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这瓶农药,西出阳关无故人
真实故事

喝了这瓶农药,西出阳关无故人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王五五
2020-08-03 07:07
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你知道的自杀手法都有哪些?

上吊?割腕?还是喝农药?

相信大家的答案肯定不尽相同。

而我今天要说的,是我碰到的一件关于喝农药的事儿。

一、中毒

晚上十点,我陪着哥们老赵来到山东某医院的急诊。

他媳妇儿出差,让我找他玩去,结果一瓶凉汽水,让他开始闹肚子。

交了费,我俩在大厅里坐着输液。

透过玻璃门,我看到一辆救护车来了。

紧接着,医生护士跑了出去,从车上拉下来一个昏迷的中年女人。

紧跟在后面跑进来的是一个年龄相仿的女人。

哭得这叫一个惨,嘴里念念叨叨说着妹妹啊,你怎么那么傻呀……

老赵皱了皱眉,说道估计是喝药了吧。

老赵总能给我科普不少的医学知识。

老赵可是临床医学系毕业的,跟医学相关的各种工作都做过。

看着女人那些亲戚们痛苦的样子,我能感觉这个女人可能够呛了。

嗯?我注意到了一个中年男人。

他是一个罗锅,走路很慢,还拉着一个小男孩。

男人咬着嘴唇,眼睛红红的,满脸的沧桑和凄凉。

小男孩抬头问罗锅男,爸爸,妈妈到底怎么了?

罗锅男眼泪下来了,说妈妈困了,需要睡觉,你要乖乖的。

护士开始往外面轰人了,“都出去!都出去!抢救室不能有那么多人!”

罗锅男人隔着那些亲戚朋友们费力地向里面看着。

那个哭得撕心裂肺的女人一回头抓住了罗锅男的领子开始骂了起来。

听明白了,这个骂人的是里面被抢救的人的姐姐。

而这个罗锅男就是被救人的丈夫。

“我妹妹她怎么就喝药了?你到底说她什么了?”

罗锅男只是一声不吭地低着头,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身边人都试着把姐姐拉开,劝她夫妻吵架嘛谁知道当时呛到哪了,先救人再说吧。

唉,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倒是确实从各种渠道听说过这种出现了家庭矛盾之后,拌句嘴就喝药自杀的情况。

没想到这次竟然亲眼见到了。

这时,我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着,我想看看那个小男孩在哪里。

嗯?找到了,小男孩独自一人在椅子上坐着,眼巴巴地看着老赵。

我扭脸一看,老赵正在 “闻”着零食,肚子不好,只能闻一闻。

这些零食还是老赵从我的包里摸出来的,因为这么多年的职业习惯,我总会往包里放点吃的。

老赵肚子腾干净了,现在饿了,拿出来过下干瘾。

我拿了几个零食走向了小男孩。

小男孩对于我的出现,有点紧张。

他想找他的父亲,可是看到我手里的零食却又挪不动步子。

我坐了下来,把零食递给了他。

小男孩眨巴着眼睛看着我,我微微一笑,撕开一个放到了自己的嘴里。

看到我吃了,他低着头用力撕开一个也放进了嘴里。

几乎没怎么嚼就直接往下咽,噎的只翻白眼,这孩子看来是饿坏了。

我正要把雪碧拧开,小男孩拒绝了。

我以为他是不喜欢,可他告诉我,这是爸爸给妈妈喝的,因为妈妈爱喝。

嗯?不对啊,如果两个人真像孩子说的这么恩爱,何以成了现在的局面呢?

我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回去陪着老赵了。

老赵需要输好几袋子液体,过了一会,护士通知病房有地方了,我举起液体跟着老赵进了病房。

临走时回头看了一眼小男孩,他瞪着大眼睛看着我。

这眼神跟泉水似的清澈。

“你怎么看着好像有心事啊?”老赵突然抬起头看着我问道。

我告诉她,觉得那个小男孩很可怜,母亲喝药生死未卜,父亲身体还不好……

老赵笑了,把剩下的吃的喝的都递给了我,让我给小朋友送过去。

从病房来到抢救室门口,人们已经不在这里了。

一个面容姣好的小护士路过的时候,我叫住了她,问刚才那个中毒的女人去哪儿了?自己是她的远方亲戚。

她伸手指了指楼上说ICU。

我问有生命危险吗?她说不知道,问医生去吧!

她正好走,又回头看了我一眼,走过来说道,有机磷中毒,喝了半瓶敌敌畏呢,可能困难了。

听到这里我心一沉,一般说困难可就不妙了。

来到楼上ICU,我只看到了小男孩在那里坐着,我问他爸爸呢?

小男孩告诉我,他爸爸出去抽烟了,让他先在这里看着点。

哎,这就不合适了吧,要是有什么紧急情况,一个孩子能有什么用?

我把吃的递给他,他说了声谢谢,但是只是拿在手里却不打开吃。

我问他怎么不吃?

“我等妈妈醒了,给妈妈吃!”

我心里酸酸的,摸了摸他的头发,我打算去找找他爸爸。

二、笑容

急诊门口的台阶上,我找到了正在抽烟的男子。

他脚边已经出现了很多烟头,而且这烟是那种两三块一盒的。

我掏出一根中华递了过去,他一愣,手里的烟差点掉了。

抬头一看是我,他咧着嘴笑了,谢谢你给我娃吃的啊!

我摆摆手,跟着蹲了下来,自己也点上一根。

他抽着烟,眼泪又流下来了,“都是我不好,不该吵架……”

男人叫柱子,中毒的是他媳妇儿淑敏,小男孩磊磊是他们的儿子。

他们夫妻二人身体都不好,他是罗锅,他的媳妇儿则是轻度小儿麻痹。

淑敏平时拖着不灵便的腿给别人做手工活,而柱子则有点不好意思说自己的工作,只说换了不少,都干不成。

之前不管怎样,还算是有工作可做,这几天就是纯歇着了。

淑敏从外面回来,本想吃个热乎饭,但是看到的只有白水煮面。

积压了很久的怨气就爆发了,两个人吵吵起来。

柱子就出门抽烟去了,等到回来,淑敏已经躺地上了。

“都是我的错,我要是让让就没事了!”这个中年男人的皱纹再次挤到了一起。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敌敌畏也不是不能救,看造化吧。

他点点头,擦了眼泪,长出了一口气说要回去看着,自己在外面时间长了不放心。

我把剩下的中华烟都塞到了他的手里,柱子坚决不要,我执意塞到了他的兜里,柱子对我说了好几声谢谢。

其实我能做的也很少,这一家人确实太不容易了。

尤其是小男孩,他看起来也就是不到十岁的年纪,如果没有太太,这生活该怎么继续呢?

等到老赵输完液,已经将近十二点,我开车带着他回家。

车子绕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我还是对于那个男孩念念不忘。

老赵碰我,哎哎,你看那个人,不是刚才男孩的爸爸吗?

不对吧!我顺着老赵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人影在门口来回踱着步。

等他来到路灯下的时候,我看清了,确实是柱子。

他怎么不在ICU门口好好呆着,跑到大门口来了?

此时他正在打电话,脸上竟然洋溢着一丝笑容。

大晚上的,这笑容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男孩纯真的眼神,淑敏姐姐气愤的神情,以及柱子最后让我发冷的笑容,一直在我眼前出现。

第二天,我开车去了医院。

一方面给老赵拿点药,另一方面了解一下淑敏的身体状况。

拎着一袋子药,我来到了ICU这一层,远远看到了淑敏的姐姐,还有那个小男孩磊磊。

淑敏姐姐看上去就是一个很干练的人,她抱着磊磊,眯着眼睛发呆。

“哎!”磊磊看到了我高兴地冲我摆摆手。

“你是……”淑敏姐姐一脸警惕地看着我。

我伸出手,“我是磊磊的朋友。”

和人沟通,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很快,淑敏姐姐对我的警惕性就解除了。

她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人可以倾诉了,将心里憋闷的话都吐了出来。

从她的口中,我听到了和之前不太一样的故事。

柱子和淑敏的生活是不幸福的,并不仅仅因为两个人身体都有问题。

而是感情上,两个人就不合适。

他们在一起纯粹就是为了搭伙过日子,开始都是淑敏的姐姐在帮忙接济,但是后来淑敏姐姐自己的小买卖也出现问题,这夫妻两个人的生活就越来越差。

我提到昨天柱子说的白水煮面,淑敏姐姐冷笑了一下,说这都是好的!

很多时候淑敏都是没东西可吃的!

有一次姐姐去看他们,意外发现柱子竟然将一些好吃的好喝的都私藏起来,生怕淑敏看到。

正说着,ICU的门开了,一个医生走了出来问了句,家属呢?来来来!

淑敏姐子一抖,紧张地看了我一眼,让我帮忙看下孩子,她跟着医生进去了。

看着那个医生严肃的样子,我心里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而磊磊正在玩弄着手机,我问他爸爸去哪儿了?

磊磊抬头告诉我,爸爸去买饭了,他一晚上没吃饭。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淑敏姐姐走了出来,脸上毫无血色,我起身让她坐下问怎么样了。

“病危通知单……”淑敏姐姐嘴巴张了张,开始摸手机给柱子拨了过去。

“大姨,爸爸去吃饭了。”磊磊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妈妈都要死了!还有心情吃饭!”淑敏姐姐爆发了。

磊磊“哇”的一声吓哭了。

我赶紧把磊磊拉过来,一边安慰他别哭,一边往他手里塞过去一个棒棒糖。

淑敏姐姐擦着眼泪,怒气冲冲给柱子打电话。

很快,这个中年男人赶了回来,淑敏姐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而柱子就是低着头不说话。

我的电话响了,是老赵打来的。

“我媳妇儿回来了,知道你在呢专门给你做几个菜!赶紧上家来吧!”

三、慰问

中午,我来到老赵家,开门的是一个很有气质的中年女人。

老赵太太张罗了一桌子菜,被我们消灭得很干净。

吃完饭,老赵说有个新开的文玩店不错,我们可以去看看。

刚开出去没多远,老赵太太突然问能不能先拐个弯?

当然没问题。

在老赵太太的指挥下,车子七拐八拐来到了城乡结合处。

来到一处平房的门口,老赵太太喊了两声,开门的人竟然是柱子!

老赵太太也没想到我和柱子竟然认识,我笑呵呵地说世界就是这么小。

原来老赵太太是做保险的,柱子和淑敏都是他的客户。

老赵太太和柱子开始聊天,聊着聊着,两个人都哭了。

柱子说淑敏已经被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医生也说了让做好心理准备。

老赵太太说你们要想开一点,孩子毕竟还小,另外要注意身体。

老赵太太从包里拿出一塌钱,让柱子给孩子买点东西,还说因为淑敏是自杀,正常的话是理赔不了的。

柱子点点头,说行,既然这都是定好的,那肯定得按照规矩来。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问淑敏是什么时候上的保险?

柱子愣了一下,想了想说他当时买了保险就没管过这事,自己也记不清了,应该是一年前买的吧。

柱子眼神呆呆地看着地上,嘴里嘟哝着,赔钱了也换不回淑敏的命啊。

老赵太太跟着柱子继续聊着的时候,我突然想上厕所。

我问柱子家里的厕所在哪里?

柱子不好意思地说家里是旱厕,太脏了,可以出去方便。

可是听着还要走很远的路才能搞定,我就不太愿意出去了。

看着我执意坚持,柱子只好指了指小院的一个角落。

门口还有个帘子,一掀开,好家伙!差点熏我一个跟头!

这个画面深深地嵌入了我的头脑中。

这是一个长而窄的蹲坑,两边分别放了一个砖头。

但是因为做的比较窄了,坑边上出现了此起彼伏的“小山丘”。

我胃里是一阵阵向外翻涌的呕吐感。

不行,现在出去可就怂了。

屏气凝神,我准备放水了。

嗯?透过那个长而窄的坑洞,我看到了一个雪碧瓶子。

上厕所怎么会把雪碧瓶子给释放出来呢?

也不可能有人会一边喝雪碧,一边上厕所啊。

直觉告诉我,这个雪碧瓶子有问题。

再想到磊磊说的关于喝雪碧的事情,我决定把它捞上来!

可是这对于我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我将上衣脱下来系在腰上,将袖子撸到肩膀蹲了下来。

坑口的宽度目测也就比我的拳头宽点有限,所以我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晃动。

此时我眼睛已经被辣的开始流眼泪了,看准了地方我决定“闭眼操作!”

踩好砖头,戴上手套,侧着身子,深憋一口气,我闭上眼睛将胳膊伸了进去。

后面的过程,我就不说了。

将雪碧瓶子拿上来之后,从阳光下看到,里面还残留着一点点液体。

“你好了吗?咱们准备走吧!”老赵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将雪碧瓶子塞进了兜里,跟柱子进行了道别。

四、检测

回去的路上,老赵和他太太聊了起来。

老赵太太说如果赔偿下来,差不多有五十万。

虽然人命不能用钱来衡量,还是可以缓解这父子两个的生活压力。

“嗯?这是什么味啊?”老赵在车里闻着,皱起了眉头。

我不声不响地打开了车窗。

“哎?你,你掉厕所了吗?”老赵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说估计是旱厕的味道太大了吧。

我告诉老赵自己突然想起有别的事,文玩店下次再去。

老赵他们下了车,我将车停在路边拿出了雪碧瓶子。

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除了旱厕的味道,别的什么都闻不到。

从瓶身上看到了杂乱无章的指纹。

我要找人帮忙了。

拿出手机给三儿打了过去。

响了几声,电话接通了。

一听到我的声音,三儿就有点不爽,说凭什么我就老是四处转,而他就得整天那么忙活。

我安抚了他半天,答应回去一定大餐伺候。

三儿问我到底啥事,我说他在山东有没有认识的朋友能够检查生物检材?包括指纹、DNA之类的。

三儿想了想说,还真有,有一个战友就是山东的,现在在山东公安局当领导呢。

太好了!

两个小时后,一辆警车呼啸而至,拿走了这个雪碧瓶子。

我剩下的也就是等待了。

五、受益

我今天又跑到医院来了,是专门给磊磊带吃的。

ICU的门口依旧是淑敏的姐姐和小磊磊。

看到我带来的食物和水,淑敏姐姐感动的眼睛都红了。

“你看,咱们萍水相逢的,哪能老让你破费?”

我笑着说道,说不是萍水相逢啊,我和磊磊已经是朋友了。

我问淑敏状况怎么样,淑敏的姐姐摇摇头,她的眼泪差不多都流干了。

淑敏现在虽然还有一口气,但是医生已经说了,很难醒过来了。

再加上巨额的医药费让淑敏姐姐也扛不住了,现在只是暂时的维持。

淑敏看着磊磊,轻声说道,就是孩子可怜,这下没有大人了。

我奇怪地问道,不是还有他爸爸吗?

淑敏冷笑了一声,说柱子不是磊磊的亲爸爸!

磊磊的亲爸爸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磊磊还没出生,他的亲爸爸就丢下了淑敏和磊磊走了。

柱子是外地人,虽然身体也不好,但是好歹看着人还憨厚踏实,就这么一撮合,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我想了想,问淑敏姐姐知不知道买保险的事。

淑敏姐姐说知道啊,当时第一笔钱还是自己出的呢。

因为跑保险有业绩要求,姐姐就想着帮帮忙吧,就出了钱。

但是淑敏姐姐留了个心眼,把受益人写成了孩子的名字。

我苦笑着,心想就算你写成了孩子的名字,磊磊这么小,以后不还是柱子来管嘛。

此刻,我真的希望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六、奇迹

今天我们几个人在外面吃饭,但是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看手机。

因为三儿的战友说今天关于雪碧瓶子的检测结果会出来。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淑敏姐姐发来的信息。

柱子跟她在医院闹起来了!

呵呵,看来这是等不及了吧。

我们赶到ICU门口的时候,柱子正在和医生说着什么,而淑敏姐姐则在旁边抱着磊磊。

看到我的时候,淑敏姐姐赶紧走过来给我说,柱子想让医生放弃给淑敏的治疗!

柱子一脸委屈的看着我说道,实在是没有钱了,而且医生说淑敏很难醒过来,既然如此,干嘛要人财两空呢?

我心里一凉,难道淑敏真的醒不来了吗?

我把医生拉过来,说自己是患者的亲属,患者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看了看我,摇摇头说患者状况很不好,现在丝毫还没有好转的趋势,而且肯定要尊重家属的意愿。

旁边的柱子立刻提高了嗓门,说道我现在就要带着淑敏回家去!

医生只好起身带着柱子去签字了。

我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串号码。

过了一会,柱子走出来了。

他长出了一口气,走到磊磊面前说道,走吧磊磊,咱们接妈妈回家。

“等一下!你可能现在还走不了吧!”我叫住了柱子。

他愣了一下,问为什么?还有什么事吗?

我拿出手机,给他看了一张照片,问他认识图中的雪碧瓶子吗?

柱子眯着眼睛看了看,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这时,两名警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正是三儿的战友。

这个雪碧瓶子起到了意想不到的重要作用。

看着扔在角落里的一个瓶子竟然全身都是宝。

外面有柱子的指纹,里面的残留液体并不是雪碧,而是敌敌畏。

如果只有这些,还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是在瓶口上发现了淑敏的DNA。

难怪柱子不让磊磊碰家里这个唯一的雪碧,原来里面装着的是敌敌畏。

如果真是淑敏用这个瓶子来自杀的话,为什么上面会没有淑敏的指纹呢?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淑敏根本没有碰过这个瓶子。

是柱子将瓶子灌进了淑敏的嘴里!

柱子面对着警察,说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而且还说自己如果说话,就会天打雷劈!

突然,医生猛地跑了出来,大声说道,“病人醒了!病人醒了!真是奇迹!”

后记

本来还想狡辩的柱子,听到淑敏醒来的消息,腿一软直接坐地上了。

淑敏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后,终于将当时的情况进行了复述。

柱子和淑敏两个人开始的时候还算是幸福,柱子对淑敏的儿子也还不错,但是时间长了,两个人的问题就出现了。

柱子本身的懒惰、说谎都开始展现出来。

两个人的争吵也越来越多,柱子想过要离婚,可是看到残疾的妻子心中却有了邪念。

无意中认识了老赵太太,经过了解,他知道了针对自杀这一种特殊情况的赔偿规定。

购买人寿保险之后,对于自杀的人被保险人,如果是承保两年之内自杀的话,这个是不予赔偿的。

但是如果时间超过两年了,保险公司就可以进行赔偿了。

柱子提前两年买了保险,而且为了不让人怀疑,他给自己和磊磊也都买了保险。

等待了两年后,他决定动手了。

那天淑敏做完零活后,手上受伤正好包扎起来。

这正好是柱子的机会。

他将雪碧拿过去说要喂给淑敏喝,淑敏还有点感动,觉得是不是自己的丈夫终于懂得疼人了。

可是一尝就发现不对劲,想摆脱已经晚了,柱子捏着鼻子灌了进去。

虽然也流出来不少,可是这量已经足够了。

看到淑敏倒下之后,柱子将雪碧瓶子扔进了旱厕。

那种地方一般人可是不会去的。

本以为等到吸粪车拉走之后,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了。

没想到,我却先于吸粪车一步,取走了瓶子。

那晚我看到他在门口打电话,正好是他给另一个相识的人咨询关于理赔的事情,听到赔偿金额的时候没绷住,笑出来了。

本来他就静等着淑敏咽气,然后就去领钱了。

但是没想到淑敏的命就是这么硬,居然还在坚持。

柱子有点扛不住了。

这才出现了他几次找医生想要放弃治疗的情况。

而至于淑敏的苏醒,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也许就像医生说的吧,这是个奇迹。

PS:

最后跟大家聊聊这个农药。

首先我要重申一句,农药不是用来喝的,是杀虫除草的!

好了,现在我要讲一下农药中的大神:百草枯。

这位大神可是不一般,有人就戏言:“挺好的农药,愣是让人喝的停产了。”

如果你真的想拿农药吓唬人,我建议你,千万别碰百草枯。

因为这个百草枯毒性太强,现在没有解药,真的是神仙都救不活。

老赵当医生的时候,就接过几个喝了百草枯的患者。

开始几天跟没事人一样,还有说有笑,约了人去逛街。

但是快则三五天,慢则一到两个礼拜,人就不行了。

百草枯会让你的肺部纤维化,纤维化是什么?我换个说法。

你见过老丝瓜瓤吗?

百草枯会让你的肺变成那个样子!活活把人憋死!懂了吗?

只要超过10毫升,也就是一口的量,基本上致死率就是百分之百。

如果有人喝了百草枯还没有死,只能说严重怀疑喝到假的。

百草枯是外国人发明的,本来是透明的,中国人引进来特别进行了加工,变成了酱褐色,还加入催吐剂。

但是都不影响人们争先恐后的喝着百草枯。

人生只有一次,我希望大家珍爱生命,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做了后悔的事。

好了,这期的故事就是这样,喜欢的话就点击“转发分享”吧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