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旅杀人案
未分类

青旅杀人案”凶手纵火烧死两人后,用笔仙骗过所有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马珍
2020-08-01 15:43
案件前期整理

2019年12月24日凌晨3点08分,圣诞节前夕,北京市某区发生骇人听闻的火灾事故,事故导致2人死亡,1人重伤。火灾发生地点为一处非法青年旅社(太阳青年旅社)
 
2019年12月27日,经法医鉴定一名死者(旅社老板)的死亡原因为吸入式窒息死亡,而另一名死者(陈小姐)则是在火灾发生前就已经身亡。经查,火灾残留物中含有少许汽油成分,事故被初步判断为故意纵火,故意杀人的刑事案件。
 
12月28日,死者陈小姐的家属提出刑事诉讼,初步嫌疑人范围为12月24日当天住在太阳青年旅舍的所有人员,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小A和小B,旅行家和餐厅工作人员陈帆(化名)。

2020年1月4日,四名生还者中,未成年人小A由于重度烧伤,处于昏迷状态。其他三人接受审问,三人均表示对火灾原因和陈小姐的死因毫不知情。
 
2020年1月8日,经查,死者(青旅老板)的死亡位置是房屋厕所,厕所的门有明显的反锁痕迹,但无法判断是从里面锁的还是从外面锁的,也没有在其他地方找到厕所的钥匙。门的里侧有凹陷现象和指甲的抓痕。另一名死者(老板女友)是在火灾前遭受重物击头致死,死后尸体首先被点燃,尸体燃烧引燃了周围易燃物品,导致房屋烧毁。
 
2020年1月8日,警方从现场针对死者陈小姐的犯罪工具中提取到当事人之一陈帆(化名)的指纹,并将其逮捕。面对警方的再三逼供,陈帆最终招认了杀害陈小姐的事实,另外两名当事人也先后做出独立口供确证了陈帆的杀人事实。由于当事人之一小A昏迷至今,由监护人王女士代录口供。

陈帆的口供

我叫陈帆(化名),1999年出生,身高180cm,体重68kg。我是北京人,在深圳朋友的餐厅当主管,我是来北京找小B的。我和小B吗?我们是去年我来北京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就在一起了。我们说好,她在北京把职高读完,我在深圳赚钱,等她毕业了就来深圳找我,我们一起在那边定居。
 
当天晚上我们在那家青旅订了一个房间,因为她说想住。我从来没有住过那种地方,只是出于她的请求,就只好同意了。详……细过程?我记不太详细了,可能只能想起来一点,我也被吓坏了,事情发生好一阵子了,我还不敢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晚上,大概过了凌晨12点的时候,屋子里(旅社)的所有人都聚集在了客厅,一起玩游戏。老板和老板的女朋友,就是那个陈小姐,我和小B,旅行家,还有一个小孩,跟我女朋友差不多大吧。从头讲?自从我们从旅社的门进来,我们就直冲冲地到了自己的房间。来的时候老板好像在餐桌上吃面,其他人我就没看到都在哪了。
 
因为大家好像都没有睡觉,我和小B也习惯了晚睡,所以他们提出一起玩游戏的时候,我们也没有拒绝。玩什么游戏?就是普通的游戏啦,总之玩着玩着,陈小姐就和小B吵起来了,吵得很凶。后来她竟然动手打了小B,我看到女朋友被打非常生气,就把花盆扔了过去。结果端端地砸到了她的脑袋,对,就是陈小姐,她就倒下了。我们再去看,她已经没气了。
 
可气的是我当时指间夹着烟去摸她的呼吸,我看她没了呼吸,吓得烟头就掉在了她的衣服上。场面很混乱,大家看到她死了,就都张牙舞爪地乱叫着,跑开了。我也非常害怕,愣在了那里,反应过来的时候,火已经烧到了无法控制的局面。
 
逃出来的确实只有我,小B和旅行家,因为小A,就是那个小孩,我们也不知道她跑去哪里了。我们在外面确实没有看到她,还去门口想再找找。可惜浓烟向外滚,根本进不去,进去了都得死,就先打119了。老板?老板他一直在厕所,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是小B和陈小姐快打起来的时候,我不太记得了,我被吓坏了。

小b的口供

我叫xxx,2002年出生,在青旅附近的职高念书,机械工程专业。因为陈帆这次……怎么认识的吗?他有时会回到北京来,我是在我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他的,通过别人介绍,发现性格很合适,所以当天晚上就在一起了。他也是北京的,但高中毕业后就不上学了,在深圳工作。有什么怪癖?他没有什么怪癖,对谁都很和善,工作也很努力。他不是那种……会杀人的人。他只是受不了别人欺负我,又加上运气不好,谁知道那东西扔过去,准准地就砸到了那女的脑袋,她(抽泣)……她死的也太快了吧。
 
……
 
他(陈帆)这次来的仓促,我还在上学,于是我们就在学校附近租了那家青旅。是我提出来要住的,因为没有尝试过,所以想住着试试看。地方比我想象中的要大一些,有四个房间,我们的房间离客厅最远,离房子的门最近。当天晚上应该是每个屋子都住了人。
 
客厅里有一个餐桌,一个大书桌和一个帐篷。墙上贴着很多唱片和一些老板和别人拍的照片,还有一个书架,摆着各式各样的的书。总之我觉得还好,要比酒店有趣。老板人也很好,还提前来接我们,因为那地方很不好找。
 
我们来的太晚了,而且已经吃过晚饭了,所以就直接回房间休息了。到了很晚的时候,有人提出一起玩游戏。谁提出的?我不记得了,这不重要,这我真的不记得。总之我们就同意了,因为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干,大家都不认识,一起玩游戏也蛮新鲜的。我们就在客厅的餐桌上玩,嗯,所有人都在。玩的什么游戏?就是年轻人最爱玩的,也算不上游戏,不过是大家一起聊天什么的,聊些什么?什么都有聊到,自己的事,有什么爱好,哪部电视剧好不好看,还有哪个明星怎么怎么样。总之,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大家人都很不错,口气也都还好,唯独只有陈小姐,她总是摆出一副她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别人说什么她都要质疑一下,反驳一下。刚开始我忍了,到后来我实在忍无可忍,就跟她吵了起来。她的脾气比我更大,伸手就打了我一下。
 
我们都没有想到她会动手打人,跟何况我男朋友还在旁边,我本来就很生气,莫名其妙被打当然要起身还手,所以我们就在餐桌上拧成了一团。陈帆他,他就用桌子上的小花盆砸了她的脑袋,她立马倒在了餐桌上,太阳穴出了血。起初我以为就是……就是她就是晕过去了,但她一动不动的。(抽泣)陈帆再去摸她呼吸的时候……她已经没气了。
 
她当时是刚断气,如果就地做个人工呼吸什么的还有可能救活,但事情总是那么不如意,陈帆去摸她呼吸时,烟头掉在了那女人的胸口。等我们发现时,她的衣服已经着起来了。那剩下的两个人从开始看见陈帆杀了人,就一直在大叫,上蹿下跳的,再看尸体都着起来了,以为是我们要毁尸灭迹,都吓得不敢靠近,跑出了房子。陈帆看他们跑了,拉着我就追了出去。
 
老板?我真的不记得他当时在哪,他一定是在厕所,因为我跟陈小姐吵架时,他也不在。小A?那个妹妹,火着起来以后我就没再看到她,我们以为她肯定是看见着了火,就逃走了,谁会想到她还在屋子里。
 
我们都被吓坏了,因为又意外地着了火,我们以为就能把杀人的罪行盖住,就串通了旅行家说了谎。陈帆真的不是故意放的火,真的不是,事到如今我没有必要再隐瞒事实。我们也都还小,发生这种事情谁都没想到过,所以才想着把杀人的事情瞒过去,因为陈帆已经成年了,杀人的话可能会判死刑。
 
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如果……如果我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也许陈小姐就不会死,陈帆也不用凭白无辜的安上一个杀人放火的罪名。当时我还想着把所有罪名都算在我自己头上,但陈帆坚决不肯,我没有办法。(抽泣)他真的是无辜的,你们去问那个旅行家,她不会说假话,我们之前都不认识她,她会告诉你们真相,我们真的没有再说谎了,请相信我们吧。

旅行家的口供

我叫xxx,1989年出生,没有孩子,自从2016年结婚以后就没再工作了,开始世界各地到处旅游,最近一些月自己在中国各地看看。我旅游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一方面丈夫工作比较忙,另一方面我也很喜欢一个人周游世界的感觉。
 
这是我第二次来北京,第一次还是很小的时候父母带我来的。我旅行比较喜欢住青年旅社,那天晚上我来的比较晚,我来的时候吗?那时候客厅只有老板,他一个人,不记得在干什么了。我打了招呼,就回他指定给我的房间了。
 
晚上那些孩子要出来玩游戏,我那时已经洗漱完了,准备睡觉了,但在大家的邀请下,我还是跟大家一起参加了。一共有6个人,我和住在我对门的一个小女孩,还有陈帆和她女朋友,再就是老板和她女朋友。我不知道是不是青旅所有的人。
 
后来玩着玩着我就困了,在沙发了睡了一小会儿,我是被尖叫声吵醒了。陈小姐,就是老板的女朋友,她躺在桌子上,头破了,身上还着火了,其他地方也着了起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先帮陈小姐扑灭身上的火,但陈帆告诉我她已经死了。
 
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们把我拉出屋子逃火,因为哪都着起来了,再不跑就要被活活烧死了。在楼道里,我听明白了事情的发生经过,小B突然跪倒在了我面前,她的眼睛里含着泪水,希望我可以帮他忙隐瞒事实。于是我们说好,先假装不知道,如果查出陈小姐是被人杀的,再说出真相。

小A妈妈的口供

孩子是好孩子,成绩很好,闯过什么祸?从来没有过,最大的祸,我想想,真的没闯过什么祸,我想不出来。她是那种谁见了都夸的孩子,真是让她受苦了,遇到这种事。不过好在保住了命,谢天谢地。
 
她怎么可能认识老板,她绝不可能之前认识老板。抽烟?怎么会,她怎么会抽烟呢,我吗?我抽。
 
我因为在外地工作,所以小A就一直是一个人在北京上学,我在郊区给她租了一套房子。因为学校附近的房子条件不好,我本来就不在她身边,已经很对不起她了,就租了套很好的房子给她,虽然远了点,但是住的算舒服。但后来上了高二,学校补课紧张了,回家会很浪费学习的时间,她就住校了。节假日的时候我会订酒店给她,不过后来她说她想住青旅试试,所以我就试着订了一次给她。结果她很喜欢,她说那里有家的感觉,老板人也很好。所以每次都住在那里,住了也有七八次了吧,我刚开始真的很开心,谁知道就发生了这种事情,哎都怪我,如果我能陪在她的身边,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大哭)
 
那天晚上我们还打了视频通话,在她吃完晚饭后。不过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就没有再说给我听了。

小刘的日记

2020年5月18日 周六
 
天气已经渐渐燥热了起来,距离那起青旅杀人案件结案至今已有4个多月了。这4个多月以来,我一有空闲就会去会拜访小A。并不是出于工作,只是她在当事人中年龄最小,因为被火灾困住,身体多处重度烧伤,经过抢救奇迹般生还。
 
她的昏迷一直持续到了结案后的第三天。
 
她是个坚强的女孩,我有好几次去看望她时,她的眼角都有眼泪,但看到我来,还是对我微笑着。起初我还一度担心我的刑警身份会让她介意,但事实证明我多虑了,她并不讨厌我去探望她,并且每次都表示希望我能再来,但前提是我不提那起案件,我同意了。
 
我最后一次去探望她时她还在医院,临走前她送给我一本书表示对我一直以来的感谢,这让我感觉到不仅仅是我在治愈她,她也同样在治愈着我。
 
在上个月的月末,她终于从医院摆脱了出来,妈妈在事故发生后就搬回了北京,同她一起生活。前段时间我收到她的信息,信息里的她说自己已经能够从迫害中走出来了,并且回到学校上学了。看到她这么说,我算是终于放下了心。
 
但不得不说,我常去看小A,也不都是为了探望她的健康情况。我另外打了算盘,就是想从她这个孩子的口中套出那起案件的真相。
 
案件的审理在我看来进行地太过顺利,顺利得让人觉得可疑。何帆是在警方的逼供下最终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两名包庇人也各自给出了差不多的情节(虽然疑点众多),随后案子基本上就结了三分之二。
 
接下来的工作非常简单,如果当事人中没有人能证明青旅的老板是被人故意关在厕所的,那他的死亡就属于意外死亡。果然,没人能证明。也没有人表示小A与案件有关系,所以也不必再等小A醒来,直接让她的监护人代替她做口证即可。
 
最终,陈帆因过失杀人,但情节严重连带他人死亡、受伤等多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旅行家因包庇罪被判处一年以下缓刑,小B因未成年,承担一部分法律责任,但不予以法律制裁。虽然我一再提出每一个人的口供都有众多疑点,但因为不是案件处理的核心,所以几乎没有人理睬。
 
就这样,算是结案了。
 
可这周的一封来信,让我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有关那起案件,有关小A,有关所有人,也许我们都被骗了。
 
所以今天,我特意带上那封信以看望的名义去了趟小B家,提前没跟任何人打招呼,说来惭愧,我已经没有胆量再去小A家了。换句话来说,小B也许更好骗些。
 
因为是周六,小B应该在家,所以我没有提前打招呼。敲了很久门后,一直没有人应答。正准备折返时,门突然开了,开门的是小B,她探出头来,显得有些失措。我微笑着表示问好,她则是先转过头冲屋里喊道,“妈妈,是刘警官”,然后请我进了门。
 
房子很窄,充斥着一股很浓的外卖味儿,闻得人想吐。衣服在客厅乱七八糟地堆着,客厅和厨房的窗帘是敞开的,但屋子里还是显得有点暗。
 
她让我在沙发上坐下,开始给我倒茶,倒水时手颤抖地很厉害。我望向她,她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冲我尴尬地笑了笑。
 
“请稍等一下,刘警官。”声音从卧室传来,是小B的妈妈。
 
“好的”我回答。
 
几分钟后她从屋子里出来,拉了拉墨绿色的短裙裙角,显然是刚穿上衣服。
 
卧室里好像还有人。
 
“刘警官,不好意思……您好。”她探过身来跟我握手,身上的香水味一下子扑了上来。“您来之前应该告诉我们一声的,好在这丫头今天也没出门,平时周六日她很少待在家里,您也算赶对了时候,您过来有什么事吗?”说着她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小B也坐在了我的对面,始终低头看着手指,脸色铁青,和我第一次来拜访她时的神情一模一样。
 
嗯,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来探望小B,她还在医院的时候,我曾去过一次。虽然当时她没有表现出反感,情绪也没有过于激动,可当我刚刚关上病房的门时,立马听到了小B在病房吼叫的声音,那是故意让我听到的,随后她妈妈发消息给我,希望我以后不要再来。
 
只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太久,连小A都已经恢复了,小B没有还不恢复的道理,我才有胆量来拜访她。但现在看样子,她依旧很在意,我不禁有点自责。
 
“不好意思突然造访,没什么要紧事,只是组织让来慰问。”我说了谎,“孩子学习怎么样了?”
 
“嗯,你跟刘警官说吧,”她对小B说,又对我说,“您喝茶,刘警官,吃过午饭了吗?”
 
“我吃过了,谢谢。”为了方便起见,我又说了谎。
 
小B说,“嗯……还可以,刚开学不久,但学习就已经很紧张了,已经在备考了,我会加油的。”她说这话时面无表情的,双手紧紧交叉在一起,勒得指尖有点红。
 
“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可以跟我讲讲吗?”
 
“学校里每天都是些枯燥乏味的事情,刘警官也许也不爱听,不过枯燥的生活总有可爱的一面,也有可爱的人。”
 
“可爱的人?”
 
“嗯,朋友们都很在意我的想法,没人再提起过那件事,如果不是刘警官来拜访,我很可能都忘记了那件事。”
 
我端起茶杯嘬了一口,很苦,恐怕是那孩子茶叶放太多了。
 
“忘了?”我抬头看了一眼小B的眼睛,又看了看她的妈妈,她正认真地听着我们的谈话。
 
“嗯……是的,我快忘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显得很不自然。
 
“可以让我跟孩子单独聊聊吗?”我不想再跟她们拐弯抹角了,对小B妈妈说。
 
“嗯,是的。”她勉强地答应了,起身回到了刚才出来的的那间卧室。
 
我放下茶杯,从办公包中翻找出了我早就准备好的信,把它放在茶几上,推到了孩子的面前。
 
信是我在4月14日收到的,也就是这周二。
 
那时我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偶尔起兴去翻看自己的邮箱,里面还真的有一封信,要知道已经很久没有人写信给我了。我装作一副很意外的样子,其实我并不感到意外,仿佛是一件该发生却迟到很久的事情,总会有人忍不住想把事实吐出,而我能做的只有等待。
 
信封除了收件人和地址什么也没有写,里面也只有一张小纸条,纸条上用打印字体写着几个字——小A是杀人凶手。
 
说实话看到纸条我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发件人没有署名,证明对方并不想暴露身份。但查出是谁寄出的,对案件发展有至关重要的作用。目前没有任何线索,但可以确信的是,一定是目击者之一,因为这并不像是恶作剧。
 
于是我拜访了小A在学校的一些老师和同学,当然这都是在小A不知道的情况下。在和老师的聊天中,他们都表示小A是很好的孩子,品学兼优,很听老师的话。但当我查到了孩子们在高一的生涯纪录时,竟然整个年级只有她没有,这也就意味着,她没有做生涯规划。我又从班主任的手里找到了班级日志,本想从班级日志中看出些小A想法的苗头,却发现她连一篇班级日志也没写过,别的孩子,至少有5-6篇。
 
总之,我不觉得这一切都巧合。既然从老师们的口中得不到一点有用的信息,我开始从学校里小A班上的孩子下手。一个跟小A关系还不错的平头女孩说,她曾看到小A递给心理老师一封信,至于信的内容是什么,她也不知道。她说完再三叮嘱我,一定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小A的妈妈。
 
我只好去找了那位心理老师,说明来意后,她便开始到处翻找那封信,信封被拆开过,署名是小A没错。信中的小A一反常态,言语攻击性很强,笔迹非常潦草,几乎看不清写的是什么字。我看到她说自己的妈妈既可爱又可怕,说自己每天都活在危险中。
 
这让我突然想起小A曾经在聊天中经常说一句话,她说只要犯了一点点小错她就会被妈妈杀死,所以她不能犯错。她嘻嘻哈哈的,总是给人一种小孩子开玩笑地错觉。我问老师收到信后小A被怎么处理了,她言语含糊,说小A在平时就很疯癫,所以没必要把她的话当回事。这可跟其他老师的说法完全不同。
 
在这之前,我曾提出两次要翻案,没有得到上级的认可。罪犯已经对罪行全盘托出,没有人愿意再翻案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在看来,凶手很可能是心理有问题的少女小A。但令人困扰的是,如果凶手真的是小A,为什么所有当事人都要替她脱罪,甚至有人甘愿顶罪。就算是陈帆与小A的关系不一般,也没办法解释小B与旅行家的口供。
 
我收到这张纸条后,第一时间写了报告,却被没收了纸条。所以现在放在小B眼前的,是我仿造的复制品,与原版有些不相似。
 
坐在对面的小B的脸一瞬间就涨红了,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眼睛像充了血,表情无法捉摸。
 
“这是胡说!”她突然站起身来,我拉了拉她让她坐下。
 
我凑近她,“孩子,听我说,你不该对我们说谎的,小A忍受不了犯罪却没有受到惩罚的滋味,她昨天来找过我们,她说出了一切,包括你间接地杀了青旅老板。”
 
“什么?我杀了她,跟我没有关系。这跟我……”她又猛地站了起来。
 
“所以你不是她的同伙,那么至少有人是她的同伙吧?她是不可能一个人……”我打断她。
 
“我不是!也没有人是!都是她一个人!”她突然捂住了嘴巴。
 
很好,我做到了。
 
后来我磨了她很久,她还是不愿意说出真相。她一直强调,如果说出事实,她就会死。可当我一再说明如果继续替小A隐瞒,她将受到什么样的罪时,当然这些罪名有很大的欺骗成分,大多都是我的一派胡言,她渐渐就招认了一切。


小B的口供

那天晚上晚些时候,可能已经过了12点,屋子里的灯全都亮着,大家都还没有睡,我那时和陈帆躺在床上玩手机,百无聊赖的。老板突然敲门问,要不要一起出来跟大家做游戏,我就一口答应了。我们确实是一起玩了游戏。
 
他把屋里的人都叫了出来,所有人就都在桌子上围成了一圈,因为彼此都不认识,所以我们先从真心话大冒险玩起,问一些基础的问题,像是叫什么名字,谈过几个男(女)朋友之类的。
 
后来不知道是谁问了那个来独自旅行的女人一句,你见过鬼吗,她就滔滔不绝地讲开了。于是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就变成了故事会,在我们这群人里,她的年龄最大,见过的鬼也最多,其实我有些害怕,已经凌晨了,但为了不扫兴,还是没有退出。
 
轮到我讲的时候,我当然是没见过鬼,只好瞎编了一个我和同学玩笔仙灵验了的故事。故事里我英勇地和笔仙做抗争,但最后遇到了很多诡异的事情。但我讲完以后就开始后悔,因为有人喊道——不如我们玩笔仙吧,不论我怎么疯狂地劝阻,告诉他们这个游戏不能瞎玩,他们就是不听。虽然故事是我瞎编的,但类似的有关笔仙的诡异事情我曾无数次的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过,总之,这是个很容易灵验的游戏。他们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不过说这些已经晚了。
 
我不愿意冒这个险,就提出要退出,我不敢再玩下去了。这时小A就说话了,她说我都已经玩过了,不是也没什么事。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多少是有点违心的,要不然,后来她也不会……哎,我先按过程的顺序说吧。 
 
她说完这话后大家就把灯全部熄灭了,只留了一只手电筒在角落发出微弱的光,那光还不如不打,为什么要打一个手电筒,那样更可怕好不好。我这时退出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只好先告诉他们要作口头保证,就是要对即将请出的笔仙有敬畏之心。可老板说他不信会真的能请出,所以忽视了我的话,哼,他这叫……自作自受。
 
我们直接按照游戏规则,拿出一张A4白纸,一根铅笔,我们六个人一起握着那根笔,笔尖竖直对着白纸,然后一起默念,“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你是我的今生。”
 
我们几乎还没有说完话,有一个人就抽出了手,那个人就是小A,她的脸色害怕极了,挤出几个字,“笔仙就在厕所。”没人敢再说话了,都把手收了回来。她的肩膀颤抖着,眼睛睁得老大,汗珠一颗颗地流下来,她又望向每一个人,说,“他就在厕所。”
 
先跳起来的就是老板,他的年纪在我们几个里面也算是大的,恐怕是想装大哥哥。他斥责小A故弄玄虚,但他的语气明显也有些害怕,他故意升高音量说他才不信会真的有什么笔仙,然后他起身像厕所走去。厕所的门随即被他推开了,他走了进去,门嘭的一声就被关上了。
 
出风头的往往死的最快。
 
果然,厕所里传出那个老板的惨叫声,大概所有人都不再怀疑小A的话了吧,因为都是互不相识的人,所以没有一起制造恶作剧的可能。没过一会儿,他就不再叫了,剩下的就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已经被吓坏了,恨不得找个角落把自己的头蒙起来,可竟然还有人愚蠢地跳出来,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如果不再激怒笔仙,也许就没有人会死了。站起来的是老板的女友,她看到自己的男人惨死,就发了疯似的指着小A的鼻子大叫起来,“你搞什么鬼!”可她话还没说完,小A低垂的头就突然抬了起来,她眼神无光,平淡地把食指放在了嘴唇上,“嘘,别说话,笔仙来了。”她的食指从嘴唇上取下,沿着桌子扫了一圈,最终落在了我男朋友身上,“你,杀了她,否则……”她的手指又在桌子上绕了一圈,最后划向了自己的脖子,所有人都明白了她的意思,您能听明白吗,如果陈帆不动手,我们都得死,为什么是他,我的天呐,这太可怕了,为什么偏偏让陈帆动手,可我当时怕得要死,我觉得我们的死期都要到了。
 
但我还是清醒的,陈帆望了望我,我读懂了他的眼神,那一刻我多么想让那个人是我,那个被小A指的人能是我。如果能换成是我来杀那个女人来让大家活命……(大哭)为什么要这样,我们为什么要玩那么危险的游戏。
 
一切都已经晚了,太晚了,陈帆把那个女人一把撕到在桌子上,她的头就在我的脸的位置,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人死前的痛苦模样。她的脖子被紧紧摁住,嘴里的舌头胡乱地动着。陈帆手中的花盆落在她的头上,她的太阳穴就出现了一个坑,我捂住了脸,又听到了几声血飞溅的声音。
 
她死了,一点声音也没有地死了。
 
她的尸体被摆在那张桌子上,没人敢碰,这时小A晕了过去,一下子倒在了桌子上,再去摸她的呼吸,她也死了,她当时确实已经死了。我和旅行家都哭了起来,陈帆脸上也显出无尽的惊愕。他掏出打火机,扔在了尸体上,我们连滚带爬地绕过厕所跑出了屋子。
 
我们往下走了几层,旅行家突然把我们叫住,她说虽然屋子里已经没有活人了,但我们还是应该打119救火。不然火会烧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在打119之前,我们必须想好怎么向警察交代。
 
这时我们看到小A正从楼上俯视我们,对,那个死人她又站起来了。这回她面无表情,眼睛半睁着,我们都在等她说话。她的嘴唇动了动,说,“你们不要告诉别人我来过的事情。”她完她就转身回去了,身体僵僵的,她那个样子没人看不出来她是被笔仙附身了。
 
看到她走,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当时我们三个人一致同意,只要不说出笔仙的事情,向警察说什么都好。陈帆杀人的证据已经被烧掉了,于是就说好先不承认是他杀了人,等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再招供。
 
好了,我肯定马上就会死了,你为什么要逼我们,为什么不能就这样饶了我们。就是你们警察,你们一口一个会保护我们,但你们真的能保护我们吗,你们根本不能,为什么非要这样……为什么我要遇上这样的事…….
 

 
我从小B家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时间紧迫,我立刻联系了两位同伴,一同陪我去小A家。虽然已经拿到了小B的口供,但事情远没有那么好办。
 
很显然,小B的口供进一步说明信不是小B寄的,小A应该也不会向警方承认自己是凶手,死者的亡灵是没有寄信的能力的。以上排除可能的话,寄信人最有可能是旅行家,那么小B的口供就变得不可信了。因为根据她的描述,旅行家应该也相信了笔仙的存在,如果她寄信,信的内容也应该是——笔仙是凶手。
 
所以如果小A什么都不肯说,或者说她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如果真如小B所说,他们的对手是有可以随意杀人的鬼神,那小A很有可能已经忘记了这一切。那我们只好去找旅行家,如果她为了保命,也不愿意招供事实,光凭小B空飘飘的口供,根本立不了案。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害怕了,并不是害怕小B口中的鬼,而是害怕那封信,害怕小A。最后我只能安慰自己:她只是个还没成年的孩子。
 
可她真的是个孩子吗?我又开始怀疑,是不是小B的话还是谎话,又编造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给我们,因为如果真如她所说,说出真相的人就会死,那么旅行家首先不会说,陈帆已经在牢狱里了,但还有可能减刑出来,这总比死好。他们都不会说,没人能证明小B说的是真的,只有小A的阵营和别人不相同,所以,只有小A,只有她。
 
我又担心起自己的生命安全来,这也是我为什么叫来了两个同事的原因,即将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个孩子,要么什么都说不出来,要么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不管怎么样,她的刀尖时刻可能指向我这个逼迫他们走向死亡的人,想到这里,换谁都会觉得不寒而栗吧。
 
 
一天之内连续拜访两个家庭你就会觉察出他们明显的不同来,小A家里亮堂堂的,客厅的主墙壁上挂着一个大相框,相框分为左右两列,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人名,相框的边缘是红色的丝绸,宗教气息非常浓重。我曾听小A的妈妈说,他们家是信仰宗教的,至于信的是什么教,我还看不出来。
 
小A第一眼看到我,就像见到自己的老朋友一样紧紧地抱住了我,我被她勒地有点反胃。
 
“你妈妈呢?”我问她。
 
“她今天加班,快进来吧。”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点失落,但这也许是好事,没有妈妈监督,小A招认的可能性会增大,我拉开门,她看到了门外的同事,表情凝固了一些,马上又笑了起来。
 
我们坐下后,她有些抱歉地说找不到妈妈的茶叶,于是倒了两杯开水过来。说了声谢谢后,我们就开始同样地聊了一些琐粹,她手舞足蹈地描述着这些天的稀罕事。我一件也没有听进去,点头示意着,我能听到的是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
 
当我拿出信封和小B的口供放在桌子上时,她盯了一会儿,抓起信封前后翻看,“这是什么呀?”
 
“拆开看看。”我说。
 
她连头都没抬,就拆开了信。纸条现在在她的手里,她又前后翻了翻,露出怀疑的目光,说了让我也没想到要怎么回答的话。
 
“这是什么东西,我的那份呢?”
 
信是她寄的。
 
“你被逮捕了,小A。”这是假话,我们甚至连手铐都没有带。
 
我说完这句话后,她还是没有抬头,一只手捂住了额头,脸上的表情也丝毫没有起伏。然后那只捂住额头上的手向下划去,另一只手也伸出来捂住了整张脸。手的下面,肌肉胡乱地跳动着,此刻我看清了她的表情,那是憋笑。
 
她的身体逐渐蜷缩了起来,指尖传出了嗤笑的声音,最后她干脆放开了声音的大笑,躺着地上捂着肚子打滚。可没过一会儿她就不笑了,又坐回了椅子上,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那个蠢货。扔了这个吧,”她指了指小B的口供,“我不想听,你们要听吗?我可以讲给你们,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瞥了我俩一眼,然后自顾自地开始讲。
 
“其实我并不知道那几个蠢货是怎么自己胡诌顶罪的,他们只能这样做,因为他们怕的要死。那个游戏,多愚啊,我一回想起那天他们那个滑稽的样子,我就想笑,那副快尿出来的样子。才没有什么笔仙,只不过是我和那个老板的骗局罢了。”
 
“那个男人,他就该去死,我只在他那住过几回,你们猜他跟我说什么,哈哈哈哈,他说他喜欢我,他说他爱我,哈哈哈,我要被笑死了。他开始疯狂地追我,说一些听得人想吐的话。起初我不想搭理他,后来我想,要不就跟他玩玩,我让他喜欢个够。于是我提出来让他把他女人从青旅赶出去后,他竟然就同意了,他的那副就该去死的嘴脸,那种男人他就不该活着,那可是一直陪伴他很多年的女人啊。他说他没有什么理由赶她走,老天爷啊,这正是我想听到的答案啊。”
 
“我出了游戏这一招给他,我来装作笔仙的带话人,用他的假死让他们相信了笔仙真的在,然后用笔仙的嘴赶走那个女人,你们知道他说了什么吗?哈哈哈哈哈哈,他什么也没说,像个傻子一样拍手叫好,活脱脱是个傻子。”
 
“我让他答应我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再从厕所出来,我知道厕所的钥匙在哪,而且也试过了,只有从外面锁上,里面就打不开。我一想到他在里面那个痛苦的样子,我就觉得心里畅快,他死的时候最好慢些,好让他饱受这人间的苦,再去地狱被火烧。”
 
“等他进了厕所,我再用我精湛的演技使唤桌子上的随便一个去放火,烧了那个狗娘养的开的旅店,他就会活活憋死在厕所里。我们起初就是玩简单的游戏,但我觉得还不过瘾,就让旅行家讲鬼故事,接着挨个讲。轮到小B时,她讲的竟然就是笔仙的鬼故事,这叫天要帮我。只要我在那时提出要玩笔仙,没人会多想。一切就是那么顺利,我成功地让那几个傻子相信了我能看到笔仙,可他的那个女人啊,她真他妈的是个搅屎棍,活菩萨,那个男人那么混蛋地对她,她却在他进了厕所然后假死以后指着我的鼻子说,‘你搞什么鬼啊’,我好生气好生气,好吧,竟然她这么赶着去死,那就去吧。”
 
“但那个女人,那个老板的女人,她是自己找死,而那个主管,更是个蠢货。我让他杀了她,他吓得想都没想,拿起桌子上的花盆就砸了下去,我的天呐,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然后说实话我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了,于是就干脆装晕先想想再怎么吓唬这帮胆小鬼。可我听到他们竟然逃跑了,我起来时,发现竟然已经着火了,人可太有意思了。”
 
“我去把厕所的门锁上,然后下楼告诉那帮正在商量对策的蠢货别把笔仙的事说出去,我的任务啊,就算完成了。”
 
“后来我本打算就让大火也把我烧死算了,世上尽是些无聊的事,无聊的人,我跟他们一起玩真是玩腻了,我躺在沙发上,等着死去。可谁知道……谁知道你们这些好心人又把我救了出来,你看我现在好看吗?这张烧毁的脸,我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我的生命你们干嘛要插手,管好自己的事情不好吗?我活着还不如去地狱。”
 
“不过我总算等来了这一天,我挺愿意跟你讲的刘警官。那么,再见。”
 
她说完就飞奔上了楼,速度惊人的快。我和两个同事愣了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也追了上去。找到她时,她手握着一把30cm长的匕首,刀刃横向从口腔深入喉咙,一股股血流过握着金色刀柄的手指,喷洒在粉红色的墙壁上,向地上流。
 
我们在小A的床下找出她零星的日记,详细记录了她杀人的经过和心理,以及事情发生前后几年间母亲的家暴。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