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74章

沉鱼-第74章【解下腰带是为何】

作者:月落
2020-08-02 21:03
浏览次数:5390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空气中有细微的声音响起,她的衣角忽然被人牵动。
“傻瓜,”一个温和柔软的声音道:“本王怎么会丢下你。”
孟鱼惊讶地要站起来,李璧按着她的肩膀环抱住她。
有湿热的泪水滴落在她脸上。
“这座山何其有幸,”他竟然是笑着的:“要做你和我的陵墓了。”



 
石门关上,洞窟中顿时一片漆黑。
先前进洞的那些大弘百姓已经被吓得魔怔,虽然惊慌但知道了蛊虫追逐活物的癖性,没有人敢动。
但萧潜带来的梁国人就不是了。
他们先是击打飞虫,再后来抱头乱窜,甚至跑进了内室那个蛊虫湖里。等一切静下来时,孟鱼知道,他们多半已经死了。
洞窟内充斥着飞虫扇动翅膀的声音。
“怕不怕?”他的声音是从没有过的温和。
虽然拥着她的肩膀,但孟鱼的身子侧靠着石门,等同被李璧护住。如果有蛊虫朝他们飞来,会先撞在李璧身上。
这种时候,倒不怕自己做出弑君夺位的事了吗?
孟鱼心中觉得好笑,开口道:“不怕,只是好想吃顿好的。”

想吃卤牛肉,非常酥烂的那一种,配一壶秋露白;想吃黄河鲤鱼,做成酸甜口味,裹着面团炸过的,可以揭开一层酥焦的鱼皮;想吃热豆腐,庆丰斋的,红油麻辣入口香嫩……
李璧一个个听着,听到最后说:“其实,蘑菇烩墨鱼黑芝麻……”
“我不饿了。”孟鱼道。
两人便都笑起来,似乎这里不是阎罗降临的生死场,而是清风吹拂的郊外河堤,青年男女在并肩赏景。
笑着笑着,孟鱼的脑袋轻轻靠在李璧的肩头。他身子一僵不敢动,似乎靠着他的是一碰即碎的珍贵之物。
“本王……”笑了一会儿后,李璧有些羞愧道:“不懂煮饭。”
“没关系,”孟鱼抿嘴。夜色中虽然看不到她的面容,但她的声音很轻松:“本郡主也不会,咱们把郑嵘抓起来让他做一个好厨子。”
这家伙,光捅篓子可不行。
李璧默然笑了。
若不是发生这么些事,若不是后来又遇到她,或许郑嵘是她的良人吧。她是锁不住的飞燕,是关不住的清风。

还有……
“本郡主会杀人,”孟鱼想了想道:“那时候在苗寨,那些蛊虫似乎非常怕火。殿下你脑子好,想想办法。”
“不要管蛊虫了,”李璧摇头:“如今你中了蛊,本王只希望岳曾祺可以快点赶到,从萧潜那里拿到解药,救你的性命。”
“不。”孟鱼摇头。
李璧不知道所谓的解药是萧潜的血。
她宁肯死,也不想喝他一口血。



 

轰隆隆有雷声响起,这山洞中不知何处跟外面相连,此时有微弱的光芒闪过。
该是闪电吧。
他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孟鱼的头发。发丝顺滑潮湿,在他指间滑过。
有这瞬间的温柔和亲密,无论再做何事,都已经值了。
“鱼儿,”李璧轻声道:“刚才在外面,本王看了一眼星空。”
虽有雷声并无浓云,星光朗照月色迷人。
他一眼就看到了孟鱼的本命星。
她的星星仍然那么骄蛮,以横扫千军的气势昂然前行。
意外地,李璧也看到了自己的。
他的本命星总是在周天的最高处,跟其他星宿远远隔开。那是因为他是观星者,天命障目,让他看不到星轨。
如今父皇的那颗星星无恙,倒是他自己的,以一种陨落的速度,向西边天际坠落。
那是因为他泄露了天机吗?
泄露了天机,所以一切都跟之前看到的星轨不一样了。
所以这追逐着到达山洞的雷声,也是因为他。
李璧闭眼冥思。

 

“你是太子,是将来要做皇帝的人,确定要学这观星之术吗?”
他已经行了弟子大礼,师父却只肯传授皮毛。被他逼得急了,在星空下这么问他。
他年幼无冠,垂在肩上的头发被风吹乱,可眼神是坚定的。
“太子殿下可知道,一旦观星,你也会被天命所觉。殿下只能做一个旁观者,无情冷血,不立不动,除了改变自己的行动,你什么也做不了。一旦殿下说破天机,便会使星轨改变,甚至遭受天谴。”
师父绣着云纹的衣袍在风中翻飞,立于司天台上,质疑地看着他。
一颗流星划过天际。
李璧拦袍跪下。
他要知道。
他的父皇为大弘朝殚精竭虑,常常直到深夜还不眠不休。他做不了什么,但只要知道天命,他便可以做父皇的助力,帮他解忧排难。
无情冷血,他觉得自己可以做到。



 
如果,没有遇到她,自己可以做到吧。
他多半时间在国子学读书,其余的时间在司天台观星。皇族的宴会一概不参与,臣民亲眷的亲近一概拒绝。
因为说不定未来的某个时候,他会因为勘破谁的星轨把那人下狱革职,会因为知道了什么天机把谁斥责问斩。
冷血无情,他这么要求着自己。
所以虽然他们的父母亲好,也早早给他们订好亲事,可他竟只见过她一面。
不,确切地说是两面。
那时也就七八岁吧。
第一面时,父皇带他在上元灯节微服出巡,他想走最难的那个迷宫,走通了,可以得到父皇的赞赏。可有另外两个顽皮的孩子也在走,撞在他身上,干脆把他打了一顿。
她打扮得可以掉落遍地珠宝,似乎要把所有值钱东西捆自己身上。另一个凶巴巴的比他高出半头挂着宝剑,揍起人来玩命似的。
他心里恼极了,原以为这不过是两个野孩子,结果第二日,她被人抱在怀里走近他道:“看,这就是殿下未来的太子妃了。”
一串鹌鹑蛋大的东珠挂在她脖颈上,映照得她满脸的得意。
又羞又恼之下,他再也不肯见她。
再后来,结亲的婚书被呈到他面前,他观了她的本命星。
再后来便是宁肯舍弃太子之位的拒婚。
他以为自己可以无情冷血的,以为自己可以做到。
可当年的女孩子依旧满身珠宝却不恶俗,依旧凶巴巴却攥住了他的心。
其实天命对他的惩罚,早在他拒婚强行扭转星轨时,便开始了吧。
他多想可以多些时间,把自己做错的那些补回来,让天下人对她的误会消除,让这九州四海,都知道他秦王殿下李璧,爱孟氏之女孟鱼。
爱得终生只要她一个。

肩上的小脑袋沉甸甸的,她离自己那么近,被他拥着时没有反抗,那是对他的信任。
李璧轻轻扶正了孟鱼的脖子,一双手向下,扯开自己的腰带。
和孟鱼的珠光宝翠闪闪发光不同,他不喜欢金玉之物,腰带上没有名贵的扣环,平日里只挂着一块木牌。
木牌是父皇送给他的,如今已经交给郑嵘去请岳曾祺。
外面的萧潜发了狂,他的人已经爬上洞窟的顶部,费劲掘开山石。有细碎的石头渣滓落在不远处,渐渐可见外面的月光。
原本在空中飞舞的蛊虫此时或者趴伏在尸体上,或者停在岩璧上伺机而待。幸存的村民不敢有所动作,埋头蜷缩身体,只希望那些蛊虫无法发觉自己。
没时间了。
若再等等,蛊虫会从破开的洞口逃逸。
他在心中掐算着星轨坠落的时辰,把那时间精确一点,再一点。
时间又刚刚好。
终于,李璧用手握住了孟鱼的胳膊。
“轰隆隆!”巨大的雷声响起。


“鱼儿,”他轻声道:“原本是我的不对。”
“嗯?”孟鱼勉力压制着体内的不适,有些迷糊。
“鱼儿,”李璧轻轻放开她的胳膊,脱去大氅拿在手中,缓声道:“不要去管什么本命星,也别在意你的星轨如何,即便大弘朝以后在你手里,本王也是开心的。”
“哈?”她笑起来:“那我就把宝库里的东西全铺床上。”
她是玩笑话,他却很认真:“好,或许会有些硌,但只要你喜欢,可以铺上天丝被褥。”
只要她喜欢,又有什么打紧。
她是善良的人,不会伤害他的族人。
其实若她嫁给了他,他们本就是一族。
想到这里李璧轻轻笑了,他起身道:“这些蛊虫不光追赶活物,还喜欢血。”
头顶的洞口已经扩大,清凉的月光下,孟鱼看到李璧拿起匕首,划破了手掌。
“李司沉!”她的神识瞬间清醒大半:“你要做什么?”
“本王的本命星要落下了,”他面带微笑面容清俊,看着孟鱼深情一笑:“那么,就让本王做些什么吧。”
说完这句话,他再不停留,向洞窟深处跑去。
“轰——”成群的蛊虫像苍蝇追逐腥香,扑向他黑色的背影。


“混蛋混蛋混蛋!”孟鱼大叫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一根布带子牢牢捆在石头上。
那是李璧的腰带。
想要用刀割开,却发现她的刀被李璧放得远远的。
情急之下孟鱼低头去咬那带子。
天家的丝绸做得紧密结实,她咬得满嘴是血,才撕开口子扯烂。
来不及解下剩余的布带,孟鱼腕子上系着李璧的半根腰带,向洞窟深处追去。
和她一起追去的,还有数不尽的蛊虫。
那些蛊虫被李璧的鲜血引诱,竟然对孟鱼视若无睹。
真是疯了!
她一路追赶,穿过钟乳石洞室,穿过仅容一人通过的隧道,眼前遍布黑色。
黑色的蛊虫围绕着李璧旋转,试探着准备伺机扑上啃咬,而他站在湖水正中央。
“喂!”隔着湖水和蛊虫,孟鱼对他大叫。
他看着孟鱼一笑,那笑中万千温情,如春风抚过花蕊。
“鱼儿,再见。”
清亮的闪电穿过坚硬的岩石劈下的那一瞬间,孟鱼飞身向上捉住了他的手。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