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婚前关机一天,去见了前妻!
情感 故事 生活

他在婚前关机一天,去见了前妻!

作者:刘小念
2020-07-30 17:03
浏览次数:10528


认识陈珥的时候,任芳刚刚被前男友悔婚,闹得四邻皆知。
 
所有人都觉得,她应该赶紧找个好男人嫁了,才能出这口恶气。
 
家人也给任芳介绍了不少对象,但小城不大,转来转去都是熟人,大家多少知道一些她的事。
 
后来,有朋友建议她去婚恋网注册,至少认识的人,不知道她的过去。

注册第三天,任芳收到了陈珥的消息。
 
他坦诚地介绍自己,职业医生,离异,有个三岁的女儿,跟前妻生活。
 
他在个人介绍里写道:婚姻是两个人的事,出问题也必然是两个人的原因。
 
是这句话打动了任芳,她下意识地点开他的照片。
 
照片上的陈珥,面相温和,挺儒雅的一人,她便加了他微信。
 
朋友提醒她:“这男人可是离过婚的。”
 
任芳自嘲地一笑:“我除了没领证,和离婚又有什么区别。”



时间回到三个月前,那时的任芳,是幸福的待嫁新娘。
 
和男友孙亮结束三年的异地恋后,双方父母见面,定下了婚期。
 
在商讨婚礼时,双方出了点小分歧。
 
孙亮不打算办婚礼,理由是他在创业,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办婚礼费时又费钱。
 
原本,任芳是同意简办的。在她看来,婚礼是办给别人看的,受累的是自己。
 
但任芳的父母坚决不同意。
 
他们就这么一个女儿,何况,任芳的父亲刚刚查出肿瘤,他想看到女儿风风光光出嫁。
 
任芳好言和孙亮商量:“这个婚礼,就当是圆我爸一个梦吧!”
 
孙亮一点都不理解,说:“到底是我俩结婚,还是为了给你家冲喜!”
 
两人在走廊里吵了一架,孙亮掉头就走了。

原本约好第二天去领证,也没了下文。

任芳气得直掉眼泪。
 
天地良心,他们家压根没动过这样的心思。
 
父亲得病的事,连她都瞒着,就是怕影响她的婚礼。
 
这事闹到最后,是任芳父亲给孙亮打电话赔礼道歉,并承诺办婚礼的钱他们家出一半。
 
孙亮便不再说什么。



孙亮在青岛工作,半个月回来一次,筹备婚礼的事自然落到任芳头上。
 
任芳每次找他商量,孙亮都会拿工作忙当借口,要不就说:“婚礼的事,你全权做主,我没意见!”
 
这话说的,好像结婚是任芳一个人的事。
 
任芳问孙亮,是不是对她,或者对她们家有意见,孙亮都说没有。
 
任芳就没再深究,她和孙亮恋爱三年了,算是挺了解他,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这次生气,无非是觉得,任芳家临时提出大办婚礼,打乱了他的计划。
 
但是,任芳没想到,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婚礼定在五一假期。
 
孙亮提前一周回来了,却不是来帮忙筹备婚礼的。
 
当时,两人在小区花园散步,孙亮没有任何铺垫,直接说:“对不起,婚礼必须取消,我爱上了别人,对方怀了我的孩子。”
 
任芳以为自己听错了,孙亮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都是我混蛋,我对不起你,我不想再骗你,这婚我们不能结。”
 
任芳只觉脑子里“轰”地一声,她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要怎么跟父母交待?
 
孙亮还在那假惺惺辩解:“这事是我做错了,可我真没想到她会怀孕。”
 
任芳盯着他质问:“她要没怀孕,你是不是还要跟我结婚?然后,家里红旗飘飘,外面彩旗不倒?”
 
孙亮低下头,不肯回答。

任芳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这些日子,孙亮根本不是在忙工作,而是忙着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
 
任芳想不通,既然他外面有了人,为什么还答应跟自己结婚,当初商讨婚礼时,直接拒绝不就行了?
 
孙亮说:“你爸都病了,我哪能那么自私!”
 
任芳气得牙根疼,明明是他背叛了她,现在反倒像是她的错。
 
她不想再听孙亮的任何解释,用一记响亮的耳光结束了这段感情。


后来,父母知道是孙亮悔婚,还要打电话去求和。
 
母亲说:“请柬都发出去了,大家都知道你要结婚了,这可怎么办?”
 
一旁沉默不语的父亲,突然哽咽了声音:“都是我拖累了孩子!”
 
在这种情况下,任芳吞吞吐吐地说出实情。

母亲还不死心,父亲打断她的话:“这婚幸亏没有结,结了也得离!”
 
那一刻,任芳无比心痛,父亲都病成这样了,还得为她操心!

那段时间,任芳心力交瘁。
 
她不但要打起精神,通知亲朋好友婚礼取消了,还要跑酒店处理各种善后工作。
 
任芳不断安慰自己,幸好当初没领证,不然自己就是离婚人士了。
 
可是从酒店出来的时候,明晃晃的阳光刺得她眼睛生疼,悲伤排山倒海地压过来。
 
当然,还有更残酷的,就是面对各方的关心和打探。
 
母亲要面子,气不过,非让任芳去相亲,她不愿意去,母亲就在家里哭。
 
父亲说:“算了算了,不要为难她了,我女儿不愁嫁!”
 
但是,看着父亲消瘦的身体,任芳的心再也硬不起来,答应去相亲。

和陈珥见面前,任芳原不打算提起自己的事。
 
见面后,陈珥主动聊起婚姻,说:“我和前妻离婚,是因为两人一直异地。”
 
前妻在济南,他在临沂,婚后聚少离多,矛盾跟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
 
离婚时,因为孩子抚养权问题,两人闹得很不愉快,他已经大半年没见着女儿了。
 
陈珥重申,一段失败的婚姻,夫妻双方都有责任,绝不仅仅是一方的问题。
 
那一刻,任芳感同深受,看陈珥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特别。



那天,两个人聊了很久,除开有孩子这点,陈珥各方面都非常优秀。
 
陈珥说:“如果你不嫌弃我有个女儿,我们就交往吧!”
 
任芳点了点头。
 
其实,自打取消婚礼后,亲戚朋友给任芳介绍的对象,要么条件明显不如她,要么就是年龄差距大。
 
有一次,姑妈给她介绍了一个离异男,说对方有儿子,已经四岁了,跟着爷爷奶奶住,不用操心。
 
任芳母亲说:“我女儿不能给别人当后妈。”
 
姑妈就说:“人家都没有嫌弃小芳,你还好意思讲条件。”
 
可见,在大家眼里,已经把她当成了“打折商品”。

和陈珥说起这事,他严肃地说:“在我看来,你非常好,是他不懂得珍惜。”
 
这话勾起了任芳的心酸,压抑了几个月的眼泪,好像找到了决堤口。
 
陈珥默默递上纸巾,说:“你们没有结成婚,或许是上天为了让我们相遇。”
 
任芳被他逗笑了,那颗凉透了的心,也慢慢温软过来。



历经劫难的成年人,除开条件,还能心动,实属难得。
 
然而,任芳的父亲说什么也不同意。
 
他怕女儿吃亏,更怕女儿是为了结婚而结婚。
 
父亲说:“我身体没问题,你不管是谈恋爱,还是结婚,要先考虑自己,别人爱怎么说随别人去。”
 
任芳安慰父亲,她不会闪婚,更何况,陈珥各方面不错,她也不想错过。
 
父亲便提出,要先见陈珥一面。

一周后,陈珥带着礼物上门,父亲拉着他下了一下午的象棋。
 
晚饭时,父亲表态,说他不反对两人在一起,但是作为父亲,不希望女儿当后妈。
 
父亲说:“小芳自己还像个孩子,脾气又急,怕是处理不好太复杂的关系。”
 
陈珥当场承诺,不会出现任芳父亲担心的问题。
 
任芳也觉得,离婚后的陈珥难得见女儿一面,以他前妻的个性,不可能把女儿的抚养权再给他。


转眼,任芳和陈珥交往半年多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这天,陈珥告诉任芳,女儿马上要过生日了,他想接女儿回来庆祝,前妻也同意了,想问问她的意见。
 
任芳当即表示同意。
 
毕竟,陈珥对女儿的思念,她都看在眼里。
 
陈珥女儿的生日都是任芳操办的。
 
小姑娘对她没有任何敌意,一口一个阿姨叫得特别甜。
 
就连陈珥都说,任芳真有当妈妈的样子!
 
那个时候,任芳还不知道,陈珥这话是在为以后埋伏笔。



春节后,任芳去陈珥家拜年。
 
陈珥的妈妈突然提了一嘴,说让陈珥提前联系下孙女要上的幼儿园。
 
任芳这才知道,陈珥的前妻要外派公干两年,主动提出先将女儿托付给他。
 
其实这件事,在陈珥女儿生日时,娘俩就商量好了,独独瞒着任芳。
 
任芳特别生气。
 
她生气不是因为陈珥的女儿要回来,而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她却是最后一个才知道。
 
可见,在陈珥的心里,她的分量并没有那么重。

那天晚上,两人吵了一架。
 
最后,以陈珥低声下气的道歉告终。
 
两人看似和好,其实,隔阂不可避免。
 
特别是陈珥,在任芳面前不再提及自己的女儿。
 
而任芳,在面对他女儿的问题时,也变得小心翼翼。


三月份,任芳过生日,陈珥正好在西安学习,他便邀请她过去玩。
 
任芳答应了,她也想趁此机会,消除彼此间的误会。
 
可是,当她满怀憧憬地飞到西安时,陈珥的手机却怎么都打不通!
 
最后,任芳独自在西安过了一个孤独清冷的生日。
 
她设想了无数可能,陈珥在开会,陈珥手机没电了……
 
但她万万没想到,她到西安的时候,陈珥正飞去济南。



第二天早上,陈珥才开机。

在任芳的追问下,他说出了实情。
 
原来,他女儿生病了,所以他连夜飞去了济南!
 
任芳绝望地问:“陈珥,你女儿病了,我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要整整一夜都关机?给我打一个电话,有那么难吗?”
 
陈珥却说:“我知道你一定会介意,我怕打了电话,你不肯放我走。”
 
那一刻,任芳知道,她和陈珥之间的芥蒂更深了。

任芳从来没有让陈珥不管女儿。
 
甚至来西安之前,她已经说服自己接受他的女儿,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可她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陈珥在女儿这件事上,从来就没有信任过她。
 
不可否认,陈珥各方面都是优秀的,对任芳也是认真的。
 
但是,和他的女儿相比,任芳永远排在后面。
 
后续
 
从西安回来后,任芳提出分手,陈珥坚决不同意。
 
他特意请了几天假,要带任芳再去一趟西安,说想好好弥补。
 
任芳闭门不见,他就三番五次登门,找任芳父母说情,并一再保证,前妻公派学习回来后,一定会把女儿接回去。
 
当然了,任芳也不甘心。
 
凭心而论,她喜欢陈珥,两人也谈得来,错过他,真不知道还会不会遇见更合适的。
 
可是,接受他吧,诸多现实问题又摆在那里。
 
比如,她能否处理好与陈珥女儿的关系?他的前妻说两年后将孩子接走,万一有变故呢?从目前来看,有任何变故,陈珥只会站在他女儿那一方。
 
又比如,因为有女儿,陈珥和前妻之间难免有联络,他们会不会旧情重燃?
 
最重要的是,她和陈珥肯定还会有自己的孩子,到时家庭关系会变得更复杂,想想就头疼。
 
这些问题会像一个个火药桶,埋在她和陈珥的婚姻里。

不知何时,何事会引爆它们,将他们的婚姻炸得粉碎。
 
站在感情的十字路口,
不知道他是不是对的人?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