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好别再逼我,小心我就你外遇的事说出去!
情感 故事 生活

你最好别再逼我,小心我就你外遇的事说出去!

作者:汤汤
2020-07-31 19:01
浏览次数:8107


遇见冯宁的时候,曾佳23岁,正处于人生的最低谷——刚被初恋甩了,还被养父母追着讨要20万赡养费。

那段时间,她总把自己关在房里,舍友陈果担心她想不开,便强拉她去K歌。
 
人声鼎沸的包房里,曾佳独自窝在角落里闷头喝酒。这副格格不入的模样,吸引了一个人的注意。
 
这人便是冯宁。
 
他好几次想靠近搭讪,都被曾佳全身散发的,“生人勿近”气场吓退。


后来,冯宁去洗手间,路过楼梯口,听到一个姑娘在用南京话争吵。

他好奇地推开门,撞见了正在打电话的曾佳。
 
看见他,曾佳迅速挂断电话,冲他吼:“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吵架啊?”
 
冯宁一愣,缓了半天才说:“见过呀,就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吵架!”
 
曾佳像看傻子一样地白了他一眼,昂头从他身边挤了出去。
 
看着曾佳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冯宁脑中莫名跳出一则不知在哪看过的冷知识,说是男人对女人的关注时间若超过8.2秒钟,很有可能,他已经爱上了她!



聚会结束后,冯宁主动提出送陈果和曾佳回家。
 
谁知,半醉的曾佳一上车就睡着了,完全不给冯宁机会。
 
冯宁不死心,找陈果要了曾佳的电话,加微信,发短信,结果全部石沉大海。
 
还好,陈果是个贴心的朋友。一周后,她拉曾佳出来看电影,俩人总算又见了面。
 
明明是在人潮涌动的影院门口,但曾佳出现的那一刻,冯宁觉得所有人都沦为了背景,他眼里只剩那个闪闪发光的姑娘。


那天之后,曾佳发现自己走到哪儿都能“偶遇”冯宁。
 
公司楼下的咖啡馆,小区门口的便利店,就连她经常去发呆的书店,也能看到他的身影。
 
每次,他都特夸张地跟她打招呼说:“曾小姐,好巧呀,我们又见面了!”
 
有一次,曾佳没好气地问:“你都不用工作的吗?”
 
冯宁笑嘻嘻地说:“我老板给我放假,让我来追你,追不到就扣工资!”
 
曾佳立刻冷下脸,扭头就走。

冯宁的心意昭然若揭,她怎会不懂?只是,她根本不敢!
 
所有人都以为她酷。其实,酷只是她保护自己的伪装。
 
和初恋在一起时,她以为自己可以像正常的女孩一样,拥有爱情,拥有亲情。
 
当初恋父母询问她家中情况时,她坦诚相告:自己从小被亲生父母送人,现在和养父母在一起。
 
结果,初恋当晚就提出分手,理由是,他父母接受不了她这样的身世,以及她的家庭。
 
生而为人,曾佳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以及父母。
 
她以为初恋是她人生的一道光,却不曾想,这光亮得快,灭得也快。
 
曾佳后来才知道,所谓身世这些都是借口,初恋的父母只不过听说,她和养父母关系不好,养父母将来不但不会给她嫁妆,还得找她要20万赡养费,儿子的负担太重了。



因此,冯宁正式表白时,曾佳断然拒绝。
 
冯宁急了,问她到底哪里不合适?
 
“你很好,只是,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曾佳不想给他任何幻想。
 
“这个理由我不接受,如果你说不出原因,我就明天再来,后天还来”,冯宁态度坚决。
 
曾佳望着眼前这个执着的男孩,心绪起伏,“冯宁,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你了解我吗?了解我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吗?”
 
冯宁说:“我喜欢你,跟你父母有什么关系?你父母就算是杀人放火的强盗,我也喜欢你呀!”
 
曾佳的眼眶湿润了。
 
初恋说分手时,她没有哭;陈果安慰她时,她也没有哭。
 
从12岁开始,曾佳就没有再掉过眼泪。因为她明白,眼泪这种东西,在不爱你的人面前,根本一钱不值。
 
可是现在,她在追了自己大半个月的男孩子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那天,曾佳第一次向另外一个人袒露自己的过往和内心。
 
曾佳两岁多时,亲生父母想生儿子,便将她送人了。

养父母之所以抱养她,是因为自己不能生育,对她还不错,后来,他们意外有了孩子,对待她的态度就彻底变了。

养父脾气暴躁,对她不是打,便是骂,养母倒是不打她,却几乎不跟她说话,也不理她。
 
长大后她才知道,养母对她使用的是冷暴力,甚至比养父的拳头更可怕。
 
七八岁的时候,她就得承包家中大部分家务;九岁的时候,她开始踩着小板凳给全家煎鸡蛋……
 
有一次,她因为睡前忘了晾晒冼衣机里的衣服,半夜被养父从床上拽起来,狠狠打了一顿。
 
打完之后,养父让她跪着写下保证书,保证下次绝不忘记。


对小小的孩子来说,父母就是她的全世界,是心中安全感的唯一来源。
 
于是,曾佳拼了命地讨好父母。
 
有一次,她想像弟弟一样,在父母面前撒个娇,得到的却是父亲的一巴掌。
 
她一直以为父母只是重男轻女,直到12岁那年,养母告诉她,她不是他们亲生的!
 
她哭着不肯相信,养母一个耳光扇在她脸上,然后把她拉到镜子面前说:“你好好看看,你哪点长得像我们王家的人?”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自己努力讨好父母,却从来得不到他们的回应;她也终于明白,哪怕她拿出全部的真心与热情,也捂不热他们的心。
 
18岁那年,养父母宣布不再管她。高中毕业的曾佳只身前往南京打工。
 
曾佳倔强地说:“你看,我连大学都没读过,我的前男友也是因为接受不了我的身世,才跟我分手,所以,你确定还要追我吗?
 
冯宁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上前,将曾佳紧紧搂进自己怀里。



冯宁追求曾佳的第45天,她终于点头,同意当他的女朋友。
 
在一起之后,曾佳才知道,冯宁之前说的老板就是他自己。
 
冯宁是东北人,在南京读大学,毕业后便留在这里创业。父母为了支持他创业,卖了东北的房子,也在南京安家了。
 
如今,他和父母一起开装修公司,父母负责工程,他负责设计。
 
和曾佳认识的第一天,冯宁就告诉父母,他遇到了一个非常喜欢的姑娘。父母鼓励他,喜欢就去追。
 
冯宁说:“我爸说了,如果这个月再追不到你,真得扣我旷工的工资!”
 
曾佳看着眼前这个笑得像太阳一样的男生,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发芽。

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两个:时间和新欢。
 
要是时间和新欢也不能让你忘记一段感情,原因只有一个:时间不够长,新欢不够好。
 
冯宁自然是好的。
 
用陈果的话说:“像冯宁这种暖男已经快要绝种了,你再不收了他,小心被别人抢走。”
 
是啊,他脾气好,有耐心,重要的是,她成长中的那些好的坏的,他通通都接受。
 
这样的好男人,她为什么要拒绝?
 
只不过,当冯宁提出要带她回家见父母时,曾佳退缩了。
 
初恋父母带给她的阴影,她一直忘不了。更何况,养父母催债的电话一个接一个,让她对未来充满了不确定。

曾佳没有想到,她不去见冯宁的父母,冯宁的母亲却主动来找她了。
 
那天,公司前台告诉她,有位阿姨找她。
 
起初,曾佳还以为是养母来南京找她讨要赡养费了,出去后,却发现是一张陌生又亲切的脸。
 
对方一见她,连忙自我介绍:“曾佳你好,我是冯宁的妈妈,我在他的朋友圈见过你。”
 
冯宁母亲告诉她,她的客户刚好也在这栋楼里,所以就想着来见见她。
 
说着,冯母热情地拉过她的手,要带她去吃饭。
 
去的是南京大排档。冯母去洗手间的时候,冯宁给曾佳发来微信,是他和母亲的聊天记录。
 
冯母说:“臭小子,这姑娘我喜欢,你赶紧把她娶回家!”
 
看到这条微信,曾佳一时没忍住,眼泪“哗”就出来了。
 
她忍不住嘲笑自己,自从和冯宁恋爱后,真是越来越爱哭了。



那顿饭,曾佳吃得莫明心安。
 
分开的时候,冯母握着曾佳的手说:“孩子,你家的事情,冯宁都和我们说了,我们家不要任何嫁妆,你养父养母执意找你要那20万的抚养费,我们来出!”
 
那一刻,曾佳再也忍不住,她扑进冯宁母亲的怀里,哭得全身发抖。
 
有了依靠的孩子才会哭吧?


23年来,曾佳内心深处无时无刻都在渴望亲情。 
 
曾经,亲生父母得知她在养父母家过得不好,找到她,让她回家,养父母知道后,便提出让她拿20万抚养费,从此一刀两断。
 
曾佳当然拿不出20万,亲生父母承诺,这笔钱他们出!
 
那时的曾佳以为自己找回了亲情。
 
有一次,亲生母亲的手机需要下载一个APP,让曾佳帮忙。她无意间发现,亲生父母和其他四个姐弟有一个叫“一家人”的微信群,她不在里面。
 
在那个群里,她的血肉至亲们的话题中心是:要不要花20万将她赎回来。
 
“谁有钱谁出,反正我没钱!”
 
“20万把她赎回来,谁知道还养不养得熟?”
……
 
那些伤人的字眼像一把把尖刀扎进曾佳的心口上,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一次次渴望,一次次失望,将曾佳的心揉得稀碎。
 
她曾以为是自己不值得爱,才得不到亲人的善待。
 
但冯母告诉她,这世间所有的事情都需要缘分,爱情如此,亲情更是。
 
“你与他们没缘分做亲人,那就不做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亲妈,你的事,我们冯家来管!”
 
相恋半年后,曾佳和冯宁领了结婚证。
 
户口本是弟弟替她从养父母家偷出来的。
 
弟弟说:“姐,我知道爸妈对你不好,但我没有办法,只希望你不要把我也当作仇人。”
 
看着渐渐长大的弟弟,曾佳伸出手摸摸他的头。
 
弟弟是她在那个家庭里唯一的温暖,所以这些年,她一直没有跟养父母撕破脸。



养父母得知曾佳结婚后,跑来南京闹事。
 
公婆不想让曾佳为难,出面宴请他们吃饭。
 
饭桌上,养父母开口便讨要20万赡养费。
 
养母说:“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结婚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有没有把我们当成长辈?”
 
养父说:“你今天好好给我们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我们还是一家人。”
 
也许是“一家人”三个字刺激到了曾佳,她猛地一下站起来。
 
冯宁连忙拉住她。然而,曾佳却已下定决心。
 
她一字一句地告诉养父母:“我们从来就不是一家人,从前不是,以后也不是!为人父母,你们根本没尽到责任。这20万,我一分都不会给你们!”



那晚,两家人不欢而散。
 
曾佳给养母发去一条微信。那条微信详细记录了她12岁那年,撞见养母和同事外遇的所有经过。
 
这么多年,她因为顾及弟弟,一直没说这件事。可是现在,她不能再忍让了。
 
婆婆说,那20万由他们冯家来出。冯宁一家心疼曾佳,不想她和亲人变成仇人。
 
可是,谁才是她的亲人呢?
 
曾佳已经看得很清楚,养父母从来没将她当作亲人。真正将她当作亲人待的,只有冯宁一家人。



养母打来电话,气急败坏地说:“你可以啊,翅膀硬了,都敢威胁我了。”
 
“是的”,曾佳冷冷地说。
 
是的,她的翅膀硬了。
 
如今的曾佳有了真正爱护她、心疼她的亲人,她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了。
 
现在的她,不仅要保护自己,更要保护自己的家人!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冯宁家的更不是。
 
所以,这次她绝不妥协!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