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她要是少一根汗毛,咱们也别过了!
故事 生活

老公说她要是少一根汗毛,咱们也别过了!

作者:钟爱
2020-07-30 19:01
浏览次数:10638

12岁的外甥女楠楠来了。
 
孔薇事先不知情,下班时只买了一把豆芽,两根黄瓜。
 
七月的武汉,天气闷热,晚饭她打算做凉面,简单又爽口。
 
张铭迎上来,接过孔薇手里的袋子,瞄了一眼,小声问:“晚上就吃这个啊?”
 
孔薇说:“我也不知道楠楠来啊,你也不提前说一声。”
 
张铭挠挠头:“这不是放暑假了,楠楠作文不好,我就把她接过来了,你给辅导辅导,我们也是刚到家。”

孔薇一边换鞋一边说:“那咱们出去吃吧,家里没菜。”
 
“舅妈,家里有什么就吃什么,你上一天班很累了,不要再麻烦了!”
 
循着声音望过去,楠楠已经乖巧地站到茶几旁。
 
她见舅舅手里拎着袋子,赶紧上前接下来:“我们家也常做凉面,我喜欢吃,妈妈还教我做呢。”
 
楠楠年纪虽小,但特别懂事。
 
孔薇哪能让小客人的第一顿饭,就吃凉面呢,最后,三人去楼下的必胜客吃了一顿。

楠楠此行目的明确,跟舅妈学习写作文。
 
离家前,妈妈反复叮咛,要趁这个机会好好学习,不要光想着玩。
 
其实,孔薇不会辅导孩子学习,但这事没法说清楚。
 
在多数外行人眼里,学计算机的应该会修电脑,在医疗系统上班的肯定能挂上专家号。
 
那么,孔薇既然是做编辑的,辅导孩子写作文应该不在话下。

孔薇现学现卖,特意向做语文老师的同学讨教。
 
同学帮她出了个方案,总体思路就是让楠楠多看、多写,在对比和修改中发现问题。
 
孔薇依葫芦画瓢,给楠楠布置了家庭作业,每天读一篇范文,再动笔写一篇,留待孔薇批改。
 
这事说起来简单,但天天如此,对孔薇来说,却是不小的负担。
 
她在单位改了一天稿子,头昏脑涨,要在往常,下班回家就只想休息,吃吃水果、追追剧,彻底放松身心。



但楠楠来之后,这些“节目”全部取消了。
 
楠楠虽是外甥女,但总归是客人,晚饭不能太将就,即便楠楠不介意,张铭也不会同意。

吃完晚饭,楠楠就会扬起求知欲旺盛的小脸,把自己写的作文交给孔薇求指导。

这孩子挺上进,有时候还会交两篇,从批改到讲解,没有两个小时是完不成的。
 
唉,八小时内看稿子,八小时外改作文,真心考验意志力。
 
另外,孔薇把时间都用在教楠楠写作文上,就不能写约稿,兼职收入少了一大块。

那天结束辅导,孔薇懒得冲凉,进卧室后直接趴到床上。
 
张铭丢下手机,蹭过来给孔薇按摩,用讨好的口气问:“老婆辛苦啦!楠楠有长进吗?”
 
孔薇有气无力地说:“楠楠是有长进,不过我快挂了,老公,我感觉快坚持不下去了!”
 
张铭加重手法,越发卖力:“亲爱的,你再坚持坚持,那可是我的亲外甥女,不是外人,我们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我姐……”
 
又来了!
 
孔薇痛苦地闭上眼睛,赶紧打断他:“好了好了,我知道,我都知道!”



张铭和他姐的故事,孔薇听了不下八百遍,就像《大江大河》里演的一样。
 
张铭小时候家里穷,父母供不起两个孩子读大学,姐姐高中毕业后就去县里的服装厂打工。
 
后来,体弱多病的父母相继去世,是姐姐用自己的工资贴补张铭,他才能顺利完成学业。
 
所以,张铭常说:“没有我姐,就没有我的今天!”
 
那时,孔薇被这人间大爱感动,根本没想过,“对我姐好”听起来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却很磨人。
 
姐姐生病,张铭和孔薇请假去照顾;姐姐家买房,张铭拿出家里大半积蓄;对于楠楠,张铭把她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
 
万幸的是,大姑姐明事理,从不理直气壮地享受这一切,有借有还,有来有往;楠楠也乖巧,很会察言观色,从不生事。
 
想到这些,孔薇反劝自己:暑假不就四十多天吗?忍!

楠楠来的第25天,孔薇被领导安排出差,要去北京和广州办书展,计划行程10天。
 
和她同级别的同事里,一个怀孕7周,一个家中老人病危,还有一个尚在哺乳期,没人能替她,出差是板上钉钉的事。
 
睡前,孔薇提了这茬事,张铭当即表示质疑。
 
“怎么这么巧?非去不可吗?你走了楠楠怎么办?”
 
一听这语气,孔薇怼道:“书展什么时候办,我说了能算吗?”
 
张铭不高兴了,说:“你该不会是找借口撂挑子吧,感觉自打楠楠来了,你就没有过好脸色。”

孔薇不可置信地看着张铭,感觉自己的心碎成了八瓣儿。
 
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她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他不知道吗?

前前后后,她为了辅导楠楠做了多少准备、花了多少心思,他是看在眼里的,事到如今怎么能说出这样伤人的话?
 
孔薇越想越委屈,坐在床头默默发呆。
 
张铭意识到自己口不择言,本想道歉,但话到嘴边变成了:“我明天就送楠楠回家,可以了吧?”
 
孔薇怒了,大声喊道:“张铭,你说话都不过脑子吗?”
 
张铭生怕把楠楠吵醒,赶紧捂住她的嘴巴。
 
他不知道,楠楠刚好到客厅喝水,两人的对话她全听到了。



第二天早上,孔薇肿着眼睛做早餐,始终不见楠楠出来,喊了也没人回应。
 
她去敲门时,发现门是虚掩的。
 
推门而入,只见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床头柜上留了一张小纸条。
 
“舅舅、舅妈,我走了,谢谢你们的照顾,给你们添麻烦了!”
 
楠楠去哪里?她还是个孩子啊。

孔薇当时就懵了。
 
张铭瞬间失去理智,气急败坏地说:“孔薇,如果楠楠少一根汗毛,咱们也别过了。”

从小区到公交站,再到武昌火车站,两人一路打听,一路呼唤。
 
张铭已经崩溃了,孔薇尚存理智,叫来所有熟人帮忙寻找。

可是,一群人忙活到中午,也没发现楠楠的踪迹。
 
不得已,张铭只能通知姐姐。
 
姐姐慌乱的追问从话筒中漏出一二,好像一把刀扎在孔薇的心上。
 
如果楠楠出事了,她与张铭的日子过不过都是其次,仅是那份愧疚感,就会让她痛苦一辈子。
 
这时,有朋友问了句:“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至于走丢,会不会去错了车站?”

一句话点醒孔薇。
 
这座城市有三个车站,经常有人将新建的武汉站与武昌站搞混,更何况楠楠呢。

楠楠和张铭来的时候是武昌站下的车,但她有可能去了武汉站。
 
楠楠虽然懂事,也才十二岁,又没有手机,真到了那里,人生地不熟,一定会迷路。
 
孔薇当即和两个朋友去了武汉站,果不其然,下了车,她一眼就看到了在公交站下发呆的楠楠。


孔薇哭着抱住楠楠,那一刻,她感觉自己抱住的,是她的婚姻,还有她下半生的内心安宁。
 
楠楠也哭了,不停地道歉:“舅妈对不起,我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一行人原路返回,彼时,张铭的姐姐已经赶到,母女俩一见面,都特别后怕,当即抱作一团。
 
朋友们纷纷散去,尚在哺乳期的那位同事了解事情原委后,特意对张铭说了句:“小孔是真的需要出差,她没骗你。”
 
朋友走后,只剩家里人,反倒不知道说些什么。
 
还是姐姐打破沉寂:“这件事怪我考虑不周,让楠楠来住这么久,净给你们添麻烦。”
 
张铭眼圈红了,说:“姐,你这说的什么话?你是我姐,没有你,哪有我的今天!我欠你的一辈子都还不清!”
 
此时此景,孔薇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沉默。
 
姐姐说:“我今天就带楠楠回去,你和小薇好好过日子,别再闹别扭了。”

张铭连看了孔薇几眼,孔薇知道他想让她说什么,但此刻,她不想再被道德绑架。
 
孔薇说:“姐,我明天真的要出差,预计十天才能回来,所以不能继续辅导楠楠;您好不容易来一躺,别急着走,多住几天,让张铭带你们出去逛逛,楠楠来了只顾着学习,都没有出去玩过。”
 
说完这话,孔薇起身去房间准备姐姐晚上要用的被褥,却被张铭喊住:“孔薇,你什么意思啊?”
 
孔薇心里拔凉,正想辩驳,却见姐姐用手指狠戳张铭:“你是不是糊涂了?你怎么这么拎不清?”
 
说罢,她转头对孔薇说:“小薇,姐听你的,让张铭带我们出去玩,你明天还要赶飞机,快去休息吧。”


孔薇回房后,哭得不能自已。

刚才的张铭,让她感到面目可憎、失望透顶。
 
她关了灯,躺在床上,任泪水打湿枕巾。

黑暗中,姐姐和张铭的对话飘进她的耳朵。
 
“姐,她不应该撂挑子,她怎么能对你们这样呢?”
 
“她对我哪样了?人家白天工作,晚上辅导楠楠,难道不累?让楠楠来这么久,本来我就过意不去,你可倒好,净添乱;跟小薇比,你真是太不懂事了!”

“姐,你是我姐,你对我……”
 
“行了,以后少说这种话,明天你就送小薇去机场,跟她道歉,否则,以后别管我叫姐!”
 
大姑姐的这番话,让孔薇那颗即将凉透的心,慢慢回暖。


第二天,在去机场的路上,张铭一直偷瞄孔薇的表情。
 
孔薇懒得计较,递给他一个台阶:“有话就说。”
 
张铭涨红了脸,说:“昨天怪我,是我急糊涂了;站在你的角度想,确实为难你了;也不知怎么回事,但凡牵扯到我姐,我就容易玻璃心;唉……我跟你道歉,对不起;好老婆,就原谅我一次吧。”
 
孔薇回味着那句“站在你的角度”,说:“原不原谅你,等我出差回来再说,看你表现。”



其实,孔薇已经想明白了。

姐姐疼弟弟,弟弟回报亲恩,这是人之常情。

难道,就因为老公背负了良心债,便要结束婚姻?
 
婚姻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两个人若想走得长久,便不能动辄生出“不过了”的念头。
 
未来的路还很长,每个人都需要成长。

她愿意给张铭时间,而她,也会尝试融入到那份血浓于水的牵扯之中。
 
至少,她的大姑姐,值得她这样做。
 
大家告诉我,原谅他吗?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他订婚前失联三个晚上

不要说了,还要多少钱?

理想不曾丢失,归来时依然年少

没有骗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