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再次见到你时,你和我一起,好不好?
故事

等我再次见到你时,你和我一起,好不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斷半月弦
2020-08-03 14:18
大力扯开晃眼的帘布,睡眼朦胧,还在梦海里闲逛的小孩子,为马上要出门而换上了轻松透气薄凉的衣衫。衣裳很合身,双手不照镜子,也能稳稳当当的梳几个辫子。还是有点害怕,害怕路人对她今天的发饰装扮吐舌头。她当作没听见她娘亲叫了她好半天,索性坐到铜镜前,小心翼翼地盘弄起她的妆容。
 
等到街边的路人都出来买菜逛市,小女孩儿才盘弄完仪容。娘亲准备好的饭菜,热了两三次,见她还没出来,不免得烦躁起来。
 
不过,当她看见女儿飒爽英姿的精致妆容,心里又多了份安慰。还好还好,还是有点儿女孩儿家的习性的,她女儿还是懂,深闺女孩儿的处世道理的。有个女孩儿就是好,可以体恤体恤大人的心烦事啊……
 
吃饱之后,女孩儿想着接下来该做什么。其实,她在起床前,就在梦里和周公详细盘算了,接下来该做什么,忌讳事情不该做什么。周公怕她生出纰漏,还用寓言指点她,怕她离开了梦境,随后无所事事,把该做的忘得一干二净。
 
女孩儿是街坊邻居都知道的,一个达官显贵的后人。她办事,不出门,让人出去跑跑腿都能把事情解决。实打实的靠谱。
 
今天是女孩儿最美的一天,她在睡梦里,定制好的计划,一气呵成的告诉周公,周公怕耽误事儿,让她舒服醒来。该干嘛去干嘛去,不要用懒觉耽误了时辰。还没和周公说够话,说够想法的女孩儿,听见娘亲有点怒气的叫她起床,睡意不退的起床打扮。
 
因为和周公聊天太愉快了,她很少这么清淡的去想一些事,心里愉快,愉快心情漫溢到睡饱的脸上,使得她今天的皮肤出奇的透。她上妆效果也不似往常的烂,今天的妆容,显出气质呐。
 
娘亲在女孩儿吃饱后,正准备告诉她,该是要考虑考虑,努力学点什么,好出门赚点钱了。娘亲她这儿,可不是一直供应粮食,一直养尊处优的养女儿。女孩儿不用参加科举,但学习什么还是有必要的。
 
女孩儿心里一阵狂喜,她娘亲这番话,正是她和周公说的,内容八九不离十呐。
 
女孩儿被她娘亲唤做“最闲的人”,要是她一直这么闲下去,又不运动,体重上涨,该怎么许配好人家?
 
女孩儿看出了做父母的忧虑,拍拍自己肩膀,告诉她母亲:“娘,不用着急。我这身子不会长胖的,也不用愁人家,我的知识也有‘存货’的,以后就算生个孩子,我也会拿出藤条,一句一句的让孩子,乖乖听话,努力学习,努力参加科考的……”
 
她娘亲又不是第一次听她这么狡辩,第一次听,还顺耳。第十几次听,心里总纠结着:这女儿哪里学的定性,每次回答都一样。我每次问这些,她不会都背下来了吧?这孩子,这么做,努没努力,又不直接说,拐弯抹角的还扯上后代了。哎……
 
小女孩儿带着精致妆容出门了,也带上了她那守寡的娘亲的期盼出门了。娘亲在门外大声说:“柳醉唤,柳醉唤,柳醉唤……你听见别人叫你,不要马上回头,小心是抓女孩儿去做苦力的人,还有……”
 
柳醉唤听见耳力不行,嗓音大力的娘亲,连平日出门闲逛都能扯出来,“被人抓去做苦力”的不太可能的事情来。看见车水马龙的集市,柳醉唤忽略掉娘亲的絮叨,兴高采烈的边去集市,边大声回答娘亲的关怀话。她娘亲在她还没跑几步路,没听见她说的什么,话语早就消散在空气里了。
 
柳醉唤穿得清凉清新,她大大的眼睛里,满是露水含蕴的神态。走在路上,和她搭话的人很多,谁叫她柳醉唤的靠谱实力突出呢!这么会处理杂事的她,她柳醉唤,怎么可能会碰到,她娘亲说的,抓她这么漂亮俏皮的姑娘去做苦力的事情。
 
柳醉唤没碰到抓她去做苦力的,但是碰到一个,想去她家做客的。今天她梳着及笄少女,天生丽质的活泼辫子。被后面突然用硬物拍打她的公子,突然的一吓,她惯性的去保护她的辫子,突然不知怎么下了重手,辫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束发的飘带,就那么松开了。
 
公子在柳醉唤微怒的瞳孔里,柳醉唤焦急的瞳孔里,他穿着黑白黄的衣衫,黄色绣线与阳光融合,都快要被钉在空气中,装裱框挂起来一样。他印在她的瞳孔里,长发飘起,支扇靥笑。柳醉唤顶着微微散开的青丝,也轻轻靥笑。
 
柳醉唤不认识他,他递给她刚抓住在空中乱飞的发带,又给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的柳醉唤,一张写着难懂的文字的白纸。
 
“柳,你就是柳醉唤?那个百姓乐道的,柳醉,唤?”公子自惊自喜的打量面前这个姑娘。姑娘果敢的接过发带,少女本性里的躲闪,让和她说话的公子,莞尔折扇。
 
柳醉唤没带梳子,人又处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不愿意随意在不认识的人面前梳妆,头脑风暴后,把发带放在衣裳里面。继续打量和她说话的公子。
 
她问公子,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最近是不是有些什么事,既看不穿,又仔细去琢磨,还是琢磨不透呢?
 
公子肯定这是位“德才兼备”的深闺女儿,名声果然与路人说的一样,还是那么靠谱,聪明果敢。生得一幅好皮相,性格也和外在不渝区分。又离得他那么近,她不是普通女孩子那般羞羞答答。见到他,观察入微的,不问女孩儿一般不敢问的问题,跳过日常俗世的待人客套。
 
柳醉唤,不愧是达官显贵的后人!这个朋友,是该结交。
 
柳醉唤在毕恭毕敬的问公子名字。
 
公子告诉她,只要在今天内,让他弄懂这张白纸上,具体写了什么内容,他就告诉她,他的名字。
 
柳醉唤好久没碰到这么好玩的事情了。没想到单单出门闲逛,就能碰到这么有趣的事情,柳醉唤最喜欢今天了。她赶紧接过公子手里的白纸,粗略一看,还真是不太好懂啊……这得熟读诗书几百卷的才子,才好详细讲解啊!
 
柳醉唤也不忙着推脱,她想着睡梦里,她和周公定下的计划。发觉,如果在今天内让这么文敛谦和的公子,弄懂文字的意思,她的个人计划,也并不打扰的。
 
这么想着,柳醉唤收好白纸。礼貌的和公子挥手离去。
 
窗外落英缤纷,帘布在清风微拂中,和着花瓣的婆娑,推曲离合间,花瓣随风飘进屋内。一阵阵花的清香,熏香的女儿深闺,在花香,脂粉香,笔墨香的屋内。柳醉唤翻箱倒柜的查看书籍,她在花香四溢的屋内,就着回来时的发型,没空搭理她的妆容,发带也不绑的,忙碌开来。
 
她很急,因为她不知道那位公子,为什么交给她这份任务。她也不认识他,而他却知道她的名字和名声。柳醉唤接过白纸时,心里惴惴不安,她不知道现在公子是不是很急,这张难懂的白纸黑字,是不是对公子非常重要,或者,过了今天,这张纸的内容,就没那么重要了?或者失效?
 
柳醉唤还有很多不懂的事情,比如她没办法知道公子的名字,除非她破解了公子的白纸上黑字的意思。
 
这一条条的问题,她微微思考,分门别类的一一想去,眉目清晰。
 
她翻翻被她日常拿出来看的书籍,有的字体都快磨烂了,她喜欢看书和思考。她今天不光美,还在行事处理间,透露着书生气。她爱别人给她任务;她也热爱别人给她任务时看得起她的事实;她也爱不管是谁,都不把她当做寻常娇弱的女孩儿对待;她爱突来的思考,因为她一般也是为时局考虑,所以今天,是她新生活的起点;她爱很多东西,爱花爱画爱……
 
柳醉唤在落花的屋外闻花,她查阅诗书几个时辰,有点倦了,不是不愿意继续查下去的倦意,是文字内容含义被一次次的发觉,具体意思总是差不多,她对自己的不得上心,倦了。
 
她的发型松掉,发带还好好的放在梳妆奩前,她不顾及自己是不是得体,更不顾及自己知识是否全面,想要的只有一个:她要在今天,合理的解释出,白纸上的文字意思。
 
她娘亲看见女儿突然去闻花,眼里放着光,感受着,女儿知道漂亮了,知道去喜欢美好的事物了,知道她自己和那些与青梅竹马结亲的女孩儿,是真的要好好向他们学习了,好好安慰安慰她自己,好好学习学习如何做普通女孩儿……
 
柳醉唤站在洋洒的花树下,迎着一阵阵花香,树枝摇晃,阳光和暖,青丝纷絮,薄衫搓严。她看见了一双熟悉的眼睛,她看见他折扇扑尘而来,是柳醉唤的娘亲开的门。
 
“公子……公子?”柳醉唤还是站在花树下,她识字不多,比不上皇宫贵族里的嫔妃,吟诗作对,誊写展墨,一表人才。
 
所以,今天的任务,柳醉唤内心闪着光,那光是公子给她安上的,她又一次看见他时,心里的游船触到了海岸。
 
“公子……你?怎么来了?”柳醉唤开心打趣的问候公子。
 
公子看见她,眼里眉宇里,全是柳醉唤的迎风美姿。他用手势示意柳醉唤,让她过去听他说一些事情。
 
柳醉唤突然放松下来,也示意公子,可以去她闺房详细谈论。公子起初有点讶异,看见柳醉唤好意又不忍推辞。拿出放在身上的,满是墨迹的册子。
 
他递给柳醉唤,用语言解释:“早上看见你时唐突了,那张白纸是我最近去学兄那里讨来的,那上面的意思,比我这随身携带的册子,都要难几倍……不好意思,打扰到柳姑娘了……这事要让学兄知道,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姑娘,姑娘有意和我理解诗句,该是我,最大的福祉。”
 
柳醉唤听得清楚,她拿出梳子,示意公子不要介意。柳醉唤乘公子还在韵味他带的册子里的内容,悄声走到他身后,扯开剪断他原有的束发头巾。用拿在手里的白色头巾,给还在琢磨,白纸与册子有什么关系和连接的公子,轻轻的扎捆头发。
 
公子没注意柳醉唤在帮他绾发,放下折扇,窗外的风吹到册子上,花瓣也刚好落在册子边。公子话语不停,眼神透露着无力,侧着身子思索,学兄不愧是学兄,连个普通白纸上写的文字,都这么难懂!
 
柳醉唤喜欢帮人盘发,她也不管公子在做什么,在想什么,自顾自的用她自己的盘发手法,帮公子扎好头发。
 
柳醉唤盘好头发后,公子想着,内容如果让柳醉唤一天内解释出来,是不是太莽夫了?
 
想着,这么对女孩儿家,是不是唐突了别人?
 
准备和柳醉唤好好解释这件事,柳醉唤就在她刚扎好公子头发的间档。不知道想到什么上去了,突然解释出了,那难懂的白纸黑字所传递的意思。
 
公子起身,见柳醉唤拿出墨砚在宣纸上,轻描淡墨下,将语句通俗的,一个个解释铺陈开来。
 
她花了一刻钟,公子完全不相信的瞧着她。他完全没想到,柳醉唤的智商超群竟然到达如此地步!
 
柳醉唤写好,让公子好好看看,比照比照是否合意,解释还尚可接受?
 
公子不慌不忙地看着,分析着,比照着,他惊喜之下,是对深闺女儿柳醉唤,不俗气的回复他的态度,满心满肺的佩服。
 
“佩服佩服……那我可以拿这份答卷,去会会我那,满脑子高智商的学兄了!”公子煞是喜悦。
 
卷好答卷,拿起折扇和本来想给柳醉唤做参考的册子,马不停蹄的出了柳府。
 
柳醉唤似乎忘记了什么,忘记什么问题问公子了。
 
就寝前,松松发麻的胳膊,喝水时记起来,她忘记问公子名字了。她诧异了会儿,不过转念一想,公子自己都不愿意说自己叫什么名字,她问那么清楚,不会显得太着急么?而且,白天时候,不是也没允许盘他头发,还不是自顾自的帮他,盘了一下头发么。
 
柳醉唤在清楚自己,已经完成一天之类的任务后,心满意足的睡觉了。
 
过了几天,柳醉唤收到来自京城的远信,上面有她熟悉的笔触,有她熟悉的问候,有她时不时记起来就会甜蜜的人的字。
 
柳醉唤在那封信里,知道原来那位,突发神秘的让她解题的公子,原来那个可以让她盘发的公子,那个对她能够被称赞为“女才子”的公子,原来他叫——钱几墨。
 
原来是叫钱几墨啊,好奇怪的名字啊。柳醉唤看见信上落款名字,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和钱几墨的下一次见面。
 
因为钱几墨用小体字写了:等我再次见到你时,你和我一起,好不好?
分享到: