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故事:不要恐慌
故事

不要恐慌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禾
2020-08-02 20:12
郝警官脱掉自己那一身崭新的制服,换上保姆刚刚熨好的西装,去洗手间刮掉自己一个星期没刮的胡子,洗了把脸。

望向镜中高大英俊的自己,郝警官皱了一下眉,用指尖接了几滴水,将前额翘起的头发抹平,这一下他非常满意自己的装扮了。

“哦不,还差点儿什么,今天的重头戏! ”郝警官在心里想到。他快步地走出洗手间,左拐,来到两个大衣橱前。伴随着其中一个的打开,郝警官脸上闪出奇异的光来。

衣橱被隔成三行,每一行都满满当当地立着银制的小架,上面挂着一张张面皮。整整三行面皮如同博物馆里的展品陈列在衣柜中,精致华美,似可远观,不可亵玩。

郝警官用手轻柔地抚过一张张面皮,细腻的触感,让他半眯着眼,不住的惊叹: “哦,天哪!哦,太棒了!”

这张面皮,笑容温和,眼角下弯,透着温柔的,是他平时与家人相处时戴的。

这个,青筋暴起,带着怒气和父亲的尊严的,是他教训儿子时戴的,那小子太淘气了,总得不时地教育他一下,让他吃点苦头。

还有这个,虽然满脸尽是刚毅与庄严,但仍透着春风拂面的爱民之情,这是郝警官上街执政时最爱戴的。

不知是不是这张面皮的作用,他已经连续好几年被群众推选为“本市优秀警员”了。不过以上都不是郝警官的最爱,这个面皮才是他最最爱的,嘴角上扬,面上透着对眼前人的尊敬、崇拜,一幅谦恭讨好的姿态。

不仅他本人对这张面皮十分喜欢,老局长也很欣赏它,这也许是他顺利地升职加薪的助推器。如此,也不枉他在拍卖会上花重金买下了这个面皮。

郝警官有信心在老局长退休后坐上他那个位置。想到这里,郝警官的脸愈发生动了,“哦,这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艺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天才发明!”

不过今天晚上,郝警官并没有机会向大家展示他最引以为傲的藏品,他要带的是这个面皮,嘴角微微勾起,五官立体皮肤白湛,一幅谦谦公子的姿态,透着上流社会的气质。

“哦,你才是与今晚慈善晚会最搭的艺术品。”郝警官哼着小曲儿又回到了洗手间,拿出一大堆瓶瓶罐罐对着自己的脸捣腾了半天,最后将透明的胶状物体均匀的涂抹在脸上,把面皮拿起贴在他的脸上。

“啊,完美! ”望向镜子里全新的自己,郝警官满意到了极点: “不过要快点攒钱,下次买一个不用粘自动与脸结合的面皮。”镜子里的人伴着郝警官的声音,嘴一张一合,木偶似的。

黑色的轿车飞快地穿梭在这个城市,最后停在了一家气势恢宏的五星级酒店门口。将车钥匙交给服务员,服务员带着完美的微笑弯腰,接过郝警官的车钥匙: “先生,请进。”郝警官大步流星地向里走去,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

酒店大门两边是刚才男服务员面容毫无两样的女服务员见郝警官来了,挂着那完美的微笑弯腰: “欢迎光临。”

动作整齐划一。

郝警官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他此番前来有两个主要任务,一是暗中维护晚会秩序及各界杰出人士的安全,二是出于自己的私心,郝警官想看看有没有自己中意的拍品。

拉开大厅金色的扶手,眼前的光亮让郝警官一阵恍惚,过了一会儿才适应晚会耀眼夺目的光灯光。舞池上各色男女翩翩起舞,天花板上垂下精致的吊灯,水晶的质地折射出绮丽的光。舞台旁的乐队演奏着舒缓的音乐,让郝警官不由得放松。

今夜注定是美好的一晚。

正对面站的是最近正当红小花舒蕾小姐,她一直维持那冷冷的态度,眼神慵懒,这是她平时的人设——高岭之花。只见舒蕾小姐看似漫不经心地右脚微微向前移了半步,稍曲,右手缓缓转动手中的红酒杯,左手曲在胸前,右手手肘抵在左手无名指上,下巴微抬露出修长的脖子,好一幅绝美的冷美人图。

郝警官顺着舒蕾小姐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记者模样的人拿着相机正对舒蕾小姐的方向,郝警官早已见怪不怪了,慈善晚会这么好的时机,怎么会没有几个记者呢?

舒蕾小姐的右前方是胡教授,因为他“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预言”,胡教授最近活跃在各大频道各个综艺。不过有趣的是,他的言论让表情几乎一成不变的人们脸上流露出了一种惊恐,只不过这个表情因面皮的原因,只是显得大家脸有些扭曲。此时胡教授的身旁围了一大堆人,他带着那张睿智的面皮,配上一幅眼镜儿,正情绪高涨地发表自己的见解。一旁的人大概因为记者的存在都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过多的表情流露而影响了自己平时塑造的形象,只是嘴角微微抽搐着。

再向右那里围着更多的人,人群的焦点是本市的首富,他高举着酒杯向周围的人示意,脸上一直笑眯眯的。圆圆的脑袋,同样圆圆的肚子,整洁的高级定制西装十分合身。右侧的头发留长盘在头上,巧妙地遮盖了那光亮的头顶,笑眯眯的眼里不时闪过几丝精光,但面上仍是谈笑风生。

郝警官抿了一口香槟,暗暗观察着首富。啧啧,真不愧是本市的首富,用的面皮是那样的高级,几乎与脸完美契合,没有丝毫生硬的感觉,真是让人羡慕不已!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安静!安静! ”拍卖晚会的主持人走到台前,他身后的大屏亮起,显出几个大字来——

“让爱洒满人间——T市慈善拍卖晚会”

“首先感谢各位于百忙之中前来参加本次慈善晚会,请大家和我一起看大屏幕。”

话音刚落,整个会场的灯都熄灭了。

“啪。”

灯光重又亮起,公益小短片开始播放。

大家也都换上了一张有着悲切表情的面皮。

刚才的冰山美人,现在成了楚楚动人的多愁女子,随着影片的播放眼里有晶莹闪烁。

胡教授没有换掉他那张睿者的面皮,只是伴着短片时不时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不住地摇头: “世界末日是真的不远了。”

首富也换成了一幅慈悲的表情,时不时抬起手擦拭眼角。

短片放映结束,主持人深情地开口道: “在我们衣食无忧的时候,这些孩子却在忍受饥饿;当我们在雪天惬意地待在暖气室,喝着热可可的时候,这些孩子仍在与寒冷作斗争;当我们面对满满的衣橱正在发愁穿什么时,这些孩子依旧衣不蔽体。所以我们每个人要伸出我们的双手,给予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也因此我们召开了本次慈善晚会,本晚会和各拍品主人达成协议,将拍卖所得的50%无条件捐出。”

话音刚落,会场里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伴随着几声抽泣声。“咔,咔嚓,咔嚓”四周响起拍照声。

“天呐,这些孩子居然没有带面皮。”会场的一角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大家猛然发现孩子们脸上什么都没有,那被冻得通红、生了冻疮的脸皮就是最好的物证,他们露出最原始的表情,一双双大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你,看着人心里直发毛。

四下响起窃语声,郝警官不觉摸了摸自己光滑的面皮,方才感到一颗心安稳下来。

这时首富忽然拍了拍手,示意四下安静下来,他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决定单独为这些孩子捐助200万,为他们每个人购买合适的面皮。”

会场又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掺杂着拍照的声音。首富扬起手臂向四下示意,配上那慈悲的面皮,整个人如同神明一般。

“好!让我们再次为王总的行为点赞,接下来拍卖晚会正式开始。”

吵架声不绝于耳畔,大多数人还未来得及换一下自己刚才的面皮,叫价的急切和拍到心仪物品的喜悦,让那张哭笑不得脸看起来像个小丑一样。

郝警官有些兴致阑珊,这些拍品不过是些面皮保护液,高档的面皮和优质面皮粘剂,不太能让人眼前一亮。不过据小道消息,这次的压轴拍品大有来头,郝警官对它充满了好奇。

“好啦,先生们女士们,接下来是今天的最后一件拍品,也是当前市面上没有人能研发出来的面皮交换器。这是一位大师在家潜心研究出来的,具体是谁呢?这位大师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他将这件品寄给我们,并要求只有竞价高者才可以打开。这位大师还自愿将此拍品竞拍价格全部捐出。相信大家对这个产品都有些质疑,所以让我们来欣赏一下这个产品的使用效果吧。接下来这段视频是大师一同发过来的。”

视频中是一个女人在同另一个人交谈,随着谈话的进行,女人的脸上流露出各式各样的表情,或喜或悲,有时愤怒,时而又重归平淡……整个过程中女人脸上的表情切换得十分自然,毫不生硬,完全看不出来戴了面皮。

在座的每个人无法发出惊叹。

“我的天哪!这是怎么做到的?”

“相信大家已经看到这个面皮转化器的功效了。正如视频中展示的那样它能够快速地切换面皮,不留痕迹。废话不多说,起拍价100万,竞价开始。”

“两百万。”

“我出四百万。”

每个人都想要拥有这样一个神奇的独一无二的面皮转化器,它的价格也被抬得很高,只剩下几个人还在坚持着。

过了一会儿,一直没开口的首富气定神闲地举起牌子——两个亿。

两个亿!

首富就是首富。郝警官在心底不住地感慨。

那几个还在坚持的人,面皮揪在一起,不知是个什么表情。不过从他们紧抓竞价牌的、指尖泛白的手可见他们内心的挣扎。

“加……一百万。”一个颤抖的声音响起在慈善晚会的大厅,胡教授的牌子晃动着、慢慢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首富听到这声音眉间微挑,不过他的耐心似乎已经被用尽了, “三个亿”首富又一次举牌,胸有成竹。

郝警官驾车行驶在归家的路上,霓虹灯照亮了夜晚,黑夜如同白昼一般。

商贸大厦外的广告牌上正放映着舒蕾小姐代言的一款面皮。

郝警官打开收音机,新闻播报员正在插播一条新面皮的研究成果。

到自己的个人公寓,郝警官卸下了自己的面皮,露出一张疲惫且僵硬的脸,他伸手抚过镜子里的自己,这是我吗?为什么如此陌生?

“叮叮叮”警察局里来的电话打断了郝警官的思绪。

“什么?首富死了!好的,我马上到现场。”

郝警官飞快地驾驶着汽车,他怎么也没想到刚刚还在自己眼前的人此刻竟然死了,难不成和那面皮转换器有关?

郝警官来到首富家中,现场已被警察包围,外面拉起了警戒线。

首富的死亡地点是自己的衣帽间,只见首富仰面倒在地上,脸上的面皮被划得支离破碎,露出里面惊恐的表情,是他杀吗?郝警官揣测道。

首富的衣服还算整洁,应该是回家打算休息,手指微曲好像握着什么,郝警官走过去发现是一个裁纸刀。

“把这个收集起来。”

旁边的警员拿物证袋将裁纸刀用镊子夹了放进去。

首富倒在一个打开的柜子前,这柜子里陈列着满满当当的面皮,在灯光的照耀下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每一张面皮都薄如蝉翼,表情刻画得栩栩如生,郝警官望见了那个放面皮转换器的盒子,他疾步上前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把这个也带回去,我怀疑首富,是因为有人对这个面皮转换器起歹心才遇害的。”郝警官和警员大致搜寻了一下首付的家中,并没有发现其他丢失的东西,也没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今天就先这样吧,明天审讯一下首富最后见的人。”

已是第二天,郝警官面对审讯室里坐的舒蕾小姐,并未表示出太多的惊讶。

“和死者关系?”

“男女朋友。”

“最后一次和死者见面是什么时候?做了什么?”

“昨天慈善晚会结束之后,在他车里,我想让他给我看一眼他拍下的那个面皮转换器,结果他死活不让我看。”说到这里舒蕾小姐语气上扬,有些愤怒: “后来我的经纪人找我有事我便离开了,大概和他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吧。”

……

“和死者关系? ”郝警官问道。

“我是首富的专用司机。”

“在死者生前你和他有什么接触?”

“慈善晚会的时候,我一直在车里等他,后来舒蕾小姐来了,我就在车外面等着,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吧,舒蕾小姐离开了。我把首富送回家后也就离开了。”

“你见过首富拍下的面皮转换器吗?”

“我哪有那个资格,不过首富拍下这个很高兴,还跟我说回家之后再打开它,慢慢欣赏。”

一番审讯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一旁的微表情分析师表示受审人脸上带的面皮严重影响了他对他们心理的判断。

郝警官向舒蕾小姐和司机提出了要求,让他们将面皮脱下来再接受一次审讯,结果遭到了两个人的强烈反对。迫于国家颁布的面皮保护法,郝警官无法强迫他们取下面皮,只好作罢,并决定用测谎仪,但排除了每个人的嫌疑。

根据调查组的物证分析,首富脸上的面皮正是他手中的裁纸刀划花的,而裁纸刀上只有首富一个人的指纹。

首富为什么要划花自己的面皮,还有首富花重金拍下的面皮转换器上哪里去了?郝警官心中有无尽的疑惑无法解释,他决定去联系一下拍卖会主办方,以找到面皮转换器的研制方。

拉开这家面皮店的大门,门铃响起“欢迎光临”。

郝警官打量着这家店,这家店里陈列的面皮档次和数量不亚于首富家。

“郝警官,你来了。”柜台那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女声,郝警官转过去,是那日慈善晚会播放的视频里的那个女人。

令郝警官惊讶的是,在这放着琳琅满目面皮的店里,女人脸上什么也没有。

“郝警官,尸检报告出来了,首富身上并没有受伤的痕迹,排除他杀,他是心脏骤停死亡。”

“郝警官、郝警官?”

警员望着发呆的郝警官有些纳闷。

“啊,哦哦……知道了……”

……

“欢迎光临。”

“哦,那个面皮转换器啊。里面其实就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摘下面皮。每个人自己的面皮难道不是最好掌控的、最灵活生动的嘛?那是无价的。”女人笑了,“不说了,有客人来了,郝警官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可以来找我,我会积极配合调查的。”

“摘下面皮……”

郝警官的手抚过自己光滑的面皮,眼前一黑。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我接到一位比较特殊的乘客后,决定放过我那出轨的老公

一个温暖的爱情故事

他把那4岁孩子炸死后

她怀疑去世一周的父亲在跟踪自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