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73章

沉鱼-第73章【别怕,陪你在这里睡大觉】

作者:月落
2020-08-01 21:03
浏览次数:8467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在孩子落下前,孟鱼的手捉住他细小的胳膊,把他抱进怀里。
“快走。”已经被红虫包围的李璧对她摆手。
开什么玩笑。
她是不会抛下伙伴,独自逃生的。


孟氏刀法里有一招,孟鱼从未用过。
不是不好用,而是那种刀锋过后寸草不生的杀伤力,似乎没有用的必要。
太快,太强,她还没说完那句:“你是现在死,还是说完遗言……”对方就脑袋一歪,咯的一声没命了。
好在她如今也不指望遍地的红虫子说些什么。
孟鱼后退一步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持刀,凝聚全身的力量步步向前。有无色的锋芒在那把大刀上凝结,似乎很久,又似乎只是须臾一瞬,她手中大刀斩落。
斩在空中,并未落在任何东西上。
然而在李璧眼中,原本向他扑来的红色虫子如同被狂风吹飞的尘埃,猛然向两边飞去。它们的身体在空中解体、碎裂,直到变成灰烬落下。
好强的刀法。
她只是用一只手,便施展出这么厉害的刀法。那如果是两只手呢。
不知为何,在这恐怖的生死场上,李璧想起的竟然是以后若跟孟鱼生活在一起,自己挨揍的场景。
他心中微凛上前,脱下大氅挥开身前残余的红虫。

村民已经尽数逃进隧道,李璧断后,护着孟鱼向前。
离开时,孟鱼最后向洞窟中看了一眼。红虫似乎不能离开水太久,此时不再追逐村民,已经缓缓退回去。
不过那些有尸体啃食的虫子似乎不太着急,它们一直等饮饱了血肉,才会回去。
是谁放下这么多的财宝,又做出这样的虫子呢。
不,它们可不是寻常的虫子。
若孟鱼猜得不错,这该是蛊虫。
在禁蛊的大弘,竟然有这么多可怕的蛊虫。
这虫子是谁养在这里的呢?
她带着满心的疑问穿过隧道,身后的李璧走得很慢,时不时探手牵住她的衣袖。孟鱼心中温暖,恍惚间觉得他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那些计较和因为占星产生的隔阂,悄然无声淡去。
这样也好,他们可以做朋友。
像她和郑嵘那样,做彼此守护的朋友。

穿过隧道,又回到长满钟乳石的洞穴。惊魂未定的村民面临两个选择,是留在这里还是逃出山洞跟梁国人正面相抗。
“我们会带大家离开,”李璧开口道:“离这里最近的府军正在来的路上。”
郑嵘已经去找岳曾祺借兵,最快两天便可以到达。萧潜藏在这里的兵马数百,在大弘军将面前不堪一击。
有半数村民冷静下来,但更多的却面露痛苦。
“那虫子钻我肉里去了。”一个面色黑红的男人道:“不会死了吧?”
孟鱼紧锁眉头不语。
按以往的经验,蛊虫进入人体后会如何,要看虫子的毒性。有被咬后顷刻死亡的,也有作为养蛊的容器,直到被蛊虫吃干血肉才死的。
洞中的蛊虫如何,孟鱼并不知道。
“不知道你会不会死,”想了想,她肃重道:“但现在你们需要分成两边,被咬过的,和没有被咬的,中间相距两丈。”
没人敢提出异议,但村民正缓慢地挪动着,忽然人群中有人惊叫一声,便见一个佝偻的老人跌倒在地。
“快分开!”李璧抢先把他周围的人推开。地上的老人痉挛着缩紧身子,顷刻便没了呼吸。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一股酸臭味瞬间弥漫开来。

人群静默一瞬,忽然爆发了混乱的哭声。
“会死的,会死的!”
“被咬就会死,孩子娘,我不想死!”
“娃——我苦命的娃——”
被咬的哭自己,没有被咬的哭亲人,原本要分开两边的村民只顾着哭,再不管旁的事。
在歇斯底里的哭声中,李璧转过头看向孟鱼。
“鱼儿,”他声音不大,带着些小心和警惕:“上次你给我的解药是——”
孟鱼咬了咬嘴唇。
那解药是萧潜的血。
冤有头债有主,他把村民赶进来中蛊,如今就放干净了血救人吧。
“我去要!”孟鱼把孩子递给李璧便往外走,李璧捉住了她的胳膊。
他不是要阻止她去,她是要把她拉得离那具尸体远一些。
察觉到李璧的意图,孟鱼向老人的尸体看去。
他脸上的皮肤已经干瘪下陷,厚重的棉服下,什么东西在迅速蠕动。
“快跑!”
孟鱼觉得脚踝一痛,她没有理睬那疼痛,对着村民大喊。

就在她话音刚落的一瞬间,黑色的虫子从棉服中钻出。这一次它们不光变了颜色,还长出了翅膀。
村民再不管别的,向着洞口轰然逃窜。
在他们奔跑逃离的过程中,陆续有先前被蛊虫咬伤的人倒地不起。跟他们亲近的人哭喊着去抓他们的手,想把他们拖拽着离开洞窟。
可留下的人还没做什么,便也被带着翅膀的蛊虫咬伤。
孟鱼和李璧一边护着村民逃离,一边挥动大刀和衣服打落蛊虫。这些虫子飞得非常快,且向洞口飞去。
洞外虽然有梁国人,但更多的,是无辜的大弘百姓。
就算是梁国人被蛊虫咬死,接下来蛊虫孵化产卵,死的更多的,会是大弘百姓。
孟鱼和李璧对视一眼。
她眼中有深深的绝望和难过,李璧的眼中却是果决和刚毅。
“不是你的错。”他开口道:“这件事由我来做。”
他把怀里哭叫的孩子递给孟鱼,顺手抄起一根断掉的钟乳石,挡在村民面前。
“不要动!”他厉声道:“本王乃秦王李璧,奉旨办差,惊慌奔逃者诛灭九族。”
人群静了一瞬,空中的蛊虫竟然也停顿下来,似乎找不到方向。
孟鱼眼睛一亮,低声道:“都别动,这些虫子只能追赶活动的东西。”
这便好了。
在这一线生机里,李璧沉声道:“等半个时辰,没有发病的才可以离开洞窟。”

虽看不到洞中光景,但那些哭喊和悲鸣,萧潜听得一清二楚。
偶尔,会有人惊叫着喊:“虫子!虫子!”
他神情紧张又焦躁,猛然扭头问身后的随从:“虫子?”
那随从低头道:“是,卑职也听到了。”
能把人吓得这般恐惧的虫子,是蛊虫吗?
如果是蛊虫,他是不需要害怕的。
或许会把李璧咬死,那么他只需要救下小猛。
萧潜心中莫名一喜,看来这旗山来对了。
大弘若蛊虫泛滥,那么不管多厚的城池,都会不攻自破。
既然有了蛊虫,里面的人为什么还不出来逃命呢?他们逃命,就可以把蛊虫带出来。
必然是李璧阻止他们出来。
真是残忍,竟眼睁睁看着同族死掉。
萧潜嘴角浮现笑意,忽然转身对部下道:“挑上五十人,进洞。”
死几个人不算什么,他觉得李璧做得对。
但他更想帮李璧一把,让更多的人死。更多的人可以带来更多的蛊虫。
蛊虫,将弥漫大弘上下。

一,二,三……
孟鱼在心中默默数着倒地不醒的人,也默默计算着空中飞舞悬停着的蛊虫数量。
死了十五人,余下的,可以小心护着离开。
可就在此时,原本已经找不到目标的蛊虫又骚动一瞬,向着石门飞去。
不能让它们飞出石门!
孟鱼和李璧不管不顾向外跑去。
在湿热的隧道中,李璧紧紧牵着她的手。她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在飞速跑动中,在五内俱焚的恐惧中,看到李璧坚毅果断的神情。
她知道他要做什么。
在接近山门的地方,他们看到涌进山门后躲避着蛊虫惊叫的梁国人。
绕过这些人,李璧找到孟鱼破坏的机关。
山门是被锁链吊起来的,孟鱼把齿轮砍断,卡壳的齿轮无法放下石门。如今李璧干脆抽出齿轮,用手抓握起锁链。
只要他用力,便可以把石门放下。
“你出来!”他向孟鱼伸出手。
“你要做什么?”赶过来的萧潜左手持刀向李璧砍去。


孟鱼紧紧抱着那个孩子。
这是个女孩,一岁多的样子,脸上抹着鼻涕眼泪。她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只是会在众人哭叫时跟着哭,四周安静时沉沉睡去。
她先把这个小女孩推出去,她自己却背对蛊虫没有动。
小女孩被李璧抱过,此时跪地爬到李璧脚下,抱住了他的腿。
因为这孩子的缘故,萧潜收刀砍在锁链上。
“李司沉,”孟鱼重新握住大刀:“把石门放下吧。”
“不要放!”萧潜去抢夺锁链:“本宫要让这些东西出来!”
孟鱼甩出一把匕首,惊得萧潜连忙躲藏。
“我们救不了山洞里的人,可以救下大弘百姓。”
“是,”李璧再次向孟鱼伸出手:“鱼儿,你快出来。”
身后是“嗡嗡嗡”的声音,那是蛊虫循光向外飞来。
孟鱼眼睛明亮神情含笑:“抱歉,我出不去了。”
就在不久前她已经查看过自己的小腿,那上面有一个拇指大的伤口。
有蛊虫,钻进了她的身体。
她手中大刀落下斩在石门内里的锁链上。
毕竟是兵将世家,她很清楚这些机括怎么使用。破坏外面的只是给萧潜看,其实在里面也可以落下石门。
外面是用锁链绞动,内里是断链落门。

轰隆隆石门落下,隧道里顿时漆黑一片。
尘土扬起,呛人口鼻的剧烈咳嗽后,孟鱼靠着石门坐下。
空气中有细微的声音响起,她的衣角忽然被人牵动。
“傻瓜,”一个温和柔软的声音道:“本王怎么会丢下你。”
孟鱼惊讶地要站起来,李璧按着她的肩膀环抱住她。
有湿热的泪水滴落在她脸上。
“这座山何其有幸,”他竟然是笑着的:“要做你和我的陵墓了。”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