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蔽掉的现实让人泪流满面
故事

千千静听“屏蔽掉的现实让人泪流满面“

作者:枫吟
2020-08-01 14:33
浏览次数:7459
餐厅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白色笼罩了一切,在纯粹的世界里没有黑暗的角落,也没有欲望的色彩,使得任何一个有思想的生命都心有不甘想要开垦这片完美无瑕的净土。
 
“如果白色的墙壁和地板上溅一层红色的鲜血,一定会格外耀眼。”一个声音偷偷地呢喃道。
 
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有的低头默默吃饭,有的摆弄着手中的碗筷窃窃私语,也有人偶尔抬起头用目光与对方交流,而后会心一笑,相互之间确又保持着距离。

所有人的眼神和肌肉都保持着警惕,碗里饭早就扒光了却没有一个人起身离开,这时任何一种突兀的举动都会引起一场巨大的轰动。一个小时前的餐厅是个屠宰场,这群人就是屠宰场上的幸存者。
 
就在刚才,从迷雾森林中走出的胜利者正在为脱离僵尸的魔爪而欢呼雀跃时,又一个噩耗传来了,没有中场休息他们进入了下一个生死游戏,这次是占位游戏,最后坐在位子上的人才有资格生存下去,屋子里的座位远不及屋里的人多,这个游戏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上一关为了活命与其在僵尸窝里孤军奋战倒不如报团取暖来的现实,于是团队之间的斗争拉开了这场厮杀的序幕,很快那些有实力的团队干翻了弱小的团队,赶走了在迷雾森林中没有任何贡献的成员,踩着手下败将的尸体坐在胜利者的座位上。

这可还不算完,时间还没有结束,仍有大多数人都没有位置当然也不会就此作罢,他们看透了坐在位置上的那些人的冷酷无情,团结一致组成了一个新的团体,高举正义的旗帜呐喊要赶下座位上那些冷血的家伙。
 
其实这些人哪敢得罪以一敌十的高手,其中的一些人甚至逃避了刚才的一场恶斗,蹲在角落里隔岸观火如同一只等待腐肉的秃鹫,胆怯、懒惰、愚笨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但他们却以人数多的优势鄙视着坐在位置上的人,为自己的无能做出花里胡哨的辩解,实则也是也是欺软怕硬,示威似的游行万不如声势和口号那般雄伟壮阔,描绘着反败为胜的蓝图。
 
他们一边喊着口号,一遍环顾四周寻找合适的目标,一些男人聚在一起重新组队,寻找那些女人较多或者是人数较少的团队,无论是群殴还是气势上的威胁总会逼得一些人让出位置,但遇到外表柔弱实则很辣的人,他们也只好认栽,倒在一步之遥的座位旁边。
 
这些失败者当中有一个胖子很特别,他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很冷静,眼珠子在两个豆大的眼眶里骨碌碌地转,观察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他能从这些细微的动作中窥探到他们的秘密。

他的目光露出了一丝狡黠,此时他已经盯上了坐在桌角的一个姑娘,这个女孩其实没有加入任何团队,她只是在刚才选择了一个人数较多的团队做自己的避难所,多半是扯谎说是外出寻找物资的成员,半路队友被僵尸吃掉了之类的谎言,才被勉强接纳的。
 
胖子径直向目标走去,停在女孩背后用只有她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喂,小妞儿,我知道你的秘密哦。”

话音刚落对面的人突然说话了:“哦,是吗?她究竟有什么秘密使我这个做同伴的都不知晓?”说活的人是个和姑娘年龄相仿的小伙,胖子的脸都绿了,他在迷雾森林里碰到过这个女的,她确实是孤身一人,那么这个男的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刚才没注意到可能是由于离得太远看得不真,本来以为一个20岁出头的小妞分分钟就能搞定,没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他的好事,现在他也没辙了抓挠着自己的榆木脑袋。
 
就在胖子一筹莫展时,他又说道:“我觉得并非是只有坐在座位上才算是完成了游戏任务,其实你没发现吗,桌子也可以坐,你完全可以把它们当做长板凳来看待。”胖子半信半疑地打量了他一番,这人全身上下一尘不染,完全不像是刚从僵尸堆里死里逃生的避难者,或许他正是靠着智慧一路走过来的呢?胖子没再多想就照做了,其他人见状以为胖子想出了脱离困境的办法也纷纷照做。
 
伴随着安静的场面游戏也结束了,座位上的胜利者长舒一口气,餐桌上的人们也如愿以偿作留在了餐桌上——作为食物,灾难中物资匮乏,弱者只能被强者吞噬这就是残酷现实。女孩用叉子扎开盘内那不可名状的白色物体,里面淌出类似血浆令她难以下咽。
 
“叶恩,那些人难道?”女孩盯着碗里那些东西迟迟不但说出自己的猜测。“千千,相信我,我们一定会活着出去的。”坐在她对面的男生温柔的安慰道。
 
这句话感动了女孩,她又重新振作起来说道:“我知道,我很坚强的,不会拖你的后腿的。”在饥饿的驱使下,她也不再顾及其他大快朵颐起来,食物又为她疲惫的身躯提供了些许活力,她抿掉嘴角的饭渍接着说道:“谢谢你,叶恩,如果不是你,我肯定不是胖子的对手。”
 
胖子的推断没错,云千千就是那个独自一人走出迷雾森林的女孩,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她运气不好,在迷雾森林里一连呆了十几天都没见过一丝人影,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就在她快要饿死之际被一行人救下了,他们判断她没有被感染之后给她包扎了伤口,又分给她一些食物,她成为了他们当中的一员,越往森林深处走僵尸越多,他们判断错了方向被僵尸包围,大家一时不知所措,落荒而逃,同伴们都被感染了只有云千千还活着,她只能杀死被感染的同伴被他们留下来的食物和水继续前行。
 
不久她又遇到了一伙人,这帮人明显和自己以前的同伴不是一类人,他们的队长是个自私的人,每次遇到僵尸倒霉的都是那些队员,但是他丰厚物资、枪支、弹药使得那些人为了生存不得不委曲求全,云千千也算是其中一个。终于有一天她忍受不住队长的剥削谎称愿意守夜,制造了一场自己被僵尸吃掉的假象趁着夜色逃走了,自此她再没有加入过任何队伍,一路上她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又扮演了死去的他们在各个团队之间周旋,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子弹,药品甚至是避难处的一席之地,直到走出森林遇到了叶恩她终于又有了同伴,胖子猜对了开头却想错了结果。
 
一个小时之后餐厅的灯开始逐个熄灭,一堵墙被拉开了——那是通往下一关的大门。
 
黑暗迫使人们纷纷离开走位走进大门前往下一关,一道白光闪过等云千千再次睁开眼时,她已经躺在了一张床上,叶恩也不见了踪影,她推开门扫了一眼房间内家具的陈设和墙壁的颜色同自己家的一模一样。“我这是回家了吗?”云千千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喃喃道。
 
她睁开眼睛之时便是新的一天的开始,她打开冰箱加热了一块三明治一边吃一边若有所思地盯着家里的柜子,她已经过惯枕戈待旦的日子反倒是安逸的生活不能使她心安理得,柜子里似乎有种东西让她不能放下心中的疑虑走过去打开柜子一探究竟。
 
所有的柜子都被云千千翻了个底朝天,没有任何收获的她瘫坐在沙发上把原因归结于自己神经过敏,一阵风吹进阳台顺着门窗钻进柜子里形成一股气流,携出柜子里摄人心神的香味在房间里乱窜,云千千被这味道迷得神魂颠倒,只是嗅到了那么一点点她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浸在了某种微妙的气氛之中,意识越来越模糊。
 
等她再次醒来一口凉气进入肺内骨骼肌开始不自主地颤动,她隐约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定睛一看那人距离她越来越近轮廓逐渐清晰。
 
“千千,快醒醒!这个房间有问题!”
 
“小海,真的是你吗?”云千千眼中闪着泪光平日冷美人的面容在这一刻瞬间融化了。
 
“我说过会永远守护你。”男人清澈的眼眸看着她:“别哭了,我的小公主,我带出去。”云千千试着从地上站起来但是两条腿根本不听使唤,她这才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冻僵了,“小海,我不行了,我站不起来。”云千千哭泣着不知所措。男人掏出纸巾为女孩擦掉眼泪安慰她道:“千千,别怕,把手放在我的手上,我保证你能站起来。”
 
云千千笨拙地拉住男人的手,男人的体温让她感到了些许温暖。云千千飞快地向玄关跑去发现门已经被锁上了,她又迅速拎起椅子像窗户砸去打算从窗口逃生,但是窗户都被换成了防弹玻璃,她凝望着窗外再也无计可施。
 
“小海,我们现在必须快点逃出去,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云千千被男人带进了书房坐在一台计算机前。“我就是从这里进来的,也许可以从这里送你出去。”男人纤细的手指敲打着键盘,一组程序出现在屏幕上,云千千发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她血管里并没有流动的血液而是一串数字,它们在她的体内进行加减乘除把自己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化简为一串编码进入程序。她看到、听到和触到的只有一片虚无,也分不清自己是在依靠嗅觉还是在用听觉前进似乎五感都汇聚到了一点。
 
在忐忑不安中踊跃前行才终于恢复了自己的形态,她摘下头盔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游戏机里叶恩就站在她身边。“怎么样?黑子新开发的游戏很精彩吧。”叶恩说着脸上还洋溢着兴奋还夹杂着几分对游戏的认可。
 
“一切都是游戏?”云千千的满眼都是疑惑的氤氲。
 
“这是黑子新设计的一款游戏,名叫‘失落的文明’,邀请我们作为他的第一批用户来这里体验一把。”叶恩回答道。“忘了告诉你黑子在设计游戏时为了提高用户对游戏的体验,玩家在登录游戏之后都被屏蔽了记忆,你一时想不起来也正常,等恢复记忆后你就明白了。”
 
“嗯,我记起了一些,黑子在这里开了一家游戏机4S店,小海也在游戏里,小海去哪儿了?”云千千问道。

“海,不喜欢惊悚类型的他认为那些都是骗人的很无聊,去体验其他项目了。”叶恩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道:“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游戏里,多半是等着急了黑进别人的系统里把你揪出来,现在已经是下午了,我们竟然在游戏机里呆了一天。”
 
时间转瞬即逝,夜幕降临霓虹灯依次点亮勾勒出城市的繁华景象,他们走在城市的街头,云千千低头看着较小走过的路,她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有时想起来一开口却不知自己要说些什么,震耳欲聋的隆隆声吵得她不能认真思考问题。“叶恩,你有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云千千捂着耳朵形容道:“非常大的声音,有点类似于是发动机……不对,是气流的冲击声。”
 
当她看到叶恩差异的目光和周围人们若无其事地逛街嬉闹时,她知道是自己出了问题。“没关系,我刚刚只是有点头晕,”为了避免尴尬她解释道:“可能是玩游戏太久有些累了。”
 
“不如我们去那边休息一会儿吧。”叶恩带着云千千来到一家露天咖啡厅,他们找了一张距离橱窗较近的餐桌坐下,这里远离街道相对于临街的座位比较安静。服务员全神贯注地瞅着每一张桌子,发现有新的顾客就殷勤递上,一些人本来只是想小憩一下却也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拒绝,这种强迫式消费总会委婉地让顾客尴尬又同时给一些人扣上急功近利的帽子。
 
叶恩随意点了两杯饮料打发了那位服务员,云千千则心不在焉地看着橱窗她证实了自己是对的,一颗红色的星光透过橱窗折射进来,云千千看到它正在直线下坠,她抬头望去发现那是一架飞机似乎发生了故障正在往下降落,她不假思索当即拉着叶恩一路狂奔,她发现周围的人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怪异,甚至有些敌意像是受到了某种暗示聚集在一起堵住了她的去路,任凭她如何解释没有人相信,只是把她困在这里不允许她离开,电光火石之间飞机在她眼前爆炸。
 
一片混乱之后,耳畔传来一曲悠扬音乐,云千千关掉闹钟擦掉脸上的泪水和身上的汗珠,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一场噩梦,但是什么内容她却不记得了。
 
拉开窗帘,又合上。
 
天还没亮,今天对于云千千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她赶快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生怕错过了什么:
 
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凌晨五点
 
时间还早,她松了一口气又重新躺到了床上,刚才紧张的心情荡然无存,再次闭眼脑细胞却一刻也不停地犯花痴,混账的多巴胺把那些萎靡的神经都吵醒了,爱情的力量大概就是这么奇妙吧。其实,她和男友海静听也只是上个星期才分开的,为了能够早点见到她,海静听半个月才能完成的案子压缩到了三天内,离开时两人恋恋不舍再见时定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海静听是个私人侦探,而云千千的工作就是记录下他破获案件的光荣事迹并撰写成一部精彩绝伦的推理小说。其实在高中时代他就已经在同行中崭露头角,脑子好使再加上长得也不差体育成绩又好,与少男少女们心目中的偶像完美契合,曾一度是学校里同学们崇拜的对象。相比之下云千千就像是生活在墙角的一棵小草,与世无争,岁月静好,她唯一的过人之处就是在写作上,每次她都可以写出精彩绝伦的推理剧情和耐人寻味的作案动机,把罪犯和侦探的心理描写的惟妙惟肖,这恰恰也是海静听欣赏她的地方,他甚至把云千千看作是除了自己之外最懂他的那个人。
 
时间还早云千千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精心打扮一下,奇怪,门怎么打不开了?把手拧不动,应该是被锁住了。云千千和海静听的性格正好互补,他很细心而她总会粗枝大叶,他有过目不忘的天分,她却有健忘症。见此情况她也见怪不怪了,很简单,又是那个家伙搞得恶作剧,为了一些古怪的案件隔壁书房已经被海静听改造成了密室,同时它也是云千千最不想进的一间屋子,倒不是因为害怕是不想生活中处处充满惊吓,尽管如此今天也免不了被他捉弄。云千千试着输了自己的生日,系统“滴滴”两声亮了红灯,看来这个密码不对。
 
系统提示:还有两次机会,输错三次此门将无法打开。
 
对此,她的想法很简单不是自己的生日那就是海静听的生日,红灯再次亮起系统提示还有一次机会,都不对,云千千翻开墙上的挂历唯独今天的日期被做上了记号,为了纪念某些特殊的日子人们通常会把他们改为密码,按照这个思路密码很可能是1213。
 
门开了她走出卧室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已经五点半了,从这里到机场需要一个小时,六点出发时间刚刚好。可恶,洗手间的门怎么也打不开,“海静听!你还想不想让老娘去接你了?”对于这个看脸的社会,女人最不能容忍的是出门不能化妆,云千千自顾自地冲着门爆发了心中的小宇宙,结果证明它不是一扇声控门,它就是被锁上了而已。

上次约会就是因为她没有看出海静听在洗手间做了手脚,刚好在那天门就打不开了她只能素面朝天去和他约会,碰到这种状况海静听往往是先嘲笑她一番,然后故作浪漫地说她这个时候的样子虽然不算漂亮但是很可爱,脸上的几个雀斑深深地吸引着他,好像时光倒流他们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在各种土味情话的抨击下云千千就是在愤怒这时候也消气了,其实她更在意他是如何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做了一些延时装置好在当日上演一场密室风波,并且牢牢记住重点这些都对她日后写文章很有帮助。

但今天不同,作为女人她不允许自己在那些情敌面前出丑,在舆论中她向来都是端庄聪慧的,他们的爱情是一段佳话。此时完全不顾淑女形象的云千千一脚踹开了门,看着报废了的门她相当解气,洗手台前梳妆镜上赫然出现了两只“熊猫眼”她吃惊地看着镜子里凌乱的头发和一张精神衰弱的面容,或许是因为昨天参加派对没有睡好,云千千随意梳了个发型,眼圈周围却被她涂上了厚厚的粉底液,经过一番补救虽不是精神焕发但也优雅得体。最后带上刻着对方名字的指环,它的款式有些旧了,所以她一直没带,今天戴上让他瞧瞧是不是该换新款了。
 
就在我欣喜不已时一件首饰摔倒了地上,云千千心疼地捡起来一看究竟。是海静听的指环,上面还刻着云千千的名字但是已经变形了还有被烧过的痕迹,她觉得记忆中好像漏掉了些重要的东西径直走进了那间从未打开过的密室,现在已经变成了灵堂。
 
“我做了一个梦,不!那不是梦,那是真的!”云千千瘫坐在地上泪水喷涌而出:“出了故障的飞机正是小海乘坐的那班。”她打开抽屉上面全是关于那天飞机爆炸的新闻,有一次印证这一切都是真的,海静听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云千千也终于从自己的梦里清醒过来。
 
“怎么这么快就醒了,难道这次又失败了?”云千千从催眠椅上醒来,叶恩一边从监控室走出去看情况,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
 
“叶恩,我想起来了,那天飞机失事,他已经不在了。”
 
“海走了之后,你不肯接受现实,把自己困在这里,后来精神失常以为海还活着,为了打破这个谎言,我学会了催眠术帮你回忆起一切。千千,人死不能复生,你终日郁郁寡欢海知道了会难过的。”
 
痛哭过后她缓和了一些恢复了理智,目光落在了一盏香炉上,催眠没有带走她的痛苦反倒是她的五感变得更加灵敏,这种香味她似曾相识,接着趁叶恩不注意举起椅子向窗户的玻璃砸去,玻璃没有丝毫破碎的痕迹。“果然。”她轻声说了一句,推开在一旁阻止她的叶恩走进浴室,她找到自己曾经藏在浴池下水道里的安眠药,“你骗我!是我杀了他对不对,这就是我的作案凶器!”
 
“千千,这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必要这样惩罚自己。”
 
“你不用安慰我,一切都是我的错。”她毅然决然地说道:“叶恩,我要走,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多保重。”
 
屋子里正剩下叶恩一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你难道不知道吗?如果不是他那么死的人就是你。”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