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71章

沉鱼-第71章【他进去了】

作者:月落
2020-07-30 21:35
浏览次数:18427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他们在挖什么呢?”不远处山林掩映处,身边的随从问小舞道。

小舞没有回答他的话,侧耳细听周围的动静,低声道:“找到郡主了吗?”
“找到了,正往这边赶来。”

“他们多少人?”

“不足一百。”

小舞眉心微皱。

人太少了,郡主会吃亏的。可是该怎么办呢?她没有能力调动军队,最近的部队是驻守在边境的岳曾祺。

正想着,忽然听到“轰隆”一声巨响,烟雾腾起,梁国护卫道:“挖开了!”


山石滚落,大地剧烈晃动,呛人口鼻的烟尘消散后,山脚下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里面有一道门!”

“找机关!找机关!”

梁国人兴奋地在远处忙乱,挖开洞口的百姓向后退去惊慌失措。

他们祖辈住在这里,并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一个洞口。

洞中有什么?墓室?财宝?还是被囚禁的猛兽,甚至是通往地狱的黄泉冥河?

男人护着自家女人,女人抱着孩子,他们希望自己的工作已经完成,可以自由离去。

但梁国人手中粗硬的鞭子扬起,狠狠抽打在他们身上。

“列队!列队!”

列队做什么?

远处凝视着这一幕的小舞身子猛然僵硬,瞳孔急缩道:“不好,他们要驱使百姓进洞。”

小舞向左右看了看。

“雀听”组织并不擅长厮杀争斗。他们是一等一的谍者,当初孟鱼的母亲江琢把这个小队交到她手里时,说要惜力惜才。

可小舞看着那些哭泣的孩子和无力改变命运的女人。

他们一个个的,多像当初的自己。

“小舞姑娘,”身边的雀听成员问:“咱们不管吗?”

不管,眼睁睁看着自己族人被梁国人奴役虐杀?

那他们跟内奸有什么区别?

小舞咬紧牙关,看到梁国人已经在驱使百姓向石门靠近。那里面黑黝黝的,如果按郡主的推算,或许里面是沾染即死的瘟疫。

那这些百姓进去,便活不了了。

她忽然扭头看向左右道:“山洞进则死,你们敢进吗?”

“敢。”

“敢!”

他们压低着声音,回应得却很有力。

“或许不用进去,”小舞下令道:“抄到最前面,杀掉距离石门最近的梁国人,用他们的火药炸塌石门或损毁机关,能做到吗?”

随从中静了静,立刻有人应声:“不用火药便可以损毁机关。咱们就是做这个的,很容易。”

“好,”小舞沉沉点头:“我随你们一起。”

 

梁国太子萧潜左手控缰,右手垂在身侧。

随意撕下的衣襟包裹着他的手腕,血液已经不流,更感觉不到多少疼痛,可萧潜知道,自己的这条手臂已经废了。

她的心好狠。

为了让他无法用孟氏的刀法,竟然以废掉他一条手臂作为代价。从此后这只手或许可以持笔,或许可以盖下玉玺,却再也无法握刀持剑,与人相抗。

到底是为什么?

他们明明曾经……

烈马在草原上向旗山飞驰,萧潜心中万念俱灰。

她曾经的笑颜,她被自己拥在怀中时惊讶羞怯的样子,她骑在白马上提着敌将首级飞奔而来的张扬,她迷人的脸……

无数张孟鱼的面孔划过他脑海,到最后,只剩下那决绝的一刀。

一刀过后,她的脸在萧潜心中碎裂,只留遗恨。

到底是为什么?

是为了李璧吧。

他在做动摇大弘国本的事,所以孟鱼站在李璧那一边了。

不,她说她……喜欢李司沉?

皮鞭重重打在马身上,萧潜对着旗山高声嘶吼

紧跟他的部将或心中惊讶或惶恐不安,却无人敢动。

为什么自己已经是梁国太子,却在她心中仍然一文不值。

“通知他们,”萧潜厉声道:“十日以内大弘将遍地死尸,本宫兑现自己的诺言,也请他们兑现他们的。”

“是!”

“是!”

有随从应和着策马离开队伍,分别向西边北边两个方向传讯而去。

西边是西蕃,北边是突厥。

大弘的天若变了,大弘若被三国瓜分,小猛你,会喜欢李司沉那种亡国皇子吗?

前面山石滚落的声音响起,有先前到达旗山的人来汇报情况。

“有两处露出山门,一处被乱民破坏机关阻挡。”

乱民?

恐怕不是乱民,是李璧或者小猛的人吧。

“另外一处呢?”

“另外一处有大弘村民五十人。”

五十,足够了。

“赶进去!”


 

小舞是在弄坏石门机括,救下这几十个村民后,才听到另外一声巨大的声响。跟他们相抗的梁国人纷纷向响声处跑去,竟放弃了这边。

看来那边的村民挖开了什么,而这些梁国人很着急。

“小舞姑娘,咱们要不要去救那边的村民?”身边护卫问道。

为了弄坏机括,他们死了一个人,重伤两人。

“不,”她看着瑟瑟发抖被杀戮场面吓得惊慌失措的村民,搂紧怀里的孩子:“咱们先护着这些村民离开。”

“离开回村子吗?”

不,不是回村子。

小舞的眼泪夺眶而出。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做郡主的盾牌,挡在旗山脚下。可眼下她只能救下这些村民,在瘟疫泛滥前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原来她的力量如此微小。

“要派人去阻止郡主。”她看着南边越来越近的烟尘,那是烈马在草原上迅速靠近这里的原因。

她没有郡主那样为国为民的胸襟,山门已开,她不想让郡主再来送死。

“怎么是送死呢?”
面对忍不住哭出声音的小舞,孟鱼轻轻把她额头的碎发理好。

“你还不知道我有多厉害吗?”她狡黠地笑笑,感觉身上的力量在慢慢恢复。

这些日子萧潜每日都在她饭菜中下药,她先是刻意吃多些,让身体适应毒素。再逐顿减食,以便减轻药量对自己的控制。

所以今天她才能撑着跟萧潜决战,也才能慢慢恢复体力。

“本郡主现在给你一个任务,”孟鱼从脖子上扯下一直佩戴的护身符,那是一个玉葫芦:“小舞你要迅速回京,去护着皇帝陛下,如何?”

小舞神情惊讶,抹干泪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这是凭信,”孟鱼把玉葫芦挂在她脖子上:“你去请见皇帝陛下,就说请陛下下令封闭各州府城门,不允许人随意出入,以免瘟疫传播。”

现在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小舞努力点头,迅速站直了身子,对孟鱼屈膝:“郡主,我去了。”

李璧看着这一幕,从腰间解下他一直佩戴的木牌,递到郑嵘手里。

“也请郑公子跑一趟吧。”

他没有细说,但郑嵘立刻明白了。他留恋地看一眼孟鱼,接着翻身上马。

“小鱼,”离开前,郑嵘目光沉沉道:“保重。”

孟鱼对他笑笑,像每次同他离别时那样。



 
再往前去,便见逐渐拔高的地势。路过一个荒废的小村庄再往北五六里,草木浓郁只有一条小路,只能放弃马匹改为步行。

孟鱼体力基本恢复,可以缓缓前行。李璧要背着她的大刀,被她拒绝。

自从在梁国忘了带刀遇刺后,她的刀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她身边。

他们人虽然多,却如蟒蛇滑过草丛,刻意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偶尔李璧脚下打滑或撞在低矮的树枝上,引得孟鱼疑惑地看他一眼。

“殿下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李璧自嘲:“没有走过山路,让鱼儿见笑了。”

孟鱼便有些疏离地笑笑。

自从知道他观星后对自己命运的推断,她和李璧之间就像是有了隔阂。

她无法证明自己不会做的事,他也无法对自己观星的天赋道歉。

就这么有些凝滞地潜伏进山峦,终于看到一个暂时修理平整的石台上点着火把。

夜幕已经降临,周围漆黑一片。

只有那火把是亮着的,火把映照着黑黝黝的洞口,孟鱼听到萧潜的声音传来。

“探出来了吗?”

有梁国人回答:“那些村民哭喊着进去,乱成一团,不如都杀了。”

萧潜厉声喝骂:“杀了他们,你进去吗?”

孟鱼向前一步,感觉到李璧握住了她的手腕。

“我是一定要进去的,”她回头道:“请殿下不要阻拦。”

“本王不是拦你,”李璧唇角含笑:“本王是要和你一起。”

轰隆隆有雷声滚过头顶。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