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女客失联,发现腐烂的猫尸在房厅
真实故事

疫情后女客失联,发现腐烂的猫尸在房厅

作者:钱三
2020-07-31 07:17
浏览次数:6494
今天故事的开始,我给列位讲一个关于我徒弟一二三的事儿。

这孩子前段时间摊上一档子事儿,最后差点把我也给坑了,具体是何番究竟,咱们闲话少叙,请您继续往下看。


熟悉一二三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这小子是京城土著,而且是那种家里有好几套房子的土著,对于我们这些外地人而言奋斗半辈子都实现不了的在首都买套房子的梦想,对他而言根本不是个事儿。

你说多气人。

唉,不说这个了,说多了都是眼泪。

一二三家里的这些房子,大部分都租了出去,剩下位置相对偏僻的两套小户型,一套被他爸当成了茶室,平时工作不忙的时候约上三五好友去茶室里聊天品茗,另一套则空着,留待平时有外地的亲戚朋友来北京的时候住,省得他们住酒店了。

这套平时空着的房子登记在一二三的名下,钥匙也在他的手里,平时没人住的时候,一二三经常会去这房子里刷夜。

刷夜是北京话,意思就是大晚上不回家在外面找地方过夜。

因为我们这行儿忙起活儿来没时没晌的,忙完活儿赶上大半夜是家常便饭,一二三孝顺孩子,怕回家晚了把父母吵醒,所以只要是太晚了不回家的话就去这房子里过夜。

去年夏天的时候,一二三父亲有个大学同学的闺女研究生毕业后来北京工作,初来乍到没地方住,她的父亲就联系一二三父亲,让他帮忙给自己闺女找个住的地方,最好能离单位近一些,而且价格要便宜一点。

一二三父亲就把这活儿交给了一二三,让他给这个女孩找房子。

这个女孩叫茉莉,比一二三大几岁。

一二三一北京孩子,平时他哪儿找过房子,所以一开始就嫌麻烦,就把自己名下那套房子的钥匙给了她,让她先住一阵子,等她找到房子再搬走。

结果这个茉莉一住进去就没了下文,转眼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过去了,正好赶上那个月我们比较忙,一二三就经常来工作室里跟我凑合,时间长了我就问他咋老赖在我这儿不走,他就跟我说房子被他父亲同学的女儿住着,说好了等她找到房子后就搬走。

我说这可不行,俗话说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都这么长时间了她不可能找不到房子,肯定是压根儿就没去找。我劝你最好去催催她,实在不行就让她交房租,然后你收了她的房租后也好付在我这里住的过夜费,你小子都特么快出徒了还老跟我这儿蹭算怎么回事儿,咱俩也得明算账。

一二三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毕竟她是我爸爸同学的闺女,按辈分我还还得叫她姐呢,而且一个女孩子大老远自己一人儿来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的,您让我这么干有点儿不合适吧?

我抬手就是一个脖儿拐,说你小子懂个屁啊,亏你跟了我这么些年,我特么当年吃过的那些亏没跟你说过么?

我当年刚来北京的时候,年轻气盛好面子,也爱吹个牛逼,跟家里打电话总是爱报喜不报忧,把自己说得在北京混得老好了。

所以老家亲戚朋友来北京都爱来找我,我脸都打肿了,也只能充胖子,不但得请他们吃饭、住酒店,还得当免费的导游,那些年像什么颐和园、八达岭之类的地方我都快去吐了。

后来自己终于回过味儿来,我特么这是干啥呢,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呢么?

所以后来再有老家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朋友来北京,给我打电话我一概说自己在外地呢。

最逗的一次是有个老家亲戚到了我住的小区才给我打电话,我当时正好在楼下扔垃圾,故技重施说不好意思啊,我在外地呢,结果一回头就跟那亲戚撞个对脸儿。

换做以前我肯定臊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但那时我已经修炼得脸如钢板、心似平湖,顺手将垃圾撇进垃圾桶,然后没有一丁点不好意思地跟这位已经来北京找过我好几次的老兄说真不巧,我这正好就要出门呢,我朋友等我等得都急眼了,这回真不能招待你了。

说完我就这么一身背心儿大裤衩加拖鞋的打扮出了大门,直接打了个车去找我师父王五五去了。

从那以后,那位亲戚再也没来找过我。

这些事儿我曾经都跟一二三讲过,他当时问我说师父你就不担心你那些亲戚朋友因此而跟你关系变得不好么?甚至是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我说你特么傻啊,我跟这些所谓的亲戚朋友本来就没啥太多的关系好不好?我之所以能够跟他们产生联系,就是因为我在北京,而他们恰好来了北京想找个所谓的熟人而已,事实证明,即便我这么拒绝了他们,也并没有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

经过我的一番教诲,一二三终于鼓起勇气,捯饬一番就出门去找那个茉莉说房子的事儿。

等这小子回来的时候,一脸的高兴,我问他房子的事儿说得咋样?

他不无得意地跟我说师父您有些小人之心了,我给茉莉姐姐打了个电话,都没等我开口人家就跟我连连道歉,说是最近刚入职,工作上的事儿比较多,忙得实在是没时间找房子,然后说不行就把我那房子租下来。

我问他你答应没?一二三说当然答应了,不过我考虑到她刚刚工作手头紧,没好意思要太高的价,一个月三千五百块钱租的。

我说你小子脑子有坑吧?一个月三千五?你那个位置的房子,而且还是个两居室,最少也能租到六七千,你收她五千也不多啊,你特么跟钱有仇是不是?

后来我才知道,根本就不是一二三主动给茉莉降的价,其实他一开始说的是一个月五千,但是那个茉莉说自己刚工作手里没那么多钱,然后又把她爸跟一二三父亲的同学关系搬出来,说让一二三照顾照顾自己。

一二三架不住女孩子跟自己磨叽,心想租给谁不是租呢,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于是就答应了,但是他一没收押金,二来也没像其他人出租房子一样一收就是三个月或半年的房租,而是一月一收。

知道内情后我又把他一顿好说,告诉他帮人也没有这么帮的,当心最后出好心不落好。一二三挠着头说不会的,你是没见过茉莉姐,她人挺好的,我跟她见过几次面,吃饭都是她抢着跟我付账,不是那种抠抠搜搜的人。

我说你高兴就好,就是到时候你俩因为房租闹了啥不愉快别怪我没提醒你。

其实我就是随口一说,压根儿就没想到这个茉莉跟一二三这么好脾气的能闹出啥事儿来。

然而我这个嘴吧,有时候就特么跟开了光似的特别灵验,还真就一语成谶,让我给说着了。



自打茉莉说好了要租一二三的房子、并且一月一给钱后,一直到去年春节之前,她一共住了将近五个月,到最后就给了我那傻徒弟三个月的房租。

就这还是在我反复追问之下一二三才跟我说的实话,原因是我春节前带着一二三去买年货,无意中听到一二三在给茉莉打电话。

这小子满脸堆笑,一口一个姐姐喊着,说您看您啥时候方便,把房租给我转一下呗,您都俩月没给我钱了,马上就过年了,我还想着给我爸妈买点春节礼物呢。

我听他打完电话,从背后拍拍他肩膀,吓了他一大跳,回头一看是我,马上就意识到我听到了他打电话,赶紧跟我解释说茉莉姐最近家里有事儿,她的工资都寄给父母了,手里暂时没钱,她说等过了年回来就把剩下的房租给我。

我说那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跟我借钱了?一二三嘿嘿一笑,说还是师父您了解我,我看上了一件羊绒披肩还有几盒茶叶,想买了给我爸妈,您看能不能借我点钱,等茉莉姐给了欠我的房租我就还你。

我说借钱可以,得加利息,借五千还六千,否则免谈!

一二三赶紧答应,收了钱之后才敢指着我鼻子说我咋摊上你这么个财迷师父,当心你将来退休以后我不孝敬你。

我作势要打,吓得他抱头鼠窜。

转眼就到了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席卷全国,我原本计划好的回家过年之旅也只得作罢。

4月中旬,等北京的疫情稍微好转之后,我们多日不见的师徒三人凑到一起小聚,我问起一二三他房子的事儿,结果不出我所料,他的茉莉姐姐疫情期间联系他,说自己暂时不能回去上班,而且因为她是实习生,单位只给她发最低工资,所以希望一二三能免了她疫情期间的房租。

我说你小子心一软就答应了是么?一二三挠挠头说我看网上许多好心房东都在疫情期间减少或免除了租客的房租,本来茉莉姐姐就是我爸老同学的女儿,虽然不是亲戚但毕竟这么近的关系,我实在没理由拒绝她。

还没等我说话,王五五开口了,他拍拍一二三脑袋,说我的傻徒孙儿啊,论关系也得是你爸跟他同学论,哪儿轮得上你哟,你爸之所以当初把给那丫头找房子的事儿推给你,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一二三一脸懵逼看着老王,问他这能说明啥问题?

老王无奈地苦笑一下,接着说这充分说明你爸跟他那同学没那么些儿呗,他俩关系要是铁瓷那种,他还用得着你去给那丫头找房子?你爸他这摆明了就是不想管嘛。

一二三似乎有些明白了,跟我俩说等疫完全控制住,茉莉回北京复工之后,他就再亲自去找她一趟,要么就把欠自己的房租全都还上,然后跟普通租房一样押一付三,要么就把房子收回来。

我说都这样儿了您老人家还扮老好人啊,听我的等她回来麻利儿地把房子给收回来,宁肯不租也不要再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了,你已经仁至义尽了,继续跟她打交道,后面还有你吃亏的时候。

一二三这孩子最大的优点,就是任何事只要他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执行力特强,他马上就给茉莉打电话,准备告诉她自己想把房子收回来,等她回到北京后就收房。

可让一二三没想到的是,电话打过去,一直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的提示音。

转眼一个多礼拜的时间就过去了,一二三一直联系不上茉莉,打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通,发微信也没有回复,这孩子开始有点沉不住气了。

我也意识到这事儿有点儿不太对劲,不过我让一二三别着急,先回家去让他爸给茉莉他爸打个电话,装作闲聊天的样子,顺便问一问茉莉的情况再说。

第二天一大早一二三就来到我的工作室找我,告诉我说他爸联系了茉莉的老爸,东拉西扯了一阵子之后就把话题扯到了茉莉身上,问他爸茉莉在北京的工作怎么样,有没有回来复工?

结果让一二三跟他爸都没想到的是,茉莉她爸说茉莉因为疫情的原因,根本就没有回家过年,而是留在了北京!

听他爸打完电话,一二三气得不轻,他没想到茉莉竟然骗自己,于是连夜就去了自己租给茉莉的房子,想找茉莉当面问个清楚。

然而当他赶到自己房子敲门的时候,房内却毫无反应,就在他准备失望地离开之时,无意中低头看了一眼门锁,不由得大吃一惊,因为他发现自己房子的门锁竟然被换掉了。



一二三没敢把这事儿告诉他爸,也没敢在大半夜的时候来我工作室,而是去同学家里刷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才来找我。

我听了自然也是非常生气,当即收拾一下就准备带着一二三去了他的房子。结果刚要出发,我接到了当时正接的一桩活儿的雇主打来的电话,有事情需要跑一趟。

因为这活儿当时是我让一二三盯着的,所以我跟他说工作要紧,让他去忙我们的活儿,我先去他家房子那儿敲门看看,如果茉莉在家,我就先进房间等着他,等忙完回来后一起跟茉莉摊牌;如果要是还跟头天晚上一样敲门没人应,我就自己先开锁进去瞅瞅。

等一二三走后,我联系了我的技术支持老K,让他帮忙查一下茉莉的身份证信息的出行记录,看看她是不是还在北京。

这也算是我的有备无患之举,因为茉莉他爸肯定不会跟自己的老同学撒谎,可如果茉莉没有回老家的话,她要是一直待在北京并且又不在家,她能去哪儿呢?

干我们这行久了,凡事儿总爱做最坏的打算,毕竟她一个单身独居的女孩子,万一要是在一二三的房子里出点啥事儿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

到了之后,我先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门把手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说明有这房子已经有阵子没人来住过了,否则门把手上是不会积灰的。

我的嗅觉比较灵敏,尽管隔着防盗门,但我还是能够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臭乎乎的味道,这味道更加让我心中一惊,难不成是茉莉她……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老K给我发来的消息,他告诉我茉莉的身份证记录显示,她一直就在北京。

看到这消息我心里咯噔一下,脑子里开始自动浮现一些不好的画面——要知道如今虽然已经停了暖气,屋子里比较冷,但是尸体腐烂的话也用不了太久,一般24小时之后就尸体内脏就会开始腐败,从而散发出尸臭。

想到这里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掏出提前准备好的开锁工具,用最短的时间打开了房门,推门而入。

进门后看到房间里情况的一刹那,尽管我早已有了思想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和透鼻而入的恶臭搞得差点没吐出来,不过我还是忍着胃里的不适迅速把整个房子里全都搜索了一遍,然后一颗心终于落到了肚子里。

房间里的确有一具尸体,不过不是茉莉的,而是一只猫。

它的尸体窝在沙发上,已经高度腐败,尸体腐败过程中产生的尸液浸透了沙发的布料,而从沙发上淌下来的那些液体也早已干涸,很明显死了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这只可怜的猫很显然是被饿死的,而且在被饿死之前它为了找吃的,把整个房间里自己能够咬得动、撕得动的东西全都撕咬了一遍,搞得整个屋子里狼藉不堪。

而且跟我想象中的女孩子居住的房间不一样的是,整个房子里被茉莉搞得污秽不堪,地板上都形成了厚厚的一层黑泥,厕所的马桶里也是满满的令人作呕的黄色污垢,就好像是她搬进来之后就从来没有打扫过一般。

另外,与客厅里恐怖的猫尸形成离奇反差的是,屋子的阳台和厨房里就跟来到了热带植物园似的,不但阳台上的花草长得枝繁叶茂,就连厨房里的大白菜都长出了高高的“一棵树”,这一切都充分说明茉莉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过了。

我稍微适应了一下,然后赶紧打开房间所有的窗户通风,同时把屋里的情形都拍了照片留作证据,留待未来一二三找茉莉索要赔偿的时候用。接下来我就从厨房里找出俩塑料袋套在手上,开始收拾猫尸和房间里的其他污秽。

就在我像个勤劳的田螺姑娘一样收拾得正欢的时候,突然听到从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我以为是一二三回来了,赶紧回头时却惊讶地发现居然是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

“别动!把手举起来!”警察蜀黍厉声对我喝道。



我注意到警察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时尚的女孩子,她俩一脸惊恐地看着我,指着我对警察说就是他、就是他!他就是入室盗窃的小偷!

我马上反应过来,这俩女孩的其中之一应该就是茉莉。

她俩应该是刚巧在我破门而入之后回来的,看到自己的房门被人打开,而且屋里隐约还有人来回走动的声音,于是赶紧偷偷报了警。

而我则因为全心全意地在收拾房间,所以没有注意到她们回来。

想通这一关节,我冲着俩女孩冷笑一声说你们说谁是小偷呢?再说你俩住的这破地方有啥值得我偷的,腐烂发臭的死猫么?

俩警察呵斥我说你老实点儿,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否则我们将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我赶紧对两位警察蜀黍说您千万别误会,我真不是小偷。说完麻溜儿地双手抱头蹲了下去。

等警察给我上好了背铐,一二三总算是来了,他一进门先是捂鼻子,然后看到警察和带着铐子的我,赶紧跟警察解释说误会误会,这是我的房子,他是我狮虎,您赶紧给他松开。

警察自然没听他的,直到一二三给他爸视频,他爸给两位警官看了这房子的房产证,误会才算彻底消除。等警察走后,我揉着被铐子硌得生疼的手腕,指着那俩女的问一二三她们谁是茉莉?

一二三这才反应过来,然后一脸懵逼地告诉我,这俩女的他一个都不认识。

经过一番沟通,最后总算是搞明白了,这俩女的是从茉莉那里租的房子,已经租了四个来月了。

她们俩是老乡,都在北京工作,猫是她们其中一个养的,原本准备等春节过后初三四就返回北京的,所以就给猫咪留了一个礼拜的粮食然后就回老家了。可没料到大年初二突发疫情,所以无法返京,一直等到今天才回来。

我一琢磨,敢情茉莉从一二三答应把房子租给她之后没几天就把房子给转租出去了。

于是我问那俩女的她们是怎么认识茉莉的,茉莉把房子租给她俩收她们多少钱?

其中一个女孩告诉我,她们跟茉莉的男朋友是老乡,因为她俩原来租的房子房东不租了,着急忙慌地到处找房子,茉莉男朋友看她俩发的朋友圈后,告诉她们自己女朋友正好有房子住不着想往外租,她俩看了房子后很满意,于是就以每个月七千五的价格租了下来。

一二三一听气得脸都绿了,自己好心把房子三千五租给茉莉,却被她一倒手又租了出去,还能一个月白挣四千块,当即就问那俩女的要茉莉男友的联系方式。

俩女孩见一二三气成这样,一时间有些犹豫,我指指这房子里的污秽说你俩小丫头看着挺干净洋气的,可是私下里也太邋遢了吧,而且你们把我徒弟这房子搞成这样,不朝你们要赔偿就不错了,赶紧把联系方式给我们,否则你俩今儿谁也别想走。

俩女的被我一吓,忙不迭连连道歉,然后把茉莉男朋友的联系方式给了我们。

最后我也没难为俩姑娘,我让她们俩请保洁阿姨过来把房子打扫干净并恢复原样,然后限她们一个礼拜之内收拾东西搬走,至于她们交给茉莉的房租,让她们自己找茉莉去要。

这下俩姑娘顿时变得比我跟一二三还积极,自告奋勇带着我俩去找茉莉的男朋友。

茉莉男友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是一名游戏特效工程师,然而当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却告诉我们,自己跟茉莉早就分手了,分手后茉莉把他全面拉黑,自己如今也不知道茉莉在什么地方,怎么才能联系到她。



无奈,我跟一二三又去了茉莉的工作单位,结果到了之后才发现她所在的单位还没有复工,门口只有看门的保安,他们并不认识茉莉。

一圈找下来,一二三彻底没了主意,问我接下来该咋办?

我看着他一脸愁容的样子,心里是既心疼又生气,恨铁不成钢地给了他一个脖儿拐,说你特么忘了自己是干啥吃的了是么?找人不就是咱么的强项么,再说了,不是还有你爸呢么,我们现在就去找他,把情况跟你爸说明,让他给茉莉她爸联系,把他闺女干的这些事儿好好掰扯掰扯,茉莉这么长时间都没回家,她爸也没啥反应,这说明她只是躲着你而已,他们父女之间的沟通是顺畅的。

一二三听了我的话也反应过来,赶紧给他爸打了个电话。

一二三父亲知道事情原委之后,安慰儿子说别生气,这事儿也怪他,要是自己当时直接就拒绝自己的老同学而不是把这事儿交代给一二三就好了。

完事后一二三父亲给茉莉她爸打了个电话,把茉莉的所作所为都跟自己的老同学说了一遍,然后说现在谁也联系不上她,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准备报警找人了。

结果茉莉她爸赶紧说千万别报警,茉莉没事儿,她现在就在老家呢。

原来茉莉来到北京工作后,为了节约开支,利用一二三的好心,故意赖在他的房子里一直不找房子,后来被一二三催促之后,她又装可怜骗得一二三同情,以极低的价格租到了一二三的房子,然后转手租了出去,自己则搬去跟男友一起住。

其实茉莉并不缺钱,一个月区区几千块的房租对她而言并不算事儿,只是她把钱都用来买原油宝了,而且为了多挣钱,她不但从家里拿了许多钱,还鼓动自己的男朋友也跟家里拿钱一起投资。

好在她的男友是个比较谨慎胆小的人,觉得这种投资风险太大没有同意,最后两人因为钱的问题闹翻了,并因此而分了手。

忽悠男友不成,茉莉又在单位里忽悠了好几个跟她玩得不错的新人同事,最后敛了好几十万全都投了进去。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原油宝一夜之间强制平仓,许多投资者的钱瞬间蒸发,甚至还反过来欠了银行一大笔钱。

作为只想空手套白狼大赚一笔的投资小白茉莉来说,她这下也赔了个精光,不过她在过年之前就趁她爸开车来北京接她的时候回到了老家,4月初原油宝的事情一出,她迅速中断了自己跟外界尤其是借过钱的人的联系,彻底躲了起来。

反正单位也没有复工,而且因为疫情的原因,人员的流动也十分不便,在她的忽悠下赔了钱的那些同事就是想找她也没办法。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忽视了一二三,更是不知道这孩子还有我这么个遇事儿爱较真儿的师父。因为在她的眼里一二三就是个人傻房多、没有任何心机、特别好说话的小屁孩儿。

她总觉得一二三家里那么多房子,而且又有他们俩父亲老同学的这层关系,一二三不至于为了几个月的房租跟她撕破脸,等到一二三实在催得受不了的时候,她大不了再给一二三转上一两个月的租金,又能捱上一段日子。

真相大白,一二三收回了房子,并准备找工人将房子重新装修一下,被我给制止了。

我说不就是在房子里死了只猫而已嘛,你把那沙发扔了然后开窗散一段时间的味儿就行,没必要额外花那个钱。

一二三说每次回那处房子总觉得心里膈应,我说那就对了,就是得让你膈应。

“只有这样才能让你长记性,以后再遇到事儿的时候懂得拒绝的重要性!”

合理且有效的拒绝,不是冷酷无情、不通情理,而是对自己的保护,更是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好的重要法宝。

后记:

当代年轻人最大的一个问题之一,就是不会拒绝

最起码我认识的许多人都是如此,因为不会拒绝,明知道答应对方会给自己带来额外的付出和代价,但最后还是因为种种微妙的心理状态而答应下来。

对于不会拒绝别人的人来说,在他们的认知里,自己被拒绝似乎是合理且习以为常的,但自己就是不会说出拒绝别人的话。

而不会拒绝别人,也不简单就是害怕得罪人,而是一种非常复杂和难以言说的心理,我相信马路故事的读者里应该也有许多有着此类经历的朋友。

不会拒绝带来的后果,除了给自己生活徒增烦恼不说,最让人崩溃的是许多人在面对这种烦恼之时发现这几乎是无解的。

我也是深受“不会拒绝”所带来的后果所折磨的经历的人之一,不过当我学会拒绝之后,再回头去看,发现其实拒绝别人真的没有那么难,也完全不会带来自己曾经在内心脑补出来的拒绝别人之后所带来的种种不利后果。

其实后来我分析,我们之所以不会拒绝别人,大致可以归纳为三个原因。

第一就是我们的内心不够强大

而内心的强大,其实是需要自身实力的支撑的。你会发现无论是在学校、职场还是社会上,那些经常对别人说不的,往往都是那些“有能力”的人。

因为这些人不会担心自己拒绝别人,将来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自己解决不了再去求人的尴尬。

第二就是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

有过出国经历尤其是到欧美等国的朋友,应该有这样的体会——老外说起“No”来特别干脆,行就是行,不行就时不行,没有我们国人这么多面子以及人情方面的考虑。

这其实就是存在于文化以及教育方面的深层次原因造成的,老外从小就被教育要独立,崇尚和追求自由,所以在许多事儿上自己能解决的就不去求人,而我们的教育在这方面有一说一,确实要差一些。

当然这并不存在高低对错的分别,只是文化和教育背景的差异而已。

第三就是社会文化和风气的原因

众所周知,我们是个讲究人情和关系的社会,崇尚“礼尚往来、互帮互助”,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总是扮演拒绝别人的角色,肯定不是主流的声音。

但抛开这一切,我们只从自己个人的切身体会来看,就会发现学会拒绝有多么重要。

就拿一二三遇到的这桩倒霉事儿来说,他跟茉莉素未谋面,即便是他当时直接拒绝茉莉在自己房子里继续住下去,她也不会因此而多么记恨自己,也不会对自己父亲跟茉莉父亲老同学的关系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如果因为此事两个老同学就掰了,那么一二三的拒绝就更正确了)。

可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妥协,不但给自己打来诸多麻烦,更是让茉莉也产生错误的认识。

我大胆假设,假如一二三当初就拒绝茉莉住在自己房子里,或者是按照市场价格和惯例收取她的房租,让她初到北京的生活没有那么顺利,她也许疲于每天的工作和生活,胆子不会变得那么大,兴许就不会有后来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后果了。

我年轻时看过作家刘墉写的一本书《我不是教你诈》,这也是我写完这个故事后此时的心声。

我跟列位朋友分享这样的心得体会,真的不是教大家冷漠待人、封闭自己,而是想让列位知道拒绝的重要性,并学会合理的拒绝方式。

可能有朋友会问什么是合理的拒绝方式呢?

其实这个完全是因人而异、就事论事的。

在我看来,在你作出拒绝的决定之后,只要你能够设身处地替对方考虑,语气不要过于生硬,并且给出正当的拒绝理由,甚至是能够给出合理且可行的替代方案的话,那么就是非常成功的拒绝。

与列位共勉。

爱你们,么么哒!

PS:

今天的故事就是这样,希望列位能够喜欢。

最后不要忘了点转发分享,当然如果你觉得我哔哔得有那么几分道理,也希望能给个打赏,感激不尽!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