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眼看着女子从桥上跳下去
故事

白衣女子无字碑【他眼看着女子从桥上跳下去】

作者:映山农
2020-07-30 10:19
浏览次数:10460
今天的故事,是一个真正的「鬼故事」,那些人们口口相传、有头有尾的诡异事件中,有多少是完全真实的,又有多少被填补了想象呢?
故事之外,没人知道真相——


「我以前也不信这些东西,但宇宙世界,变幻无穷,有些东西还真没法解释。」说完,阿水把扑克放好,给我们倒满酒。

「两位老哥,今天有缘,这样吧,我给你们说说我亲身经历的一件怪事。」阿水压低声音,指了指楼上,「这事我老婆都不知道!」

「哦?什么怪事?」 我问。 

「七、八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才23岁。」阿水说。 

夜已深,山村寂静,屋外起了霜露,湿冷湿冷的,我们坐在阿水对面,听他讲述那件怪事。

阿水十八岁就跟着叔叔做生意,他叔叔早年在大城市打工赚了点钱,后来回到村里发展。那时的村庄还很落后,交通不便,于是阿水叔叔把打工挣来的钱,一部分盖了房子,一部分买了一辆小货车,开始在周边的几个村落和县城拉人载货跑运输生意。

阿水叔叔负责开车,阿水跟车帮忙打下手。每天天没亮就出车,到半夜才回到家。虽说辛苦,但这一年下来也赚了不少钱,而且阿水也学会了开车。

可好景不长,两年后,阿水叔叔在一次村里的聚会上因饮酒过量,暴毙而亡。阿水感到很难过,于是跟叔叔家人商量,接过了小货车,自己继续跑。而阿水所说的怪事,就是发生在他跑车的第四年。

那年下半年开始,跟风跑车的人多了,阿水的生意已经没有上半年好。

将近年底的时候,一天晚上,阿水从县城接了几个村民回波胖村,送到村里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阿水放下村民后在村门口等,想拉一趟回头客回去,可等了一个多钟头,愣是一个人影都没见,于是只好无奈开着空车回去。

布洛和波胖两个村相距大约30多公里,沿途要翻过两座山头,还要经过一个水库和一座桥。阿水跑了几年车,对这条路已是非常熟悉,所以他一路都开得挺快,想赶着回去睡个早觉。

就在准备开到那座桥的时候,突然,他发现黄色的车灯前突然串出一个人,长头发,白衣服,阿水急忙一脚刹车!

待车停好,那人却不见了,阿水赶忙下车查看。他看了看车头前,又蹲下来看看车底,没发现有人。

正当他起身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人就站在他车头前大概三、四米的路边上。

借着灯光,阿水看到那是个女人,看不清脸,留着长头发,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

这大冬天的,怎么还有人穿裙子?阿水心想。

阿水走上去,问:「你没事吧?」

那女人没有回答,见阿水走上来转身就跑,阿水也跟着跑上去,边跑边叫:「喂,你别跑啊,要搭车吗?」

可奇怪的是,无论阿水怎么追,那女人始终在他前面三、四米的位置追不上,要知道那时阿水才23岁,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怎么可能追不上一个女人?

追出了一段路,阿水不追了,跑回来,开着车继续往前追。准备到桥上的时候,那女人又出现了,只见这时的她白色裙子的肚子上竟满是鲜血。

阿水加速开过去,那女人跑到桥上,回头看了一眼阿水,竟然纵身一跃,从桥上跳下去了!

阿水急忙停好车,跑到桥边往下看,桥下是一条小溪,黑压压一片,什么也看不到。阿水惊魂未定,赶紧回到车上,抽了支烟,想想该不是出了人命吧?此地不宜久留,赶紧走为上计。

回到家后阿水洗了个热水澡让自己清醒一下,他没有把这事告诉妻子美杏,而是直接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阿水继续起来跑车,因为年关将至,县城和村里进出往返的人也多,正是赚钱的好时机。

中午时他又开车经过了那座桥,他特意停车去查看昨晚那女人跳下去的地方,没有什么异样。桥下没有人,也没看见鲜血。他安慰自己,那女人应该没事,而且这也不关他的事。

当天晚上,阿水刚好又拉了一趟回波胖村的人,还是没有回头客,阿水只能又放空车回去,可谁知道,当他准备开到桥前面的时候,那个女人又出现了。

和昨晚不同的是,阿水这次没有下车,而是开着车直接往前追,那女人一直在车前面跑,怎么也追不上,追到桥上的时候,她又纵身一跃,跳到了桥下。

唉?这可奇怪了!阿水赶紧停下车来,又跑到那个位置往桥下看,桥下还是黑压压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只有湍湍的流水声传来。

这下阿水感觉事情不对劲了,怎么会连续两晚都看到这个白衣女子?而且这女人要跳桥还要连续跳两晚不成?

回到村里,他连夜把事情告诉了他最好的朋友阿广,阿广说明天晚上陪着他一起开车去看看。

第三天晚上,阿水和阿广看好时间,也是在 11 点左右,他们从波胖村开往布洛村,就在准备到桥的时候,那白衣女人又出现了!

阿水赶紧指给阿广,让阿广看,可这阿广竟说:哪有什么女人?

阿广在车上四处张望,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阿水自己一个人猛地在那里指,最后车开到桥头,阿水停下车,告诉阿广那女人跳下去了!

阿广满脸浓重阴沉,他说:「你该不会是遇到什么脏东西了吧?」

两人把车停在路边,走到桥中间查看桥的栏杆,上面并没有任何痕迹和血迹,再看往桥下,还是黑压压一片。

月黑风高,冷风嗖嗖,四下除了湍湍的流水声,就是两人沉重的呼吸声。阿水裹了裹衣服,问:「要不要下去看看?」

这阿广真感到奇怪了,什么都没看见,下去看什么?

可阿水一直坚持真的看到了那个女人又从这里跳了下去了,他一个人不敢下去,一定让阿广陪他下去,阿广拗不过,于是两人回到车上找来了手电筒。

借着手电筒的光线,他们从桥头的小泥路慢慢滑下桥底。这座桥大概有 6 米高,桥下是一条水流湍急的小溪,小溪里布满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溪水清澈,借着手电筒的光线还能看到石缝里穿梭的小鱼。

阿水和阿广脱下鞋,卷起裤脚,向小溪中间走去。寒冷的冬天,溪水冰凉刺骨,两人冻得直打哆嗦,感到自己的脚已经不是自己的。站在小溪中间的大石头上,用手电筒向四周扫射,并没发现有何异样,这哪有什么人掉下来?

突然,阿广拉住阿水,指向桥底的一个角落,说那里好像有个白白的东西。阿水用手电筒照过去,只见那角落里,立着两块石碑,一大一小。

两人慢慢摸着石头过小溪,来到那两块石碑旁,石碑上没有任何文字,碑前有几根烧过的蜡烛和香残留的痕迹,除此之外,桥底再无其他任何发现。

第二天上午,阿水和阿广来到了鼓楼,把这事情告诉了正在烤火的老人们,老人们都说阿水应该是遇见了脏东西,人在运气不好或身体差的时候,特别容易看到脏东西。

有一个老人告诉他们,几年前,在那座桥上发生了一次交通事故,一辆来旅游观光的车在桥上撞上了一辆农用三轮车,观光车上的一个女人直接被抛出车窗,跌到桥下摔死了,据说那女的还是个孕妇。老人还说,那两块石碑,可能是某些人为了纪念那女人而立的,大石碑代表了女人,小的自然就代表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说到这里,阿水点上一支烟,喝了一口酒,整个晚上他已不知不觉快抽了一包烟了。

「后来呢?」阿古吞了吞口水问。

阿水说,后来,他询问老人该怎么办,老人让他去买了些纸钱、香和蜡烛,找来了一些黑狗血,还特意用纸做了个纸娃娃。

当天晚上12点,阿水和阿广去到石碑前,点起了香和蜡烛,把纸钱和纸娃娃烧了。

那晚开始时并没有什么风,但就当他们点燃这些东西的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只见风平浪静的桥底,忽然刮起了一阵风,不一会儿功夫,就把东西烧完,然后卷走了。

阿水和阿广对着石碑拜了三拜,心中默念逝者安息,随后上到桥上,在桥边撒了点黑狗血,就回村了。

从那以后,阿水路过那座桥时就再也没有看到过那个奇怪的白衣女子,而不久后,他也把小货车卖了,去到省城开了间汽车修理厂,一直经营到今天。

(未完。)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父子

肉不是割在你身上,他怎会知道疼痛?

不要说了,还要多少钱?

理想不曾丢失,归来时依然年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