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调查员的相关新闻
未分类

她怀疑去世一周的父亲在跟踪自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徐浪
2020-08-02 13:54
2017年9月,一个做高端商务伴游的老鸨,也就是妈妈桑,在微信上联系我,说她手下的一个姑娘,最近出了点事,希望我帮忙调查一下。
 
我为啥会认识这个老鸨呢?因为前几年我想做个特别点的文字访谈栏目,于是找到一些人聊了聊,恋尸癖、老鸨、邪教徒、在美国查连环杀手案的华裔警察等等,啥人都有。
 
但聊完后我一个都没写,因为平时太累了,多少有点写不动,再一个也有好多东西不让写,容易被删稿甚至封号。
 
据这个老鸨自己说,她最辉煌的时候,手下有近二百个姑娘,营业范围囊括了北上广深成都。
 
这些姑娘平时出去,价格都是按天算的,一天两三万,行情好的时候,很多姑娘年收入大概能有三四百万,甚至更高,比很多小明星都赚钱。
 
所以有些姑娘赚到钱,有了房、车和积蓄后,就不干了。
 
但只要这些姑娘没拉黑她,她就会一直和这些姑娘保持联系,当个有始有终有良心的“生意人”。
 
这次找她求助的,就是之前手下的一个姑娘,现在已经退圈了,说叫Abby。老鸨把这姑娘微信推给我,说尽量少收点钱,这些姑娘赚钱都不太容易。
 
我说行吧,但不能少太多,因为我赚钱也不容易。我问这姑娘有中文名么,老鸨说不知道,她们互相之间都用假名,以防影响以后生活。


聊天记录截图

我加了Abby的微信后,等了五分钟没通过,去拿了罐无糖的可口可乐,看了会儿蘑菇百科全书,研究研究哪些能致死,有点入迷,看了一个多小时。
 
等拿起手机,发现Abby不仅通过了好友申请,而且已经发了一堆东西给我。
 
我快速看了一下,问她方便语音么?
 
她说好的,然后发了个微信语音通话过来,我接起和她聊了一会儿,大致搞清咋回事后,我问她:

你有没有个中文名,一直管你叫Abby Abby的,总感觉自己在演TVB。
 
她说有,那你就叫我徐婕吧。我说妥了。
 
徐婕说,前两年一直感觉有人在监视她。
 
有一回在工体的酒吧喝多了,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坐在朝阳公园东门,离酒吧得有四公里,不可能是自己走过去的。

朝阳公园东门


而且徐婕酒量还行,那天喝了两瓶百威就醉了,怀疑是有人下药了,问和她一起去的姐妹,说去上趟厕所,回来就发现自己人没了。
 
但因为自己的职业原因,也没敢报警,但有一天在咖啡厅见朋友时,发现身后有闪光灯亮了一下,她回头,但没找到谁拍的自己,非常害怕。
 
回去之后,连夜找搬家公司,搬了家,然后好了两年。
 
但前几天,徐婕又开始感觉有人在跟踪她。
 
有一个男的,她分别在小区里和SKP都见到了,她就有点怀疑,假装举手机自拍,发现那个男的在后面躲她的镜头,避免被拍进去。
 

徐婕怀疑有人在跟踪她

9月7日上午,我和我的助手周庸,在双井富力广场的星巴克,见到了徐婕。
 
徐婕年轻漂亮,又白又瘦,非常符合中国男性的审美,怪不得老鸨告诉我,说她很快攒够了买房子和车的钱,就不干了。
 
周庸原来特别喜欢这个类型的女孩,后来受我影响,审美逐渐向我靠拢,越来越喜欢看起来特健康,有肌肉线条的姑娘。
 
我问好徐婕喝什么,让周庸去点了三杯星冰乐,坐下来和徐婕一起聊。
 
我需要知道的是,这是不是徐婕精神比较紧张,造成的错觉——因为人在紧张状态下,经常会觉得陌生人对自己有威胁。
 
如果跟踪不是错觉,那这人的危险性是多少,是和她有什么过节,还是个纯粹的变态。
 
所以,我先问了徐婕,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有可能让她精神紧张。
 
徐婕说,我爸死了,上个月月底,在老家跳河自杀了。
 
我和周庸赶紧客套,说节哀什么的。
 
结果这姑娘说,没事,我爸死得挺好,葬礼啥我都没回去。
 
因为徐婕爸喜欢打麻将,不咋着家,还把钱都祸祸了,她妈得肝癌都没钱治,在徐婕上初中的时候就去世了。
 
所以她高中一毕业就来北京谋生存了,本来想这辈子都不回老家,省得见着她爸,结果两年前,她爸跑北京来找她,让她每个月给打一万块钱,要不然就和徐婕住一起,让她养着。
 
她没办法,直到上个月她爸自杀前,还一直每个月给她爸打一万块钱。


徐婕和他爸的转账记录
 
上个月徐婕她爸在老家的县城自杀了,这姑娘松了一口气,亲戚几次联系都没回去参加葬礼,告诉他们把人烧了后,随便往哪一扬就行,不用入土。
 
我又问她有没有什么仇人啥的,有可能跟踪她。
 
她说没有,就和我爸有仇,前两年被跟踪的事,我就一直怀疑是我爸干的,雇人跟踪我,因为我从来也没告诉过他住哪儿,我被跟踪后没几天就找我家楼下要钱来了。
 
这次总不能是他雇个鬼来跟踪我吧?
 
周庸说,别说那吓人的了,你觉着两年前跟踪你的,和最近跟踪你的是一个人么?
 
这姑娘说不知道。
 
这姑娘靠前几年工作攒下的钱,在百子湾买了套房子,我和周庸跟她回家看了一圈,用金属探测器和反窃听的设备检查了一下,她家没有窃听器或摄像头类的东西。
 
然后帮她在室内和防盗门外分别安装了微型监控摄像,看能不能拍到点什么。


金属探测仪
 
第二天下午2:00,徐婕哭着给我发语音,说真是她爸,她爸让无头鬼来跟着她了。
 
我赶紧叫上周庸去了她家,上楼敲门进了屋,她抱着周庸就哭,说下午检查监控,发现昨天半夜一点多,有一个无头鬼在她家门口转悠。
 
周庸用嘴型问我,这姑娘是不是真精神出问题了。
 
我也怀疑无头鬼和跟踪者一样,都是这姑娘幻想出来的,但打开监控存储一检查,我也懵了。
 
9月8日凌晨12点57,有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弯着腰的人,从徐婕家门口走过去了——从监控里看,这是个没有头的人。
 
1点25点时候,这个无头人又在徐婕家门口出现了一次,然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周庸看完都傻逼了,说徐哥,什么情况?我说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别慌,你俩跟我一起出来。
 
我门仨出了门,到左边的邻居家敲了敲,一个大爷打开门,问我啥事?
 
我问他家有没有患者,昨天半夜小姑娘看见了,有点害怕。
 
大爷听我说完咋回事,叹了口气,说就是为了避人,每天半夜才下楼转一会儿,没寻思还给人吓着了。
 
然后转身回屋,用轮椅把他儿子推了出来,他儿子是强直性脊柱炎患者,腰和脖子都是弯的,从侧面和背面看,就像是个无头人。
 
大爷为了儿子不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每晚都赶半夜才推儿子出去转几圈,所以徐婕在这住了快一年都没见过,结果在监控里一出现把徐婕吓着了。


《打开折叠人生》纪录片里,强直性脊柱炎患者拍的片子
 
我问大爷,半夜下楼溜达时,看没看见过啥奇怪的人,大爷想了想,说昨晚还真有一个,一直在单元门口转悠抽烟,那时候都快凌晨一点了。
 
我们回到徐婕家,又把监控往后调了调,凌晨三点左右,一个男的来到她家门口,拿了一把黑色的小刷子,在徐婕家防盗门的门把手和电子锁上不停的往上刷东西。
 
徐婕尖叫了一声,说就是他,就是他跟踪我,我上次在skp看见的就是这男的!
 
周庸问我,徐哥,他刷啥呢?
 
我说先让我看一眼,打开防盗门,检查了一下门锁,又在地上找到一些黑色的粉末,我可以确定他在干什么了——
 
——他在采集门上的指纹。
 
那个黑色的刷子叫磁性刷,用它能在物体上刷黑色磁粉采集指纹。



磁性刷
 
我不知道他采集指纹干啥,但肯定不是啥好事儿,我拽着徐婕去物业调取了小区里面的监控录像,发现那男的从徐婕家单元出来后,并没有出小区,而是到了徐婕家对面的一栋楼,进去了,然后再也没出来。
 
周庸说擦,一个小区的邻居,看来是个纯变态,看人姑娘好看就跟踪,呸。
 
我说你是不是傻,一般变态能采集指纹?你先带徐婕回她家,把窗帘都拉上,我回家取点东西。
 
周庸说行,你快点。
 
我回家取了超远距离摄像,又来到徐婕家,把窗帘拉开道缝,拍对面的那栋楼,两栋楼间距大概有300多米,我从上倒下,一家家的看,一家家的排除。

周庸问我找啥呢?
 
我说,徐婕说那人一直监视偷拍她,那住她家对面可能也是为了这事儿,他连采集指纹都会,大概率也会用长焦距的相机。
 
周庸说擦,那东西厉害,隔着一公里,都能拍清裤衩子上的花纹。



看到眼睛都要瞎了,我发现16楼和13楼的两户,稍微有点不对。
 
13楼客厅窗户边,有一个三脚架,正对着徐婕家这栋楼摆放,但上面没有相机。
 
16楼窗帘全拉着,但窗帘缝隙处有玻璃反光。
 
我把超远距摄像放在窗户缝边,来回监视着这两个窗户。


三脚架
 
13楼一直没有人,但16楼中间窗帘拉开了一次,有人往外面看了两眼,我给周庸和徐婕辨认了一下——就是跟踪徐婕的大哥。
 
当时楼下人正多,我和周庸等到十二点多,跳广场舞的大妈都回家了,楼下也基本没人时,下楼去了对面楼的1601。
 
到了楼上,我敲了敲门,里面的人问是谁,我说是物业,楼下邻居举报你在家总整噪音,我过来看看。
 
大哥打开门后,我一脚把他踹了进去,周庸在后面进来关上了门。
 
他往厨房跑,拿出一把水果刀,问我俩是干嘛的。
 
我看他手里有刀,就没再跟他动手,问他为啥偷拍徐婕,我已经报警了。
 
他说你报警报警呗,我又没干啥出格的事,都是工作。
 
周庸说可去你妈的吧,偷拍人家姑娘还是工作了?
 
大哥说真是,我是来调查徐婕她爸的。
 
周庸说你能不能别扯了,徐婕她爸人都没了,你在阳间调查个什么劲儿呢?
 
大哥告诉我俩,他是个保险调查员,专门负责调查骗保的。
 
徐婕她爸在两年之前买过一份保险——按照一般人身保险的规定,两年之内自杀都不赔钱,两年之后会赔一百万。
 
这保险刚满两年,徐婕她爸就自杀了,受益人是徐婕,他去徐婕老家的时候,人已经火化了,无法查证,保险公司怀疑是假死骗钱,让他调查一下。
 
他寻思徐婕她爸如果是假死,肯定得和徐婕见面,就一直跟踪监视徐婕。



保险调查员的相关新闻
 
我那天起晚了,没洗头,去徐婕家时一直带着个帽子,大哥没拍到长啥样,寻思是不是有可能是徐婕她爸,所以晚上过来,看看门上是否有指纹,和当年保险上的指纹对比一下。
 
我问他,那两年前跟踪徐婕是咋回事?
 
大哥有点懵,说没这事儿啊,两年前他都不知道徐婕是谁。
 
我和周庸打算把这事儿交给警方处理,拦着大哥,报了警。
 
等带着徐婕做完笔录后,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我们又去了徐婕家,她不停的感谢我俩,但我心里总觉着有点不对劲。
 
这个保险调查员的大哥,确实不是两年前跟踪徐婕的人,那会不会有两个跟踪的人呢?
 
这个人是确实在徐婕搬家后就跟丢了,还是在别处一直看着她——我想起对面13楼的三脚架,打算去看一眼。
 
我给超远距离摄像换上红外镜头,又看了看13楼,一片漆黑,也没有人在窗口出没。



窗口窥视对楼
 
叫上周庸,我俩下了楼,来到对面13楼的1303。
 
敲了一会儿门,没有人开。周庸说,徐哥,你闻没闻着一股味儿。
 
我说闻着了——空气里有股特别臭的味道, 像什么东西腐烂了。
 
我拿手机的手电筒,照了照1303的锁孔,发现里面全是灰,连划痕都不太能看见,说明这房子很久没人进去过了。
 
让周庸回车里取了开锁工具,我把门打开了,一开门就是一股臭味。
 
我打开客厅的灯,进了玄关,在三脚架的边上,躺着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胸口上插了把刀,已经生蛆了。
 
周庸说徐哥,不行了,我要吐了。
 
我说你先下楼,别吐屋里,吐屋里你就是嫌疑人。
 
周庸捂着嘴出门了,我发微信,让他吐完拿酒精和纸巾上来,然后满屋转了一圈,在卧室找到台笔记本电脑和几个硬盘,打开检查了一下。
 
里面有很多文件夹,每个文件夹里都是一个姑娘的很多照片,有偷拍的生活照,也有直接拍的裸照。


其中就有徐婕的,她陪不同男人进酒店,和不同男性在屋里那什么的,都是远距离用长焦距镜头拍的,还有徐婕昏迷的裸照——应该就是她莫名其妙出现在朝阳公园东门那次。
 
除了这些,徐婕的文件夹里,还有一个txt文档,里面是她和她爸、她姑姑的电话号。
 
我把这些拍下来后,周庸拿着东西上来了,我找了一圈,没找到死人的手机,就用酒精和纸,把我和周庸碰过的东西都擦了一遍,避免留下指纹。



周庸拿来的酒精和纸巾
 
出了门,用网络电话报了警,说闻到1303有奇怪的臭味,怀疑死人了没人发现。
 
没过一会儿,警车就来了。
 
我给徐婕看了照片后,她特别震惊,那些照片都是她做伴游时的照片,有时候有些男人不方便去酒店,会来她当时租住的房子里。
 
那些照片拍的地点,就是那个房子,她也很奇怪,对方为什么会有她爸的联系方式。
 
我说估计是把你迷倒那天,从你手机里找到的。
 
这事儿没查清楚,在周庸心里成了个坎,整天想到底怎么回事,结果过了几天,警方联系了徐婕,把她叫去问话,说她家对楼死了个人,她爸是第一嫌疑人,问她知不知道点啥。
 
徐婕一问三不知,等过了两个月,警方又联系了她,说通过调取死者和她爸的微信、短信记录,搞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死者是一个专门盯着失足妇女拍摄卖淫证据的人,但他怕有的组织有打手,惹不起,就趁这些失足妇女出门时,找机会获取她们家人的联系方式,用照片和视频威胁她们的家人掏钱。
 
他在徐婕做伴游的时候,通过老鸨约过徐婕一次,偷拍了很多徐婕的照片后,又趁徐婕去酒吧玩时下药di,知道徐婕的工作不合法,不敢报警,迷奸的同时搞到了她爸的联系方式。



文件夹里的txt文档
 
他给徐婕她爸发微信打电话威胁,说不给钱就把这些裸照和卖淫照发给她们的家人亲戚,并发到网上,让他女儿身败名裂,做人抬不起头。
 
徐婕她爸和偷拍者协商,俩人达成协议,每个月给偷拍者一万五千块钱。
 
他爸没那么多钱,不得已,管偷拍者要了徐婕的住址,每个月管徐婕要一万块钱,并自己同时做夜班、白班两份保安打工作,每个月把剩下的五千补上。
 
其实这两年来,徐婕他爸一直都在北京干保安,只是没来见过徐婕而已。
 
也正是那时候, 他爸去买了份保险——估计当时就抱着必死的决心,但决定给女儿留点啥。
 
所以等两年内自杀不理赔的期限过去后,他第一时间找到一直住在他女儿附近,以此威胁他的偷拍者,在女儿家对面的楼里,把他杀死了。
 
然后他回到老家,跳河自杀。
 
17年过年的时候,徐婕领完保险的一百万,回了趟老家的县城,在家里的餐桌上,发现了她爸写的一封遗书。
 
她当时还拍了张照片,发给周庸。



遗书
 
周庸好奇,问了她遗书的内容,里面有几句话,我记得挺深,时间长,可能记得不特别准确,但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爸对不起你,这辈子你摊上爸,算你倒霉了。
 
但爸这辈子算是捡着了,摊上你这么好个闺女,下辈子我说啥不当你爸了,省得连累你在这个社会里,活得太遭罪。
 
你千万注意身体,每个月那一万块钱不用打了,自己留着吧。
 
爸没啥能耐,就命还值点钱,换了钱留给你,好好活着。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那个忽冷忽热的婚外男人我应该如何拿捏?

这3种男人简直是三种不同类型“渣男”的典型代表

杭州女子睡觉离奇失踪安后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