要我以后也常回来。

  我点头答应,院长却不依,非要我承诺。我只好拉着她的小拇指,左右摇了摇:我说话算话。


  我好几天没有去公司,复工时,他不管不顾地冲进我办公室,表情泫然欲泣。我看着他,想起对院长的约定,鬼使神差一般,我说:你很喜欢我?

  他脸上一红,很用力地点头。我点点桌子:那好啊。

  我带他回了家,他站在门口,小心地问:我真的可以进去吗?

  我心里一酸,直接拉他进了屋:现在,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我都能给你。

  他搓着手,语无伦次:我,我从头到尾喜欢的,只有你。

  我沉默着抱上去。他慢慢地亲我,我闭上眼睛,任由他动作。毕竟我要的,是他的心脏。



他的手在我腰上狠狠一顿,我有些迷茫地睁眼,他眼眶通红,咬住我的脖子:你从头到尾,也只骗过我。

  我脑子发蒙,还没反应。他也没再给我反应的机会。情到深处,我忍不住落泪,他一点一点吻掉我的泪,自己却越流越多。

  骗子就是骗子。

  我骗他签了捐献协议,他那么精明,签的却毫不犹豫。我还找了几个人,要他们制造意外事故。但他们一撞,把我也撞进了医院。车迎面驶来,速度丝毫不减,我心里甚至有些畅快,恨不得自己踩上油门,再快一些。但有人扑在我身上,护住我的头,碎玻璃溅射出来,世界天旋地转。我昏过去。

  我清醒过来,医生正在我旁边轻声跟爸妈交代着什么。我发出动静,吸引注意,问:和我一起的人呢?

  医生一愣,我竟听到了他未出口的话。我挣扎起来:他死了?他为什么死了?

  医生按住我,解释道:他没有什么求生意志,只要我们做好器官移植。

  我被按回病床,伤口隐隐作痛,爸妈围在我身边,泣不成声,他们都没说话,我耳边却很吵。我为什么能听见他们的心声?这简直痛苦不堪。

  心脏开始剧烈跳动,我死死捂住,张大嘴,用力呼吸,紧闭起眼,却还是有眼泪滑过我的脸,直直坠进耳朵。周遭模糊起来。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我缓了很久,才打起精神去看院长。院长笑着迎过来,还往我身后瞧了瞧。我看懂了院长的意思,却不理解:你在找那个小朋友?他怎么会和我一起来呢?

  院长叹了口气:他找到你了,特别开心。上次回来,还信誓旦旦告诉我,以后都会和你一起回来呢。怎么也骗我?

  我的呼吸一点一点被卡住,心脏疼得喘不过气,我抬手紧紧按住心口,哑着嗓子:不,他没骗你。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我第一次生孩子,老公一家对我太宠爱

居然顺着网线来杀我

监控事件录【消失的前女友】

隐形怪物被复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