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73章

沉鱼-第73章【我男人好飒好爷们儿】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7-31 21:22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孟鱼向前一步,感觉到李璧握住了她的手腕。

“我是一定要进去的,”她回头道:“请殿下不要阻拦。”

“本王不是拦你,”李璧唇角含笑:“本王是要和你一起。”

轰隆隆有雷声滚过头顶。



此时离得近了些,可以看到萧潜的人马。

五步一人,山头上密密麻麻。

此时硬攻是不可能的,若萧潜狗急跳墙破坏机括落下山门,恐怕里面的百姓就都没了命。

但他也不会阻止有人进去送死吧。

让护卫随从躲避好行踪,孟鱼和李璧从林中从容走出,立刻便被梁国人团团围住。

“萧潜,”四周火舌燎人,李璧清声道:“你在做什么?”

萧潜毫不惊讶孟鱼和李璧会赶来。

他看着神情冷肃向自己走来的二人,脸上有胜券在握的笑。

“都说这龙脉下是宝藏,秦王殿下也来分一杯羹吗?这样,你拿最大的口袋来,能装多少装多少。”萧潜的右手背在身后,开口奚落道。

龙脉,宝藏……

拿他们当孩子哄呢?

孟鱼的手也背在身后,轻轻握了握刀柄。

这把刀是父亲亲自托人打造的,她第一次用时年纪小,双手握刀走路踉跄。如今这把刀早就杀过恶徒斩过奸佞,可以给她勇气和力量。

“萧潜,”孟鱼开口道:“这山是大弘的山,若有宝藏,也该是大弘的宝藏。你毁我大弘的山,伤我大弘的百姓,你可知罪?”

萧潜唇角勾起看看左右,左手轻轻放在唇边,眯眼道:“嘘——”


 

他眼中是挑衅的神情。

这是你大弘的山,你大弘的百姓,但是你能耐我何?

“铮——”地一声孟鱼的大刀拔出,刀尖触地迅速斩过。萧潜拢在唇边的手连忙遮挡眼睛,却已经见细碎的石块和飞沙向他砸来。

他下意识侧过脸急退十多步,他的部下也护着他退去,可孟鱼却并没有攻来,她已经转身跑进山洞。

看守山洞的护卫躺在地上,李璧钻进山门,孟鱼也要进去。

“小猛!”萧潜脸上几道血痕,面如土色向她奔来。

“不要进去!”因为恐惧和惊讶,他的声音嘶哑又狰狞,似乎不是人类发出的。

可那红色的身影并没有迟疑,孟鱼砍断机括令山门无法关闭,回身对萧潜冷笑着,没入浓重的黑暗。

“小猛——”萧潜飞身上前扑到山门处,身子向内探了半边,终被部下拉回。

他气恼地猛然用手捶地,“砰砰砰”十几下后,左手已经遍是血污。



 

山洞中黑漆漆的一片。

李璧手持火把走在孟鱼前面,必须靠火把照明的近百丈后,见山璧上星星点点镶嵌着碎珍珠,四周便亮了几分。再往前走,有晶莹的水滴从山石缝隙中落下,此时道路开始向下,沿着坡道几十步,有湿热的气息裹着身子,前面豁然开朗。

一个纵深数十丈的巨大洞穴在前方出现,洞穴上方垂下细长落地的钟乳石。这些钟乳石洁白透亮,反射着细碎的微光。

地面掉落十多个火把,看来不久前村民曾在这里停留。他们丢掉火把,可能是因为已经不需要照亮。

虽不如白日那么明亮,但这里四处像铺满月光,皎洁却不伤眼睛的月光。

“他们去哪里了?”孟鱼手中始终握着大刀,似在提防随时可能窜出的猛兽。

“仔细听,似乎能听到些动静。”李璧低声道。

孟鱼摇头,她什么都听不见。

面前的李璧唇角弯弯,拢起手放在孟鱼耳边。

她粉嫩柔软的耳廓被他环在手心,李璧带着些小心翼翼的呵护,似乎稍不留意便会碰痛她。

有细微的风从两人身边滑过,李璧束在冠中的头发飞扬起一缕,落在孟鱼整齐的丫髻上。他的身子有些僵硬,唇角笑意更浓。

“听到了,”孟鱼道:“似乎在笑。”

被掳掠至此,拿皮鞭赶进生死未知的山洞,竟然会笑。

这笑有些诡异。

李璧挡在孟鱼身前向洞窟深处走去。尽头有一个木门,木门的锁链被解开,门后是一个只能单独通过一人的隧道。弯弯绕绕的隧道后,空气更炙热几分,又见一个洞窟。

五十多名村民便在洞窟中。

事实上,他们是站在洞窟靠近石璧的边缘。

洞窟深处是长宽数丈的湖水,湖中有一个能站三两人的红色巨石。像晒宝般,石头上层层叠叠摞满宝石。

村民正想办法试探水深,想游到石头上。



 
“那是金子吧?是吧?当家的,奴家还是第一次见到金子!”

“金什么?那应该是金色的珊瑚吧。”男人低头试探着水温,估么着自己如果跳进去会不会冻死。

孟鱼扭头看李璧一眼,神情含笑:“那是西海深处蛟鱼的筋骨,无价之宝。”

“你倒是很懂。”李璧看着那些自己都不知道来历的东西,神情微怔。

孟鱼点头:“有一年皇帝陛下送给本郡主一个蛟龙筋骨雕成的小匕首。”

“其他的都认识吗?”

孟鱼搓着小手:“那串东珠,那片薄翠,还有那黏糊糊比蛛网都要细的天丝,本郡主都有。”

李璧看她一眼:“都是父皇送你的。”

“嗯,”孟鱼神情自然:“都是你们皇宫库房的。”

李璧深吸一口气:“那这些,你还要吗?”

“当然不能要,”孟鱼持刀向前一步:“这些,恐怕是陷阱。”

说完这句话,她柔和动听的声音不在,转而厉声对村民道:“退后!不要下水!”


刚刚还大呼小叫以为自己发了横财的村民顿时没了笑脸,他们诧异地向后看去,这才发现身后多了两个外人。

起初村民以为孟鱼和李璧是梁国人,待看清楚他们的衣着打扮和形容举止后,顿时放松了警惕。

“你们也是被赶进来的?”有老者探头出来问。

“咱们人人见者有份,小姑娘不要着急。”一个抱孩子的妇人劝慰道。

“对,咱们先分了财宝,再合力找到别的洞口出去。这里有风,肯定有别的洞口。”一个精壮的男人开口。

李璧神情森冷几分,向前几步沉声道:“诸位难道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梁国人赶进来吗?这水中或许有要命的毒药。等你们拿了财宝出来,梁国人便会趁机哄抢。”

按照之前的推断,这旗山下的洞窟中不该是财宝,而是瘟疫或别的东西。李璧无法三两句解释清楚,只能这样吓唬村民。

村民中有几人果然面露惊骇,小心翼翼地站远了些。但更多的人却翘首以盼,面露贪婪之色。

“不会吧?或许是梁国人不知道呢。”

“对呀,这可是咱们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要是就这么走了,不是便宜梁国人了吗?”

……
闹哄哄的声音响起,孟鱼抬脚踢起一块石头,“啪”地一声在半空中砍碎,冷冷道:“靠近湖水者,死。”

这精准冷冽的刀法惊呆众人,他们露出忌惮恐惧的神色,不情愿地离湖水远了些。可那抱着孩子的妇人却有些不甘心,目光流连在熠熠闪光的珠宝上一瞬。

就在这一瞬间,那珠宝似乎动了动,接着湖水动了动。

像是涨潮般,又像是夕阳映红水岸,湖水翻出赤色的潮水,迅速向人群涌来。

骚动的人群中,李璧大呼一声“闪开”,把孟鱼护在怀中向隧道中退去。反应慢些的村民这时才转过头,他们看到那红色的石头竟沉入水底,湖水中荡起红色的波纹,接着向脚边蔓延过来。

离的近又眼神好的人惊呼出声:“虫!虫子!”



人类对虫子有一种天生的恐惧。

然而这些村民都是猎户出身,他们平日里给野狼下套,结队猎熊,并不畏惧这些虫子。

于是便有人抬脚向红虫踩去。

被踩中的虫子“啪”地一声爆裂,流出白色的汁液。可更多的,竟沿着村民破旧的衣袍向上,狠狠咬入皮肉。

“这虫子会钻肉!”男人们拍打着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虫子不是被拍下来,而是瞬间没入皮肉。最开始还能看到皮肉中蠕动着什么,然而很快,那蠕动的东西消失,不知去了哪里。

这才引起了惊慌。

可隧道只允许一人通过。

于是村民相互推搡惊叫,甚至踩过别人跌倒的身子向前。李璧和孟鱼不再躲,他们上前阻止村民踩踏,努力让他们恢复理智。

然而效果微小。

李璧索性抢过孟鱼的大刀,砍倒一个把妇人小孩推向蛊虫自顾自逃命的男人,冷喝道:“再有争抢伤人者,和他一个下场。”

倒地的男人吸引红虫,给逃命的人留下了些时间。被瞬间死亡的男人吓呆的村民压下恐惧,一个个小心向隧道中挪去。

孟鱼却没有走。

她看向一个哭喊的妇人,那妇人手里的孩子掉在地上,而席卷而来的红虫快要咬上孩子赤裸的脚。

她正要有所动作,李璧却去了。

他黑色的衣袍在风中滚动,动作利落身手矫捷,跳进包围圈抱起孩子,远远抛给妇人。

那妇人身手去接,可眼前的蛊虫再向前一点,瞬间吞没了她的身体。

在孩子落下前,孟鱼的手捉住他细小的胳膊,把他抱进怀里。

“快走。”已经被红虫包围的李璧对她摆手。

开什么玩笑。

她是不会抛下伙伴,独自逃生的。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