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我怀孕的时候,居然外面交女朋友!
情感 故事 生活

他在我怀孕的时候,居然外面交女朋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汤汤
2020-07-31 20:38


得知岳恒要成为我的搭档时,我还在三亚带团。
 
电话是赵越打来的,他是我的老板,也是我“见不得光”的男朋友。

赵越说:“公司新开了一条云贵线路,你和岳恒一起踩踩吧。”

他明知道我不待见岳恒,却还如此安排,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

关于岳恒这个人,我对他的印象永远停留在那身绿西服红裤子上,明明就是一只移动的胡萝卜,可公司里的小姑娘们说起他,却又是另一种声音:那个小岳岳啊,真是又妖娆又造作。
 
看吧,这就是那群年轻人的审美观。
 
00后的小姑娘们都喜欢韩剧里的花美男范,可我更喜欢Man一点的男人,像赵越那样,一米八的个头,六块腹肌,说话铿锵有力,这才是纯爷们,哪像岳恒,永远一副娘娘腔。
 
对于我的抱怨,赵越解释:“我观察很久了,你和岳恒搭档,最OK;你们一个有能力,一个有颜值,都深得我心。”
 
是呀,一个娘娘腔一个男人婆,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档搭更互补,我愤愤地挂了赵越的电话。

站在一望无际的天涯海角,我却仿佛看到岳恒那个娘娘腔,穿越大海,用他那独特的绵羊音喊我秋姐的样子。
 
瞬间,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当晚,远在济州岛带团的岳恒,果然给我发了一条无比兴奋的语音消息。

他说:“秋姐,你一直是我的偶像,我早就想和你踩同一条线了。”
 
我呸!
 
岳恒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微信一条接着一条。

他说:“秋姐,我帮你带了口红,我知道有个牌子很适合你哦!”

他说:“秋姐,泡菜萝卜你要不要尝尝,大酱汤我也给你带了哦!”
 
这个岳恒,除了做导游还兼职代购,每次带海外团回来,办公室就成了交易现场。
 
做代购,他还真有一套,谁谁适合什么牌子的护肤品,谁谁口红应该用什么颜色,说的头头是道。
 
每次听他滔滔不绝地给大家科普护肤品知识,我都有种走进商场护肤专区的错觉。

可偏偏是,这么一个长着一张男BA脸的男人,却年年都是公司最佳员工,是客户投票选出的最佳贴心导游。
 
我经常跟赵越吐槽,恶狠狠地说:“你怎么请了这么一个奇葩!”
 
赵越开玩笑似地说:“我怎么感觉你对他情有独钟呢!”
 
我冷笑:“哼,就他?他可是比女人还受宠,我怎么会喜欢这样的男人。”
 
赵越就笑着说:“你们女人啊,就喜欢口是心非!”

当时,我还不懂赵越这句话的意思,以为就是随口说说,后来才知道,他这是含沙射影。
 

岳恒从济州岛回来依旧是大包小包。
 
他刚走进办公室就引起了女孩们的尖叫,并不是因为大家想念他,而是他那身COPY韩剧男主角的造型。

女孩子们花痴地拉着他的手称呼他:岳岳欧巴,这次,我真的吐了。
 
当我在茶水间,将含在嘴里的咖啡吐出来时,岳恒一脸关切地看着我说:“秋姐,你这吐的有点不正常啊,是不是……?”
 
我剜了他一眼说:“谁是你姐!”
 
话刚落音,我又是一阵反胃。
 
岳恒递给我一杯凉白开,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倒是他一副没心没肺的口吻说:“放心,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我和赵越是办公室恋情,用他的话说,公司里都是未婚男女,让大家知道我们谈恋爱,会坏了风气。
 
所以,我们一直小心翼翼地处理这段感情,两年来从未暴露。
 
除了有一次,我俩去郊外过周末,遇到了岳恒和他的一帮驴友,不知是我俩演技太好,还是岳恒太单纯,总之,他真的认为我和赵越是在利用周末时间来踩线。
 
现在看来,他似乎什么都明白,只是假装糊涂而已。
 
晚上,我看着试纸上的两条杠杠,打电话给赵越。

电话响了很久,一直无人接听。
 
我这才想起来,赵越带着新来的导游去参加旅游局举办的一个培训去了。
 
挂了电话,我收到岳恒的微信,他提醒我带好去云贵的衣服,还贴心地发来天气预报。
 
人在无助的时候最容易感伤,此时此刻,我突然觉得岳恒这个妇女之友,也并非那么讨厌。
 
岳恒出现在机场时,我吃了一惊。

他穿明黄的T恤,暗红的短裤,鸭舌帽,复古大墨镜,整个一男明星街拍范。
 
不得不说,他的确属于第一眼帅哥,但这种帅不是我欣赏的款。
 
旅行团里有几个小姑娘看到他时,眼睛一亮,立马像蜜蜂一样围了上去。
 
我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在岳恒出现之前,她们还在洗手间集体抱怨我这个导游的脸太臭,这趟旅行肯定特没劲。
 
那天,碰上了航班晚点,一个小时过去了,飞机还在原地不动,旅客们开始发脾气,还有个别闹着要退团费。
 
我心急火燎又吐了起来,结果闯祸了,我吐到了一个旅客身上。
 
看到旅客气急败坏的样子,岳恒把我拉到一边说:“秋姐,这事我来处理!”

岳恒变戏法似地从旅行箱里拿出一盒香水送给旅客,然后又带着他去机舱后面换了衣服,这件事被他轻而易举搞定。


两个小时后,飞机终于起飞。

岳恒安抚好所有旅客,又帮我换了靠窗的位置,他递给我一盒话梅糖说:“想吐的时候,你就吃一颗。”
 
话梅糖酸酸甜甜,就像他带给我的这种,不一样的感觉。

我看了一眼正在照镜子的他,说了一声:“谢谢你。”
 
岳恒很得意,口无遮拦地说:“秋姐,我知道你以前对我有成见,其实我这个人吧,很温柔,很体贴的,你慢慢感受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态度极其认真,我却没绷住,笑出了声。


这次云贵行,虽然是新开发的线路,却圆满收官。

我把功劳都归功于岳恒,提出奖金都是他的。

赵越却一副有先见之明的口吻说:“我都说了,你们俩搭档绝对OK。”

我站在空旷办公室里,犹豫着要不要把怀孕的事情告诉赵越。
 
我知道他讨厌麻烦,特别工作之外的麻烦,刚开始恋爱时,他就说过只想恋爱不想结婚,更不想要孩子。
 
所以,这两年来,我小心翼翼,可意外还是发生了。
 
两年前,我29岁,一心只想当女强人,并没觉得赵越的理论有什么不对。
 
两年后,我31岁了,很想和赵越结婚,更想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可我知道赵越不想,所以,站在他面前,我什么都说不出。
 
赵越说:“还有什么事吗?”

他的言外之意是:出去吧,让同事看到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不太好。
 
“让同事看到不太好”,是赵越搪塞我的一贯说辞。
 
我说没事了,然后默默退出了他的办公室。
 
回到座位上,我又是一阵反胃。

最近,我的妊娠反应比较强烈,已经引起了个别同事的猜测,只有赵越这种铁石心肠的人,才不会觉察我的这些变化。
 
一双双探究加八卦地眼神,齐刷刷地扫到我的方向。
 
岳恒突然站起来说:“秋姐,你这胃寒的毛病,真得找老中医把把脉了。”
 
同事们一副“原来是这样”的表情之后,开始将话题转移。

为此,我感激地看了岳恒一眼。
 
不一会儿,他发来信息:“你跟老大谈了没有?你这样的情况不适合带团跑一线了,太辛苦了。”
 
我说:“我知道了。”
 
下班前,我打定了主意,发微信约赵越吃晚饭。
 
他说:“有应酬。”
 
我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谈。”

半小时后,他回了三个字:“看情况。”
 
赵越迟到了一个小时,但终究还是来了。

见面后,他一脸不爽地说:“有什么事情你电话微信不能说,你知不知道我最近有多忙!”
 
我说:“我怀孕了。”
 
他愣了足足十秒钟,然后说:“怎么可能,每次我都……”
 
我心一下凉了半截,站起身来就要走。

他拉住我:“别这样,我就是觉得有些意外。”
 
又沉默了一会,赵越说:“要不,这个孩子咱们先不要?”
 
我说:“我要好好想一想。”
 

转天,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有些黄体酮不足,建议我休息保胎。
 
赵越知道后,爽快地批了我一个月长假。
 
想想真可笑,我入职以来,第一次休长假,竟然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
 
赵越给我发信息说:“想清楚了就给我打电话!”
 
我没有回他的信息,因为,我正埋头计算我为他浪费了多少时间和青春。
 
算着算着,我泪流满面。
 

在我为爱情付出的771天里,我终于明白,爱情其实就是一笔算不清,道不明的糊涂账。
 
倘若赵越真的爱我,他怎么舍得让我在前面冲锋陷阵,他躲在后面,连个名分都舍不得给。
 
我在A4纸上写下:张秋仪,醒醒吧,你就是一个大傻子!
 
然后,我把这张纸贴在客厅的墙上。
 
岳恒来送鸡汤,看到我的“作品”,他不由分说揭了下来说:“真正傻的人不是你,是他;失去你,是他最大的不幸!”

我一下就哭了。

因为这件事,我和岳恒的友情迅速升温,他从男同事升级为男闺蜜。
 

赵越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

他问得最多的是:“考虑好了吗?手术的时候,要不要我陪你?你需要多少钱,我打给你。”
 
我越来越明白,男人的责任心不是由他的外形决定的。
 
我一直以为自己选择的是一个安全的港湾,可是,他连一个停靠的避风港都不如。
 
岳恒跟我说他要辞职。

我问:“为什么?”

他说:“我不想干导游了,现在新商务法出台了,我已经办好了资质,准备转行。”
 
虽然我一直知道岳恒在捣鼓淘宝店,但我不知道他已经是皇冠卖家。
 

当岳恒带我去他的仓库参观时,我惊呆了。
 
我打趣道:“看不出你还挺会隐藏啊,都大老板了,还做什么导游。”
 
他竟然又扭捏起来,那神态有点造作。
 
我趁机教育他:“男人要有男人的样子,这样才会讨女孩喜欢。”
 
岳恒说:“我有喜欢的女孩。”
 
至于那个女孩是谁,他打死也不肯说。

其实,读到这里,就连所有的读者都知道了。
 
我一脸坏笑地说:“你喜欢的人,不会是个男的吧!”
 
岳恒瞪了我一眼,第一次没喊我秋姐,而是直呼我大名:“张秋仪,你是瞎子吗?老子喜欢的是女人!”
 
看到逗他生气的样子,我肚子都笑疼了,弯下腰,突然觉得不对劲,再接着,我发现自己流血了。
 


我流产了,躺在医院里,不知道该不该悲伤。
 
可是,岳恒却跟女人似地哭起来。

他抹着眼泪说:“都是我不好,我干嘛要带你去仓库啊,我干嘛要在你面前显摆啊,都是因为我……。
 
我安慰他说:“孩子先天不足,我笑一笑都能让ta脱离我的身体,可见,ta早就知道爸爸不想要ta了。”
 
听了我的话后,岳恒突然发神经似的对我说:“秋仪,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把头扭向窗外。
 
岳恒说:“有件事,我一直不敢跟你说,其实赵越有新女朋友了。”
 
我说:“我知道。”
 
我又不是瞎子,他有新女友,这件事我早就知道。
 
他三天两头说忙,是为了躲我;他把我派去云贵踩线,也是为了支开我;我怀了他的孩子,他嘴上说高兴,却一直劝我打掉,他的行动表明了他的态度。
 
只是,我没想到,他会公开和新导游的情侣关系,可见并不是办公室恋情影响不好,只是他没那么爱我而已。
 

一直猜测的事情有了结果后,除了痛就是心有不甘。
 
我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想去公司找赵越。

当然,我不是问他为什么没有选我,我就想抽他两耳光,你他妈的都不爱我了,为什么不早说!
 
岳恒劝我算了,他说:“赵越特恶心,明知道我喜欢你,还让我和你一起带团,就是为了支开你;他这么不负责,还是个男人吗?你死心塌地的爱他,又图什么?实话和你说吧,我和他打了一架,他挂彩了,我没事。”
 
我这才明白,岳恒辞职不是他真不想干了,而是赵越公开新女友后,他和他打了一架。
 
我说:“打人的时候,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帅。”
 
他点头。
 
我又说:“是不是觉得自己特仗义。”
 
他继续点头。
 
我又问:“你打他,就是因为喜欢我?”
 
他仍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我笑了笑,突然觉得很难过。

岳恒为自己辩解:“我是喜欢你,但我不会趁火打劫。”

我望了他一眼,无比认真地说:“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我们之间不可能。”

岳恒的表情有些挂不住,但我知道,我们的关系不会再有什么变化。


我当然知道岳恒喜欢我,从他进公司我就知道。

我曾翻过他的朋友圈,其中有一条记忆犹新。

他说:“哇,今天邂逅了一个姑娘,她穿了一件鹅黄色的羊毛衫,真好看,她做事情来风风火火,我喜欢。”配图是一张我的背影。

那是岳恒入职的第一天,我负责带他熟悉公司情况,那天,我穿了一件鹅黄色的羊毛衫,是赵越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从此以后,我对岳恒有了敌意,而这份敌意,正是源于他对我的暗恋。

因为当时,我正和赵越爱的死去活来,这种暗恋对我来说是麻烦,是负担,所以,我始终没有给他机会说出,我喜欢你,那四个字。

他喜欢我,但他也见证了我太多的不堪,我们的关系,只能是朋友。

如果时间能倒流,能回到两年前,或许我会对那个时候的自己说一句:“张秋仪,请你珍惜这份情谊。”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