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妻子的背叛
情感 故事 生活

来自妻子的背叛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戒三
2020-07-30 13:27
浴室的磨砂玻璃上投影着她曼妙的身姿,高高隆起的乳房,纤细的腰身,还有及腰的长发。

浴室内水雾环绕在她的身边。她就是我的仙女。已经结婚两年了,我始终有一种在梦中的感觉。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娶到这样的绝色美女,然而她现在就在我面前,在外围是磨砂玻璃的浴室内洗澡,而我就在外面静静的欣赏着这世间最美的景色。

她的手机放在洗手池上,振动的一下,将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屏幕亮了,一个微信消息,上面写着:亲爱的,别忘了今晚的约会。


发消息过来的人,不是我所知道的她的闺蜜中的任何一个。说实话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我的感觉不是很好,不敢往那个方面想。也许就只是普通朋友而已,现如今「亲爱的」三个字,说明不了什么。

她围着浴巾走了出来,出水芙蓉说的应该就是这一幕。我竟然看呆了。她用手托着浴巾看着我笑着说:「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跟个小男孩似的。」

「你真是太美了。」

我上前刚要抱住她,她用一只手把我推开。

「别闹,我有点事,要出去。」她说。

我们给对方的私人空间很大,这个时候我不能问她干什么去,和谁出去,我继续想要把她搂在怀里。

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这次推的很用力,我一下子靠在了墙上,茫然的看着她。她拿起手机,去了衣帽间。

我该怎么办,这是真的吗?还是真的只是我多心了。我该不该打开这个潘多拉魔盒,也许就是一个普通的礼品盒,也许里面装的是我的骨灰。

我送她到门口,让她早点回来,她像往常一样在我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吻。

门关上了。

我跑到阳台那里,看着楼下,一辆黑色奥迪车,停在单元门口,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士为我的妻子打开了车门。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不是她的朋友,也不是她单位的同事,也不太可能是她的客户,客户怎么可能叫「亲爱的」。

我决定了。


我跟着他们来到了一家很高档的西餐厅。我走到前台,领班说不好意思,您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再本店用餐的。

我四下搜索了一番,看到了他们。妻子的笑容依旧那么美,只是对面坐着的那个人不是我。

我到街对面的咖啡厅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这里有很好的视线,能看见他们的一举一动,而他们却看不见我。

他们的酒杯举起来又放下,举起来又放下,我妻子的酒量没有那么好,可是今天却喝了至少三杯,我从来没有劝她喝过第二杯酒,即使在属于我们两个的浪漫夜晚。

我虽然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是我能感觉的到他们聊的很开心,我看着到那个男人的侧脸,他的侧脸很有棱角,鼻子也很挺,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有脸,像是在摸一块木板一样平。
他的背影看起来,中等身材,西装笔挺,我低下头看着自己日渐隆起的肚子,似乎更确认了自己的想法。我想要冲过去,搅乱他们的约会,提醒那个女人,她是有老公的。

但是我没有这个勇气,因为无论这件事是否真实,只要我这样一闹,我们的感情就一定是走到尽头了。如果我不去捅破这层窗户纸,也许还有挽救的机会,或许这根本就是一个误会呢。

她们去了酒店了,我现在就在酒店的大堂。


我给了前台服务生一百块钱,他把他们的房间号告诉了我,上了电梯,按了8楼,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那个穿白色西装的男人站在电梯口,看样子是要下楼,我想要抓起他那条看上去很有质感的领带,把他按在墙上,质问他。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他和我的妻子有什么问题。

我在804的门口徘徊,如果我敲门,妻子看到是我,会是什么反应呢。她一定会想我是在跟踪她,会和我大吵一架,说我从来就没有信任过她。

我不是不信任她,我只是不信任我自己,我总觉得她迟早会离开我,她当初会选择我,也许是她一时冲动,和她父母赌气,无论什么原因,她选择了我。我是那么的爱她,虽然我不确定她是否也一样的爱我。

我转身决定离开。这时那个男人回来了,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低下头继续往前走。
进了电梯,没有按按钮。

我感觉他应该进去了,我按了开门的按键,又来到了804的门口,我要等一下吗?等到他们准备好了来个捉奸在床,还是现在进去,趁着他们还没来得及脱衣服阻止这一切。

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我是一名警察,我今天休班。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虽然我带着枪,但是我是断然没有杀人的胆量的,做警察的这三年里,我一次都没开过枪。

我掏出刚从保洁阿姨那里偷来的钥匙,轻轻的打开了门。我看到他们的外套被扔在了门口,我屏气凝神,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难道我希望听到什么嘛!

幸好我并没有听到什么。我继续往前走,走出了玄关,卧室的门开着,我现在的角度什么也看不见,差点碰到了客厅的花瓶,还好我把它接住了,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我看见了。她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画面,我到底来干什么,就是为了来看这一幕的吗,我有些后悔。


我并没有怒火中烧,我反而很冷静,我早就料到这一天的到来,而且我看着那个赤条条的男人,我真的没办法和他比,他的身材健美却又不像专业人士那样粗壮的让人作呕,任何女人都会选择他而不是我。

可是,那个女人,你毕竟现在还是我的妻子,你这样做对的起我吗?我想象着用我腰间的枪插进她的喉咙,让她哽咽着求饶,我会大笑着,用手按着她的柔顺的头发,让枪管在她的嘴里搅来搅去,直到她窒息,但是我不会开枪,我不能杀她,我想要她,我要她是属于我的,而不是那个男人的。

我把枪从腰间拔了出来,上膛。我并没有故意隐藏自己的脚步声,可是他们却谁也没听到我就站在他们身后,那个男人站在床上,头扬的高高的。

我一直走到他们身后,他们都没有发现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实在是太过忘我了。从下向上,砰的一声,枪管插进了他的屁股里面,他的尖叫声真的很高,吓得我的妻子停了下来。终于停了下来。

「别乱动,乱动可能会把你的命根子给赔上。」我的语气很轻,没有丝毫愤怒。

她的脸恢复了正常的状态,依旧那么美丽,桃红色的面颊,几缕头发贴在前额上。

「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听我解释。」没等她说,我就替她把这句话说了,而且我故意调高音调,学女人的声音,「不对,这句话用在这里好像不太合适。」

「我早就想告诉你了,可是因为你父亲……」她的话没有说完整,「我不想在那样的情况下给你打击。」

「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给我戴了绿帽子啊。」我用力的向上捅了一下,那个男人强忍住尖叫,但是他的姿势实在是太难看。


她不该提我的父亲。父亲一辈子是个老实人,所有人都欺负她,他们都说他是窝囊废,连个女人都养不住,让别人给领跑了。我父亲不是窝囊废,至少他把我养大了,如果我不是窝囊废,那我父亲就不是。

我不是窝囊废!

「我是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没门,我会把你锁在一个小黑屋里,锁一辈子。」我说,「我允许你带点小玩具进去,省着我不在的时候,你会寂寞。我想一想,带点什么呢?」

「你冷静点,你这样做你有没有想过后果。你这样做不值得。」她说。

「不要吵,我想到一个小玩具,你一定喜欢。」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恐惧,看着我的时候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恐惧,这种表情让我很兴奋,「你如果不想他死的话,就把他的两个蛋蛋割下来,哦,我忘记了,这没有刀,这样,你把他们咬下来,这样我把你关起来的时候,你就不会太寂寞了。」

我是不是已经疯了。我没疯,如果我真的疯了,是不会想我到底疯没疯这个问题的。如果我没疯的话,那我这是在做什么。

我疯了吗?

我疯了吗?

「这不是真的,你不会的,你是爱我的。」她居然还会流泪。

「快点,照我说的做,要不然我就开枪了。」

我的情绪开始激动,用力地摇动着枪把。那个男人可能以为这是个机会,突然跳了起来,想要把枪拔出来。

就在他跳起来的那一瞬间,我开了枪。

我像是被枪声惊醒了一样楞在了那里。

那个男人捂着命根子,倒在了床上,身体蜷缩着,像一个未出生的婴儿,血从他的小腹小面周围渗透开来。

「醒一醒,该吃药了。」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人把我叫醒。

「我这是在哪?」

「你们这里是静远康复中心。」护士说。

我掀开被子,看到自己果然穿着病服。窗外还有一群跟我穿着同样衣服的人在院子里晒太阳。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看到临床上还有一个男人,和我很像,但要老很多。他应该是我的父亲。他冲着我傻笑,然后从被子下掏出一把仿真玩具枪,指着我的额头。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